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博应用app官方下载

第9178章 KISS会不会(1)

天凡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他停顿了一下,仿佛下定了决心,望向羿凡的眼睛,淡淡的开口:“三年前,你为了他,连孩子都放弃了,你的身体好不容易恢复了,赶紧趁现在把婚结了,有机会再生一个吧。”
   羿凡重重的震住,对上天凡的眼,他不是知道三年前的那件事只是谎言吗,为什么还这么说?而且还当着子萱的面?
   被震住的还有坐在一旁有些手足无措的子萱,看着他们为了羿凡和紫葵的婚事争吵,她完全插不上嘴,也确实没有什么立场,所以只能保持沉默。
   只是天凡的这句话,像一棒子打在了她头上,把她打得头昏脑胀的,她的一双手在桌底下不停的搅着桌布。一颗心纷纷乱乱的,原来这就是真相,他们————闭了闭眼,她果然是自作多情吧,如果那时候他和紫葵已经如此的亲密,那么哪里有她立足的空间?而且裴羿凡那个混蛋竟然让紫葵为了他放弃了那么多,而她竟然还想着去争取他?
   子萱不停的自责,可是却又无法阻止从心底传来那一波波的疼痛,原来一开始,他的台上就没有她的戏份。
   她用力地咬着下唇,直到开始尝到一丝丝的血腥味,只有这样她才能忍住那夺眶而出的泪,突然,她放在餐桌下的手被另一双温暖的手掌包裹,她抬眸,看见天凡带着暖意又带着丝丝鼓励的目光,她微微感动着,是啊,她还有他。
   冰冷的手指回握他,她由衷的感谢他的存在,现在的她不能没有他的陪伴,她已经坚强不起来了,只能依靠他,以至于让她在这个时候不会显得那么的狼狈。
   紫葵斜着眼看了看紧蹙着眉沉默着的裴羿凡,呐呐开口:“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早点结婚,只是我不像逼羿凡。”泫然欲泣水灵灵的模样,看得连子萱都想保护她了,按照她的个性应该早就站出来打抱不平了,只是对象是他,她开不了口,也不想开口。
   裴羿凡的眼光自此至终都是停留在子萱的身上,不开口说一句话,赤裸裸的眼神,看穿了她内心的凉寂,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两个人从来都是往反方向走着,只能越走越远,然后再没有回旋的余地。
   就在这种局面持续僵持的状态下,突然,灯光暗了下来,餐桌四周古典式的三脚烛台在同一时间亮了起来,柔柔的火光照着整个大厅,四周有些迷蒙,四人的影子映在雪白的墙壁上有一丝诡橘,又带有一丝梦幻,好像让人置身在梦境中。紧接着,一束束玫瑰被仆人簇拥着捧上来,像是无边无际的红蔓延开去,整个原本空旷的大厅霎时全是红玫瑰的海洋,浓郁的香气顿时溢满了整个大厅,子萱看得一愣一愣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看向对面的紫葵和羿凡,他们也是一脸惊讶,再转头望向天凡,却沉入一汪浓情里,无法逃脱。
   轻柔的古典音乐适时的奏起,就在所有人都晃不回神的时候,门开了,子萱又是一个惊讶:“爸!妈!你们怎么来了?”看着父母穿得还挺正式的,子萱心里疑虑加深,跟在子萱爸妈后面,还有一身盛装的魏父魏母。
   在场三人除了魏天凡都已经被震撼到了,子萱看见爸妈同样疑惑的眼神,于是她慢慢转过身,却看到魏天凡早已单膝跪地,手举一个蓝色的精美小盒子,上面赫然一颗璀璨的钻石,子萱呆若木鸡,完全在状况之外,这是什么情况。
   纵使周围环绕着优美的音乐,可是子萱的世界里静悄悄的,她就这么呆呆的注视着天凡,她还不至于迟钝到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不清楚。
   于是她眨了眨翦水双眸,定定的不知该作何反应,直到天凡用可以溺死人的温润嗓音说着:
   “欧阳子萱,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你,可是等我发现时我已经迷恋上你了,可能你会觉得有点突然,可是对我来说,娶你,然后用尽一生给你所有的幸福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情,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实现这个梦想,嫁给我。”
   泪水缓缓溢出眼眶,说不感动是骗人的,生平第一次被人求婚,还用了那么惊喜的方式,只是……扭头看向一旁的裴羿凡,她喜欢的不是他,该怎么办?该答应吗?
   裴羿凡冷着一张脸,阴沉的可怕,黑眸中划过深沉的愤怒,双手紧握成拳,紧到甚至有些发抖,可是只有这样他才能忍住不上前阻止他们的冲动,眉间的褶皱很深很深,他——没有资格阻止这一切,他甚至没有资格去期待她可能会拒绝的答案。
   是他,先放开她的手。
   时间仿佛就这么静止在这一刻,所有的人都在屏息等待子萱的答案,子萱的心乱成一片一片的,这么戏剧化的一天,她没办法消化,心中思绪万千,她轻轻的再看一眼羿凡,却发现他也在凝视她,眼中的情意那么显而易见,她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呢?
   因为喜欢,他才故意和她作对,而她也是因为喜欢,所以总是把讨厌挂在嘴边,也是因为这样,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擦身而过,终于彼此身边都有了不可以伤害的人。
   是啊,她明白了,有些人你可以花一辈子去爱着他,却无法相守,可是有些人你不爱他,可是却需要用一辈子的时间与他相伴。
   如果可以重头来过,在相识他一场,那么她要从一开始就牢牢地抓住他,无论用什么方式她都不要放手,她要诚实的对待的心。
   咧开一个像从前一样灿烂的微笑,可是笑中有泪,用唇形对他说:“再——见。”
   然后不意外的看见他同样有泪的双眼在她模糊的视线中消失,然后她伸出左手,柔柔地吐出三个字:“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