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言 爱游戏爱体育下载

第5812章 在一起啦

解决了那几名仲裁者,众人也都离去准备三天后进发炼狱囚笼了,而步帆则是将自己的决定和三天后进入炼狱囚笼的消息告诉了一号首长,没办法,步帆可不知道怎么去联络那些绝世的高手,只能够依靠一号首长来传递,一切安排好之后,步帆静静的站在盛世王朝二楼的窗边,望着楼下那繁华的都市。
  “是先灭炼狱呢,还是先解决了你们呢??”淡淡的话语响起,带着一丝的寒意。
  自从上一次步帆和邪云教的教主邪军通过电话之后,这段时间,步帆发现,盛世王朝的附近就出现了很多的陌生人,他们隐藏的很秘密,也许一般人完全无法发现他们,或者,就算是发现了也不会有什么想法,但是,步帆也步帆就不同了,他们一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他们那强大的灵魂波动,自然立马就清楚了他们的身份,邪云教的猎魔者,只有这群靠修炼灵魂力提升实力的异能者才会有如此庞大的灵魂波动,当然,这之中也包含着邪云教的几大长老,那强大的灵魂波动,让步帆垂涎三分,想要立马收为己用。
  不过,步帆还在犹豫,究竟要不要这个时候动手,他们的到来必定是因为自己当日和邪军的约定,他们来到这里,无非就是想要通过自己最终找到邪炎,这位邪云教的少主只可惜,邪军绝对想象不到,和他交易的人,就是那个他要用炼狱囚笼来压制的人。
  步帆清晰的感受着那秘密掩藏着的一股股强大的能量波动,这几天,邪云教的人越来越多,实力也越来越强,步帆开始担心,如果不马上压制的话,到时候,面对数量庞大的猎魔者,虽然,自己天生是异能者的克星,但是,仅仅只能够在同一时间对付一名异能者,如果到时候,他们一拥而上,吃亏的绝对是自己一方,倒不如现在主动出击,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想到就做到,步帆行事,从来都是雷厉风行!!
  夜色依旧,黑夜之下,一个身影从盛世王朝的二十二楼一跃而下,但是却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摔在地面,粉身碎骨,当那个身影即将接近地面的时候,随即,身形一动,化作一道残影瞬间消失在黑夜之中。
  这个人不是别人,自然是步帆,达到神武之境二阶,虽然不能够腾云驾雾,但是,这点难度还是难不倒步帆的,离开盛世王朝之后,步帆便没有丝毫的停歇,身形快速的闪烁,向着离盛世王朝最近的一个灵魂体奔杀而去。
  以步帆感知到的这股灵魂力的强弱,对方至少也是一名八级以上的火系异能者,同时,在他的不远处,还有一个灵魂体,那灵魂体的实力和他应该差不多,但是,步帆没有丝毫的迟疑和犹豫,瞬间向着那个灵魂体奔袭而去,九级的长老都不堪一击,更不用说这些区区八级左右的异能者了。
  刷的一下,步帆一瞬间便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
  “谁??”很明显,因为自己身边突然有人出现,让眼前这名猎魔者一阵戒备,质问的声音响起。
  “怎么,注意本少这么久了,难道还认不出本少是谁吗??”步帆戏谑的声音响起,在他眼中,眼前的猎魔者已经是一个死人,是一具尸体了。
  “是你。”猎魔者大惊,没想到对方居然是这一次教主要他们观察的那个人,心中不由大惊,对方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又是怎么发现自己的??还有,自己居然等到对方出现在自己面前了才察觉到??心中大惊,眼前看似平常的少年,绝对不简单,心中暗暗的想着。
  华夏古国,这是一个拥有着身后底蕴的国家,高手更是无处不在,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高手,这也不算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他们作为外邦异族,踏入华夏本就挂着一丝步步为营的戒备心理,早就做好了应对华夏高手的准备。
  “怎么,很惊讶吗??”步帆戏谑的说道。
  “不是很惊讶,是非常的惊讶,没想到,华夏区区一个黑道帮会的老大,居然也会是一名神武之境的高手。”猎魔者淡淡的说道,但是,他的话语之中没有丝毫的恐惧还有害怕,只是有点些许的惊讶而已。
  “呵呵,知道的太晚了,今天,你必死。”步帆冷冷的声音响起,无尽的杀意瞬间席卷而来,向着那名猎魔者奔袭而去。
  “好强的杀气。”猎魔者大惊,但是,瞬间就恢复了平静,“就凭你??呵呵,还差那么一点”鄙夷的声音响起。
  “是吗??那你尽管试试。”步帆戏谑的声音响起,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异能者却是强大,对于华夏上古遗族而言也绝对是克星一般的存在,但是,这个世界本就是万物相生相克,既然他们能够克制上古遗族,那么自然也会有人能够克制他们,而自己,恰恰就是这个人。
  一个异能者,即便他是强大到巅峰的异能者,但是,一旦他们的异能产生不了丝毫的杀伤力,那么,他们就等同于一个废人,任人宰割。
  “接我一号,天火九降。”眼前的猎魔者没有丝毫的迟疑,一声咆哮响起,瞬间九个赤色的火球瞬间出现,同时向着步帆奔袭而去,那九个火球上面冒着丝丝的热气,足以看出,这九个火球的威力有多大,八级异能者的恐怖毁灭力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
  “雕虫小技”步帆鄙夷的声音响起,随即,精神力涌动,瞬间控制了眼前的九个向自己奔袭而来的火球,让他停在了半空之中“如果你就这点本色的话,那真的很遗憾,今天,你死定了。”步帆戏谑的声音响起,可是,话音刚落,震惊的不是眼前的猎魔者,而是此时的步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