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64章

落为卿也看到了黎瞿骏不安的眼神,安抚的笑了笑,露出了一副并不介意的表情,皇上身边这些人他都是很了解的,如果是他们获得了皇上的宠爱,他并不会太过介意,身为一国之后,他这点容人之量还是有的,而且对于皇上,他觉得就算皇上身边有再多的人,也不会真的忽略了自己,他想这也就够了。

而黎瞿骏在看到皇后似乎是鼓励的眼神,让他在惊讶之余却多了一些不好意思,皇上对他一直都不是很亲近,如果不是自己的琴艺颇得皇上的喜爱,自己可能根本不会有进宫的机会,他又岂敢想太多呢。

两个男人的心思离幽不知道,她让下人传了晚膳,上了桌发现晚膳菜式颇为新鲜,虽然她一直都不怎么吃,但单看菜色也知道与以往不同。

“换了御厨吗?”落为卿也发现了不同,随意的就问了一句。

“回皇后的话,这是木公子做的,大多都是药膳,对安胎很有效果,是特意为您准备的,您要是觉得不合口味,奴才这就让人换去。”风盈回道。

“梓忻做的啊,是有听说他最近在学厨艺,没想到竟然如此厉害,做了这满桌子的菜,皇上,您可要尝上一尝啊。”落为卿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他倒是听说了木梓忻最近在学厨艺,只是没想到这么短时间内就能做出如此丰富的一桌菜肴,还真是厉害。

自从桑国覆灭以后,木梓忻也就成为了真正的木梓忻了,不过他在宫中也未有什么封号,大家都称呼他为木公子。

“他人呢?”犹记得在御书房里,她与木梓忻闲聊时说过的话,他要是真的愿意学习厨艺便可以去学习,现在看来他在厨艺上颇有天赋,虽然不知道味道如何,但卖相却是很不错的。

“木公子应该还在御膳房里,要奴才去请木公子来吗?”

“恩,让他来一同用膳吧。”

“是,奴才这就去。”

木梓忻来的时候似乎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发丝还有一丝凌乱,他见到皇上似乎是在等自己,有些无措的行礼问安,“梓忻参见皇上,皇后,黎贵人。”

“过来坐吧。”离幽指着黎瞿骏身边的座位说道。

“谢皇上。”木梓忻依言坐了过去,却显得有些拘束。

离幽拿起了筷子,示意大家可以用膳了,她虽然不太喜欢这些食物,却也能尝得出好坏,这些菜肴里每一道都带着淡淡的药香味,肉菜滑而不腻,素菜淡而有味,口感都很是不错。

略带赞赏的看了一眼木梓忻,却发现他只是闷头吃饭,十分拘束,不由的开口说道:“也不是第一次与大家一同用膳,何必如此拘束。”

木梓忻闻言抬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皇上是在说自己,有些急切的解释道:“梓忻不知道这菜合不合您的口味,冒然就端了上来。”他刚才让下人们将菜端上来的时候就很紧张,后来听说皇上要与自己一同用膳就更紧张了。

“菜很好,你也多吃一些。”说着,离幽还为木梓忻夹了一块藕片,随后想了想,又为落为卿和黎瞿骏一人夹了一筷子菜,对着众人说道:“都多吃些。”

劝大家都多吃些,自己却放下了筷子,慢慢的喝起茶来,大家也都知道皇上的这种习惯,没有多说什么,安静的吃起饭来。

也许是黎瞿骏的药膳真的很不错,即使是没有胃口的落为卿都多吃了许多,颇为开心的说道:“真的很不错呢,梓忻的手艺要比御厨好多了。”

“是啊,真的很好吃。”落为卿的温和可以安抚人心,黎瞿骏阳光的笑容有着让人心胸开阔的功效,两个人的鼓励让木梓忻也不由的露出了羞涩的笑容,很是满足的说道:“皇后和黎贵人喜欢就好。”

