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人 龙曳电竞官网

第1239章 血煞手段 (27)

潜龙大陆的每一座城市都死气沉沉,令狐凡从那些轮廓分明美感十足的建筑物上,能够感觉到潜龙技术文明的先进,但如今,除了偶尔飞过的悬浮车,奇QīsuU.сom书几乎每座建筑物里都是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靠近港口城市的潜龙人恐怕全都移居到神佑大陆了吧
  恶劣的自然环境,还有那昏暗黄的太阳,怎么看,这里像是地狱,而不是人类应该居住的地方,船上下来的几千名军人,按照命令要求坐上磁悬浮列车,向元煞势力区域赶去,这是令狐凡第一次乘坐这么先进的交通工具,仅仅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行驶了五百多公里。
  此时从窗外看去,元煞笼罩的城市距离这还有大概五十多公里,可是上面却命令剩下的距离需要步行,苛刻的命令让这些军人抽了口凉气,潜龙军人几乎没有进行过如此长距离的拉练,先进的科技水平让他们连自身修为都不去提高,比如那个中校,竟然连本命兽都没有。
  五十多公里,对于令狐凡这个大能来说没有什么,可是这几千名修为最高也只是三品使徒的潜龙军人,强行军完这五十多公里,恐怕累的气都上不来,还谈什么救人?
  还好上面人清楚知道潜龙军的能力,还是为这几千人准备了交通工具,等他们各自拆开配的箱子,令狐凡忍不住哑然失笑,竟然是神佑大陆产的自行车,潜龙军没有过多抱怨,在专人的示范下组装好后,几千人骑着自行车浩浩荡荡向灾难地赶去。
  这就是潜龙人调动驻守在神佑大陆军人的原因,这几千名士兵已经习惯操作神佑那些最原始的工具,自行车也只有他们会骑,令狐凡心里却更加迷惑,潜龙高层种种怪异的举动,让他更加奇怪元煞是真实身份。他看出来了,所有接近元煞的人除了身上的衣服,没有一件能够产生威胁的武器。
  一个半小时左右,自行车大军来到需要救援的城市,令狐凡也更近一步感受到元煞破坏力,狂风肆虐地蓝色电弧不断吞没每一座建筑物。城市里的人们惊恐的尖叫,却像拉磨的驴一样在原地打转,没有一个人直线奔跑逃离城市,还有的人抱着垃圾桶傻笑,也有人直接向远方的元煞奔去,消失在那肆虐地灰雾电弧后。
  几千名潜龙军看到这样的景象并没有感到奇怪,他们翻起领子,从下面取出一条黑色的布带,缠绕在头上。然后将上衣口袋的两个棒状纽扣拆下来塞进耳朵,一些准备工作完成后,他们毫不犹豫的冲进这座即将被破坏的城市。令狐凡看的一怔,他身上的衣服只是人形复制技能而来,可没有这两种工具。
  “队长,您怎么还不佩戴精神守护装置,这座城市已经被元煞侵占,只要入内就会产生幻象!”几年来一直跟在令狐凡身边的上士装备好自己后,看着没有动作地令狐凡奇怪问道。
  “走吧,冲!”令狐凡将上衣两个没有任何作用的棒状纽扣塞进耳朵,不等上士惊呼。他就冲入这座诡异的城市,精神入侵对于他这个拥有脑域地大能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影响,但令狐凡还是低估了元煞的力量。
  刚刚扑入里面,他看到眼前景象一变,竟然回到了前世隐居治疗的山谷,甚至看到了前世的父母,令狐凡几乎认为眼前就是真实的,但脑域却提醒他。这一切只不过是幻象,元煞的精神冲击竟然强到这种程度,如果不是他拥有脑域,绝对会被迷惑。
  “您怎么不受影响?”上士也跟着冲进来。他盯着令狐凡疑惑问道。精神守护装置最重要地就是他们衣领下那条黑带。这是最先进地军用物品。起初就是为了应付神佑大陆大能地一种方式。也是刚刚装备。所以潜龙平民并没有这个东西。
  “我天生精神力稳固。走吧。快去救人。”令狐凡随口编出一个谎话。不等上士追问。他就拉住身边几个或笑或大哭地潜龙人向区域外跑去。这些人一出这个区域。就立刻恢复正常。对自己做过什么事也非常清楚。感谢过令狐凡后他们就逃离这个恐怖地带。向最近地港口奔去。至于扔了满地地自行车。没有一个人认识。更别提骑了。
