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杂志 华纳集团

第7099章 雨夜渗透(三)

一辆超豪华的宾利轿车缓缓地使进了医院的大门,医院里的人纷纷的上来围观,说什么都有。郝霞刚好从新医院回来,她也是随着众人的目光看了看,然后走进了主楼,上楼梯来到了二楼的护士值班室,她推开了屋门,一看张露莹刚好在这里正在记录当天的日程,“小莹儿,忙着呢”,“哎呦,大姐来了,你坐吧,我这有医院刚发的茶叶,等我给你沏水”,“行了,你就别给我忙活儿了,哎,我问你,楼底下的那辆豪华的小轿车是谁的啊”,“是吗?还有人开车来咱们这医院”,张露莹抬头望窗户外看了看,“哎呦,这是谁啊,‘预拂青山一片石,与君连日醉壶觞’,来了个有钱的雇主,你不知道大姐,前两天副院长好跟我们说,咱们这医院的年年赔钱,让我们联系联系,看看谁认识有钱的人,让他来医院住院,住咱们这里的VIP病房,这话让我们听了都新鲜”,“好嘛,这医院都快成酒店了,我看这帮‘头’都穷疯了,咱们这是老医院,医院旁边住的都是退休的老职工,一个月就那么两千来块钱的退休费,还VIP病房,管报销吗?”,“不管”,张露莹随声笑着说道,“那就甭想这事了,要是想挣钱啊,就干脆把医院给卖了算了,炒房子,盖大楼,这挣钱!”,“哎呦,你以为他们不想呢,旁边的高干病房都拆了,听说有开发商盯上这块地了”,“是吗?唉!现在张嘴就是钱啊”,郝霞感慨道,“哎,对了,我问你,郝祥在这干的怎么样啊”,“还行吧,整天在食堂干活,一会儿就来送饭,不过啊,我想了想这事,大姐,我打算还是让她找潘蕊赶去”,“是吗?哎呦,小莹儿,你这话说的我心里去了,其实,我今天来啊,就是跟你说这个事,你姐夫孙鲍臻和‘三儿’整天为这个新冰场忙的啊,是不可开交的,不过还是忙不过来,所以你姐夫对我说,让我来找你一趟,我看你还是让郝祥去吧”,“嗯……”,张露莹点点头,刚要接着说,就在这个时候,护士值班室的屋门突然被打开,一个新到的小护士对张露莹说道,“护士长,副院长让你过去一趟,有个女的来医院看病”,“怎么了,又有急重病人”,“这女的病到不重,可是挺急的,非得要赶快住院,她还说跟你认识”,“跟我认识,谁啊?”,张露莹心中不解,于是,她跟这个护士急匆匆的来到了院长办公室。推开屋门,只见副院长正在跟一个打扮得十分时尚的年轻女士聊天,副院长见到张露莹来了,刚要给她介绍,但是没想到张露莹快步的来到了这个女孩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兴奋得说道,“潘蕊,你怎么来我们医院了,稀客,稀客啊”,潘蕊见到了张露莹也是喜出意外,其实她跟潘蕊也就见过一次面,还是上次在潘蕊把那套住房过户给郝祥的时候见过的,这一转眼就小一年没见了,不过两个人就像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显得是那么的亲切,“莹姐儿,你还是那么漂亮”,潘蕊看着张露莹笑着说道,“哪有啊,老多了,还是你好看,你看看这衣服,多漂亮啊”,“我也就是衣服好看,这人比你差远了”,“哎呀,我说错话了,该打嘴,不过你这脸色确实是不好,你病了?”,“对,她是有点儿不舒服,我刚才看了她的检查报告,她需要好好的休息休息”,这时候,副院长在旁边说道,“小莹儿啊,咱们这个VIP病房,你赶紧带人收拾好了,回头请潘小姐入住,知道吗?”,说着,他那一张支票递给了张露莹,“这是押金,交到住院部去”,“二十万”,张露莹手里拿着这张