“当然喜欢,就是幸苦你了。”对于这桌药膳,落为卿颇为感谢木梓忻的辛劳,可以看得出这都是按照他的口味做的,真的很有心呢。

“我哪里会幸苦,皇后您辛苦了才是。”虽然他没有怀过身孕,但怀孕的辛苦还是知道一些的,在后宫的这段日子里,皇后对他照顾颇多,自己的衣食住行都安排的很好,他很感激皇后,为他做些什么也是应该的,一点也不会觉得辛苦。

“呵呵,我又岂会辛苦,这是我的荣幸,你们以后也会有的,到时候就明白了。”怀有身孕是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但与心中那满满的满足感相比,这点不方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黎瞿骏和木梓忻因为落为卿的话同时看向皇上,却在对上离幽的眼神后,立刻羞涩的低下了头,皇后说的这话可真是让人羞死了呢……

害羞的两个人都低着头不敢抬头,离幽挑了挑眉看向落为卿,眼神中有抹询问的意思,她怎么觉得落为卿这话中有话呢。

落为卿对着离幽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轻轻的说道:“梓忻在宫里的日子也不短了呢,皇上,您是不是也可以给梓忻一个名份了?”

虽然宫里的人都认为木梓忻是皇上的人,但毕竟没有名份还是有些尴尬的,梓忻乖巧懂事,不争不抢,皇上又不会太注意名分这样的事情,他不说还真怕两人一直这样下去,皇上倒是无所谓,却苦了梓忻,这件事他早就想提了,却没有机会而已,现在却正好是个机会。

离幽皱眉,看向低着头的木梓忻……梓忻是一个有些傻气的男孩,只因为别人对他的一点点好便会付出很多倍的好去回报,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梓忻的好她早就领教过了,心中对他也有着怜惜喜爱,只是……