  再救了几个人。令狐凡看没人注意自己。就向那个布满蓝色电弧地灰雾潜去。他来潜龙大陆不是为了救人。而是找到潜龙人害怕地东西。看能不能利用这个东西阻止他们入侵天元大陆。然而……当他来到灰雾边缘。却失望了。因为二十米脑域范围内地灰雾无法看透。他根本不知道这些慢慢移动地灰雾后面有什么。
  难倒必需穿过灰雾才能知道元煞地秘密?令狐凡看着那些细密地蓝色电弧心中暗想。这时心灵警戒突然提示遭遇攻击。他脚下横移两步。就看到一束白光擦着刚刚站立地地方而过。令狐凡回头望去。就看一个失去心智地人双眼通红。手里拿着潜龙大陆特有地武器。
  还没等令狐凡解决他。预知未来地能力看到灰雾突然前进五六米。会将他包裹在里。一个瞬移躲过后。就看到灰雾吞没那束白光后。立刻突进五六米。白光就像提供它膨胀地力量。那个失去心智地人仍然将手里武器中地白光送入灰雾。原来他不是射击令狐凡。
  “队长……”不等赶来地上士喊出声。令狐凡也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潜龙上层不让他们带武器。因为这些都是为元煞提供能量。他立刻夺过失去心智人手中地武器。上士也赶过来扑倒那人。扛起来就往安全区域跑去。只是扫过令狐凡地目光中。却带有一丝深意。
  令狐凡知道上士已经怀疑自己了,但是让他焦虑地不是暴露,而是元煞后面到底有什么,这不断闪过蓝色弧光的灰雾到底会不会伤害到自己,因为心灵警戒和预知未来地能力,在这灰雾前面完全失去作用。除了能够观察到它的移动,竟然感受不到任何情况。
  灰雾缓慢的覆盖城市,在它面前令狐凡也一步步后退,八级的狂暴和剧毒性质的念力,在灰雾面前没有丝毫作用,每击念力都像打进海绵。不仅没有反馈,念力也被灰雾吞噬,他知道,就算自己深入里面,也会一样被吞噬。
  “小凡,回去吧,任何人都不能阻止元煞毁灭的步伐,这是潜龙人自己作地孽。”一道慈祥熟悉,让令狐凡倍感温馨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爷爷?您在哪里?掌控台上吗?”令狐凡微微激动轻声问道。他知道令狐言能够观察自己的言行。
  “是的,如果不是看到你对元煞这样好奇,还有那几道双属性念力。爷爷还不知道是你呢。”令狐言和蔼的声音继续在脑海里响起,令狐凡心中狂喜,他有太多疑问需要令狐言解释了。
  “元煞到底是什么东西?天风大陆是否和这里情况一样?还有,掌控为什么不和我们沟通,又是谁将我带来这个世界?这一切又是为什么?”从经历过的一切中,令狐凡感觉到,他来这个世界绝对不是偶然。|(
  “一下问那么多,让爷爷怎么回答呢?”令狐言哈哈一笑,继续说道:“有些问题我不便回答。上了琉璃峰自然会有人给你解释,掌控不能随意和大陆上地人沟通,爷爷现在都是违反规定,至于元煞,那是潜龙人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天风人和他们同样深受其害。”
  “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他们不能控制?”令狐凡听到这种说法,就以为元煞是潜龙人高技术文明创造出来的新式武器。
  “不能控制,这是大自然对他们的报复!高技术文明对自然界一味索取,却不知道脚下的土地在暗暗哭泣。当破坏超越那个临界点时,他们就要吃下自己创造的恶果,潜龙和天风大陆,已经完了。”
  令狐言语气沉重,这句话里的新鲜名词很多,不过,和东离交流过很多次的令狐凡能听懂,他立刻紧张问道。
  “这么说元煞会将整个潜龙大陆吞没,那神佑大陆。还有天元大陆呢?”
  问完这句话。令狐凡等了好久都没有听到令狐言地回复,心中立刻产生一个令人胆颤的想法。他颤声问道:“元煞会将整个世界吞没?”
