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女皇风华

第一章 异世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

满屋子的古色古香不像是现代,现在还有人住在这么古典的地方吗。

我这是在哪里?

“女皇恕罪。”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惊慌而急切,但是掩盖不了其原本的沉稳有力,只不过一点也不像个女人。

“女皇恕罪。”

这是一群女人的声音,整齐但却同样的焦躁不安,仔细听也不难听出其中的畏惧,是在怕谁吗?

还有女皇是在叫我吗?

我抬眼向身边看去……

我首先看到的是站在床边,小厮装扮的两个男人,长的有些过分清秀。

目光下移,我看到了跪了一地的人,而且全部穿着古装,是臣子的装束。

古装!怎么会穿着古装,我只记得我进入孤儿院后山的一个山洞里,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难道我来到了拍摄现场,可是这一切也太不正常了。

可是如果这不是拍摄现场,又能是哪里?

那我现在是应该叫停还是继续配合他们演下去呢。

想到这里,我有些疑惑的看了离我最近的那个扮演小厮的男人一眼,他长的还真的不像是个男人呢,不过现代流行这种中性美,只是他们为什么演小厮呢?难道小厮是这部戏的主角?

我扫了小厮一眼,连带的也看到了他手里端着的一个特别像是古董的碗,那是假的吧。

“哐啷!”

我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碗掉到了地上,心想那一定是假的,一定是!

“啊,女皇恕罪,奴才不是有意的,女皇恕罪,女皇饶命……”那个小厮一副见到鬼的样子,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求饶。

我不是鬼吧,也应该没那么可怕吧,我的杀气掩藏的也很好啊,那是不是说这是剧情需要呢?

如果这是剧情需要,那我该怎么办?

唉,这我哪知道,这是哪个大导演竟然这么不负责啊,连台词都不告诉我就让我演,还是演女皇呢。

这不是纯心考验我的应变能力吗。

就随便说吧,反正说错的话,导演就会喊停的。

“哼,来人啊,将他拖出去,鞭刑20。”应该是很有气势的吧,我想他们既然那么怕这个女皇,那么这个女皇就应该是一个狠角色。

而我对于这种角色有着天生的热情。

“谢女皇不杀之恩,谢女皇不杀之恩……”本以为这次自己是死定了,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女皇怎么会饶了他,但是没想到女皇竟然只罚了他20鞭,是女皇的心情好还是他今天的运气好呢。

小厮一边谢恩一边被两个穿着戎装的女人押了出去。

女人!这又是一大发现啊,跪在地上的以穿着来看都应该是大臣吧,她们是女的,这侍卫也是女的,难道这是一场女儿国的戏,那还真是少见啊,我想这出戏要是上映了的话,一定会风靡全国的,现在的女孩子很多都很喜欢这种情节的。

“女皇?”另一个小厮,现在应该说是侍人吧,小心翼翼的叫着我。

“恩?”我挑眉看着他。

“女皇,明儿将……将药打翻了,月儿……月儿现在再去为您熬一碗来……”他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了,头低的不能再低了,声音好似都在颤抖。

看来这戏的演员都很不错,连个侍人都这么漂亮而且演技又这么完美,只是为什么会让我这个外行人来演这个女皇呢?

“去吧。”

“是。”自称月儿的小厮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熬药?难道是这个女皇有病了,可是面前这一大堆人是怎么回事呢,口里说着恕罪,应该是犯了什么错误吧。

“你,说说自己犯了什么罪?”我指着最前面的那个穿着官服的女人问道。

“女皇,微臣教子无方,惊扰了圣驾,罪该万死,但请女皇网开一面,绕了臣的儿子一命吧,臣万死不足以谢恩。”女人的声音有着难掩的沉痛,还真的很逼真。

听了这些话,我有些头痛,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台词了,我烦恼的抚了一些额头。

“痛!”怎么会这么痛,像被什么撞过一样。

“女皇,您没事吧,快去宣太医。”

“女皇恕罪。”

我这一喊痛,这个屋子就乱了起来,叫太医的我还明白,只是不知道这恕罪的声音怎么又想起来了,难道这伤和他们有关,或是说和这个大臣的儿子有关?

我仔细的想了想,这个罪魁祸首应该就是这个大臣的儿子吧,而这个大臣又地位很高或者是人缘很好,所以这一帮大臣就一同来帮他求情了。

如果剧情是这样的,我现在也能了解个大概了,只是我为什么会这的这么痛,难道导演为了逼真,真的在我的头上打了一下,不,这不可能,以我的警戒心怎么可能有人伤到我,还是说我这是在山洞的时候撞到的,啊,一切都乱了,而且,都这么长时间了,我难道就真的一句台词都没有说错吗,为什么现在还看不到导演喊停。

我四处的看了看,没有灯光师,没有摄影师,拍摄现场该有的东西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个很让人难以置信的想法,那就是这不是拍摄现场!

也不能怪我后知后觉,周围的人没有任何恶意的气息,我感觉不到任何的危险,在看到全是古装的情况下,我认为这是在拍戏也不为过。

……

“安静。”虽然知道事情可能已经不在我掌控的范围内了,但是我的声音依旧很平静,杀手就是要在任何的情况下都保持冷静的。

大家听到我的声音果然都安静下来了,看来这个女皇还是很有威信的。

“你,去拿镜子来。”我又指了指那个跪在地上求饶的大臣。

“是。”大臣看了看我,满脸绝望的拿了镜子递给我。

“……”我看着镜子里的我,震惊的无法言语!

这不是我!我可以肯定的说这个邪媚的不似凡人的脸绝对不是我的,或者说不是原来的我的!

我长的很平凡,平凡的适合当个杀手,因为利于隐藏!

可是,现在,看着这个面孔,我为何会感觉到莫名的熟悉呢?

好似,这张脸本就应该属于我!

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真的像小说中写的那样,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并且穿越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体里去了吗?

或者说我本就是这个世界的灵魂,现在只是魂归原体呢。

这是幸还是不幸?

是开始还是结束?

……

“女皇,微臣知道这次灵儿犯下的是滔天大罪,但是请您看在微臣一家世代忠良,为国尽忠的份上,就饶灵儿一命吧,赵家就剩下灵儿这一个孩子了啊,女皇,求您了,微臣一定会好好管教灵儿的,只要您放过灵儿,臣就让灵儿终生不得出府半步,闭门思过。”又是沉痛的求饶声,我的脑子也更痛了。

“够了,出去,你们都出去,我要休息,你们有什么事情等稍后再议。”我需要安静,我需要弄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不喜欢发生这种我无法掌握的情况。

“……是。”大臣们恭敬的向我行礼,然后退了出去。

大臣走后,我又看了看满屋子的侍人和侍卫,男的都是一幅柔弱的样子,女人都是侍卫装扮,真是麻烦啊。

“你们也都出去。”

“是。”

不久后,屋子里我能看到的所有的人就都出去了,但是杀手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屋子里仍旧有人,而且还是高手,并且不只一个人,从呼吸来判断应该是两个人吧。

感觉不到杀气,也就是说不是杀手,而且也没有什么恶意的气息,那么,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