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2章 我真自私

袁媛说:“我爸说我妈是接穆林电话说我昏倒摔跤住进医院的时候,正拉着微微下楼,腿一软就错了一个楼梯,才摔跤摔断了小腿骨,而微微是后来跟着我爸去菜市场的时候,被一辆冲过来的摩托车吓着了,往后退的时候撞着了后边的架子,才在后脑上蹭破了一块儿,不得不到医院去缝了几针。还在医院里观察有没有脑震荡。”

蔓蔓一听就知道袁爸爸还是没有完全说实话,她听到的版本是虽然摩托车刹车及时,但是微微还是被摩托车撞倒了,而且脑袋是磕在马路牙子上,不是蹭着了旁边的架子。

听妈妈说微微恢复得不错,所以自己也没有必要告诉她真相,现在告诉她这些,真的是于事无补,只能让她更内疚更担心而已。

反正微微很快也就回来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想到这里,曹蔓说到:“媛媛,我听到的也是这样的,我妈现在帮着带微微呢,她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所以你别担心,再说了,如果真的情况严重的话,袁叔肯定不敢瞒你这么久的,现在瞒着你,也是怕你东想西想,想多了伤身伤神,现在袁叔一看瞒不住你,就干脆完完全全告诉你了,你也该放心才是,怎么会怀疑他还有什么事儿瞒着你呢?”

“我总是觉得很不安。你不知道,我昨晚都没怎么睡,脑袋里净想着如果微微没回国就好了,也不会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如果当时穆林跟我商量想把微微留下来的时候,我不同意该多好!我不同意,谅穆林也不敢自作主张把她留在国内。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我这个做妈的太自私,就想着让我妈帮忙带一段时间,我这孕期也能轻松点儿。蔓蔓,我真是太自私了!”

说到最后,袁媛的声音都有点儿哽咽。

听着听筒那边袁媛口气的变化,曹蔓赶紧安慰她:“媛媛,你可千万别这么想。这事儿只是个意外而已,不是谁的过错。你想想,即使微微跟着你,你也不是随时看着她,你肯定是要送到托儿所去的。孩子们在托儿所里也是会受伤的,是吧?”

“你说的也是实情,上一次微微的幼儿园里俩孩子打架,一个孩子推了另一个孩子一把,我去接微微的时候,两家家长和院长正在那里争论,连警察都来了。”

袁媛想起那次对她来说很刺激的场景来,也是由于那一次的刺激,她才觉得孩子不能给父母单独带,出了意外,孩子父母肯定会抱怨的,送托儿所去还可以追究托儿所的责任,父母带着出了事儿,不仅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还得反过来安慰父母,不能让他们有心里负担。

这是把养儿育女的责任推给上一辈时必须担起的风险。

曹蔓一听连警察都到场了,肯定情况严重,不由接着问道:“警察都上门了?后来是怎么处理的?”

“据说受伤孩子的父母把幼儿园和推孩子的父母告上了法庭,后来的结果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几个方面都保密,估计拿到不少赔偿,幼儿园怕大家有样学样,要求保密了。不过后来幼儿园给父母们发了封信,表示以后幼儿园会密切关注孩子们的一举一动,尽量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也请大家谅解,孩子们多了不好看管,他们以后会在接收孩子时进行面试,这样也是保障其他孩子的安全。”

“是打人的孩子有问题?”

“嗯,那孩子确实喜欢动手动脚,已经被其他家长举报过好几次了,每次也是跟孩子父母沟通,希望他们能好好教育孩子一番。那孩子总是趁着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对其他孩子动手。只是这一次后果比较严重,那个被他推到的孩子刚好被身后的桌子磕着脑袋了。”

“你不是说托儿所的桌角都有防撞软角吗?”

“撞着一个边了,不是角。当时我听说那孩子脑后鼓了一截,才让孩子父母恼羞成怒,跟托儿所闹起来了。”

“唉,你看,送到托儿所也不安全。那你还放心把喃喃也送去这个托儿所?”

“婴儿室那俩老师非常负责,送托儿所看的不是所长园长,看的还是直接管孩子的老师怎么样。而且幼儿园刚出了这样的事儿,老师们更加小心。”

“倒是这个道理。园长不直接负责孩子的照看,还是要看带孩子的老师。”

“是啊,而且孩子在幼儿园受伤,家长能及时得到通知,能尽快赶到孩子身边,感觉是很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喃喃送过去应该没问题,而且托儿所已经变更了条例,能走会跑的孩子想进去,都要面试家长和孩子,不会再收那些不服管教的孩子。”

“为啥还要面试父母?看看父母有没有经济能力付托儿所费?”