  “老爷子创造的狂暴海啸和拔天巨岭可以阻止元煞侵入别地大陆,但是有人在这两个地方打开通道,不过就算元煞不能侵入别的大陆,潜龙和天风人,在新大陆上也会创造出新的元煞。”
  令狐言承认了他的说法,这个结果别说令狐凡,所有掌控岗那一刻知道后,也无法接受,他们都是普通人,这个世界同样有他们的亲人存在。
  而且,事实就像令狐言所说,潜龙和天风人能放弃自己拥有的高技术文明吗?习惯于先进生活方式的他们,只会将神佑和天元大陆,开辟成第二个潜龙和天风大陆,毁灭那是迟早的事。
  “难倒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令狐凡焦急问道,这个世界还有最亲的人,他不是什么仁慈地救世主,只想让自己的亲人平安生存下来。
  “答案在琉璃峰上,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你自己来寻找吧。”令狐言淡淡说出这句话后,就没了声息,任凭令狐凡怎么呼唤,也不说半句话。
  对于夺灵能够解决元煞这种说法,令狐凡还是报有怀疑的态度,如果说夺灵能够解决,八百年前成功的几位掌控今日面对元煞,为什么没有一点办法呢?那个老爷子创建仆神殿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冒充队长?”正在令狐凡思考的时候,上士警惕的走到他身边,令狐凡在灰雾前奇怪的举动,再联想到船上地种种表现,上士立刻明白,眼前的队长是假冒的。
  “知道元煞是怎么出来的吗?”令狐凡没有理会他的询问,指着灰色雾气淡淡问道,上士茫然的摇摇头,不过少了些许敌意。
  “就是你们潜龙人亲手缔造地!”令狐凡愤怒的吼道,上士大惊之下后退几步。这句话只让他明白了一点,前眼冒充队长的人不是潜龙人。
  “你……你究竟是谁?!”上士惊惧地看着令狐凡,目光闪烁地向地上那把令狐凡扔掉的武器看去,眼神中却充满了犹豫。
  “不用管我是谁,快点救人吧,这座城市地人全部救出去后。我需要见见你们的最高领。”令狐凡摇摇头,丝毫不在意上士内心挣扎的想法,他向那些失去心智的潜龙人飞去,澎湃的念力施展过后,好几百人在他念力携带下飞向安全区域。
  上士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想到了传说中的强,冒充队长的竟然是大能!当令狐凡把那几百人放到安全区域再次飞进来后,上士才反应过来,立刻进行救援。“老爷子。您满意吗?”潜龙大陆掌控台上的令狐言,恭敬地向凌空投射出的光影少年问道,这正是那个神秘的老爷子。
  “呵呵……这只是开始。斩去心中恶念救个把潜龙人不算什么,他真正需要面对地境况是,怎么样让潜龙和天风人摒弃自己的文明,人都有种享受性的习惯思维,换做是你,能扔下先进的悬浮车而改为步行吗?一两天可以,一两年甚至一辈子,心理承受能力较差的,精神都会崩溃。”
  “这的确很难。”令狐言想了想。慎重说道,心中不免为令狐凡暗暗担忧。
  “灭世对我来说很轻松,但就算新世界构建而成,聪明的人类还是能够壮大自己的文明,自毁那也是迟早的事,谁也不能阻止这种因果循环,就算我也不行。”
  少年侃侃而谈,就连虚幻地投影体也自然散出一种威势,这是一种掌控所有的自信。
  “那小凡怎么能够阻止呢?”令狐言立刻将心中的担忧挂在脸上。老爷子都没办法阻止,令狐凡当然更不可能了。
  “为什么要阻止?”少年反问,如星辰般璀璨的双眸中显现出无比的睿智,他淡淡一笑,说道:“刚才说过,这是因果循环,有因必有果,我也身在其中,道法自然。有谁能脱离这个桎梏呢?”
