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章 16第二阶段

叶魁此时已经来回打了好几个转向,又再次来到了洪水旁。

“又到头了?切,那混小子到底躲哪去了?”叶魁看着这浩浩汤汤的洪水四处冲荡,心中似乎出现了那张可恶的脸还在微笑着说“我四处逛街,你还是没办法抓到我。”这真的是好气啊,叶魁难以忍受,准备在来上几十圈,反正在这图里累了过不了多久就又能缓回来,重新元气满满。

“哗哗啦......”水声产生了一些变化,同时地面剧烈地开始了抖动,引得叶魁急忙观看一番。原本平整的地面突然出现了道道裂缝,并且越来越大。森林里的树木不断地倒伏,洪水紧随其后漫了过来,速度还越加得快了。叶魁暗叹一声倒霉,索性本来就要离开这去找那混蛋,可也不是被赶着离开啊。

四周全是乱逃的动物,加上不断倒伏的树木和道道形似笑歪了嘴的裂缝,难度加上了极点。而且,这裂缝不单单出现在与洪水间隔的一小片区域,整个虚拟地图全部所有的地方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口子,让所有武馆学徒都怀疑了起来自己是不是在地图的边缘地带上。

外面侯勇早早笑了起来,看着这群新学徒的表现,回想起自己之前被坑的惨痛经历似乎也没有那么难受了。“新人成长礼包,希望你们会喜欢。哈哈哈!”不出意外,所有看到这场景的武馆代理教习都会心一笑,你们“快乐”了,我们也就感同身受,同样开心。

一些此时恰好伤势严重到无法灵活行走的学员可算是倒了大霉,裂缝像是无言的野兽,不断吞噬着各个行动不便的学员。刚开始,还有一些尝试自己能不能从中爬出来。现实很快打了他们的脸,口子愈发的大,愈发的深。不一会,所有落入裂缝的人失去了资格。无独有偶,原本就泛滥的洪水因为一个个地缝演变出来或大或特大的漩涡。本就在里面艰难求生的学徒彻底没了希望,步上了地缝无能为力的学徒的后尘。

他们之后聊起来,大抵是这个的:“你是怎么出来的?”

“你可能不信,我之前大战几十只狼,杀得是尸横遍野,满地残狼。然后我就地疗伤,中途莫名出现一阵摇晃。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正处于关键时刻并且略有所悟,只差一步就能功成。然后一阵离心力,我就出来了。那你呢?”

“我的话就更奇妙了,本来我在洪水里泡澡。泡着泡着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漩涡,我以为是有人放水不想让我继续泡下去。我一急就钻入水中和那人大战个几百回合,忘了呼吸就被淹死了。”两人相视一笑。

此时的我还在找老虎(死)的路上,想想前世众多耳熟能详的名人比如四大名著中行者武松和黑旋风李逵都是打虎英雄,自己这是向名人学习,走在正确的成名道路上。就是不知道成名后有没有组织派发一下老婆什么的。正在遥想自己究竟要个什么类型的时候,大地突然振动,裂缝不断扩大。

“就算有意见,也不用这样子啊。我改,改还不行吗?”我心中想到。整个地面无动于衷,并表示默默加大了力度。我闪,我再闪。

等到终于呆在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才有空分神看其他地方。“次奥,发生了什么?”我一转眼看回地图,离我最近的老虎竟然消失不见了,就连其他的老虎也在接二连三走向终途。

“正所谓壮士一腔热血豪气冲天,怎奈何目标先走一步。打虎路上多崎岖,未到之时虎已亡。我的第一个小目标还没开始就已经夭折。也罢,就找个小青年和他好好战一场。”我可没忘记之前那二个人,八成恢复过来就要四处找我麻烦。而我就先走一步,让他们慢慢找慢慢先发泄着,等到下次实战的时候嘿嘿我就不仅仅是这个水平了。

“系统,找寻离我最近的人。”

“叮,查找中……目标已寻获,该目标位于西南60度2.5公里处。”

“叮,检测到当前路况出现问题,正在实时规划最佳路段……”

脑海中出现一条曲折不断变化的红线,“很好,不管是倒在路上,还是倒于目标,都蛮不错的。”

“对面的小伙,来和我战上一场。”凭借我现在的身体素质,二三公里就是一两首歌的功夫便到了。对头那个学徒十分灵巧,留着一头碎发。虽然面相有些娘化,肤色也有点偏白,但他的身材完美的出卖了他的性别。男的,可以打。

“?”对面的“男子”看了过来,眼中透出怒火。张欲君,性别女,身材虽然单薄,但力气在同体修之中堪称一绝。

我则有些莫名其妙,刚才语气没问题啊。不过也无所谓,本来就是约战的,对面气不气不妨碍我的动作。

“唰~”我猛然一个加速,踏过条条缝隙,然后出拳。

张欲君更加生气,丝毫不加试探全力出手。一招面,火力全开。

“嘭!”我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冲了出去,而这个轨迹冲向的目的地恰巧是后面的裂隙。

“呸呸。”落地姿势0分,还倒霉吃了一口土。“好强,比之前我遇到的狼力气更强。”我暗叹一声。

“小伙,再来。”我继续冲锋。这次我把握好力度,每次把多余的力道尽量传到地面,这才打得有声有色。张欲君不想多言,乱说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又是几个来回,地面裂缝越来越多,树木也倒得七零八落。环境的变化也没引起打斗出现巨大变化,就是一次交手的时间越发的长。

“有破绽。”我想起刚才几个回合,发现对面每次在我攻向对面胸膛的时候,对面第一反应是防御,然后才是反击。这样一个间隔完全可以利用起来。

我装作全力击向对面的胸膛,果然不出所料,对面防御了。就在这个时候,我转攻向对方的脸部。

“这手感,不大对啊。”对比平常自己脸的感觉似乎有些偏软。“长的娘连皮肤都娘吗?”

