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建筑 澳州10

第1003章 收益法及其应用(7)

袁素素看着白亦楠,很坚决的道:“白大哥,这事我应下的就该我做,你放心吧,萧岩木也就是那么点招数,我知道怎么对付,不会让他占便宜的,只要白大哥不嫌弃我这样跟一个男人周旋就行。”
  “你这话说的不是打我脸么,妙儿和继业已经跟我说的很清楚了,他们也一样在意的是你的安全,你是我的家人,我不能让你受伤害。”白亦楠道。
  袁素素多希望白亦楠说的是,你是我的人,我不能让你受伤害,家人,自己好像没那么需要家人,不过现在自己的设定自己已经计划的很好了,只要继续就行了。
  “白大哥,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但是人做错了事,如果不能有一点承担,一味的要求别人对自己宽容,别人对自己理解,那别人也不会尊重我的,我错过了,这次就算是用命,我也得让花夫人真的原谅我,其实我知道,她内心对我是没有原谅的,我明白,如果换过来,我也不会原谅她的,所以我真的需要一次改变,白大哥就让我做我该做的吧。”袁素素说的真的是感人肺腑。
  白亦楠听得真的也是感动,并且很欣慰:“素素,你真的长大了,好,这次我听你的,但是答应我,一定保护好自己。”
  袁素素点点头:“知道了,放心吧,我不傻。”
  白亦楠笑着应下:“好,咱们进屋准备吃饭了。”
  在白亦楠的心里,两人又回到了最初相识的那个时候,真的就像是家人,看见她回来,自己也会安心。
  不过在袁素素的心里,或许两人就不是从前了,因为也不能回到从前了。自己要的不是亲情而是爱,特别是经历了萧岩木的事情之后,自己发现还是白亦楠好,自己的归宿还是应该是白亦楠。
  要不是因为玄妙儿,自己怎么会过得这么累,本来白亦楠就该是自己,本来一切都是很美好的,为什么要出现一个玄妙儿?
  想到玄妙儿自己就恨,她为什么能让这么多人对她倾心,真的是个狐狸精。
  第二天上午,玄妙儿和花继业去了九王爷府上。
  莎莲早早就带着人准备迎接他们了,莎莲最近过的也挺累的,心里累,因为整个府上这么多人,都要自己操心,并且自己更担心萧瑾的安危。
  现在玄妙儿和花继业来了,他们是从边疆那边回来的,自然是更了解那边的情况,他们说的,自己才能更相信,更放心。
  玄妙儿见到莎莲也是每次的感觉都不一样,现在的她或许更有些当家主母的样子,不是妆容和穿戴上的体现,而是那种感觉。
  自己仍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那时候她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现在是掌管王府后院这么多女人的王妃了,要知道九王爷府的女人是最多的,这女人越多的地方自然也就越不容易。
  她知道莎莲这些年的不容易,能到今天这一步,也是已经能掌控这个家了。
  现在萧瑾在外,她能把家里管理的没有任何不利的事情传出去,这就是很厉害了,毕竟这些女人都是京城中官宦大户家的女子,并且也都是各自有各自的背景的,所以这些人的心本就不合,更可想这里边的事情多复杂。
  看着莎莲,玄妙儿先笑了,因为她这样的安静完整心平气和的出现,就是证明她现在过得不错。
  不过论起身份,玄妙儿和花继业还是要给九王妃请安问好的,所以两人施礼叫了一声九王妃。
  莎莲赶紧上前扶起了玄妙儿:“你们还这么多礼做什么?我都等半天了,赶紧进屋。”
  玄妙儿看看天上的太阳笑了道:“这还是上午呢,哪有半天?”
  莎莲也笑了道:“那怎么,你还打算中午来,真的让我等你半天?”
  “民妇可不敢。”玄妙儿玩笑道。
  “你还真就敢。”莎莲也开起来玩笑道。
  说着话,进了会客厅,落了座之后,莎莲让下人出去了一些,剩下的都是自己的心腹了,才看着玄妙儿道:“妙儿,继业的伤没事吧?”
  玄妙儿笑着摇摇头:“没事,除了对以前的事情不记得了,别的还好。”
  花继业也道:“谢谢王妃关心。”
  莎莲叹了口气:“人最珍贵的就是美好的回忆,忘了有些可惜。”不过说完又笑了道:“什么都没有生命重要,我现在真的不求更多,只要王爷平安的回来,真的别说失忆,就算是残了我也愿意伺候他一辈子,只要人回来就行,我现在整日的担心,盼着有消息,又怕有消息。”
  玄妙儿明白莎莲的这种感觉:“我明白,你的感觉,就像是我曾经的心情一样,我明白,我那个时候就是如此,其实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莎莲点点头:“对,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了。”
  玄妙儿又道:“我去边疆那边,不过没有去战场附近,我这身子不方便,但是那边的情况基本了解,你放心,九王爷很好。”
  “刀剑无眼,我都懂,你不用安慰我,其实本来是想着你来了,说说他的情况,我会放心,可是说起来,其实也改变不了什么,我这么长时间也就自己会开解自己了,就是这心里却跟脑子总是想的不一样。”莎莲苦笑着摇头道。
  “是呀,谁家的男人谁不心疼?我现在看着你的状态比我想的好,我也放心不少。”玄妙儿又道。
  “或许是每天的事情太多了,这人忙起来了,也许是好事,就没有时间去想太多了。”莎莲说完,又接着问了一句:“妙儿,你这次来是有事吧?你这月份也不小了,没事不能折腾着一趟了。”
  玄妙儿看着莎莲:“还是你了解我,确实如此,有些事需要做,还需要你的帮忙。”
  莎莲道:“跟我还说什么客套话。”说完对着身边的贴身丫鬟道:“都出去吧,你守在门口,任何人不许靠近。”
  那丫鬟领命出去了。
  屋里没了外人,玄妙儿对着莎莲道:“事情是这样的,你还记得木安淑么?平西国来的那个很讨厌的女人,我跟你说起过的,信里也没少提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