  看着深思的令狐言。少年微笑着摇摇头,光影体消失在掌控大殿。身在那个峰顶小亭中的他,手中依然拿杯鲜红的葡萄酒,璀璨的双眸遥望着雪域,喃喃自语:“我经历一元煞后才领悟道法自然,希望你不要步我地后尘,因为,这时候领悟太迟了……”
  令狐凡不再隐藏真实实力,这座城市的救援行动也很快完成,回程中,潜龙士兵看着他表情各不一样,有钦佩,有惊疑,自然也有警惕和敌视。
  令狐凡不会在乎这些复杂的目光,他需要找到潜龙人的领,让他们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当然,他不会阻止潜龙人入侵天元大陆,因为在元煞面前所有举动都是白痴行为,告诉潜龙人他们自己作的孽,也只能让他们产生此许懊恼罢了,令狐凡这么做是需要时间的缓冲,在潜龙人真正入侵天元前,将自己的亲人安全转移不要卷入这场无谓的战争中。
  救援任务的总指挥,那个中校眼神略带惊惧地看着眼前地少年,令狐凡已恢复成少年樵夫的模样,这个样貌对于潜龙军来说,已经深入人心。
  “实在抱歉,我不能答应您地要求。”中校拒绝了令狐凡面见潜龙大陆领的要求,这么一个人如果站在他们领面前,还有谁能阻止刺杀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们潜龙人的科技水平不是很高吗?难倒就没有办法安排一次相隔万里的会话?”令狐凡淡淡说道,如果能在龙一暴露航道之前见到潜龙领,他想信对方会因为自己劝说推迟对天元大陆的入侵。
  “请稍等,我需要请求一下。”中校犹豫的点点头,走到军线声讯装置前,将令狐凡的要求报告给上面,还特别说明的令狐凡的身份,他相信,上面一旦知道要求会面的,就是那个逃避中子卫星束十次打击的少年。办事的效率也会很快。
  中校不知道,他这样地举动差点为自己带来灾难,上面人得到消息的第一念头,就是怎么杀死这个少年,然而潜龙人武器装备最先进,威力最大的只有中子卫星束。这玩意都没效果,还能拿什么来攻击呢?最终还是亲身经历那件事的中将阻止这种无谓的举动,大部分人还是惧怕令狐凡的报复。
  没过多长时间,中校就接到上面地命令,带着令狐凡来到一个作战指挥室,眼前巨大的屏幕上是个六十多岁,精神矍铄的老人,潜龙人不注重修炼,但是在高技术条件下。对身体的保养却不次于修炼的人。
  “年青人……您要求见我有什么事吗?介绍一下自己,我是潜龙联邦主席化德泰”
  看到令狐凡年青的外表,化德泰张口就是习惯性的开场白。但突然意识到这少年的恐怖,拥有连中子卫星束都不惧怕的实力,真实年龄会有这么年青吗?
  “我刚刚从……辉煌城出来,见过那个叫做元煞地东西,你们只是一味躲避,知道它的来历吗?”令狐凡淡淡说道,对于屏幕中的化德泰没有多大地尊重之心,连自我介绍都免了,这是面对侵略应有的姿态。
  “您的意思是。您知道?”化德泰眼中闪过意外,试探性的问道。
  “元煞就是你们亲手制造出来的,却要天下人来陪你们共食恶果!”令狐凡冷声说道,化德泰脸色一变,事实他们的专家已经分析出,元煞就是人类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形成的,却没有想到这东西能吞食整个世界。
  “您有解决的办法吗?”化德泰面色平静,还算保持住了上位应有地姿态,不过问出这句话。那微微颤动的胡须就出卖了他。
  “狂暴海啸能阻止元煞,但是现在却有一条通道,只要弥补他就可以解决问题,夺灵你听说过吗?”令狐凡的话半真半假,这一切只为拖延潜龙人的入侵。
  “听说过,这是专为大能举行的盛典,不过潜龙大陆似乎没有人参加过。”化德泰脸上闪过愧疚之色,潜龙史清楚的记载这件事,可他们却享受于高技术放弃修炼。此时他也隐隐感觉到。解决问题的契机似乎就是夺灵。
  “如果想弥补狂暴海啸那条通道,必须有大能参加夺灵突破到掌控才能修补。但!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令狐凡话锋一转,略带愤怒的说道:“你们敢保证自己在神佑大陆不会创造出新地元煞吗?潜龙大陆已经毁在你们的手里,难倒还要把神佑大陆毁了?”
