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自然科学 jxfjxf首页

第9463章 观音私心定取经人,悟空终于脱苦难

第四十一章 炙热的渴望
   冥夜走回清幽阁中,轻轻地坐在床榻上,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轻羽的侧脸,从丝被下拉出了轻羽绑着纱布的皓腕。
   深沉的绿眸中掠过一抹疼惜,冷薄的唇瓣轻轻扫过她白皙的手背,落下了一个个吻。
   他知道轻羽在渐渐离他远去,为了修炼魔功,他舍弃了她。
   想到这里,一抹苦涩涌上心间,冲撞着他原本冷酷的心,俊朗的剑眉倏然拧紧,握着轻羽皓腕的手指不禁收紧,他好想留住她,留住眼前的这份美好。
   极度的挣扎扰得冥夜心神不宁,他贪恋着轻羽周身散发出的温暖气息,缓缓地躺下身,连带着丝被将轻羽揽入了自己的怀中。
   只有这一刻,冥夜才明白原来他也会有不舍,会有眷恋,会如同普通人一样有着如此平凡的情感。
   傍晚的朝霞映红了天际,轻羽从那疲乏中幽幽转醒,刚睁开自己的美丽双眸,便看到了近在眼前的那俊美容颜。
   甜甜的笑意在唇边绽放开来,轻羽缓缓地支起身,浅紫色的眼眸中流溢着柔若月色的眸光,轻轻俯下身,在冥夜那性感的唇瓣上印上了自己的浅吻。
   就在轻羽要推离他眼前的时刻,腰间却被一双有力的臂膀围拢了,一个用力,冥夜高大的身躯已然将轻羽压在了身下。
   “尊主......”一抹惑人的绯红霎时涌上了那美丽的脸颊,轻灵的嗓音在此刻染上了羞涩的甜腻。
   冥夜以手臂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深怕轻羽那娇小的身躯感到任何压力,一双幽深的眼眸中闪耀着欲望的火焰,暗哑的声音飘散在轻羽的耳畔:“羽儿,偷吻可不是好习惯。”
   闻言,轻羽微转过头,躲避着他的注视,羞涩灼烧着她的脸庞,“我......”
   幽绿色的双眸中闪动着宠溺和爱怜的光芒,“羽儿......”冥夜倏然地低下头,深深地吻上了轻羽那玫瑰似的双唇,亲密地触碰着,轻咬着,舌尖滑入了轻羽的檀口中,搅动着那芬芳的蜜汁,如此震颤人心的热吻让轻羽不禁轻颤了起来,双手轻抚上他的胸膛,这诱人的轻触抚摸,簇燃了冥夜一直压抑在心间的火焰。
   宽厚温暖的手掌按压着轻羽瘦弱的肩膀,拂掉了她肩上的薄纱,欺霜赛雪的肌肤瞬间呈现在了他的眼前,浓郁了最原始的欲望,灼热的吻一一落在了轻羽优美的脖颈,光滑的锁骨和肩窝......
   感到了一阵微微的凉意,轻羽蓦然地睁开自己的眼眸,即被眼前这一亲密的场景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一股莫名的热潮涌动在她的体内,让她顿感惊慌,只能无助地攀附着他有力的臂膀。
   甜美的触感让冥夜根本无法停下自己的吻和爱抚,他好想将轻羽揉入自己的身体,好好感受她的每一分美好。
   忽而,幽深的双眸望到了轻羽那略显无措的水润双眸,冥夜即刻放开了轻羽,一个跃身走下了床榻,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物,从冰冷的嗓音中仍能听出那残留着的****:“羽儿,好好收拾一下,一会儿我们一起用晚膳。”说罢,便大步离开了清幽阁。
   怔怔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轻羽坐起身,视线移至自己的身上,只见薄薄的纱裙早已滑落到了腰间,上身只着一件抹胸单衣,前胸上映着零零散散的吻痕。
   手指抚过那略显红肿的唇瓣,轻羽淡淡地笑了,她能感觉冥夜对自己的渴望,也许他也在眷恋着她吧。
   难以想象,她丝毫不厌恶他的触碰,反而有一种深深的渴望,也许爱到深处便会如此吧。
   走下床,轻羽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坐在妆台前,对着铜镜,梳理着散乱的发丝,想到方才的亲昵交缠,脸颊上再一次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
   冥夜急速地回到了镜厅中,穿过幽长的甬道,来到了室内的一处冰泉中,脱掉自己的披风,径直潜入水中,他急需冰冷的泉水来使自己的欲望冷却。
   只差一点,他便会不顾一切地要了轻羽。他好怕,好怕这一切会引起她的恐惧,所以只能强压下自己的渴望。
   冥夜从未如此珍惜过一个人,只是他想要珍惜轻羽,珍惜这个在不久的将来便会离开他的女子。
   难以想象,没有了轻羽的生活将会是何种场景?一切又会回到从前吗?
   冥夜紧闭上双眸,陷入了沉思之中......
   凌辰端着特质的药汤来到了风妍居住的雨花阁,推开阁门,只见一声红衣的风妍伫立在院落中,满脸的欣喜神色在看清凌辰的面容后消失无踪。
   “你是谁?没有允许怎敢擅闯雨花阁?”桀骜的姿态仿若她才是魔宫中的主宰一般。
   凌辰冷然一笑,不疾不徐地回答:“我奉魔尊之令前来。”
   听到凌辰的话,风妍那双凤目中闪过一抹期盼,“魔尊要你前来?魔尊是不是......”
   凌辰轻蔑地凝睇着她,冷声打断了她的遐想:“魔尊要我送补品来给你。”
   “补品?”风妍惊喜异常地走上前,来到凌辰面前,凤目中闪过一抹得意,“我就知道魔尊待我是不同的。”
   凌辰眼含怜悯和惋惜地斜睨了她一眼,不发一言地将那一盅药汤递给她,“魔尊要我看着你喝下。”
   风妍接过药汤,轻嗅了嗅那药汁的味道,一股清香扑面袭来,让她没有片刻犹豫便喝了下去。
   凌辰心中暗自感叹她的愚蠢和高傲,转身便要离开,却听到身后传来的高傲的呼喊声:“等等!魔尊什么时候会来看我?”
   从容的脚步没有停歇,唇角扯出一抹狠厉的笑容,果然在下一刻,一声尖利的嘶喊声在整个院落中回荡:“不!我的脸......我的脸!不......”
   汤碗重重地摔落在地面上,刺耳的碎裂声响起,凌辰施展轻功,瞬间飞上了房檐,伫立在高柱冷眼观望着风妍那挣扎痛苦的神色,眼底只余淡漠.......qi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