就在我疑惑的刹那,一记重脚踢得我整个人都飞了起来,同时还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喊声。

张欲君气愤十足,身为一个女孩,就没人打过自己脸。这个人,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打一个女孩子的脸。

同类热门
  • 战魔梦战魔梦鲲宇|游戏几位耄耋之年的大学老友五十年后的聚会,蕴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开启了一场游戏世界的腥风血雨。这几位大学老友被一个精心策划的骗局“流放”到了魔兽世界,如果找不到破解之路,他们将永远坠入这个虚拟世界不能脱身。既然无法后退,只能大步向前。几位大学同学一起走上了斩妖屠魔之路,这一路既有友情、爱情交织,还有猜忌、仇恨相伴。这个虚拟世界里,有道德的沦丧,更有真情的闪光。正直的游戏侠客与卑鄙的阴谋家共同为我们上演了一出荒诞、惊奇但却不失温情和正能量的悲喜剧。
  • 穿越最强荣耀穿越最强荣耀武当山下|游戏【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征文参赛作品】 穿越到王者荣耀世界之中,手无缚鸡之力的李枫如何与强大的英雄抗衡? “震惊大唐第一拳,野王裴擒虎!” “巾帼女帝,艳冠无双!女帝武则天!” “斗战魔圣,孙悟空!” 且看,李枫如何在这英雄横杀之中,逆境崛起,攀向王者之巅!
  • 网游之幻想骑士网游之幻想骑士天冷|游戏骑着庞大狰狞的火龙王,身穿七彩炫目的神器套装。当枭雄们正如火如荼的拼搏时,他却悠闲的拥抱美女笑傲人生。就算是神,也无法阻挡他前进的脚步。
  • 网游之全职窃神网游之全职窃神澈冷寒|游戏偷钱财,偷装备,这些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偷技能,偷属性,这就比较牛叉了。无职业者也没什么可怕的,只要剽窃职业特性就可以了,想成为什么职业就成为什么职业,随心所欲,这个不但逆天,还很爽。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偷”的最高境界是偷人,偷心,偷感情,达到这个境界才是最逆天的,这需要更加的努力,是个脑力活。凭借着一只可以晋阶的『崇高指环』,涂飞这个前途无光的无职业者在一个全场景模拟技术所架构的游戏世界中成就了一个传说。“其实我不是什么高手,只是一个扒手而已。”涂飞如是说道。
  • 征战幻神征战幻神艾葶|游戏一部‘幻神’的网游让所有人热血沸腾,‘幻神’的世界里充满了征战和热血。只因为一句让无数人疯狂的话语:在幻神里任何人都可能成为王者!
  • 游戏指挥官游戏指挥官叛逆的尴尬|游戏八年孤独的写手生活没有摧毁他的信心,反而成就了他一对快如闪电的双手……当然,还有那不屈的坚毅。穷途末路的他,走进了《世界指挥官》冲突利益的激烈搏斗、尔虞我诈的暗中博弈、还有那剪不断、打不碎的情谊,一幕幕尽在这个波诡云谲的游戏圈子里上演着。“这游戏……还真逼真!”林豪喃喃道。求收藏、推荐、冒泡、动力、打赏………………PS:第一次写游戏文,可能驾驭不太好,但也说不定会弄些新意。希望大家多多给意见。
  • 电竞大神认输吧电竞大神认输吧媛丫丫|游戏【1v1男女主高甜齁甜】他是16岁进入电竞圈的颜值超高的电竞大神,全国第一的NY战队队长,万千网瘾少年少女的意中人,男女通吃;她是进圈没多久的CK战队的电竞新秀,也是一匹实力不容小觑的黑马。在首次对战NY战队时,她容优竟然直接拿了NY队长易璟言的人头,还是单杀!容优:“因为你是残血,所以我就没忍住把你给单杀了,真的抱歉。”易璟言:“这样没诚意,你还是做我女朋友比较好。”从此两人虐爆天下单身汪。粉丝去看个易大神的比赛,结果狗粮直接吃到撑。容优:“够不够,孩子?”易璟言:“不够我再该你们来点儿。”粉丝:“不用了不用了,二位大神百年好合。”【甜宠不虐,原创作品,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网游之魔力萝莉网游之魔力萝莉琉森西翼|游戏这不只是一个网游,更是一段人生
  • 联盟之逐梦之影联盟之逐梦之影不吃饭团|游戏意外降临英雄联盟平行世界,天命系统觉醒,大灾变开启,众神殿和猎魂魔殿一齐现世。猎魂者开始四处猎杀那些拥有电竞之魂的召唤师,神州大地一片狼藉。 联盟物品在现实可以使用?技能也是? “那我召唤英雄,集齐神装,岂不是可以称霸世界?” 系统:“你在做什么彩虹梦?你每天都在危险边缘苟延残喘,说不定下一秒就嗝屁了。” “我t@%##-%” 系统:“努力升级更换装备吧,少年,世界还得靠你拯救。” “那就在这个舞台,留下只属于我逐梦之影!” (新书一直在完善,前几章慢热,可等养肥再宰,日三更放心食用~读者朋友们有建议可以一起分享,你们是我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求收藏求推荐~)
  • 网游之自由的国度网游之自由的国度刘秦喧|游戏假期中,无聊的付超偶然下载了一款叫做《自由国度》的游戏。这款游戏可能不会改变人的一生,但它会让无聊的人生不再无聊,这不就是游戏的目的吗?给人轻松,这才是一款游戏的终极目标。生活中永远有比游戏更重要的事,游戏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认真你就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