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2章

离幽仔细的看了落为卿几眼,发现落为卿似乎真的变得圆润了一些,这才放下了心。

两人又聊了几句,离幽便离开了凤卿宫,太医在汇报为卿的情况时,还顺嘴说了一句太后落宇的情况,似乎是身体不太舒服,她打算去看看。

落仙宫很安静,没有让守卫在外的侍卫通报,离幽进去之后便有些诧异的发现,这诺大的宫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只剩下淡淡的药香味,让离幽有着皱眉。

循着药味,离幽看到了躺在床榻之上正在休息的落宇,落宇一身白色素衣,长发披散在周围,清冷的神情竟然显得意外的柔和,让离幽再次感到诧异。

离幽走近床榻并坐在了床边,安静的看着落宇的睡容,久久不语。

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别的地方,正所谓风情万种,万种风情,而且一个人在不同人的眼中也是不同的,我们无法评判谁对谁错,更加无法确定我们此时此刻的永恒是否在下一刻就会发生变化。

离幽不懂自己对于落宇这种强烈的占有欲是因为什么,她知道自己只希望在他的眼神中看到自己,希望他的所有情绪都是因为自己,她对他的占有欲很无理,却又那么真实。

“咳咳……”落宇是嗓子不太舒服,咳嗽醒的,而在他睁眼的瞬间,便看到了离幽在自己眼前,惊讶之下猛地向后退去,头狠狠的撞在了床头上!

“痛!”落宇轻呼一声,有些狼狈的抚着自己的头,看着离幽的眼神有些哀怨,似乎是在埋怨离幽,为何突然出现吓唬自己。

“我看看。”离幽挥开落宇的手,倾身看向落宇手捂着的地方,在床榻间这种略微封闭的地方,两个人如此之近,彼此的气息缠绕在一起。

因为离幽查看的动作,落宇几乎是被困在了离幽的身前!

“你快让开,没事的。”落宇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推开了离幽,红着脸低着头不知所措的坐在那里。

离幽因为不查倒是被推开了一些,但更多是自己退了开,她看着落宇不知所措的模样,也说不出什么怪罪的话,只是轻轻的说道:“听说你受了风寒,好些了吗?”

“没关系,好很多了。”落宇回答的很快,想要掩饰他心里的不平静。

只不过越是如此,越是让离幽觉得他的紧张,不过离幽并没有逼迫落宇非要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向后退了一下身子,希望可以让落宇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

也许是离幽的体贴真的有了效果,落宇紧张的情绪也舒缓了不少,微微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离幽,幽儿来这里是做什么?难道只是关心自己的身体吗?

“为什么将宫侍都撤走了?”她刚才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没有一点生气,让她都觉得有些不舒服呢。

“太吵。”他想一个人静静,便撤去了所有人。

“你在生病,休息的话必须要有人伺候着,不许任性。”一句太吵就挥退了所有人,这样任性的做法实在是让人有些担心。

这次轮到落宇皱眉,清冷的眼神中多了不满的神色,“真的很吵。”

离幽在心中叹气,这样再次强调的落宇更像是个在任性的孩子,让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那换些人来服侍你可好?”生病就需要人照顾,如果没有人伺候她也是不会放心的。

“不用了,我没事。”落宇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段日子里他心思烦乱,总想一个人静静,就算是换了一些人来也是如此。

“没事就不要让自己生病,饿了吗,我让人去做些吃食吧。”离幽看了看时辰,想着落宇应该会饿了,便想起身去传宫侍,但尚未站起身,便被落宇拉住了衣角……

“怎么?”离幽疑惑的问道。

“啊,没事,你去吧。”落宇似乎自己也感到有些惊讶,快速的放开了离幽的衣角,摇头说着没事,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动作,刚才只是看到幽儿要走,反射性的就握住了她的衣角不想让她离开。

