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杂志 a彩官网网页

第9035章 崔大臣智洗冤情

“爸,你怎么在家里?”秦思思没想到,接电话的会是老爸,一下兴奋的,声音都变了形。“我想问问姚阿姨,我妈的病这两天好点没,结果却逮着了你,爸你啥时回来的,你不是说还得在沙漠里呆好久么?”思思是个孝顺的孩子,比起儿子如也来,秦西岳更喜欢这个女儿。可惜子女们一大,就都学鸟一样飞走了,秦西岳拦不住,也不能拦。
   “爸请了假,想休息一段时间,顺便也照顾照顾你妈。”秦西岳尽量装出轻松的样子,不让思思听出口气有什么不对劲。
   “早该这样了,治沙治沙,你治了一辈子沙,不是照样还沙尘漫天么?我倒是心疼我妈,孤孤单单的,没人陪。”思思跟她爸说话,从来是没遮没拦,想起啥便说啥,秦西岳也不计较,爷俩抱着电话,烫上了。后来秦西岳问,欧阳那边的事怎么弄下了,到底投资的事有影子没影子,可别干那种投机取巧的事。秦西岳对投资的事不大懂,也懒得跟女婿问,对欧阳,他一直缺少好感,到现在还是如此。他常听新闻上说,这儿是假投资,那儿也是假合作,目的都是想骗落后地区的钱。他怕欧阳做出什么差事来,坏了女儿的一生,就想提醒思思,多操点心。没想思思却说:“他的事我懒得管,反正他们在到处投资,谁知道呢。“
   “思思这可不行,他是你丈夫,你怎么能不管?“
   “爸。”思思嗔了一声,“他们是国际投资公司,很多事都是保密的,可不像国内,啥事都能跟老婆讲。”
   “啥国际国内的,一家人就不能瞒。你告诉欧阳,要做事就正正规规做,别动歪脑筋,他要敢打馊主意,我饶不了他。”
   “爸,这点你放心,欧阳还不至于那么损,再说河阳投资的事,可能有变化,他们公司正在研究呢。”
   秦西岳哦了一声,没就这个话题再多说,问了几句女儿的生活,叮嘱说:“别太劳累,要注意休息,别老拿身体拼。你跟你妈一个性格,工作起来,比我还狂热。”思思有点感动,硬撑着笑了一声:“爸,不跟你扯了,我要忙去了,你也要注意身体,记着陪我妈去医院,过两天我寄药来。”
   思思在香港一所大学做助教,教的是中国古代文学本来秦西岳铁定了主意要她在国内发展,谁知她却因了一个强逸凡,硬是给跑到了香港。到香港没两年,竟又爱上了欧阳默黔,不等秦西岳这边发话,她便把自己嫁掉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让人理解不了。
   跟女儿通了一番话,秦西岳的心情好了许多。他想,停职就停职吧,反正缺了他秦西岳一个,天不会马上塌下来。不如趁这段时间,好好把胡杨河流域的问题思考一下,这是大事,这次一定要拿出一个系统的方案来,再也不能学上次,考虑不充分就将方案提交上去,结果弄得方方面面都很被动。
   这次实地查看以后,秦西岳对自己提出的关井压田,也产生动摇了。他想在下一个方案里,对其进行补救。是的,一个方案或是政策,如果最终还是伤害到农民的根本利益,这方案或政策就是有缺陷的,不完美的。环境是要治理,生态是要保护,但农民的切身利益,也不能不考虑。这是秦西岳这次下去后,获得的最大启发。
   晚上八点,周一粲突然打来电话,开口就问:“怎么回事,秦老师,院里怎么能停你的职?”秦西岳刚给华可欣喂过药,哄着她睡下,脑子里还在想白日车上看见的那个身影,周一粲这个电话,一下又把他拉到现实中。
