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 球王会体育手机版

第9578章 飞儿的礼物

“嘿,老大说的也是啊。老大,那你给我们讲讲另一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你咋又回来了?小侄子也是跟着你一起穿的吗?”
  这货的问题还真多。
  “有些事情是不便说的,不过你们也是我的兄弟,有些话也不用太避讳你们。
  这个世界上,人是可以修炼达到另一个境界的。当然了,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我会把修炼方法教给你们。若是你们对这些没有兴趣,那我也不勉强。
  人生不只这一世,生生世世轮回六道之中,想要跳脱出来,实属不易!”纪天宇突的叹了口气。
  他在劝人,可实际上,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在这六道之中?虽然说他是龙神,号称是与天地同寿的神物,可实际上,天地都有寿数,何况是天地的附属品?
  同样的,他也知道,人是不能一口就吃成个胖子。就像是修炼一样,是一步步的向前走的,没有可能一下子就成就天仙位的。
  正常人的寿命最多不过百年,可修炼者可以让自己的寿数增长,寿命增长了,活着的时间多了,也就有了更精进的可能。
  只有不断的进境,不断的修炼,才能活得更长久。
  多少修炼者是在寿数将近,明知无望突破的情况下,不想就此堕入轮回之中,也就只有兵解一途了。
  纪天宇收回思绪,他是好心,可就是不知道强生他们年纪已大,还能不能真的修炼出成绩来!
  “老大,这可是好,我愿意!老大,教我吧,我肯定会好好修炼的。我的那个天爷啊,这要是修炼好了,再活个五百年,是不是就跟玩似的了?太不正常了,太不正常了!”于庆科挪了挪屁,股,向着纪天宇跟前凑了过来。
  “你若是能修炼得好,别说五百年,就是千年也不成问题!可你知道你要修炼到什么境界才能有那样的寿数吗?”
  于庆科的激动,兴奋,纪天宇都看在眼里,虽然强生和江万山没有像他这样明显,可也看得出来,二人眼里的光芒在闪动。
  说起来,真的盘问下去,修炼到底是为了什么?什么解脱自身于轮回之中,这话虽然好听,但总不那么让人信服。说得直白点,能活得长久一点,才是修炼的动力!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修炼到寿数持续增长的地步。就算是真的修到了天仙境界,经历过天劫后,飞升到仙界。要知道,在仙界,可并不是真的仙人齐聚,祥和如意的。
  就像是清泉道人,飞升到仙界后,还不是险险的丢了性命?若不是纪天宇挂念着他这个师兄,派出了天苍宗的人马去寻找清泉,他怕是早死了。
  在人间界,一个天仙境界的仙子,确实是可以纵横天下无有阻拦,但到了仙界,那就是最低等的人物。随便什么人都能打杀了他们的。
  所以,纪天宇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这些情况向强生他们说一下。该怎么选择,让他们自己决定。
  “老大,你说的我们都明白了,不管有多难,我们都能接受得了。活着,哪有不难的?就像是我们现在,就不难了吗?
  一个锋锐,几百号兄弟都在等着我们吃饭。可又不能只管着他们吃饱饭就可以了,还要护佑他们的安全。
  接收进锋锐的人员,第一关,我们都要严苛的把关,那些不服管教的,性情暴虐的,我们不能收进来。就算是实力再强大,无法使用,也都是废品。甚至还会在某些时候,成为自残的工具。
  所以啊,老大,你说的那些,对我们兄弟来说,都不是问题。”
  强生郑重的说道。在三人之中,江万山很多时候并不习惯于说太多的话,他习惯的是用自己的行动来表达!