“这可能是一个原因,不过我听说他们面试主要是了解家庭状况,了解父母的育儿原则和期望,了解孩子的兄弟姐妹相处的情形,很多时候能侧面了解到孩子的实际情况。”

曹蔓不解,觉得看看孩子就够了,父母的言辞不一定可信,“面试是靠自我介绍吧?父母还不是怎么有利怎么说?”

“这你就不明白了?对照一下孩子和父母对同一个问题的想法,再观察观察孩子的行为模式,这些老师带孩子都非常有经验,一会儿就能摸清楚一个孩子的秉性脾气。”

“哦,这样啊,我还真没想过这么多。”

“那当然,等你哪天做了妈妈,就知道孩子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你都能猜出来她在想啥,要做啥。”

“呵呵,媛媛,别扯远了。”

袁媛也想起另一件正事,忙问道:“蔓蔓,听说曹叔和邓姨想过来探亲?”

“是啊,不知道他们怎么真的动了心思想来探亲。”

“这么多年了,他们也该来看看。到时候你还能住在教授家吗?”

“那天我跟他们提了提,说我可能需要搬出去住几个月。我本来是想父母来的时候,总不能我跟他们分开住,干脆一起到外边租个公寓住几个月,杰西,也就是西蒙斯夫人说他们房间多,完全可以住在家里,不用到别处去找公寓。”

“西蒙斯夫妇真好。”

同类热门
  • 从前有一个情感论坛从前有一个情感论坛荒桷|现言从前有一个情感论坛,里面常驻一群奇葩。论坛体,含BG/BL/GL,一个故事一对CP。
  • 重生霸道影后重生霸道影后花花晕|现言”呵呵,萧默,你以为你能管住我?””嗯”我是影后,怎么可能被你压””啊~~~~~~~!!!你个混蛋!"他邪肆一笑”嗯,宝贝,这不就被”压”了么?”
  • 黎明有曙光黎明有曙光寒年烟渺|现言【本文1v1,双洁,全程无虐,请放心阅读】 其他等我想想啊......
  • 如果爱能听到如果爱能听到扬舒|现言一场爱与救赎的故事。没人知道当一个人带着阴谋出现的时候想摧毁什么。当一个人拼命想救赎一个人,当一个人随时做好赴死的准备的时候,谁改变了一切?当最后的结局出现时,他们得到了解放还是更牢固的桎梏?当真相浮出水面的时候,谁能做出正确的选择?谁的救赎得到了成功,谁的痛苦得到了释放?
  • 假相爱恋假相爱恋一渠先生|现言从暗恋你开始,我就一步步变得更好,但到最后,竟然发觉这真的只是一厢情愿,到底有什么办法让暗恋成真?
  • 何畏对何畏对单色琉璃|现言为何畏惧做对?习惯了一个人的坏,再多的坏,也不见怪;习惯了一个人的好,再少的坏,也成阴霾;一种潜意识,坏人犯错是流氓,圣人犯错是罪人。你觉得呢?这是现实?也是这个故事?
  • 我等你到29岁我等你到29岁细雨如诗|现言那年,青春年少遇渣男女主:我不要他那年,岁月如花结良缘女主:我不配他那年,心灰意冷走天边女主:我孤身一人多年后,功成名就潇洒遨游天地间29岁再续未了缘
  • 疑是故人来疑是故人来苏苏向晚|现言一生最美是初遇,一生最痛是分离。那时年少,她吹了一声调戏的口哨,梨核对着他的脑袋呼啸而来,一段孽缘,就此拉开。本以为,她会纠缠他一生,却不料十八岁迷离夜后各奔东西。多年之后重逢,他们默契装作路人。凌乱夜,他却忽然欺压上身,凌厉逼问:“真忘了,还是不想负责任?”情深意浓抵不过陈年旧恨,沦陷时才知,重逢只是他设的局。负爱逃离,蓦然回首时,痛彻心扉。“我不敢告诉你,从少年到成年,我从来从来如此深爱着你。”爱与恨,同样刻骨铭心,我却从不知,你在背后的守护。当我清醒,你已不在,那个最爱我的人,你去了哪里?这是一个青梅竹马至死不渝的爱情故事。假如你相信爱情期待爱情,请跟--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转身我一直在哦转身我一直在哦滢滢心太软|现言林时和陆之琛曾因为一场误会而错失了彼此,一错就是三年,在见竟是一同拍戏,最后直到他们相遇,再到相爱,可到了结婚前一夜,他们竟然因为一个绿茶而吵架,导致林时离家出走,当她走在海边觉得一无所有是时,发现有个人在背后抱着她说:“转身,我一直在”
  • 墨先生家有矿墨先生家有矿十月风吟|现言【正文已完结,系列新书《墨少他每天都想娶我》】 上一世,她是天之骄女,更是当红小花旦,然而一次意外,却是让她红颜薄命死于非命。 重活一世,她凭借着自己的高颜值以及上一世的演技,一步一步自己慢慢回到了娱乐圈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