   “你是听谁说的,怎么现在啥事儿都不能过夜?”对车树声的这位夫人,秦西岳向来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这是两家的特定关系造成的,车树声较秦西岳年轻,论资历论年龄,他都该算晚辈,事实上他也是秦西岳的学生,当年他读研,秦西岳曾给他上过课,他们的感情就是在那时建立的。等进了沙漠所,他一直给秦西岳做助手,两年前沙漠所调整班子,原定要让秦西岳担任所长,可秦西岳坚绝不当这个“官”。院里斟酌来斟酌去,最后让车树声扛起了这面旗。但在秦西岳面前,车树声从没拿自己当领导。车树声跟周一粲结合在一起,当初是由华可欣做的大媒,一开始小两口也算恩爱,慢慢,周一粲的志向变了,两人间的隔阂多起来,特别是周一粲要走政道,车树声坚绝不同意,两人为此还闹过很深的矛盾,可惜周一粲主意已决,不顾丈夫的强烈反对,毅然地踏上了仕途,并表现出强烈的政治欲望,到河阳担任市长后,周一粲尽管有所掩盖,有着刻意的收敛,但秦西岳明白,掩盖只是一种手段,一种策略,掩盖的背后,才是她越来越明确的从政目的。对此秦西岳不好评判什么,人各有志,谁也不能为别人的选择说三道四。但他有点担心,一个人如果政治目的太过强烈了,是容易走岔路的。有野心不是件错事,怕得就是野心左右了人的意志,这种教训不是没有,但秦西岳又不能提醒她毕竟,他也是个对政治一知半解的人,但骨子里,他反感一切伪装的人,他认为周一粲这两年在河阳的表现,至少带了伪装的色彩。特别是她对强伟还有乔国栋的那种尊敬,更像是作秀。凭他对周一粲的了解,周一粲是不会真心对自己的政治伙伴抑或是政治对手真心尊重的。她在政治上的日趋成熟既证实着秦西岳对她的判断也加重着秦西岳对她的担心,秦西岳对她敬而远之,也是想以这种方式提醒她,凡事不可过,做人必须得有基本的准则,从政可以讲究策略,但不能过于阴谋。阴谋是副毒药,既能伤害别人更能伤害自己。但这些大道理秦西岳不可能跟周一粲讲出来,得靠她自己去悟,去发现,去验证。
   人生就是这样,谁也在探索,谁也在总结,但更多时候,谁也处在迷路中。
   秦西岳没想到,自己被停职,第一个打电话过问此事的,竟会是周一粲。
   “我也是刚刚听说,秦老师,你不能就这么忍了,他们这样做,对你很不公平。”周一粲又说,口气有点激动。
   “一粲,这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我想院里会给我一个说法。”
   “……”周一粲默了片刻,大约是觉出秦西岳的冷淡,不好再说下去,吭了一会,简单问了问华可欣的病情,将电话挂了。
   接完电话,秦西岳刚想轻松地吐口气,一个想法忽然冒了出来,周一粲的消息咋这么快?按说她不应该在第一时间就知道,车树声是绝不会跟她讲的,车树声的脾气他还是了解,这人绝不会多事,况且,他对自己的夫人,本来就有一肚子怨气。那么,她从哪儿知道的?猛地,秦西岳想起了那个人,是他?!
   秦西岳倏地从沙发上弹起,这个想法吓了他一跳,一种不祥的感觉瞬间攫住了他。尽管他对周一粲也抱有微词,但毕竟只是小节上的,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可就坏事了。他摇了摇头,想努力把这个混蛋的想法赶走,但越想赶走想法却越牢靠,钻在他脑子里,顽固地不肯退去。
   周一粲啊周一粲,你可要小心啊,如果真跟他扯上什么瓜葛,你这辈子,怕就输定了。
   秦西岳脑子里久久赶不走的那个人,就是省委副书记齐默然!