这些日子,除了处理一些战争的事,空闲的时间里,他总会时不时的就想到幽儿,想的自己心烦意乱,失了往日的冷静。

虽然觉得落宇的动作很是古怪,但离幽还是先让下人去准备吃食,吩咐完了还顺便带了一些糕点回来。

“先吃些糕点吧。”如此说着离幽很自然的捏着一块凉糕放在了落宇的嘴边。

落宇一愣,眨了眨眼睛,这种动作实在是太暧昧了,他犹豫着是要吃还是不吃呢?而察觉到落宇的犹豫,离幽也才惊觉自己动作的暧昧,却没有收回手,而是固执的看着落宇。

而落宇也看到了离幽坚持的眼神,心下微乱,想要拒绝却又觉得无法拒绝,犹豫了一下才轻轻的咬了一小口糕点。

有了第一口便有第二口,一块糕点在离幽的喂食下很快就吃完了,离幽深邃的眼眸中出现一抹笑意,带着一丝温柔的语气问道:“还想吃吗?再来一块可好?”

说着,离幽便又拿了一块糕点,如同上一块一般,一点点的喂落宇吃下。

糕点很好吃,但落宇几乎没有感觉到什么味道,只觉得很是紧张,呼吸都不敢太重,像是怕惊扰了什么一般。

不过即使如此,落宇还是感觉到了离幽的变化,那眼神中的暖意和语气中的温柔,让落宇有瞬间的迷惑……是自己的行为取悦了幽儿吗?

落宇不太确定,但想来想去却觉得很有可能是如此,而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想他们两人之间的相处也并不会很难。