支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小莹儿,真没想到你还认识这样的财神奶奶,这下咱们医院可行了,年终奖金不愁了,你可得好好伺候她,最好让她住个一年半载的”,副院长小声的对张露莹说道,“莹姐儿,你们聊什么呢,你赶紧过来啊,我还没跟你聊够呢”,张露莹听了这话后,微微地对副院长笑了笑,“那就劳驾您去收拾房间去吧,我得好好的伺候人家”,“行,行,我去,你以后谁也别管,就伺候她一个就行了,那潘小姐,我先给你安排病房去,你们聊吧”,说着,他转身走了出去。见副院长走了,张露莹拉着潘蕊的手,“走吧,去护士值班室吧,今天郝祥的姐姐也正好来了,咱带你见见她去”,“是吗?我听他说过,走吧”,说着,俩个人站起身走出了院长办公室,“哎,你这是从哪来啊”,“刚从美国回来,我把爸爸的丧失刚办完……”,“那你要节哀啊,郝祥也经常跟我念叨这事,他说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对他特别好”,“可不是,我爸可喜欢他了”,“哎,那你是一个人开车来的”,“不是,是刘涌开的车,他是我司机”,“哦,‘三儿’啊,他人现在在哪?”,“听说找郝祥去了,哎,这就是你的值班室吧……”,“对,进来吧”,张露莹说着推开了屋门,“大姐,潘蕊来了,这是郝祥的姐姐,郝霞”,张露莹急忙给俩个人介绍到,“大姐你好啊”,潘蕊上前问候道,“哎呦,您就是潘总吧,我老听我们家老孙念叨您,说您年轻有为,怎么您今天到我们医院来了”,“哦,我有点儿不舒服,想到医院住几天”,“是吗?您到我们医院看病,那可真是给我们蓬荜生辉啊”,“哎呦,大姐,您说的太客气了,我什么也不是”,潘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可别这么说,我那个弟弟给你添了多少麻烦,哎,小莹儿,他人在哪呢?”,“在食堂呢,‘三儿’找他去了……”,
  “‘三儿’,我说你丫非得给我找点儿事儿,你才算是得意是吗?”,郝祥一边往餐车上码饭盒,一边对站在旁边的‘三儿’说道,“郝祥,谁给你找事啊,这是人家潘总要求来这看病,我有什么办法,我现在是吃着人家,人家说什么我就得听什么”,“唉!她人呢?现在在哪呢?”,“我刚才给她送到院长办公室里,估计一会儿莹姐儿就找她去了”,“啊,小莹儿一会儿找潘蕊去,俩个人别再在医院打起来”,“哎呦,至于吗?你想多了吧,为什么打啊,为你,你以为你是谁啊,整天觉得自己怪不错的”,“哎,‘三儿’,你现在牛掰了是吧,不是那会求着我不告你的时候啊”,“哎,急,又急了,说两句你不爱听的你就翻脸,得了,我跟你说点儿正事儿吧”,“什么事啊?”,“就是这开冰场的钱不够”,“不够?五百万还不够?”,“哎呦,郝祥,你别以为开个冰场那么简单,这开冰场,那跟你在什刹海那野冰不一样,你以为找块地方就行了,不是那么回事,要不然说你不懂呢”,“那你说说,是怎么回事”,“我跟你说吧,这些天我和你姐夫孙律师把这开冰场这买卖算是弄明白了,开冰场不难,关键是在哪开?”,“在哪开啊?”,“这一般来讲都得在那种大的商城里,现在这种地方那都是集购物,娱乐,休闲于一体的,综合的,你看看现在这商城里那基本上都有电影院,游乐场,还有什么养生吧,叫什么SPA的,什么都有,所以开冰场就得在商城里开,有人气”,郝祥听了“三儿”的话是连连点头,接着就听他又说道,“所以,我为什么说这钱不够啊,首先就是这商城的租金,这就是个大数,完了还有这设备,这制冷器是