   2
   省委副书记齐默然原是华可欣的上司,华可欣在省教育厅当科长的时候,齐默然是副厅长,后来他一路飙升,由教育厅副厅长升为厅长,然后又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常委兼部长,直到目前的省委二号人物。秦西岳跟齐默然的关系,要说更早,他们曾经是一所大学的同学,只不过齐默然比秦西岳晚两级,后来又在同一个省工作,加上华可欣这层因素,两人的接触也算密切。华可欣将自己的部下介绍给车树声,齐默然还称赞过她办了一件好事,婚礼那天,齐默然还专程到现场祝贺。这在当时,是很让人鼓舞的。齐默然跟周一粲认识,大约就在那次婚礼上。后来他对周一粲表示出一种关怀,周一粲为此很是兴奋。秦西岳想,周一粲对从政感兴趣,很大程度上是受了齐默然的影响。人的一生中,不可避免要受到别人的影响,特别是身份和地位都很显赫的人,他要是影响起你来,简直没法抵抗。秦西岳自己就有这方面的深切感受,他从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专业书的知识分子变成一个民生问题和社会问题的关注者,进而又成为一个实践者,也是受到一位师长和益友的影响。从这个意义上,他能理解周一粲,但,周一粲如果现在跟齐默然套近乎,或者说继续对齐默然抱有崇拜心理,那就离危险很近了。
   这些话,要不要说给车树声,怎么说?秦西岳犹豫良久,最终还是打消了这念头毕竟,他也只是猜测。就算事实如此,现在提醒周一粲,周一粲能信?
   周一粲当然不会相信。周一粲目前只相信两种人的话,这也是她到河阳后,在复杂的政治环境中总结出来的。一种是权力比她大政治主张比她明确的人,一种,是身边的亲信。可惜周一粲目前还没有培养起来亲信。河阳的干部队伍,大致上呈两种趋势,一种是老派力量宋老爷子的人,这种人目前占少数。一种,就是强伟花六年心血从宋老爷子手中瓦解过去的力量,这股力量目前占主流。作为后来者,周一粲也有过这方面的努力,她认为这是一个政治家必须要做的努力,没有自己的力量,你就无法真正拥有政治上的地位,甚至都不敢大声说话。常委会上的发言就是典型例子,按说她能在那样的环境下率先向强伟提出诘问,该是件鼓舞士气的好事,河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死气沉沉的团结不叫团结,哑着嗓子的服从也不叫服从。老奎制造的那一声巨响,至少是让她先醒悟了。她承认自己这两年,是滑头了点,也是太谨慎了点。你越是不敢讲话,反而话语权离你越远。她想改变这种状况,改变过去那种死气沉沉的局面。但结果呢?没一个人响应她,乔国栋虽是说了,但那不是顺应她,这一点周一粲很清醒。她跟乔国栋,说穿了都是孤家寡人,属于没有力量的人。遗憾的是,培养亲信或是力量并不是一件容易事,更不会一蹴而就。跑她跟前讨好的人多,要好处或实惠的人也多,但真正能牢靠地站在同一立场上的,没!
   既然找不到,那就不再去找。对第一种,周一粲却抱着坚定不移的态度。特别是齐默然,无论别人怎么评价,她都不会产生动遥
   齐默然对周一粲,属于那种有恩者。在周一粲两次关键的提升中,齐默然都起过重要作用。第一次,是她在教育厅由副处长升为处长,本来都已内定的事,到会上却遭到华可欣的强烈反对。华可欣的意见几乎跟秦西岳如出一辙,认为她有政治投机心理。周一粲很不明白,为什么对政治抱有兴趣就被认为是投机,为什么在政治上采取点策略就被认为是不光明,那么真正的光明又在哪里?好在关键时刻,齐默然替她说话了。周一粲记得很清楚,当时已为组织部长的齐默然听到消息后,只跟教育厅长说了一句话:“不要对年轻人太求全责备。”就这么一句,她的副字就取掉了,而且破例的,没再走任何程序。这事算是对她触动很大。第二次,就是她到河阳。当时是因了省委一项政策,要挑选一些年富力强的女干部补充到地市级班子中,周一粲有幸被选中,但在会上,她的去向同样引起了争论,据说当时省委高波书记主张让另一位女同志到河阳,她呢,到一个新组建的市上去。也是齐默然说了一句话:“周一粲这个同志,我还算了解,她应该有这个能力。”高波书记只好征求强伟的意见,强伟那次倒是说了句公正话:“河阳是个老市,应该有新鲜血液不断涌进来,周一粲年轻,又在政治热情,还是让她来吧。”高波书记这才让那位比她大十多岁在党校做副校长的马列主义女生去了那个新设立的小市。
   有了这两次说话,加上以前那点儿关系,周一粲心里,自然而然就对齐默然亲了,近了,有时候不由地就把自己划在了齐默然这边。这是一种惯性,由不得哪个人,你处在政治这个场中,想不把自己划到哪一边,很难,就算你不划,别人一样划。这两年,河阳底下就一直拿她当齐默然的人,她不想承认都不行。就连强伟有次跟她交换意见,也禁不住就说:“齐副书记这边,还是你汇报吧,毕竟,你说话他相信一点。”
   这话什么意思,压根就不需要去猜!
