首页 建筑 pg电子冰雪大冲关

第962章 我们的秘密军团

一百七十一:
  宁夏熙收拾好了自己纷乱的心情,然后就朝着父亲的家里走过去。
  在她心里那不是她的家,而是自己可亲可敬的父亲和别的女人,和她其他的孩子组成的家。
  她回到家的时候,继母带着女儿站在那里,温温和和的让人没了脾气,不过却在宁夏熙开口让父亲帮忙申请出国的签证和护照的时候,眼神有些微微变了。
  态度还是很好,神色变得有点难以捉摸,有怨气,还有嫉妒,或者说是不甘心。
  “你放心吧,我不会用他一分钱,只是我的户籍还在他这里,我没有办法自己去弄而已,学习签证我会让学校办好,你不用为难。”宁夏熙也知道自己的到来是不受人欢迎的,轻微的皱眉,她只是觉得讽刺。
  而这时候沉默了好久的父亲才开口:“小熙真的决定了吗?”
  如果不是这样的淡漠,好似无关紧要的语气,宁夏熙觉得是不会把这些怨气发泄出来的吧?
  “当然决定了,不然要在这里妨碍你的老婆孩子一家亲吗?”
  讽刺地笑着,浑身都是刺,刺伤所有的人,她自己的痛也就不那么难以接受。
  他可能真的是习惯了自己女儿这样的语气,只是点点头没有说出反驳的话来。“我很快给你办好了送过来。”
  “不用了,你只需要打个证明给我,去学校证明我的身份,而不是让我的户籍在你这里,腐烂到别人还以为我是孤儿。”那时年少,还以为自己的满身是刺可以保护自己,后来的悔恨倒也没有什么意义。
  明明说好的是来家里求他,看着自己父亲有些懦弱的语气还有隐隐含着愧疚的态度,宁夏熙还宁愿他对着自己大吼,或者骂她不争气,不孝顺什么都好,就是不要愧疚。
  “好了,你父亲很疼你,不要动不动说你是孤儿这种话。”继母温柔的声音在身边响起,父亲盯了她一眼,表示了自己的不赞同,但随后又被宁夏熙的话给噎了回去。
  “当然啦,我的父亲,自然会爱他的女儿,你不是也生了个女儿吗?”
  浑身带刺的人,满满都是尖锐的少女,讽刺的笑完,冲动的跑出了房间,最后再慢慢地停下来。
  她是一定要去的呀,那么遥远的大洋彼岸,她不忍心他在那里委屈一下又怎么了?是画中的少年啊!若是他从来没有靠近过,那么离开也不是那难以接受。
  可是偏偏他的手就在她的头上略过,仰着要落不落的满眼星光,把她整个人生都照亮,那么得到这个温暖的人,要怎么放得开手。
  想到这里,她又才回去,重新回到沙发上,不管他们走出了房间看到他她有点嘲讽奇怪的眼神。
  深吸了一口气,眼神里面已经全是建议:“对不起爸,我!真的要出国去,我是一定要去的!”
  拳头都捏紧,她知道自己没有退路的!
  “你告诉我,你出国能做什么?我也决定要不要同意。”再决定怎么帮自己这个亏欠量多的女儿。
  她一听这个话,心里的压抑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你同不同意有什么关系,我和你根本就没有关系的,你有女儿有家庭,我只是一个没有人要的可怜虫,你秉承着自己做慈善的想法收留我,我也只是作为该告诉你的事情,通知你而已。”
  那样的炸毛,然后没有根据的说出那种令所有人都难堪的话来,成功的看到自己的父亲气的在沙发上喘气,自己心里本以为会痛快的,但是汹涌而来的情绪竟然是自责和辛酸。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宁夏熙,你还知道我是你爸吗?”
  气的直喘,捂住胸口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你不是我爸,你有女儿,反正也多我一个,送我出去不是也很好吗?你说呢?”宁夏熙压低了声音,但是还能听出来满满的嘲讽。
  父亲喘着粗气,似乎是在平息怒气,久久都没有说话。宁夏熙看着有点眼酸,只好把眼睛挪开。
  “我走了,随便你们同不同意!”
  看着父亲有点斑白的头发,竟然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这种情绪与她对这个家庭的态度全然不同,一时之间找不到宣泄口,只好落荒而逃!她想,自己一定能想到办法的!
  哪怕就是没有他的帮忙,自己也是不会放弃去国外的念头的。
  想着自己唯一的执念,要是不能满足,那个阳光的少年就真的离她远去,远远地走,就如同当时去到机场堵死了的公路一样令人绝望啊!
  铺天盖地的,她几乎就要溺死过去。
  这次来找父亲,大约也是自己在哪么久以来第一次来到这个家里面吧,她的父母以为自己过的很好,从来都吝啬言语,也吝啬眼神。
  所以她不抱很大的期望,但是事情之后格外的顺利,本来以为会费很多的工夫,但是竟然这样就就同意了吗?
  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为什么总觉得空落落的,心里的空缺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填平,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是被所有人都不要的,只是到了现在都好像还存有幻想啊!
  竟然一点点都没有挽留么?
  宁夏熙的父亲,即使不像大部分普通的父亲一样陪在她的身边,也还算是没有亏待过他,这些年来,宁夏熙读书的费用,都是父亲一定承担的。
  他有了其他的家庭之后,还能够做到这样,宁夏熙想啊,是不是因为太贪心还想要更多,吸取他们更多的关注,才觉得从来都不满足。
  她走在那栋小庄园回学校的路上,父亲的生意越做越大,已经买了一个小小的庄园别墅,从这个小区,走到公交站要走很久很久。
  她以前没有来过,说不定以后也再也不会来。
  她身上还有为数不多的十几块钱,还可以在路边坐着吃,一碗小面,然后坐城际巴士回到大学校园的路边,可偏偏什么都不想做,就想这样一直走,一直走。
  走到没有尽头的尽头,遇见一个遇不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