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新2手机官网

第2241章 熟悉又陌生的他

“叶云,你少给我整这些虚的,总之今天我就一句话,这门亲事我是一定要退的。叶梨已经不贞,我要她何用?今天看在你夫人的面子上,你和你女儿勾搭着做的那些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从今往后,我们再无往来。”
   萧炎很看不惯他不敢承认事实,事到如今,恐怕整个越泽大陆的人,都知道他叶云做出的好事了。他就算不承认,又能怎样?
   “不往来,就不往来。你当我稀罕哪?不就是一个狗屁王爷,什么东西?”叶云也是撕破脸了,不打算再与他客套,以至重修旧好。
   “叶云,好,这可是你说的。”萧炎把杯子一砸,站了起来,他说“去他家的库房,把本王给出的聘礼全都给我搬走。”
   “萧炎,你还要不要脸?”叶云一听,也是很生气,本来,萧炎的聘礼,他可以直接就给他的,可是,问题是,他现在给不出啊。
   那些聘礼,如今,已经有三分之一的聘礼被自己用完了。可这事怎么能跟他说?一旦说了,就坐实了他叶府已经穷了的罪名。
   萧炎本来是怒气冲天的,可他听到他的这话,脸上立刻就露出笑容出来,他说“叶云,你不想给,莫不是这聘礼,已经被你给花光了吧?”
   “你。”他说的是事实,他无从反驳。
   “也罢,也罢,谁让本王乐善好施呢?这区区聘礼本王还没放在眼里。算了算了,这聘礼就当是本王赏你的好了。”
   “萧炎,你放肆。”叶云被他的话气的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这是婚书,这是信物,请将本王的信物交还于本王。也好自行婚配,概不亏欠。”
   待萧炎离开许久之后,叶云胸口的怒火依旧不能平息。
   “老爷,消消气,咱们叶府家大业大,这事情总会过去的,不是吗?”
   “夫人,看样子这次老夫是不得不灭了这个玉海棠了。”叶云冷静的说道。
   “好,好,好,听你的,都听你的。”
   中午的时候,叶云有些无聊,就跑到街上去转悠。
   无意之中就听到了各种关于叶府已经山穷水尽的版本。
   有人说“你们不知道,现在的叶府,吃饭都只吃得起小强。”
   有人又说“这算什么?我还听说,叶府现在穷的天天卖女儿呢。”
   更有人说“这些算什么?我还听说,这个叶丞相已经穷到卖自己的飞剑了。你们还别不信,这剑现在就挂在城西老张头的当铺里呢。”
   。。
   众说纷纭。
   当然,这里面,有信以为真的,自然也有不信的。
   “不能吧,我前些天还看到叶府的那个叫翠香的丫鬟,她去城东的老金那里卖了几副金镯子,出手可大方了呢。你们说,她一个丫鬟,若不是主子给钱买东西,哪来的那么多银两去买那些个中看不中用的玩意?”
   “你别看不起人哪,我跟你说,这丫鬟有钱,并不代表就是她主子给的啊。萧王爷府上的有个叫作玉芝的姑娘,那长得也不怎么样吧?可是,她出嫁的时候,那出手,那叫一个阔绰。而那些钱正好就是她自己攒的私房钱。”
   “不能吧。说不定,这钱就是她偷的呢。”
   “我说你这人,内心怎么这么阴暗呢,活该单身。”
   “。。”
   “这丫鬟的钱怎么就不能是她自己的了?你还不知道吧,这王爷府上的老爷夫人们,给的赏钱最多。哪像那些小官小吏什么的?出手那叫一个寒酸。我都不好意思说。还有我跟你讲,这些丫鬟每月的月钱,说出来都可以把你给吓死。”
   “多少啊?”
   “每个月整整十两白银。这还不算,还有那些夫人暗地里赏赐的东西,若是算起来,都可以把你给吓死。”
   “。。”他被惊吓到了,久久不能说出话来。
   “还有,我跟你说,这大户人家的下人呢,衣服什么的全由府上一手包办,吃住什么的,也根本不用操心。这丫鬟又比不了仆人,平时最多也就买点胭脂水粉,开销也并不大,哪像那帮仆人还要出去喝些花酒什么的。所以,这肯定就能攒下一下钱了。”
   “这到也是。”
   “这女人哪,一辈子也就出嫁一次,肯定要风风光光,体体面面的。这穷苦人家的孩子,比不了大些大户的,再说,还是丫鬟出身,爹娘肯定都是不管嫁妆的事情。可毕竟要嫁过去啊,没有一份体面的嫁妆,这哪行啊?若是嫁过去之后,肯定要被婆家嫌弃的。”
   “对,对,对,你这倒是提醒我了。我是时候给自己啊闺女办份体面的嫁妆了。”
   又有一人插进来聊天,他说“你们知道吗?前些天这叶府的一个丫鬟要出嫁了。结果那个婆家的人,硬是没敢上门迎娶。”
   “有这等事啊?到底怎么回事?快说快说。”
   “可我就不明白了,这身世清白的人家,怎么会要迎娶一个已经卖身为奴的丫鬟呢?”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这丫鬟既然已经卖身为奴,那自然这一辈子都是这大户人家的人。丫鬟毕竟也是人,即便做了这奴才,她自然也在这个大户人家里建立起了一定的人脉,这普通人家,若是想在这个衙门里谋取个一官半职什么的,自然也就只能有求于这些丫鬟了。”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还有,这嫁丫鬟毕竟也是可以给大户人家长脸的事情,所以,一般情况下,只要这个丫鬟还算是有些深得老爷夫人的欢心,那她的婚事自然是体体面面,风风光光的。”他补充道。
   “你就别讲这些了,快点说,到底怎么回事?”
   “吉时已到,这叶府的丫鬟呢,被大家簇拥中出了门,在门口等候,可是,等了半天,硬是没等到新郎,倒是等来了退婚的媒婆。”
   “有这等事?”
   “怎么没有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越泽大陆,这样的事情可不少呢。”
   “可是,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被退婚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