  于庆科那个二货嘴皮子倒是挺利索的,可问题是你让他来说,没说上三句话,他能把话题跑偏到岛,国上去!所以这个出面的问题,还是得由他来承担。
  “既然你们也知道了这些事情,那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这七天呢,我们是要在这船上不离开的。你们在工作之余,先筑基。
  筑基的功法,你们可以去找泽铭,也可以找泽铭身边的那个男子,他是我的属下,叫金堂!找他们两个都可以!这里有几颗丹药,是筑基期要用到的,你们也拿去,他们会告诉在什么时候服用的。”
  纪天宇这人也确实是当甩手掌柜的当惯了,就连他自己揽下的活,也要扔给旁人。最不讲究的是,这干活的事,他连他儿子都不放过。
  “老大,你让我们跟我大侄子学?不是开玩笑吧?那孩子才多大?”于庆科这时候的兴奋劲头也歇了下来了,也开始动脑子怀疑了。
  “别胡说!”纪天宇只是笑笑没说话,江万山又是打都打不出屁的主,虽然他也不清楚这里面的事情,但显然他很聪明,没有多纠结这些个问题。
  强生与江万山和于庆科都不同,他是最先接触到纪天宇他们的,也是知道纪童馨和纪泽铭这兄妹两个的恐怖实力的。
  纪童馨还好,一个女孩家,虽然力气不小,可招式却差了一些,所以在真正的打斗中,是会吃亏的。强生也明白,纪童馨根本就没有与人动过手。
  但纪泽铭却是不同了,那小子别看他长得小,可那一笑一双笑眼,小白牙闪着白光,看着是绝对的无害,可他却是知道,那都是假象。
  那两个男人,强生是知道其根底的,虽然不能说是真正的顶级保镖,可也是能在保镖界排得上名号的,可最后怎么样了,在纪泽铭的手里还不是一个被扔出去,一个被提溜好一通揍吗?
  行家一伸手但知有没有,虽然纪泽铭没有过多的动手,可只是简单的几个动作,强生就看明白了,这小子可不会比他们的射手弱。
  连一个孩子都有这样的实力,强生是非常相信纪天宇的。
  当年,纪天宇帮了他们,给了他们一个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他们信他的。只要是他所说的,他就相信! 强生他们得知了纪天宇在晨光号上也没有事情,只是陪着老婆孩子来玩的,三人便抓了他当义工。
  “老大,这可是我们自己的公司,你之前不在也就算了,现在终于回来了,也不能再什么都不管了。”三人半拉拉拽的把纪天宇拉到他们的安保中心。
  “老大,有你在,我们哥三感觉担子轻了许多!这次的工作调配,就由老大你来做吧!”于庆科咂了咂嘴,小眼睛眨巴着。
  “滚一边去,你怎么那么坏呢?让我做苦力?你怎么那么好意思的?要不我把泽铭叫来,你和泽铭练练?”纪天宇也学会了强生和江万山的那一招,抬腿就在于庆科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并且笑骂道。
  “老大,我可是诚心,你咋还踢我呢?”
  “我对公司什么都不熟悉,你让我调配?往哪调?往哪配?我知道哪个人是什么特点,优点,该怎么使用?你可真是心大,好好的工作,你是想把他搞砸啊!”纪天宇抬腿欲要再踢一脚,于庆科聪明的躲开了。
  “你是真正的老大,老板,这活本来就应该是你的!”于庆科嘟囔着,“我可是真心实意的!”
  “我也是真心实意的让你和泽铭过两招,你说怎么样?”纪天宇好笑的看着于庆科,只见他紧张的防备着自己,生怕自己再突袭了他。
  “老大,我不和小孩子动手,打赢了不光荣,打输了更丢脸。要不老大,你亲自指点指点兄弟吧!”于庆嘻笑着凑上来。
  “你小子心眼倒不少,那好吧,你试试能不能接得下来!”纪天宇依然是坐在那里没动,可他的手却是动了动,奇怪的手势之后,纪天宇抬手一点于庆科。
  “哎呀,我的那个天爷啊,这是什么玩意,冰死老子了!”正一脸讨好的看着纪天宇的于庆科,突然嗷的一声蹿了起来,在地上跳着脚的抖着衣服。
  强生和江万山这才看到,此时的于庆科就是一个从水里爬出来的落汤鸡,整个人的身上都被水浸湿了,最奇怪的是,好像那水还很凉的样子,要不然的话,于庆科不可能叫得那么响,一口一个冰死老子了。
  强生和江万山好奇的伸手摸了摸于庆科的衣服,这一摸不要紧,冰凉刺骨,比那冬天的冰块还要凉上三分,这也难怪于庆科叫得那么响亮了。
  “老大,我的那个天爷啊,冰死老子了……强哥,快给我拿衣服来,还有被啊,我的那个天爷……”于庆科的话说的已经是开始结巴了。想来也是冻的受不了了。
  “好,等着啊,我马上给你拿来!”强生也知道这时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忙叫人拿被子和衣服过来。
  纪天宇只是抿着嘴笑,手指又做了几下怪异的动作,随后又弹向了于庆科。
  “我的那个天爷啊,老大,我错了,不再找你比试了,可别再冰我了,这太凉了,我都成冰棍了!”于庆科看到纪天宇的那个动作,吓得妈啊一声叫了起来。
  纪天宇弹了那么一下,他就跟掉进了冰窟窿里似的,再来一下,他是不是就直接的进了太平间的冷冻库了?
