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言觅音传情两相宜

第34章 以后要做的事(1)

时间从来不为谁

暂停了前进

就像爱从来不曾

会风平浪静

——以后要做的事

林怀瑾的新歌开始录制,身为作词人的复苏也被邀请到了他的音乐公司陪录。说是陪录,但其实,这根本就是林怀瑾为了在复苏面前展现自己实力而寻的借口。

复苏当然心知肚明,他那自恋狂被她夸了一次后,总喜欢在她面前表现自己,还得意洋洋地问:“我帅吗,我棒吗,我厉不厉害……”

所幸今儿个当着那么多人,他不好腆着张脸朝她得瑟,但还是时不时冲她扬扬下巴、挑挑眉毛,一副“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傲娇模样。

不过在他的地盘,她还真的发现了他有那种癖好:他录歌之前要把鞋子脱了,连袜子都不穿,就踩着那44码的大脚来回晃悠。

晃到她面前的时候,他也不尴尬,还是那副对她不是很熟的样子。“我能邀请你合影吗?”

“那你能把鞋子穿上吗?”复苏小声提议。

“好,可以!”林怀瑾笑得爽朗,全场的人都笑了,大概是笑他非常听复苏的话。

复苏抿了抿嘴,不敢吱声。等到摄影师来了,她和林怀瑾站在一起,两人中间还隔着一条大大的缝。

摄影师忙不迭地指挥:“靠近一点儿,再近一点儿,好嘞!”

林怀瑾一身潮流的休闲服搭运动鞋;而复苏则是一身洁白的连衣裙中裙搭细跟鞋,两人身高般配,表情自然,好一对才子佳人!

于是,著名唱作歌手与他青睐的作词人有了第一张公开的合影。

而且他当晚还亲自发了微博,附上这张图片说:今天非常开心。

确实,林怀瑾今天是肉眼可见的开心,他录歌的时候神采飞扬,很多歌词都是一遍就过,而中场休息的时候,他也蹦蹦跳跳像只大马猴,还特地使唤助理刘汉三去订了那家很有名的下午茶点,并且大刀阔斧地挥了挥手——“我请客!”

等待下午茶送来的空档,复苏坐在茶几旁边的沙发休息,林怀瑾也在一旁让化妆师补妆。

化妆师Niancy正拿着刷子往他脸上定散粉,猝不及防,林怀瑾高声开唱,吓得她一个后仰,坐到了地上。

复苏以及在场的人都笑了,而肇事者还在边唱边笑,气得Niancy恨恨地在他后背抽了几下。“你老实点儿!今天像吃了兴奋剂一样!”

“他不是吃了兴奋剂,他是吃了希爱力!”一旁有个男助手调侃。

“希爱力是什么……”

“吃了希爱力,就会像他一样亢奋,不过你一个女人不懂的……”

除了复苏以外的几个人居然就这个话题聊上了,林怀瑾连忙摆手叫停。“嘿嘿!注意点儿,有人在这呢。”

“哎呦呦!看来今天有人要改邪归正了……”

“一边去!不然罚你加班。”林怀瑾发威了,把那几个人赶得远远的,只留下Niancy补妆。

Niancy比起那几个小伙子,稍微年长一些,属于少妇类型,美貌与风韵并存,看起来还挺赏心悦目的。复苏正看着她的时候,林怀瑾主动介绍说:“这是化妆师Niancy,一个跟在我身边最老的老油条。”

Niancy撅嘴娇嗔:“你想得罪化妆师?”

“哪敢?”林怀瑾看了看复苏,又笑了笑说:“刘汉三你认识了,他是我助理,还有那几个小崽子,也是助理,他们放肆惯了,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你可千万别当真。”

复苏自然不会当真,不过她觉得他的工作氛围还挺和谐,平时看他耀武扬威,其实他私底下并没什么大牌架子。

也难怪,他一进她家门就变成了奶狗。

傍晚她在做饭,他拿来了一个骄奢淫逸的大牌盒子,兴致勃勃地让她拆开,她把手往围裙上一抹,挑开丝带、打开盖子,一款红色的小号手提包映入眼帘,美是美了,可那奢侈程度让她咋舌。

“全球限量版,只有一个,开心吧!”林怀瑾得意洋洋地求表扬,指指自己的侧脸。“来,亲一下。”

她白了一眼,推开他,没好气说:“那都没人认识,背出去不跟假的一样?钱多没地方花,以后别买了!”

他邪魅一笑。“不如,你做我老婆吧,我的钱全部归你管!”

复苏腹诽:我管你个大头鬼!她去房间放下包,回厨房继续忙着洗菜炒菜,无意中说了一句:“你那么有钱,不如捐点钱给贫困人民吧。”

可林怀瑾当真了,他迅速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好啊!我都听你的。”

水龙头哗啦哗啦的响着,夏日的夕阳红红火火的映在窗帘,而她扎起了头发,戴上了围裙,正在为他洗手作羹汤……一种幸福的感觉在他心里油然而生,原先以为和她谈谈恋爱就会很满足了,但他这一刻想的却是:把她娶回家。

日子一天天过去,北方的炎热夏天已经露出了尾巴。林怀瑾听了复苏的建议,以自己的名义筹备了一个慈善基金会,成功捐建了一家孤儿院——槐树孤儿院。

为什么要叫槐树孤儿院呢?他回答复苏也是相当有理:“因为网友叫我们槐树CP啊!”

不仅如此,他家里新养的一条小泰迪也叫小槐树,甚至他以后养的每一条泰迪都必须叫这个名。

就在孤儿院正式动工的那一天,很多明星艺人都去了捐款,复苏也去了,她独自坐在树底下乘凉,可不一会儿,林怀瑾也走过来了。

她眼见有记者在附近,下意识的想离他远一点儿。

“怕什么,现在不还是追求阶段?难道就不让我跟你私底下培养一下感情?而且现在是公共场合。”他毫不畏惧。

“托你的福,我现在都快变成网红了,别人只关注我的私生活,不关注我的作品。”

“那就趁热打铁,把新书签售会办起来,要不要我空降助阵啊?”

“不用!”她一口拒绝,如果他去了现场,那岂不是乱成了一窝蜂,俨然变成他的个人演唱会。

林怀瑾笑得得意,朝她勾勾手指说:“大才女,给我的新公司取个名字,简洁而富有影响力的。”

复苏听到这个称呼有些诧异,以往听过很多人叫他“大才子”,可他今天,居然肯把这名号让给她?

“直接叫林怀瑾音乐公司就好了啊,谁不认识你?”她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那不行,太自恋了。”

你还知道自恋?复苏给了他一个眼神,口头答应说:“等我回去想一想。”

可林怀瑾这一等,就是小半个月,他忍不住去催,催了几回,可她都是没好气地答复:“急什么?一个好的名字哪有那么容易,你妈说你的名字翻了好几本黄页……”

好,他索性不管了,全心全意投入到他个人的音乐公司筹备计划中,哪怕开会的时候,员工提问公司叫什么名字,他也学她吼一声:“急什么……”

后来大家也不问了,一味的只称呼“新公司”,也直到林怀瑾快忘记这事的时候,他收到了她发来的信息:WJ。

“WJ”取怀瑾的英文翻译“with jin”的首字母,意思是:关于瑾、和瑾在一起……

全票通过!三个月后,林怀瑾和原来的唱片公司解约,正式成立了“WJ”音乐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