太贵了,一块20*40这么大块的冰面,就得要四个,特别是这夏天,就现在这时候,那天天都得开,要不然这冰就得裂口,就没法滑了,这还不算员工,电费,所以我跟你说啊,这钱吧……”,“三儿”说到这里是直撮牙花子,“不行的话,你再管潘蕊要点儿……”,“不行,不行,这可是真的张不开嘴,已经是够麻烦人家的了,哪能还管人家要钱啊”,“那这冰场开不了,这钱不够”,“想办法搓搓,要不然找人一起干,合伙?”,“也行,不过这事你最好还是找潘总说,反正你们做决定,我听你们的”,“行,回头我再找她说说”,就在他们俩个人正在聊着的时候,郝祥的手机响起,他一看是张露莹的电话号码,急忙接通说道,“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送餐,晚不了”,“什么啊,你让别人送吧,你上来一趟,潘蕊在我这儿呢,还有你姐也来了”,“是吗?那行,我这就过去”,说着,他挂上了电话,扭过脸儿来对“三儿”说道,“潘蕊来找小莹儿了,我得去护士值班室一趟,这么着,一会儿送餐的时间就到了,你帮我送送”,“嘿,我说有你这样的吗?”,“怎么了,不愿意,我给你说啊,这是刚才潘总让我告诉你的,怎么着,你去不去”,“行,郝祥,我跟你说吧,你也就是挤待我,有本事你挤待你媳妇,你敢吗?”,“三儿”瞥了郝祥一眼,愤愤的推着餐车走出了食堂。
  郝祥换上了衣服,从食堂一路小跑的来到了护士值班室,他推开了屋门,一看里面是好不热闹,她姐姐郝霞,小莹儿,潘蕊,还有孙鲍臻这时候也到了,几个人正聊得兴头上,“说这么呢,这么高兴”,“说你呢呗”,孙鲍臻拉了把椅子放到了他旁边,“来坐吧,怎么样啊,这段时间劳动改造的怎么样”,他的这句话是又把大家伙逗得是哄堂大笑,“这得问领导啊,是不是”,郝霞看了一眼张露莹,“少臭贫啊,你送餐了吗?这可要到点儿了”,“我让‘三儿’去了”,“嘿,你可真会使唤人啊”,“也让他劳动劳动,我看这些日子都胖了”,“怎么着,你嫉妒啊”,“我……”,郝祥这话没说出来,他看了一眼旁边的潘蕊,“我听‘三儿’说你病了,要到医院来住几天,疗养疗养”,“是啊,刚才做了检查,好几项都不合格,所以来医院住几天”,“那敢情好,怎么着,我给你来个小灶,怎么样”,“轮不上你,潘蕊现在是这医院的贵宾,就你那手艺,也好意思给人家做饭,我这正想呢,拿给你找个厨子去”,“不用了,莹姐儿,只要你能天天陪着我就行了,我喜欢跟你在一块”,“嘿,还真没看出来,你们俩个人还是一见如故”,坐在旁边的孙鲍臻说道,“相见恨晚啊”,潘蕊搂着张露莹说道,正在这时候,一个护士推开了屋门,“护士长,那个VIP病房已经收拾好了,潘小姐现在可以住了”,“那走吧,咱们看看去,郝祥,姐夫找你有事要说”,张露莹说着起身,带着潘蕊和郝霞一起走出了值班室去VIP病房了。郝祥看着她们几个人走了之后,扭头看了姐夫孙鲍臻一眼,“什么事啊?”,“好事啊,你熬出头了‘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小莹儿同意你去潘蕊那干了”,“是吗?”,“那可不,潘蕊为什么到这医院住啊,就是让小莹儿看着她,省得她起疑心呗”,“她那就是瞎操心”,“甭管是什么心,反正我现在跟你说,这开冰场的钱啊……”,“我知道,我知道,刚才‘三儿’跟我说了这事,反正是不能再管潘蕊要钱了,咱们的想想办法,不行找人合伙一块干,你说呢,姐夫”,“这也行,也是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