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0章 【番外】翻笔记本子的声音

花西家成了办公点外加员工宿舍、员工食堂。

(员工食堂这个说法要看谁在做菜了。如果是磨叽的话……)

花西搬来一堆以往的考卷和笔记本,堆在沙发上,不断地翻页,拍摄视频,翻页,拍摄视频,“安静、安静。”

来蹭饭的健忘的作者君歪着头,斜着看向花西的方向,双目呆滞。

“把翻书的声音录成音频,给粉丝当助眠音用。”花西补充。

其实,作者君不是疑问花西在干嘛,也不是被大家的外貌所吸引,天天看都习惯了。

主要是因为太久不更新,忘记了大家的名字,太久没有来找同学们玩。

(大哥,你上次更新是十个月以前啊,旁白说,要等到哥姐们几个高中毕业再更新么?)

“我忘记那个在炸厨房的家伙名字叫什么来着?来来来,忙完大家把昵称都改成自己名字好了。请拿出你们的小手机~”平时都是用聊天软件沟通工作和学习的,作者君只对昵称比较熟悉。

作者君今天是来蹭饭的(观看磨叽炸厨房,食堂变化学实验室)

大家应该是习惯了作者君的健忘,就像花西经常忘记自己写的歌词一样,没什么特别。

笑什么啊,问你小学同学叫什么名字还记得吗?什么啊?你就是小学生啊?当我没说。

(作者君请对衣食父母保持良好的态度)

傲娇作者君绝不低头,我只是看肚子上的肥肉肉又厚了多少,才不是低头!

金鱼坐在单人沙发上,腿太长,像一个大孩子摔坐在了纸箱里(划掉重写:像一个十几岁孩子坐在三岁孩子的洗澡盆里)

要是厂商知道他把刚拿到的手机拆了,不知道下次还会不会找他做代言。只要能够提高产品销售量,改进一下有什么不行呢。总不能和销售量过不去吧。

(小朋友千万不要模仿,大朋友也不要乱拆,没事儿谁拆手机啊?也就只有你会了)

(金鱼的手机都是自己修的,尽管平时会被夸厉害,他都会说动不动就坏掉的手机还有买的必要么?)

金鱼最近一直忙于一个课题“发明可以完美替代塑料制品的东西”何止热爱数理化!通常他都会一个人做几件事情,用他的原话来说就是:几件事一起做省时间,来回切换,就是休息。

“你说,把我做饭的过程录成音频给粉丝当助眠音会怎么样?”如果让磨叽去食堂打菜,她都要把一锅菜倒给打饭的童鞋,老板要赔本了。这怎么行?

“会失眠。”金鱼拆完了手机,开始设计图纸。

想象一下磨叽围着围兜(实验室白大褂)汤锅(酒精灯和加热管)咕嘟咕嘟冒着泡,这画面。

请问实验室能够加热的器皿有哪些?快回答,五四三二一!答错了要喝磨叽煮的汤!

磨叽像戴着电焊面具(怕油溅出来)在化学实验室煮施了魔法的汤(考试必挂!)

括号里的旁白你不要为所欲为噢,我跟你讲。

(考试必挂红灯笼,张灯结彩,科科满分!)

这还差不多。

这汤锅也是这几个小伙代言的。

煤气灶、排油烟机也是几个小伙代言的。

看这架势,随时都可能会发出砰地一声。冒烟。

金鱼抬起眼皮的力气都不想用,“什么时候开始做锅子耐用性测试的工作了?”笔尖在图纸上滑动,虽然每次一要有不好吃的东西,金鱼都吃勉为其难吃下去了,还要说:我就是不想浪费而已。

“我看应该把你写成一部小说的主角,起名字叫,手机修理店的老板是个学霸。或者叫重生之我的学霸同桌是数码大佬。然后把磨叽写成我的经纪人是个大厨。”录完视频,花西也没闲着,唇枪舌剑是家常便饭的。

糖球披着毯子,拽着扫帚闪现,“和我一起来习武啊少年!”

