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91游戏中心官网账号

第9444章  碎片

第二七八章岗村正德!
  陈琅琊眼神冰冷,这个老头,眼中贪婪的目光,崭露无遗,但是很显然,却也很忌惮,陈琅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却也不想被小泉静二这么盯着,收起轩辕剑,笑着道:
  “老前辈老当益壮,老骥伏枥,才是我辈之楷模啊。”
  笑容虽冷,陈琅琊跟小泉静二都是各怀鬼胎,彼此也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好了,既然你也已经没事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陈琅琊便是转身离开。
  “那我们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啊?大哥哥。”千岛泽兰冲着陈琅琊的背影喊道,俏脸之上,充满了欣喜之色,却也略带着一抹失落。
  “有缘自会相见。”陈琅琊回头笑道,旋即消失在街口的拐角处。
  “走吧,泽兰小姐,再不回去,老爷子该着急了。”小泉静二说道。
  “哦。”千岛泽兰望着陈琅琊离去的拐角,恋恋不舍的跟着小泉静二回去了。
  海港码头,一个妖冶的女人站在河岸边,长发随风飘动,脸色却冷如冰霜,甚至比这天气都要冷。神塔迅速的赶了过来,但是肩膀之上,却是带着一丝血迹,很显然之之前跟小泉静二交手的时候留下来的。
  “那家伙,坏了我们的事。”凯文金丝低沉着说道。
  “现在该怎么办?”神塔问道。
  “回去。如今有了前车之鉴,三凌社团不可能再将他们的千金大小姐暴漏在公众面前。这群日本狗的警惕性,从来都是很强的。而且很可能我们如今已经受到了山田组的通缉,赶快离开这里,一旦被军方或者政方的人抓住什么,更不好解释。三凌社团在东京的势力,绝对超乎我们的想象。”凯文金丝道。
  “那好吧。不过这个华夏人,我们迟早要找他算帐。”神塔冷声道。
  “那是当然,而且实力能够达到这等地步的人,必定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回去之后,我就要知道这个家伙的来路。”凯文金丝阴冷的说道,目光如刀。
  风清如水,月影倾斜。比起东北的天寒地冻,这里的确算得上是天气暖和了。陈琅琊手执轩辕剑,直接闯入了岗村家族,如今整个岗村家族,实力能够排的上数的人,只有家主岗村正德,岗村沐晨如今只剩下一条手臂,在陈琅琊的眼中,早已经不足为惧。
  但是这个仇,他必须要报,如果不是岗村沐晨,吕贺也不会变得失去了记忆,险些丢了性命,这半年的时间里,陈琅琊几乎倾尽了自己所有的能力,查阅了所有师傅留下来的医学典籍,但是都没能够让吕贺恢复记忆,这也将是他永远的遗憾。
  “岗村沐晨,出来受死。”陈琅琊一跃而进,坐在岗村沐晨家族的门楣之上,沉声喝道,顿时间整个岗村家族,都是从睡梦中惊醒,岗村沐晨更是脸色骤变,那道熟悉的声音,对他而言,就是梦魇一样的存在。
  “他怎么会来日本?”岗村沐晨下意识的颤抖着,喃喃道。
  岗村家族的人,全都是在第一时间冲了出去,岗村家族的家主岗村正德,更是一马当先的冲了出来,抬眼望去,陈琅琊正坐在自己家的,门庭之上,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这不是等于骑在人家脖子上拉屎吗?
  “你是谁?”岗村正德沉声道。
  “取你儿子狗命的人。”陈琅琊冷笑。
  “你是陈琅琊?”岗村正德怒不可遏的看着陈琅琊,虽然这个人给他的危机感很强,但是这个名字,却让他的心彻底颤抖起来,难以平静,自己的大儿子就是死在陈琅琊的手中,二儿子,更是被陈琅琊断去一臂,岗村正德对于陈琅琊的仇恨,又怎么能够不深呢?
  “天堂有路你不走,我正愁找不到机会去华夏呢,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那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今天我便叫你有来无回。”
  岗村正德无论如何也是日本有名的剑道宗师,他儿子的功夫,就是拜他所传,不过岗村正德却是已经十年没有动过武了,就是因为他答应过他死去的妻子,今生不再出手,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违背誓言了,杀害儿子的仇人就在眼前,岗村正德又怎么会无动于衷呢?他相信自己的妻子在天之灵也一定不会怪他的。
  “送死?哼,你还不够资格。”陈琅琊道。
  “怎么是他?”一个躲在人群之中的青年一脸震撼的看着陈琅琊,正是岗村幸田之,他总觉得这个人有些面熟,但是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二哥,就是这人将你的手臂斩断的?”岗村幸田之站在岗村沐晨身后低声道。
  岗村沐晨看了三弟一眼,面容阴沉的点点头,陈琅琊,就是这个家伙,如今他竟然自投罗网,虽然现在的他未必是陈琅琊的对手,但是有父亲在,岗村沐晨却是信心十足,而且还是在他岗村家,他自然是有恃无恐,只可惜,他的胆子,在当初已经被陈琅琊吓破了。
  “那这么说,大哥也是这个家伙杀的了?”岗村幸田之一脸愤怒的看着陈琅琊,怒火喷薄。
  “今天我就跟父亲一起为你跟大哥报仇。”
  说着岗村幸田之便是跑到了父亲身边,沉声道:
  “父亲,今日我便与你一起为大哥二哥报仇。”
  陈琅琊眼神一眨,竟然还有熟人?这个人正是当初自己在浙大的时候,暗中帮助陈周建赢了的日本人。没想到这些人还是一家子,真是缘分非浅啊。陈琅琊心中好笑。不过正好,他今天,便是准备大开杀戒。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加藤美奈子的关系,他绝对不会放过加藤家族剩下的那些人。陈琅琊对日本人向来是深恶痛绝,宁可错杀一百,不肯放过一个。
  “放肆,滚回去。”岗村正德沉声喝道,自己这个不争气的三儿子,是最无能的一个人了,就算是他大哥都比他强上不少,而且还好大喜功,不自量力,所以岗村正德才将他从华夏弄了回来。在华夏那种藏龙卧虎的地方,搞不好哪天儿子一旦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么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而且华夏人对日本人的手,那可是黑着呢。
  “今日,就由我这个父亲,来替儿子报仇吧。既然已经欺负到了家门口,那我就好好陪你玩玩。”
  岗村正德淡淡的说道,杀子之痛,比起切腹,都更让他心痛,对陈琅琊的恨意,可想而知。
  岗村正德缓缓拔出背后的武士刀。
  “刀名正典,乃日本武士刀排名第七,杀你,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