  “我们……”化德泰顿时语结,知道这种事情自己做不了主,就连元煞成生的原因解释给民众,大多数人也不会相信,所以,这根本就是个死结,除非下死命令,这绝对会引起骚乱。
  “我不反对你们迁移到神佑大陆,但是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再有不到一年时间,我就要去参加夺灵,之后会修补那条通道,到时候如果还让我看到你们利用现有的技术,别怪我抹杀所有潜龙人!”令狐凡平淡毫无感情的声音让所有人心中狂跳,这是**裸的威胁,事实令狐凡现在能做的,就是这种谎话连篇的威胁。
  但化德泰还真吃这一套,因为他们现有地技术杀不死令狐凡,他们要保命还得这少年夺灵成功修补通道,面对这种威胁他就考虑怎么让议会通过销毁先进文明地决议,其实这件事也并不难,只要将令狐凡在中子卫星束中“洗澡”,还有刚才对话的视频让议员看看,问题自然会解决,关键是那些习惯享受高档生活地潜龙民众。
  令狐凡才不会管他们怎么做,他相信今天的会面,就算潜龙人知道还有一个天元大陆,也会暂时放弃入侵,他们先得把内部问题解决掉。
  说完这些后,令狐凡就一个瞬移离开作战指挥室,跟随刚刚营救的那船潜龙人回到神佑大陆,刚刚感受到神佑大陆清新的空气,这船遭难的潜龙人立刻抛却愁眉苦脸的样子,一个个高声欢呼着。对于他们来说,这里无疑是天,靠港上岸后,看到神佑大陆落后的城市,大多数人眼里却又是鄙夷,强悍的军力已经让他们忘记。自己只是个流民。
  令狐凡在夜归城海港找到自己的船,见到谈继雄立刻下达了开船命令,那个被竞技场裁判严刑逼供可怜的少尉,令狐凡直接交给了一直跟着自己地上士,船离港的时候,令狐凡就看到夜归城里新起的建筑高楼,他暗暗摇头,让潜龙人放弃优越的生活,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潜龙人不敢监视令狐凡的动向。生怕惹地这位祖宗一怒,把潜龙人在神佑大陆的基业给毁了,事实令狐凡并没这样的能力。不过这趟潜龙大陆之行,还是让他改变了一些观点,明白该舍弃的就得舍弃,仆神殿那个神秘的老爷子都不管元煞,他当然也没有能力管。
  如果老爷子知道令狐凡竟然是以这种心态步入“道法自然”境界之初,绝对会哭笑不得,这还真是前人探路后人跟着走就行了,令狐凡身上是有自信这种心态气质,这也是亡命徒的本质。但他却没有自大到挥手间元煞消散的地步。
  令狐凡上船后就抓紧炼化流星坠,谈继雄也只是一心驾船没有打扰他,他相信,这趟潜龙之行的情况回到丹凤城后自然会说出来,不过从令狐凡沉重的脸色上,他还是感觉到一丝不妙,谈继雄还从来没有见过令狐凡这个样子。
  一路平安无事,一个多月地时间令狐凡终于回到东坪,与以前不同。如今的东坪城人人自危,令狐凡从小可那里得到消息,原来天风军已经开始进攻丹洲国,只是一次突袭还没有完成,又疾速撤军,令狐凡知道,对关键部位打击的计划成功了,但他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些都是徒劳。现在最大地敌人不是天风军。也不是潜龙人,而是元煞!
  但是他又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海魁去了天风大陆,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回来,天风大陆比潜龙大陆更近,却一直没有海魁消息,令狐凡知道肯定出事了。
  于是,他立刻披星戴月赶回丹凤城,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亲人后,就去天风大陆寻找海魁,令狐凡现在还不知道,天风大陆的元煞已经成什么规模,不过看天风军仓惶的样子,威胁应该不差于潜龙大陆。
  不仅东坪城,就连天元大陆最安全的地方丹凤城,人们也被笼罩在恐慌的气氛下,令狐凡回到凡昭商会的总部,所有人都在这里等待他,众人都知道,这次带回来的消息非常重要。
  “放弃丹洲国,让天风人进来,我们转移到别地地方。”
  令狐凡的开场白立刻吓到众人,眼下明明天风人都退了,为什么要放弃丹洲国呢?
  “小凡,你现在是令狐家主,放弃丹洲的命令我们会执行,但你也要给大家一个理由吧,是不是潜龙人快要入侵了?”
  丹洲皇帝林破天也来了,要放弃统治数千年的国度,他还真的不甘心,同样不甘心的还有慕容婉,没了丹洲国,慕容世家该怎么复兴呢?
  “你先说说神佑大陆那面是什么情况,难倒龙一将这条航道出卖给潜龙人了?”这是慕容婉最关心问题。
  “潜龙人暂时不知道这条航道,就算知道一时半会也过不来。”令狐凡回答道。
  “那我们为什么实行不抵抗政策,把丹洲国送给天风人呢?”林破天紧接着问道。
  “那是因为谁都不能避免这场浩劫!”令狐凡立刻将潜龙大陆的见闻,特别注重令狐言讲过的话,在场众人面色大变,谁都没有想到事情会严重到这个地步。
  “既然如此,放弃丹洲国我也没什么想法,但是如何应付这场浩劫呢,难倒真的和夺灵有关?”林破天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他提出地正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我不知道,爷爷只说答案在琉璃峰仆神殿,夺灵的时候自然会知道。”令狐凡摇摇头,心中却报有一点希望,因为这次夺灵是提前了十年举行的。
  就在众人沉思的时候,突然传来刀疤脸的惊叫声:“兄弟你怎么了?”令狐凡看去,就见头舵全身红。还能看到几丝热气,显然他的老毛病又犯了,这是头舵从小就落下的病根。
  令狐凡急忙走上前,轻轻摸了一下头舵有点烫手地额头,将现在地灵药全都灌入他口头,然后清心普善咒地流星坠贴上头舵的身体。
  头舵脸上地红色慢慢退下。热度也慢慢退去,就在令狐凡以为这两种手段起效时,却又现头舵的嘴唇紫,再摸额头已经不是滚烫,而是冰冷!这是怎么回事?
