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星力手机游戏

第4358章 你是人吗? (36)

窦彬客的话说到这份上了,要是再不答应那就是太不识抬举了。窦局长的要求也并不过分,不就是要求窦书记见他十分钟吗?想到这里,李英果断的说道:“窦局长,我今天晚上就去我表弟家里,一定说服我的表弟接见你!”
  窦彬客一听心中大喜,脸上依然装出一副平淡的样子,对李英说道:“那好吧,李处长,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如果窦书记确实太忙,没有时间见我也没关系,我还可以另想办法嘛!”
  “窦局长,您放心,今天我就豁出去这张脸了,无论如何也要让我的表弟明天抽空见你一下。”
  “那好,这样的话呢,我就不找其他的人了,还是我们自己的同志办起事来要方便的多,有些事情是不能让过多的人知道的,不信任的人我是不会用他的。还有,你去窦书记家里也总不能空着手吧,现在时间还不是太晚,你去财务处领一笔钱,数目多少你看着办!”
  窦彬客又打又拉的终于让李英答应去找窦阳逸,望着李英走出去的背影,窦彬客的嘴角流露出不易觉察的笑容。
  窦彬客很清楚,如果李英去找窦阳逸的话,想必窦阳逸无论如何也不会驳了她的这个面子,接见自己到不一定,可是,让窦阳逸帮助自己引见一下穆国兴,这个事情倒是问题不大。
  窦彬客判断的一点也不错,第二天上午一上班,李英就来到了窦彬客的办公室,拿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他。
  “窦局长,确实是不好意思,你交代给我的任务,我没有完成。我表弟最近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他抽不出时间来和你见面,不过,我把你要求他接见的意思向他一讲,他就写了个条子,让我带给你!”
  窦彬客结果条子一看,上面写着寥寥几个字:下午三点钟去安江市委三号会客室,穆书记接见!落款是一个大大的窦字。
  这个结果倒是符合窦彬客的设想,笑着对李英说道:“李处长,辛苦你了!有窦书记这个条子,穆书记就会见我的,你也算是完成了你的任务。好了,你回去工作吧,我也要准备一下去安江了。”
  安江市烟草专卖局的局长杨书嘉正坐在办公室里欣赏着他一直很喜欢的粤剧名家蒋文瑞的《兰陵王》唱段,他的秘书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杨局长,省局窦局长来了!”
  话音刚落,窦彬客就出现在了杨书嘉的面前:“杨局长,好雅兴啊!”
  杨书嘉看到窦彬客没有任何先兆就出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条件反射般地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关掉了音响,迎了上去,满脸堆笑着伸出了双手:“窦局长,您来怎么也没有打个电话,我好去接您啊!”
  窦彬客也没有理他,对杨书嘉的秘书摆了摆手:“你先出去吧,我有事情要和杨局长谈!”
  窦彬客上上下下把杨书嘉打量了好一阵子,看的杨书嘉心里直发毛。杨书嘉知道,窦彬客今天是来者不善,不知道又挑出什么毛病来了,看这个架势这一顿批是免不了了。
  “杨书嘉,你的胆子可是真的够了大了,我问你,你为什么要隐瞒事实,欺骗领导?”
  窦彬客一坐在了杨书嘉的椅子上,劈头盖脸的就把杨书嘉给训了一顿。
  尽管这是在杨书嘉的办公室里,但是,窦彬客没让他坐下,杨书嘉也只能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做出一副小学生听课的样子,老老实实的接受窦彬客的训斥。
  对于窦彬客的工作作风,杨书嘉了解的很清楚。在窦彬客训人的时候,挨训的人千万不能解释,只有老老实实的听他训,才能让他的火快一点消下去,否则的话,窦彬客会不依不饶的继续他的训话。他最高的记录曾经不停的训了一个市局的局长三个小时,如果不是肚子饿了,他还会继续训下去的。
  果然,窦彬客接下来又训了杨书嘉大约有五分钟的样子,就停住了嘴巴,指了指面前的椅子:“坐吧,我看你的态度还老实,今天我也不再训你了,不过我可要警告你,这件事情要是处理不好,在我接受国家局的处分之前,我会先撤了你!”
  窦彬客边说边从包里掏出了安江市反诉状的复印件,扔到了杨书嘉的面前。
  “看看吧,你都干了些什么事情!”
  杨书嘉双手捧起了那份反诉状,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看着看着,腿不由得打起了哆嗦,继而手也颤抖了起来,生理上也出现了尿意。
  “窦局长,对安江市给我们开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下面的人根本就没有向我汇报过,我确实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如果我知道安江市已经掌握了这么多证据,您就是借我八个胆子,我也不敢向您隐瞒啊!”
  窦彬客也知道杨书嘉是在说假话,但这个时候他还不能揭穿他,因为接下来还有好多的事情要让他出面,甚至在国家局追查下来的时候也可以把他当做一个替罪羊抛出去。
  “杨局长,法院会因为你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不认定这些证据吗?这上面签字的人都是你们安江局的工作人员吧?这件事情法院只要稍稍的调查就会一清二楚的,你就是否认也否认不了的!”
  杨书嘉感到这一次自己是完蛋了,安江市掌握了这些证据,又提起了反诉,这就说明他们起诉安江市的官司是必输无疑的了。不仅如此,还要按照安江的反诉状提出来的事实和理由向安江市支付所有的罚款以及拆除临时码头的全部费用。
  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上面的人肯定会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的。而他杨书嘉就是一个最佳的替罪羊,杨书嘉想到这里,脑子里立即出现了他被撤职查办的画面。
  看到杨书嘉这副怂样,窦彬客觉得他的手段起作用了,换了一副脸色,说道:“书嘉啊,我一直很看重你,对你这几年的工作表现我也很满意,这次你怎么出这么大的纰漏呢,这让我在局党委会上很难为你讲话的,你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总得有人来承担责任吧?”
  杨书嘉额头冒出了豆粒大的汗珠,期期艾艾的说道:“窦局长,我是您的老部下,对您的指示我从来都是认真执行的,从没有半点违抗过,这一次我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还希望你能保一保我,只要能让我躲过了这一劫,从今后,我杨书嘉就是窦局长您的一条狗,您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如果杨书嘉平日里说这句话,窦彬客一定会很满意的,但现在是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的时候了,保住自己头上的乌纱帽才是最主要的,谁还有闲心再去多养一条狗啊!
  “唉书嘉啊,也不能这么讲话,我们都是国家干部,怎么能说是我的一条狗呢?看在你一贯努力工作的份上,这一次我就尽量再保一保你吧!能不能保住你,就要看你的运气了,不过为了我不在局党委会里被动,你必须要把这次事件的经过详详细细的写出来,并对此做出深刻的检讨!也许这样,才能让你逃过这一劫啊!”
  杨书嘉听后心中大喜,连声答应着,拿起一摞稿纸趴在茶几上一笔一划的写了起来。也幸亏他是中文专业毕业的,又经过多年的官场锻炼,写起这种东西来自然是毫不费力的,不到半个小时,一片洋洋洒洒千余字的检讨不像检讨,事实说明不像事实说明的材料就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