  可不管于庆科怎么叫,也没能让纪天宇收回自己的动作,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于庆科的话都消失在了大张的嘴巴里。
  于庆科的身上,从上到下,包裹着一层轻缓的火苗,那些火苗似有生命一般,在轻轻的流淌着。
  不只是衣服上有火,就是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也有火苗在流动。
  要说流动,人们能想起的肯定是水,油之类的液体,怕是没有想过火焰也能像水一样的流淌。
  可现实就是,那些包裹着于庆科的火焰,是真的在流淌,把于庆科整个人都包裹在了里面,冷一眼看去,还会以为于庆科是个火焰级成的人形呢。
  “这……”强生和江万山都吓了一跳,张口结舌的看着纪天宇,同时再看看被火焰包裹住的于庆科,二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也太奇幻了吧?凭空的又是水又是火的,哪来的?魔术还得有个道具吧?这里可是他们的地盘,有什么没什么,他们自己还能不知道吗?
  “老,老大,蝌蚪他没事吧?不能给他烧死了吧?”江万山指了指被火焰包裹住的于庆科,结巴的问着纪天宇。
  “他能有什么事?有事还能这么老实,早就哭嚎着喊爹喊娘了!”纪天宇抬手一点,包裹着于庆科的那些火焰,瞬间消失,只不过在消失的前一刻,猛的火焰暴长,把于庆科的一头油黑乌亮的秀发,燎的一根不剩,唯一剩下的就是一个锃亮的大脑瓜壳子。
  看着那锃亮的大脑袋,真比那几个专门不留头发的明星爷们相媲美了。
  谁要说于庆科的那脑袋是被火烧成光瓢的,肯定是没有人会信。火烧的会这么干净?还带反光的?可奇怪的是,这火一下子蹿得那么大,却是只把于庆科的头发给燎没了,身上的脱衣服和皮肤,没有半点被烧过的痕迹。
  于庆科只觉得自己头皮一凉,伸手一摸,僵了一下之后,终于发出了一声惨嚎,“我的头发啊,你怎么死得这么惨啊,连个渣都没有剩下!”
  听着于庆科的叫声,强生和江万山却是才发现,可不是怎么着,于庆科那一头乌黑的秀发,怎么被烧过了,连点灰烬都没有呢?确实是连个渣都没给剩下。
  “好了,别叫了,现在还冷吗?”纪天宇用手指掏了掏耳朵,显然是嫌于庆科的惨叫声太大了刺耳。
  “咦,是真不冷了!”于庆科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干爽的跟没沾过水一样,身上那刺骨的冰寒也全都消失不见了。
  “不冷了那就对了,至阴寒水泼到你身上,不把你冻出点毛病,那还能叫至阴寒水吗?”纪天宇咧了咧嘴,那笑容看在于庆科的眼里,就是阴笑啊,真的很吓人的。 “老大,我的那个天爷啊,你可不能这么坑兄弟啊,这不是要搞死兄弟了吗?”于庆科一听那名字,什么至阴寒水,除了那个水字之外是正常的,其他那三字,单分开,都没有特殊的含意,可这连在一起,就算他是小白,也能听明白,那东西可不是一般的玩意啊。
  至阴啊!什么东西至阴啊。人是活物是有阳气的,真要是至阴了,那还能活吗?至阴也就够呛了,还有个寒,那加在一起,挨上边怕是就没好了吧?
  于庆科可是吓得真是够呛,小脸也白了,衬着刚出炉的新头型,特别有喜感。
  “刚才不是把你身上的阴寒之气带走了吗?看你那出息,这就要哭了?那真要是把你交给泽铭,你还不得天天抹鼻涕,眼泪?”纪天宇是不会错过机会的打击于庆科。
  “嗯,是不冷了,可老大,我的头发你嘛给我燎没了,我又不是那些小鸡子,是拔毛才能收拾上桌?”说到底,于庆科还是舍不得他那头长发。
  “那些阴寒之气,要走也得有个媒介不是?你说在你身上能拿什么做媒介?是胳膊还是腿?这要是真把胳膊,腿的给你弄没一个,你还不得哭死?
  毛发没了可以再长,你那小胳膊小腿的可是架不住那么折腾,真的没了,可就是真的长不出来了!
  再说毛发什么的,你说不拿你的头发,还能拿哪?别的地方,你确定能动?”
  纪天宇“苦口婆心”的解释着,可听着他的话,于庆科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纪天宇这个老大也太损了吧?明知道那东西那么霸道,怎么就能给自己用上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