上一章第163章
下一章第165章
同类热门
  • 五味书院五味书院红沙地|古言嬉笑怒骂,一段鸡飞狗跳的学院时光,因为喜欢,自甘平淡。一旦离开,放弃原本的执着……“真不负了你修罗之名”默然一笑,仗剑而归,踏着尸谷血海,仰望天地穹苍,断壁残垣间,狂风扬,歌一曲绝世。
  • 农女双双的种田悠闲生活农女双双的种田悠闲生活陆成丰|古言(完结)老穆家人人欺负的傻子穆双双,突然有一天变了个样!人不傻了,被人欺负也懂得还手了,泼在她身上的脏水,一点点的被还了回去。曾经有名的傻女人,突然变灵光了,变好看了,变有钱了,身边还多了个人人羡慕的好相公,从此过上了悠闲自在的好日子!【新书《重生福妻有空间》已发,老书《重生农女很倾城》】
  • 天下笑:素手红妆天下笑:素手红妆柚子娘|古言梢头豆蔻初遇雨,哪堪识得春情薄。秋节凉飙夺炎热,独自笑纳西风扇。
  • 糊涂月老俏姻缘糊涂月老俏姻缘楚昔夕|古言神话故事里,月老一根红线促就无数姻缘。岂料他也有糊涂的时候。是劫还是缘,一切,不可说。前世,她是钟家二小姐钟梓天,因一次在骊山瀑布沐浴,邂逅了桀骜不驯的苏将军。她小女子报仇,十天不晚。却在一次次斗争离合中爱上了那个冷面男子。恰逢实习月老在凡间巡视,有意为两人牵线;可是在姻缘谱上却将钟梓天的名字写成了钟梓夫。今生,她本是一个孤女,却不依不挠地成为当红编剧;众人只知她的冷傲神秘,却没有人走入她的世界。除了,当年不小心在瀑布遇到的莽撞少年。一次华丽的身份互换,她的世界彻底被颠覆。“墨儿,你就这么恨我?”苏旭紧紧地抓住面前的女人,他冷俊的脸上写满了苦涩。“我不想成为第二个钟梓天。”她的答案。一朝灵魂穿越,她本想冷冷地看完整个故事,可他却爱上了这个灵魂。一次隔空对白,她已泪流满面。
  • 梨花烫骨梨花烫骨七十一年|古言有的人,是一场梦里的主角,梦醒了,就是看客。据说后世的人查阅了上古书籍,在一个小小的角落,找到了那个时代的爱情,无关神佛无关天地,那这小小的梨花烫骨,又埋了怎样的故事。她是他用了万年时光等待、期盼的人,是他违了天规背了神佛所钟情的人。“无论你是白娆息,你是兰忧,你是幽荧也好,我都认你是我唯一的妻子”命运用了万年的时光让他与她再次相遇,是否就能携手一生?既然他们都不属于这天规内的人,又何苦囚禁他们,放手会不会更好?岂知这两人生性倔强,与天斗斗了个神魂具灭,这三万年的等待,是时光的恰然回转还是岁月的无声流逝。可能蓦然回首之际,他浅笑安然,“阿息,让你久等了”
  • 落絮无声春堕泪落絮无声春堕泪良皈|古言“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应天府名角儿覃怜儿唱腔婉转,是戏曲界出类拔萃的美人儿,但戏子身份卑贱,多半在情感面前有情却被无情负,她这一生唱尽纸醉金迷,却唱不了自己的流年沧桑。黄梅时节,她遇上一淑人君子,而她又该如何面对自己卑贱的身世,大胆的对他说出爱呢?
  • 可惜我爱你可惜我爱你发光ing|古言咳咳,女主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朝代,最终,她会选择一直默默陪在她身边的,还是她一见钟情的人呢?
  • 倚阁而望易繁华倚阁而望易繁华离绛|古言本来可以舒舒服服的当一名打工仔,奈何天要绝人之路,莫名其妙地把我劈到一个杀马特满天飞的地方,不过还好,好歹是个修复师,这不专门就是为我准备的嘛,可爱的票子们,等着姐姐来临幸你们吧。不过这位满头金毛的美蓝纸是来干嘛,“小鱼儿乖乖,把门儿开开,姐姐要进来,嘿嘿嘿~”“你再说一遍!”美蓝纸怒`皿?双手抱头,“我再也不调戏您了,你大人有大量~”后来有一天,一不小心就招惹了一大神,“这位帅锅锅,头发做的不错,搁哪染的,改明儿我也去染一个。”蓝发美蓝:这怕不是个智障,我还是快走吧!
  • 云起初落云起初落沁心水|古言狗血穿越了,还穿到一个身份低下的烧火丫鬟身上,没有金钱,没有地位,没有异能,没有金手指!怎么愉快地混异世?自古皇权中心多争斗,一心追求舒适自由生活的她偏偏被搅了进来,好吧,她只能努力自保罗。可谁能告诉她,天下间怎么会如此多武林高手?大白菜一样到处可见,害得她最引以为傲的现代武学在这里只有被虐的份。越虐越有劲,危机激发斗志,每一次挫折都是一个磨练,她一步步成长着,终于有一天她也有了强硬的翅膀,不惧风雨,翱翔于天地间。他出生于尊贵帝皇家,身份天差地别的两人本不会有任何交集。年少时相遇,几度生死相互扶持,患难真情显,问情深几许?万里江山不及她的笑靥如花。
  • 农家萌妃初长成农家萌妃初长成萌伊懵|古言【已完结】一道圣旨让她家破人亡,一次追杀让她隐居乡村。奈何弟弟想要读书,家里穷的揭不开锅,连唯一支柱也离世,唯有带着弟弟远走他乡。原以为自己可以从基层做起开一家酒楼,可谁知外公逼着自己学医、弟弟忙着为自己找夫婿,她笑着看着他们。“这位是我的恋人,太子殿下。”前有太子殿下,后有杀手大人,再来一个皇后娘娘,自己不仅离目标越来越远还搭上自己的性命。得以逃生她性情大变假装失忆,和自己最痛恨的人在一起,只为复仇。可偏偏在背后帮她的人竟是如此,“娘子,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宝宝们喜欢就收藏,自知笔力不够,有待加强,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