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 1122体育-官网

第2311章 只是计谋

他一心只想着菱月,却忽略了身后文月瞬间黯淡下来的眼神,带着明显的失望。
   天空中,一弯明月渐渐升起,不知道明天,又会是一番什么光景?
   早晨的阳光出奇的好,暖暖的照在韩祈傲俊朗又冷毅的脸上,他静静的站在周围花草锦簇的倚翠亭里,懒懒的听身后的小广在跟他汇报喜宴的准备情况。小广的声音懒懒的,带着一肚子无法发泄的怨气。听的人也懒懒的,或者说,听的人根本就没有往耳朵里去。
   懒懒的念完一长串的汇报,小广抬起头来看一言不发的韩祈傲,轻声的问道:“主子,这件事情皇上跟皇后那边还没有表态。准备喜宴的事情,是不是早了点?”
   “谁说早?”韩祈傲不悦的扭头瞪了一眼小广,又恢复刚刚的姿态,缓缓的道:“我想,父皇他一定会同意的。”
   “可是,皇子妃那边”
   “用不着她来做什么!”韩祈傲突然大声的打断小广的话,握紧背在后面得双手,道:“她若是还想做这个皇子妃,就老老实实的做,她若是不想做,马上让贤就是!”
   “主子你息怒,奴才只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小广慌张的解释,生怕自己一不留神惹怒了主子,反而连累了皇子妃。
   “启禀皇子,做喜服的师傅到了,如玉姑娘问问要不要先给皇子量一下尺寸?”一个侍卫匆匆的跑过来,算是解了小广的急。
   韩祈傲皱了皱眉头,觉得有些厌烦这样的东西,便冷冷的道:“无需量什么尺寸,让那些人看着做就是了,本皇子不会嫌弃。”
   “嗯?”那侍卫似乎还没有明白韩祈傲的意思,抬起头来看看一旁站着的小广,见小广一个劲的给他他使眼色,便恍然大悟一般,道:“是,奴才遵命。”说完,便匆匆的跑回去复命。
   小广偷偷的瞟了一眼韩祈傲,探究的问道:“主子,您还有什么要吩咐奴才的么?”
   “没有了,你下去吧。”韩祈傲挥了挥手,带着疲惫,又道:“喜宴的事情你也不用再向我汇报,总之一切按照最好的标准去办就是了。”
   “是。”小广低声的应着,轻轻的叹了口气后便匆匆的离去。
   韩祈傲的眼睛慢慢的落到菱月紧闭着的窗子上,一想到菱月的时候他就感到自己的心在慢慢的碎裂,那样撕裂般的痛。所以,更多的时候,他不愿意想起她,不愿意面对那张悲伤的面孔。
   总以为,所有的痛苦可以让自己一个人来背,却不知道还会伤害无辜的人。有时候,他真想放弃这一些无谓的争斗,只好好的履行对菱月的承诺,陪着她、保护她。可是,他也明白他的退却会给父皇、会给朝溪国带来无尽的灾难。所以,他只能忍受伤害自己最爱的人的痛。
   轻轻的叹一口气,菱月呀菱月,你是否有毅力等到一切都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到时候,我会陪你一起去寻找你向往的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好吗?
   可是,这将会是多久以后的事情呢?就像现在,他也只能远远地遥望她的寝室。一上午的时间,她都闭门不出,她是在伤心?痛苦?亦或是怨恨?他猜不到,也不敢去猜。
   又是一声叹息,转身,想要去别处走走。却听见菱月的房门突然“吱”的一声被打开,一身月白色衣衫的菱月飘逸的如仙子一般从房门中走了出来。
   她的眉目间带着化不开的忧伤,脸色也苍白了许多,再也不是那个古灵精怪、活泼好动的女子。看到他的心里时,带了些许的心酸。
   “皇子妃,您是要出去么?要不要奴才给您备马车?”不远处小广匆匆的跑过来,恭敬的问道。
   “不必了。”菱月淡淡的道:“刚刚母后派人接我入宫,已经分配了马车过来。”
   “哦。”小广应着,抬头看扶着菱月的缃儿,却见缃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也许是因为对皇子的误解,以至于缃儿对小广都带了些敌意。
   马车一路颠簸去往皇宫,车外的风景一闪而过,也闪掉了子谦匆匆而过时的背影。
   皇后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见到菱月的时候便赶紧的从凤椅上走了下来,紧紧地拉了她的手,紧张的道:“那日丁公公来禀报,说傲儿说你身体不适。今日看你脸色苍白,可不是得了什么病吧?”
   菱月微微一笑,道:“母后不用担心,儿臣没事。可能是这几天休息不好吧。”头,瞬间低了下去,有些事情怎好明说呢?
   皇后轻轻的叹了口气,拉了菱月坐下,道:“其实本宫也知道,傲儿是铁了心的要纳侧妃。本宫跟你父皇劝了又劝,却总也劝不到他的心坎里去。你看看,现在甚至他连本宫这个母后都不放在眼里,连来都不肯再来了。”
   菱月咬了一下嘴唇,却并没有说话。
   “哦,对了。”皇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吩咐一旁的宫女:“本宫刚刚派人去请李太医过来为六皇子妃诊治,人来了没有?”
   “回娘娘,人已经来了,奴婢这就叫他进来。”宫女说完,便匆匆的跑出殿外去请那个李太医。
   菱月有些紧张的抬头看了缃儿一眼,要知道,她怀孕的事情可是不愿意告诉别人的,如果现在让这个太医诊治一下,那还不得诊断出来。太后知道了,势必会告诉韩祈傲,而她,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告诉他这件事呢!
   正想着,那边太医已经被宫女领了进来。而在两个人的面前,也由宫女放下了一层薄纱,应该是为了挡住进来的男人的眼神。自古都是男女有别,更何况他们还是皇族中最尊贵的女子。
   “给皇后娘娘,皇子妃殿下请安。”隔着轻纱,李太医恭敬的对着皇后跟菱月拜了一拜。
   皇后道:“李太医不用多礼,本宫叫你来是让你给六皇子妃诊治一下,六皇子妃面色苍白,本宫怕是身体有碍。”
   “是。”李太医弯着腰走到轻纱的外面,道:“请皇子妃将手伸出来,让老臣先把把脉。”
   菱月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伸出手去。可一旁的缃儿却仿佛已经等不及,还不等菱月找出合适的理由推脱,她就已经一把将菱月的手给拉了过去,递出了轻纱外。
   “缃儿。”菱月惊得想收回手,可无奈缃儿按得牢,竟让她动弹不得。
   一旁的皇后却笑了起来,道:“你看你这丫头,那有这般心急的?这太医又跑不了,本宫已经下了旨,这太医一定会为你家主子好好诊治的。”
   “是娘娘,是奴婢心急了。”缃儿脸一红,缩回了手。却在对上菱月的眼睛时,露出了顽皮得意的笑。
   轻纱外,太医的手轻轻的搭在了菱月的手腕上。少许便道:“启禀娘娘,皇子妃脉像时急时幻,跳动有力,是喜脉呀。”
   “什么?”皇后一听喜得从凤椅上坐了起来,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一把将那轻纱撩开,问:“你说的可是真的,皇子妃有喜了?”
   “老臣不敢妄言。”那太医急忙的跪到地上,低下头去,道:“娘娘,皇子妃的确是有喜了,而且已经三月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