  “族长怎么办啊,最近他经常这样,我怕时间长了会对人体有损害!”刀疤脸焦急地看着令狐凡,后却没有更好的办法。令狐凡向旁边的三大宗主望去,“三位前辈也没有什么医治办法吗?”
  三人摇摇头。海静说道:“谁都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令狐凡却从这句话中听出些许含义,海静说的不是“病症”,而是“问题”。那么头舵身体忽冷忽热的现象根本就不是病,那会是什么?
  “三位前辈知道什么吗?”令狐凡紧追着问道,还没等三人回答,大殿内突然闪过一道耀眼的光芒,一个人影光影就出现在众人面前,正是“老爷子”。
  “参见老爷子!”三个宗主立刻向光影体跪下,在场也只有他们认识这位仆神殿的主宰,除了知情人,所有人听到“老爷子”这个称呼。脸上都显现出古怪的样子,这么个年青人怎么会被人称为“老爷子”呢?
  “你们三个起来吧,辛苦你们了。”光影体少年右手虚抬,三位宗主不敢违抗急忙起身,却还是恭敬的微微低。
  “你……”令狐凡看到这个和自己一样年青地人,心中同样无法接受这就是那个神秘的老爷子,不过一想到这个修为的人都不能以外貌判定,他就要俯行礼,却被一道无形地力量阻止。
  “你我之间不用客气。怎么样?这趟潜龙之行一定有了收获吗?”老爷子微笑说道,就算是光影体,那对眼眸还是璀璨无比。
  “我……”令狐凡刚要提出自己的疑问,还没说出来就被老爷子阻止。
  “仆神殿无力阻止元煞,夺灵是一个真正的契机,想要救你的亲人,就在夺灵上努力吧。”老爷子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立刻回答道。
  令狐凡点点头,他相信这位仆神殿的主宰不会欺骗人。指了指地上的头舵说道:“他……”
  “我这趟来就是为了他。放心吧,夺灵的时候你们自然会见到他。”老爷子还是没有让他说出来。右手一挥,浑身冰冷躺在地上的头舵就消失不见,所有人心中大惊,这是什么力量,竟然可是这种帮助别人瞬移。
  令狐凡却有点明悟,如果他拥有掌控的实力,然后脑域更大一点,或许也可以做到,面对这个突然出现地老爷子,令狐凡还有诸多疑问,但还是没等他说话,又被打断了。
  “有什么问题来到琉璃峰提吧,我等着你的到来。”老爷子说完这句话后,光影身体就消失在原地,令狐凡张着嘴半天没说出话,从头到尾他只说出“你我他”三个字,最想知道的问题却没有得到答案。
  愣了半天神的人们立刻围住三个宗主问东问西,当知道这光影体少年就是仆神殿的主宰时,一个个目瞪口呆,令狐凡却在想一个问题,头舵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吗?老爷子亲自来接下去琉璃峰。
  然而现在没有多少时间让他考虑这个问题,一个审判的探子踏入大殿,跪在令狐凡面前,汇报道:“禀告领,天风人又从拔天巨岭运出许多武器,预计最多半个月,他们又会进攻丹洲境内。”
  这个消息对于令狐凡来说不好不坏,已经准备舍弃丹洲国的他,当然不会在意天风人的再次进攻,令狐凡现在担忧地是海魁的安危,他眉头微皱想了想,说道。
  “撤回所有探子,在丹凤城郊集结等候命令!”
  “是!”探子应声后就退出大殿。
  “小凡,说出你的最终决定吧!”林破天盯着令狐凡说道。
  “所有人暂时撤到神农架,就算潜龙人入侵天元,也不会在意神农架那种地方,你们在那里等待,我去厄尔沁草原会会天风人的领,找到海前辈后我和罗氏大能直接去琉璃峰,夺灵,就是我们最后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