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英文图书 飞速体育在线

第2493章 航海家哥伦布

顾清扬看着这个年约五岁的幼童,与夏锦三分相似的面貌心中便有了成算,只怕这孩子便是自己的儿子了,顾清扬刚想上前上演上场父慈子孝的认亲画面,却被木梓先一步拦在前面。
   只见他恭敬站在宝儿的身侧冲着顾清扬介绍道,“顾公子,这便是我家小公子,也是这一品轩的小主子!”
   说完便恭敬的退到宝儿与夏锦身后,生怕自己再站在那里会惹了某人不高兴。
   这下顾清扬更是惊异异常,他本来以为这一品轩的小主子会是夏锦,只是碍与女子身份才让人传话说是小公子的,没想到竟真是一个孩子。
   他刚刚好像听到这孩子叫夏锦娘亲了,那他便是自己的儿子了,自己的儿子竟是这一品轩的小主子,这对顾清扬来说不可谓不是一个意外之喜,这一品轩他今日可算见识到了,这里面的各色糕点可不是你有钱就能买得到的。
   而且这一品轩好似不只大兴镇有,就他知道的这一品轩的分铺就有十几家,若是夏锦真舍得将这一品轩给笑儿,那不就等于是顾家的了吗?就算以后没有这璃琉厂,又何愁着顾家不能飞黄腾达恢复往年风采。
   顾清扬现下是越发坚定了要把宝儿哄回顾家的决心了,这不单单只是继承香火的问题还关乎着顾家的以后。
   顾清扬舔着脸在桌边坐下,一脸慈爱的看着宝儿,“笑儿,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爹爹啊!”
   小家伙搂着夏锦的脖子坐在她怀中,听到顾清扬的话不免抬头看了他一眼,复又扭头去看小木,小木也是一脸笑意的看着他,只是这笑容要比顾清扬那伪装的慈爱看起来舒服的多。
   小家伙小手一指,指向小木道,“我爹爹在这!”
   小木给宝儿一个夸奖的眼神,小家伙得到他小木爹爹的夸奖那一脸得意的样,让夏锦不忍直视,而且这两家伙就不能把话说的明白点吗?难道不觉得这样败坏她的名声很可耻吗?
   叫自己娘亲又说小木是他爹爹,这让人家怎么想,夏锦白了小木一眼,孩子不懂事你也跟着瞎起什么哄!
   不过看顾清扬那吃瘪的样夏锦也很开心就是了,便不与这两人计较了。
   顾清扬见宝儿叫小木爹爹一时不淡定了,瞪着夏锦质问道,“夏小姐这是什么意思,笑儿是我顾家的血脉,夏小姐怎么可以让他叫外人做爹爹?”
   “什么外人内人的,宝儿本就是我们的孩子与你顾家何干?顾公子一再骚扰他们母子意欲何为?”锦儿可是他的宝贝他都没舍得对她大声说过话,何是轮到他来对她大呼小叫了,若不是锦儿在桌下扯着他衣袖的那只手,小木恨不得一脚将这人从这踹出去。
   反手一转将夏锦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纳入手中,这才使得小木的怒气渐消,左手拉着夏锦的右手在桌下轻轻揉捏,夏锦偷偷白了他一眼,瞧着夏锦耳阔染上淡淡的红晕,小木心中更是乐开了花。
   这小木平时嘻嘻哈哈惯了到不觉得,但是必竟是出生在权贵之家,这隐藏在骨子深处的贵气还是不容忽略了,顾清扬也注意到了小木的气质变化,一时之间也不敢小瞧了此人。
   但是想到要回孩子后的好处,顾清扬也不愿意轻易放手,攥紧藏在袖中的手,给自己打气,“这位公子说笑了,笑儿明明就于在下嫡妻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怎么可能是您的孩子,我顾家一脉单传就靠着笑儿传承香火,您可别和在下开这种玩笑!”
   “哼,像你家娘子便是你的孩子了,难道宝儿不像锦儿吗?真是荒唐,若是宝儿真是你家孩子为何不在夏家而是在这里,单凭一个相貌能说明什么?这世上相像之人多了去了!”小木的一身不怒自威的气质压得顾清扬喘不过气。
   但他认定宝儿是他的儿子不会错,来之前他便打听清楚了,以夏锦的年纪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孩子,而且随着夏家生意越做越大,这镇上的人都知道夏锦身边的孩子是受人所托收养的义子,而这孩子不仅与自己的孩子相近,还与清娘如此相像,不可能会错的。
   “公子玩笑了,夏小姐如此年纪断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孩子,而且这大兴镇谁不知道这孩子是夏小姐的义子。至于笑儿何至于到了夏家,顾某只能说当年因为岳父大人对我有点误会才将这孩子给带走的,我也是多方打听才知道这孩子便是被夏小姐养在身边了。”
   若是不相干的人道是会认为他这翻话合情合理,反而这夏锦的师父不通情理,一点误会便强行带走人家的子嗣。
   可是夏锦不仅知道这事情的原委,甚至有些事她知道的比顾清扬还要多、还要透彻,对于他这种胆小怕事,又喜欢背后编排人的做法相当不耻。
   “哦,那你是一口咬定宝儿是你的孩子了,不知可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呢?”小木此话一出便被夏锦狠狠瞪了一眼,他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他能拿出证据便要承认宝儿是他的孩子被他带回顾家不成?
   小木示意她稍安勿躁,这平时挺通透伶俐的人,偏偏遇到宝儿的事,就失了原先的冷静和睿智,看来真是关心则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锦儿也能为他这样。
   “这……这……”顾清扬一时为难在那里,这孩子生下来他都没看过一眼,直到岳父带他走的时候才见过一面,现在他哪知道孩子身上有什么特征,让他还从哪能拿出什么证据!
   唯一能证明的便是这容貌,可是现在偏偏这容貌也完全做不得数,这夏锦与清娘本就长得十分相似,若是说宝儿长得像清娘,那也可以说他长得像夏锦。而清娘都过世三年多了,相反这夏锦却活生生的就在眼前,这怎么比优势也不在自己这边。
   更何况这孩子这些年本来就养在夏锦身边,看着他们那亲昵的样子,只怕孩子的心也不会向着自己,顾清扬越想越觉得希望渺茫。
   夏锦抱着宝儿看着这两个人周旋,虽不知道小木打的什么主意,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他。
   “顾公子既然不能证明宝儿是你的孩子,今日这番荒唐言词又是为哪般?莫不是真当我们好欺负不成?顾公子要是给不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在下少不得要请顾公子去县衙坐坐,请县太爷来为我们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