   当然,周一粲对齐默然的信任,还不仅仅是这个原因,怎么说呢,齐默然在政治上优秀的表现,还有他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那种泰然自若的镇定与从容,都是影响她的因素。她虽是听到过一些负面意见,但如今只要是个干事的人,哪个不被别人议论?何况一个省委副书记。
   强伟紧急去省城后,她有过冲动,想给齐副书记打个电话,将河阳发生的事还有自己对老奎爆炸案的看法一并做个汇报。电话拨到一半,她的手忽然就难住了,这样做合适么?齐副书记不是已经找强伟了解情况了么?
   周一粲的消息自然不是来自于齐默然,这点上,秦西岳真是有点多想。她是等过,也焦灼地渴盼过,但怎么可能呢?齐副书记是断然不会主动跟她打电话的,更不会把这种消息告诉她。强伟走了省城后,周一粲跟乔国栋碰过头,是乔国栋告诉她的。周一粲听了很是震惊,忍不住的,就将电话打给了秦西岳,谁知秦西岳竟不领情!
   周一粲就是搞不明白,秦西岳对她,为什么会有那么深的成见?
   这个老顽固!
   两天后,强伟回来了。
   仅仅一趟省城之行,强伟就变了,变得不再那么惊慌,不再那么胸无成竹。他有了底气,而且足得很,这从脸面上一眼就可以看出。周一粲她们还在办公室里焦急地等候,强伟已在市委大院发号施令,开始做他的部署了。半小时后,常委们接到电话,要再次召开常委会。等赶到会议室,就发现,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余书红也坐在那里。
   她怎么会来?
   周一粲心里哗地闪过一丝不祥。
   余书红冷着一张脸,表情如铁。这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女人,凡是跟她有过接触的人,无不为她那张冷脸而心生敬畏。这个时候,余书红突然出现在河阳,不能不令人深思。
   会议开得很简短,强伟并没向与会者介绍余书红,余书红也没像惯常那样,先跟常委们打个招呼,自始至终,她就像不存在一样,那张脸从会议开始一直冷到了结束,目光始终固定在一个方向。更令人惊讶的是,余书红一句话没讲,她用沉默回答了常委们的疑问。
   强伟先是简短地传达了一下省委的指示,接着道:“省委要求我们,立即对小奎死亡一案展开详查,彻底打破这起案件的坚冰,将真相还原出来,给老奎一个说法。对老奎的极端过激行为,另案侦查。不管怎样,对破坏社会安定团结、严重危害公共安全、以恐怖手段制造异端的不法行为,都要坚决予以打击。小奎一案,由政法委牵头,市区两级人大法治委,纪检部门参加,具体工作由政法委成明同志负责。老奎一案的侦查,由市公安局牵头,具体工作嘛,由国栋同志负责。”说到这儿,强伟特意停顿了片刻,目光,缓缓扫在了乔国栋脸上。这个决定真是意外,所有的常委都惊了一惊,就连乔国栋本人,也是那么的意外,那么的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