上一章第161章
下一章第163章
同类热门
  • 青山相待,白云相爱青山相待,白云相爱笑敬轻风|古言云齐很惨,父兄遭人陷害,惨死战场,他身陷困境,却不得不隐忍伺机复仇。 白如柏很委屈,再见时,他从齐家少爷变成齐王殿下,身边还多了位娇俏的未婚妻。 当她决定离开时,他却又百般来撩 王爷,敢不敢撩完别跑?
  • 一世倾城:公子好帅一世倾城:公子好帅羽化清风|古言21世纪的花痴猫女夏月七遭人陷害,穿越到了古代的一个小婴儿的身上,可花痴的本性不改,六岁时便缠上了夜国太子,不惜死缠烂打也要靠近美男。不想竟阴沟里翻船,反被太子殿下吃干抹净了!呜呜呜,看在他颜值那么高的份上,夏月七表示,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吧。故事百分百宠文,请大家放心入坑了,么么哒(^з^)
  • 重生之弃妃要休夫重生之弃妃要休夫沈逸思|古言前世萧桢儿因为误会被打入冷宫,端妃带她出来,没想到在一次端妃陷害皇后计划出错而嫁祸于她,皇帝命令就地处死她百口莫辩。当她再次有机会回到三年前……她还在那座冷宫,端妃又一次写书信说要救她从冷宫出来时,有了前世含血带泪的经历让萧桢儿步步为营,为的便离开皇宫,开始新的人生。天涯何处无芳草!没有想到她却意外撞破皇后娘娘和皇上之间的秘史……还被神探韩大人注意到!逃跑计划可要泡汤了! 韩大人可是皇后娘娘的得力助手,不简单的人物吶!若是能为己用…… 似敌似友在两人之间展开。
  • 大清之仁孝皇后大清之仁孝皇后由宝儿|古言行走在历史的画卷,还原一段史实爱情。以康熙与赫舍里皇后的爱情为主线,书写大清入关后的第二位皇帝康熙的元后,孝诚仁皇后赫舍里氏的传奇人生。将这位历史上甚少被提及的皇后其短暂一生,呈献给读者。
  • 龙玥惊魂龙玥惊魂月夜星系|古言他“高丽国”的世子殿下,她大宋国丈大人的养女。她很爱他,可他却执意要寻找小时候的她,当一切真相大白时,她早已失去了记忆忘记了他,他要将她带走,可她却说,“我是你的弟媳,请殿下自重。”皇上寿辰上南宫琳玥凭着‘蝴蝶仙子舞’一舞倾城,皇上封她为月贵妃,翌日的封妃大典上唯独不见了主角,皇上暴怒,南宫琳玥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朕也要把你抓回来。*******************************却不知琳玥在逃婚途中落入了李怿的魔掌。李怿挑起琳玥的下鄂轻哼一声,“原来李希在乎的人是你,他越是在乎的人,我越是要毁掉。”琳玥恐惧的看着他一步步向后退......他邪媚的笑着欺身而上更是无情的撕毁她的衣服,在她身上留下他专属的痕迹......他夜夜折磨她只为了他心中多年的恨,却不知他的一颗心在慢慢沦陷......********************************一年后,李怿救了中毒的琳玥并挑断了琳玥的手筋,废去她的武功,让她忘记所有只为将她强留在身边。当李希再次找到琳玥的时候,她却和他的二弟李怿在一起。李希拉着琳玥的手说道:“琳儿跟我走。”哪知琳玥却甩开了李希的手,“我认识你吗?”他使劲摇着琳玥的双肩,“琳儿,我是李希,是你最爱的人,难道你忘了吗?”李怿笑着说道:“没想到世子殿下居然对你的弟媳感兴趣。”琳玥失忆了而且还嫁给了李怿,李希如雷轰顶,他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李怿突然大声对琳玥说道:“南儿,他就是挑断你手筋废去你武功之人,你快杀了他。”琳玥拿起剑就向李希刺去,李希见琳玥真的要杀他心如死灰,他没有还手,任琳玥的剑刺进他的胸膛,顿时血流如注,可李希苍白的脸上依旧保持笑容,能死在琳玥手上此生无憾......
  • 十斛绿珠十斛绿珠泣梓萱|古言“繁华事散遂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繁华落尽,人去楼空,唯有金谷园中的牡丹依旧静静地开落,没有丝毫的抱怨与非议,就像是那兀自赴死的绿珠。那崇绮楼上的绿珠,她是否也曾为爱争论错与对;那么美丽骄傲的她,或许也曾走过感情的千山万水。也许她恨过吧?也许她怨过吧?或者更多的只是不知所措,又或许从未有过……
  • 帝女的盛宴帝女的盛宴玉楼歌|古言钟离锦,盛嘉宁国侯府嫡女,襁褓时便被下利蛊百毒,舞勺之年华丽归来,一颦一笑的淡然间,竟是深藏颠覆百年家族的决绝。赫连瑾,盛嘉皇朝七皇子,谋朝局,搅风云,心怀七国丘壑。此生的醇厚温润却只许于了那一人。当她的豆蔻遇上他的冠礼,究竟是谁入了谁的局?帝之女,古域之子,重重地迷雾之下,又是谁在筹谋计算着这一切?(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凤回九天:国师大人太妖娆凤回九天:国师大人太妖娆林宋|古言她是闻名帝国的废物太子,懦弱成性,世人唾弃。 不成想一朝惨死,再睁开眼,她是代号“凤回”的暗夜杀手,惊才绝艳却为世不容。 当她变成“他”,灵脉重塑,术法全休,什么妖兽魔兽统统闪开,神兽在手,谁与争锋? 从此挡我者,杀!辱我者,杀!谁料到偶尔大发慈悲救错人,惹“祸”上身。 “本宫是太子,太子!莫非国师大人是断袖吗?” “你的易容戒,是我亲手做的,娘子,快过来吧。” {新文首发,女强一对一,宠文}
  • 烈焰囚心烈焰囚心晌午|古言作为一名上贡的物品,她该有自知之明的,可是耐不住对主人的那份好奇心,她偷偷地看了他一眼。于是,好奇心渐渐蔓延,有了长相厮守的心……
  • 萌宠妖妃:邪王,请回家萌宠妖妃:邪王,请回家忻南袜袜|古言某早上,安熙媛迈着小碎布,翻墙逃离摄政王府。“爱妃,起这么早,看来昨晚没有满足你,还有力气翻墙!”江忻辰扛起一脸懵逼的沈忻南往房间里走,扔到床上“既然昨晚没有满足你,现在也不晚!”赵忻南双手护胸“王爷,我错了。求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