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童书 wnsr登陆

第6008章 你们就说杀了一大批畜生

; 安顿好之后,蓝光和小蝶各自回自己的屋子休息。文森特则一直陪在平安身边,直到他睡熟了才小心翼翼的离开,回到自己的屋子休息。
   小蝶回到房间,打开浴室的水龙头,脱下衣服,躺在浴盆中,享受温暖的热水浸入肌肤的感觉。
   “啊,好舒服啊,好几天没洗澡了,身体都干了。”小蝶躺在浴盆中,闭目养神,享受着难得的惬意时光。
   就在这时,在她浴室的窗户上突然闪过一个人影,身怀绝技的小蝶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这微小的声响,她猛的一回头,望向窗边,却什么都没发现。
   “哦,会不会是这两天太紧张了,我累的出现了错觉?”小蝶自言自语道,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感觉了,遂再次躺进浴盆中。
   浴室窗户的玻璃上再次映出黑黑的影像,在黑暗中偷偷地窥探着小蝶,意图不轨。这一次,小蝶通过水中的倒影终于发现了,她抓起身边的浴袍,裹在身上,从脚下抓起自己的宝剑,猛回身,一剑向窗外刺去。
   窗外的黑影见状连忙向后急跳闪避,小蝶一剑刺碎了玻璃,那黑影和小蝶一同从二楼的窗户掉下来,落到地面。小蝶抬头一看,对面是一个一身漆黑的怪人,那怪人见小蝶冲了出来,扭头就跑。小蝶顾不得自己身上的装束,提剑奋起直追。黑影的速度越来越快,到后来近乎飞一般,小蝶也不甘落后,使出全力追赶,两人一前一后地追了几条街。跑着跑着,小蝶将手中的剑猛的一挥,一道寒光划过黑夜,强劲的斩击破空而出:“蝶舞莺飞!”一声剑鸣,斩击波正打在黑影人的身上,将他拦腰截断。那黑影一下子倒在地上,小蝶紧赶几步,上前一看,只见地上那断为两截的黑影人在慢慢消失,转瞬间就消失不见。
   “这是?”小蝶十分惊讶,很难理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时,小蝶身后的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响起:“小蝶!”
   小蝶回头一看,竟然是蓝光。
   “我们中计了!”蓝光对小蝶说,“我刚才也是被这个怪东西引出来的,我把他打倒,也变成了这个样子。”
   “原来是这个样子!”小蝶低头说道,脑子在努力思考,她一抬头,看到蓝光的眼睛正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身体。
   “讨厌,你在看哪里!”小蝶羞涩地喊道。
   “啊,呵呵!呵呵!”蓝光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傻笑着。
   “遭了,平安!”小蝶一声惊呼。
   ..
   就在小蝶和蓝光都被敌人调虎离山的时候,祝平安玻璃破碎的声音惊醒,他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到窗边,向窗外望去,心中说:“出了什么事?”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文森特突然从他身后一把将他扑倒,接着从窗外“突突突突”地打进来一连串的子弹,将床、柜、地板打的满是弹眼。
   “来得这么快吗?”文森特心中想。
   在距离酒店对面的几条街远的楼上,一个满头长碎发的男人举着双手,他双手的十个手指,都变成了枪筒,子弹就是从那里打出来的。在他身边,一个一头中分头金发的瘦高男人正拿着望远镜看着远方的祝平安的屋子,嘴中说道:“还好没打中!”
   “开枪竟然不是为了杀死敌人,是不是很不符合逻辑呢?我沙鹰还是头一次做这么没逻辑的事情!”沙鹰笑着说道。
   “很好,接下来就看山鹰的了,就是现在!”金鹰拿下手中的望远镜,看着对面说道。
   “轰”的一声响,平安屋子旁边的墙壁,被人一拳从外面打碎,一个身材魁梧高大的平头男人闯了进来,他一脸凶相,直奔平安扑去。文森特见状连忙冲上去,两人同时伸出双手,“砰”的一下,两人的四只手互相抓在一起。
   “好大的力气!”文森特心中惊呼道。
   就在这时,对面的沙鹰和金鹰也从楼顶跃起,朝着这边跳过来。
   “糟了,我一时疏忽大意,忘记蓝光和小蝶没有经验,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现在又被这个蛮力的怪物给缠上了,平安的处境十分危险。”文森特心中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沙鹰跳在空中,伸出自己的双手食指,发出一连串的子弹,“突突突突”一连扫射打在平安屋子外面的墙壁上,将墙壁打得千疮百孔,破乱不堪,在他身后的金鹰一个飞脚,“轰”的一声,踢碎了墙壁。“咚!咚!”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落在平安的面前。
   “平安快跑!”文森特冲着平安大喊道,想去帮忙,无奈自己的双手却被对面的山鹰牢牢抓住。
   平安爬起来朝着门口撒腿就跑,后面的沙鹰和金鹰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追着。平安一个趔趄,从二楼的楼梯上连滚带爬地跌了下去。正倒在一个人的脚边。他抬头一看,正是这个酒店的接待。
   “呦,客人,看来你好像有麻烦了!”接待那沙哑的声音响起。
   接待扶起平安,对他身后的那名侍应说道:“阿尼,带客人从密道出去!”那名叫阿尼的怪人,甩起自己“哗啦”作响的机械臂铠,一把将平安抗在肩上,平安吓得“哇哇”大叫。只见那名接待将吧台上的一个酒杯拿起,按动了底下的一个按钮,“吱”的一声,吧台后面的酒柜转开了,一条通道出现在眼前。
   “什么?”看到这一幕的金鹰和沙鹰都愣了,他们没有想到还会有这一手。
   阿尼背起平安,大步流星地冲进通道中,接待再次将酒杯放下,密道被酒柜再次挡住。
   “欢迎来到‘颤栗’酒店,让我们一道感受颤栗的感觉!”那名接待张开双臂,仰头笑道,浑身透出一股阴森诡异的气息。
   “你到底是什么人?”沙鹰的枪口对准了那名接待。
   ..
   “呼呼呼呼!”阿尼扛着平安在密道中一路狂奔,黑暗的密道中只听得到粗粗的喘息声。终于,前方见到了一丝光亮,阿尼跑到了出口,用机械开的手臂一挥,强大力道的击飞了出口的铁门,外面的环境一览无余。
   阿尼将肩上扛着的平安,一把甩在地上,摔的平安疼的喊出声来。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先为我的这双手臂报仇吧!”阿尼说着,目露凶光,一把撕掉了自己的头套和面巾,露出步满伤疤的一张脸,那是一张祝平安既熟悉又憎恶的脸,那是一张祝平安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恐怖的脸。
   “你是,比切多尔!”祝平安看着眼前熟悉的这个恶魔,惊呼道。
   “啊!”比切多尔狂叫着,挥舞着自己的一双机械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