“啊呀~我年纪大得都可以做你阿姨了,老骨头怎么练习武术啊。”作者君瘫坐在地上,被一堆纸稿包围。

“今天整理不好稿子,我就不吃鸡翅膀!”作者君一边说,一边抓起鸡翅膀啃了起来。

花姐说过:苦劳毫无价值,一定要有价值,在成为一个不可取代的人之前,任何诉苦和自怜都是浪费时间的废话。

这次更新番外是来感谢衣食父母的推荐票。不多说了,感谢都在作家说里了。一口闷了这锅磨叽煮的汤!哎,读者你别走啊!读者!哎!

作者君已经在偷偷点外卖了。

“抓到!”磨叽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作者君背后的。

“啊,表这样啊!天天跟着花西学外语,跟着糖球追剧,跟着花姐打卡五点起床,还要交员工读书笔记!金鱼的数理化我是学不了了,背诵几条法条,我的头发就又少了一些。再喝了这十全大补汤怕是会一睡不起啊。那可如何是好。”作者君被磨叽追赶着,满屋子跑。

一打开自己代言的电视,接着是自己代言的广告界面,紧接着自己参演的影片,又看到自己配音的动画,花西叹了一口气,低着头看手机,软件首页又是自己参加的活动的页面,点击又转到代言产品的链接,“噢喔~”露出厌倦自己的表情。单凭花西的收入已经够养活公司上上下下的员工了。

“我不喝,我不喝。”

“就一口,就一口。”

“你自己先喝!”

“我,我不敢……”

“你都不敢喝,你自己煮哒。”

天才经纪人追赶我一个穷苦作家逼着我喝汤啊,“啊呀,我的稿子,我的命啊!”纸稿飘了一地。

“我来采访一下,下一次更新不会要到我大学毕业吧?”磨叽用汤勺做麦克风用。

“那也不是没可能。万一你跳级呢?”作者君跑不动了,撑着墙靠着,盼望着自己会穿墙术。

(虽然十个月没有更新新章节,中间稿子屯了一堆,但是可没少来员工宿舍蹭吃蹭喝)

