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计算机网络 天博体育馆网克罗地亚国家队

第4933章 要做我学生么?

时间就在这样朦胧之中慢慢地度过,三日过后,清晨的阳光透过云层,照射在大师兄的区域内,在金色阳光的掺杂之下,显得更加刺目。
   一个大石旁边,端坐着两道身影,那两道身影对视一眼,纷纷看出对方眼中无奈。
   火鲁斯撇嘴地看着手中的大锤,又看看身后完好无损的石头,哼哼道:“报复,这绝对是报复,大师兄准是不知在哪里找到一个这样的宝物,然后伪装成石头,让我们去砸,砸了三天啊!没日没夜,这破东西就像是传了盔甲似得,没反应啊!”
   气愤地火鲁斯握紧大锤,慢慢地抬起来,但是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显然,手中锤子的确如同大师兄所说,相当于小山丘的重量。
   握紧大锤的火鲁斯用尽力气,猛的朝着大石块挥出,伴随着咚的一声巨响,他整个人都被弹起,直接倒飞出去,许久之后张大嘴巴,怒骂道:“老子****祖宗……”
   楚叶满头黑线,他目光平静地望着火鲁斯,在刚刚那一瞬,他能够感受到四师兄爆发的力量,那一股力量,仅仅是挥出的气势,便让他心神紧绷。
   二十万的战力,仅仅是气势,便能够达到如此?
   他淡淡地扫过那大石块,心中一叹,结果仍是一样,三天之内,无论敲出多少下,那石块仍然是纹丝不动,甚至一丝印记都没有。
   “大师兄,你知不知你可是害苦了我了,还让小师弟也来受罪,大师兄你怎么那么狠心啊!”
   “大师兄,你躲到哪里去了,赶紧出来吧,我能够抬起大锤,也能够挥出,但是小师弟还小啊,他不能啊!”
   “大师兄,我知道你就在附近看着呢,你赶紧出来吧,你再不出来,老四我就把你的树木都烧了……”
   楚叶坐在一旁,听着火鲁斯一句接着一句的抱怨,他却是心有所思。
   他并非去触摸锤子,三天之内,他就一直坐在原地,看着火鲁斯每隔一段时间准时敲石头,心中慢慢地将大师兄的身影与之重叠。
   “可是直到今日,我依旧无法做到,不过这不可以怪我,也并非是我心神不静,反倒是因为,四师兄使用锤子的方法,和大师兄不一样!”
   他的目光之中闪烁,在他的眼中,似乎出现了一团迷雾,在那迷雾之中慢慢地勾勒出一道身影,那一道身影慢慢地与大师兄重叠,旋既很是轻松地拿起锤子,敲打在一块木头之上。
   随着时间的消逝,那木头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小,但是却闪闪发光。
   慢慢地,楚叶的目光越来越亮,他喃喃自语,道:“大师兄的锤子,挥动的十分有节奏,那一种节奏,我似乎在哪里听到,很熟悉,但是为何想不起?”
   他呆呆地望着,直到那身影消散,直到第二日清晨来临,当第二日的第一束阳光照射下的那一瞬,他猛的睁开眼睛。
   “那节奏是……心,是心的跳动!大师兄用锤子乃是用心在舞动!”
   这一刻,楚叶有了明悟,他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感受着自己的心跳,伴随着呼吸跳动,那有力的震动,似乎和那挥动的锤子慢慢地连接起来。
   大师兄的念,乃是炼,他想要自己的东西,他不去寻找别人所留,而是一切依靠自己炼出,这种道念,也算是创的分支,只不过比较局限而已。
   “大师兄先前所言,破锤子,新锤子,烂的不是我的锤子,而是你的眼睛,重的不是我的锤子,而是你的心!”
   “大师兄的锤子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大师兄想告诉我们,不要轻易相信自己的眼睛,比如他的锤子,实际上或许并没有烂,而是被我们看到的瞬间,遮盖了某处让我们无法看到而已。”
   楚叶闭着眼睛,他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在他的体内,那丹田之气正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开始自行压缩。
   火鲁斯也没有在意楚叶,他总之每隔一段时间便起来敲打一下石块,然后打坐修炼,然后再次敲打,总之一直保持这样。
   “大师兄说,重的不是他的锤子,而是我的心!这句话是要告诉我,要相信自己的心,你心中所想,便是你真正想要的,刻意去追求,你便会在意你刻意追求的东西,故而那东西在我的心里很重要,所以很重!”
   楚叶望着远处,目光中似乎升起一丝明悟,他喃喃道:“我同意大师兄的邀请,陪着他三个月,故而我希望能够竭尽所能地做好这三个月,故而这三个月的份量在我心中很重,所以这一切都变得重了。而大师兄又可以引导我们锤子的重要性,让锤子在我们心中变得更重!”
   楚叶的呼吸终于彻底平稳下来,他就坐在原地,在他的身边坐着火鲁斯,时间慢慢地过去。
   一日
   两日
   三日
   ……
   半个月时间眨眼而去,这一日,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在他的目光中,看不到一丝的波动,看到的只是静若死水,这一刻,他就像是一座大山,稳重无比。
   此刻的楚叶,他的目光幽静深邃,宛若度过百年一般。
   他看向面前的锤子,喃喃道:“大师兄,你的教诲我明白了,入定,入静,入镜,入微,你让我懂得了这些,现在我已经明白什么是入微。”
   他沉默许久,看向火鲁斯,道:“四师兄,半个月来,你可有收获?”
   “什么收获啊!你每天坐在那里,我没事就拿着锤子乱敲,不过他这里的东西都是稀奇古怪,没有一个我能够敲碎的,气死我了!”
   顿了一下,他看到楚叶的表情,忽然惊讶道:“哎,小师弟,我忽然想起,最后这几天,我的锤子的确变得轻松许多,以往我需要全力才能够挥动,可是最近这几天我竟然一只手就能够拿得动!奇怪……”
   楚叶微微一笑,淡淡道:“四师兄,这说明,你逐渐明白了,你的心重和你的锤子重的关系……”
   火鲁斯一脸迷茫,“什么意思?”
   楚叶淡淡一笑,伸出一只手,十分轻松地抓起地上的锤子,旋既在火鲁斯愕然地神色之中走到巨石旁边,随意地挥出。
   嘭!
   伴随着一声轻响,那巨石的一角,出现明显的白痕,这时,第二下也已经达到。
   第二下,巨石的一角,出现了一丝凹陷,虽然只是一丝,但是的确出现了,这让火鲁斯张大嘴巴,瞪着眼睛满脸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