“老花说我用电脑和手机码子质量太差,让我用纸稿写。”再不行就要写信,用毛笔、电报机打稿子了。敲敲敲,磨墨的时候,可以多思考思考。

老花就是花姐,老板不说话的时候严肃得很可怕。

“到底翻笔记本好还是试卷好呢?”花西为了粉丝的学业操心,谁让粉丝的家长们排队买了花西推荐的练习册,不能让粉丝为了追星不好好读书啊。

“到底是打字好,还是手写好呢?这是一个难题。”作者君拿起手机,又合上电脑,拿出本子,又把笔放下。

“两个都翻,打字发布,同时备份,手写整理思路,同时手稿保存。”金鱼双手背在头后边,躺在沙发上打瞌睡,身边放着画了一半的图纸。

“啊呀!我把糖当盐撒到汤里了!”磨叽倒退着从厨房区出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复仇之女: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复仇之女: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小猫的泡泡|现言上一世,她被最宠爱的妹妹亲手推下深渊,这一世,小三带着她的女儿还想虐她无度?笑话!看她怎么花样百出地虐回去!明明很有主见,为嘛碰上他这个外表一幅翩翩君子骨子是个无赖的人就头痛?
  • 趁我喜欢你,请别错过我趁我喜欢你,请别错过我懒桔不懒|现言自从八年前父母去世,我的人生就只剩两件事。一是,撕破温睿伪善的嘴脸;二是,折腾的他全家鸡犬不宁。我砸过他的车;烧过他的别墅;驱逐过他的女朋友;还在他的食物里加过料,害他险些丧命…他却轻拍我的小脑袋,宠溺的说:“你开心就好!”我们相依为命,他宠我入骨,我恨他至髓。本以为日子会这么一直的纠缠下去,未曾想有一天,命运的轨迹,竟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
  • 隐婚影帝求离婚隐婚影帝求离婚翌劫|现言他是她的初恋,她是他的隐婚妻子。 不爱了?丫头,我对你爱得深处而无法言说。 我不嫁了!寂寞的心,需要的不是语言,而是另一个懂你的心。 影帝隐婚,为了事业,妻子身为编剧和制片人,对不起,剧组里面,你的一切我都照收。
  • 如果当时我们在一起如果当时我们在一起闲寂无言|现言记得当时年纪小,你我都爱笑。却不想很久很久漫长了岁月,寂静了时间。她为他付出整整六年时间俩个人却依旧没能在一起那么多个日日夜夜留下的泪吃过的苦就这样被岁月柔软,她最终在他爱上她时却放弃了他,觅得他真正的良人。
  • 综艺爱情吧综艺爱情吧七氵羊|现言一场综艺秀《爱情吧》,让她与他重逢。 两人的爱情在镜头下逐渐升温。
  • 爱上你中毒爱上你中毒唐爱爱|现言他从小过着不好的生活,全是败在这里称霸的企业,从小就有一个理念,要打跨它,势必要成就一方霸业,不管用什么手段他都会豪不犹豫的去做,就算是违背自己的心,他也是在所不惜。她想爱几年的男友,为了钱跟权力跟别的女人结婚,在前男友的婚宴上买醉。他是隐身的商业侥侥者,刚从国外赶回来,参加姐姐的婚礼,遇到喝醉的她,两人的命运就这样栓在一起了。以为就这样跟着他平淡的生活,但是由不得她,这才刚开始。
  • 世子的游戏:激烈世子的游戏:激烈我是朕|现言她从小作为保姆家的孩子住在一个宛如宫殿房子里,老爷夫人见她灵巧可爱将她留在少爷的身边作为贴身玩伴
  • 叶下倾心叶下倾心裸奔的果果|现言叶落归根,还家时。下乔入幽,心不再。倾国倾城,颜如玉。心有所属,情难起。叶凌霄,某集团公子,失去最心爱的人之后,为爱放弃一切。就在自己放下逝者的一个夜晚遇见了她,然而却被命运捉弄彼此,她与她却是姐妹,她是因为自己而死,而自己去在放下她的时候爱上她的妹妹.........柳倾心,新立大学老师。失恋后遇见那个他,本想和他谈一场没有承诺只有陪伴的恋爱,但发现他是害死自己姐姐的人,而自己爱上了这个凶手,是放下他还是继续爱他。迷茫.............
  • 甜心别闹:乖,叫老公甜心别闹:乖,叫老公凌语溪|现言温阮强吻了一个男人,之后她变成了那个男人!“裙子,高跟鞋,口红,这是美女的必须装备!”她嫌弃他把自己活的太糙汉。“粉衬衫,眼线,耳洞,这是男人拒绝的装备!”他嫌弃她把自己弄的太娘气。他们被迫住在一起,直到某天,意外让他们恢复正常,她却惊呆了某人的厚脸皮,“我的身体被你看光光了,你还想跑?”有记者采访:“项二少,请问你和温大明星,究竟是什么关系?”他缓缓一笑,深情又邪魅:“我们互相用过对方的身体。”记者哗然一片,温阮黑线:“你能别说的这么暧昧吗!”
  • 爱不释手,总裁的刁蛮妻爱不释手,总裁的刁蛮妻christina35373|现言三年前的婚礼,他不只逃婚,而且一句话让他成了整个小区的一个笑话,家庭的耻辱,甚至害的她的姐姐也嫁不出去。宁小可发誓,这辈子要是让她再见到那个杀千刀的,她非剁了他不可。*********转眼再见,他是丰城阔少,她是暴发户的女儿。他陪着朋友来家里相亲,她帮着姐姐做馄饨应付相亲。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她愤怒的看向他。某男邪魅开口:“你们认错人了,我是景桁的哥哥景琛。”某女:“……”************渣男“哥哥”大方表示,要帮宁小可收拾那个杀千刀的,而且立即执行,某女瞬间惊呆了。好吧,有人帮忙自己收拾渣男,何乐而不为。绑了揍一顿,可以!玩玩涂鸦,也可以!只要是想玩的,没什么不可以!宁小可觉得自己的日子简直是爽翻天了,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前男友“哥哥”是感恩戴德,涕泪涟涟。景少悠悠开口:“亲爱的,既然那么感动,嫁给我可好!”某女眯眯眼:“等我虐够景桁了再说,明天我要……”某男泪:“……”他们同仇敌忾,臭味相投,齐心合力收拾“景桁”,查清一个个扑朔迷离的谜团,可是后来的后来,宁小可才发现,某景少给她挖了个坑,而且是很大很大一个坑,让她跳进去就再爬不出来了,而这个坑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