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小说 台湾宾果查询网址

第8660章 营救,地狱(7)

极限训练,炎以前也有所耳闻,军队里就经常进行这样的训练,对象都是特种兵,也就是精锐部队。因为普通的士兵根本不可能完成内容,即使是特种兵,根据训练的内容和难度有的时候还好有人牺牲,是一种丧心病狂的训练方式。
  不过就算是这种丧心病狂的训练方式他说到底还是训练,目的是为了得到强大的士兵,而不是为了让教官发泄。因此所有的训练在训练的时候都有着一个安全界限(虽然会很微妙),训练时也会有监管人员和医生陪同,出现牺牲者只能说是不幸。
  基于以上原因,炎对自己要经历的极限训练在心理准备上不是很充分,因此炎在听到凯西提出的训练方式之后,心里很是震惊。
  训练的方式很简单,就是负重奔跑,然后跑到人累趴下,彻底无法动弹就算可以了。听着似乎没有什么可怕的地方,连受刑训练都没有呢!好吧!炎现在进行的是身体强化训练,这些抵抗审讯本来就是没有必要的。总之这不应该让人震惊才对,炎一开始也不惊讶,但是仔细思考下后,炎就惊讶了。凯西的要求是无法动弹,是那种彻底失去反抗能力的无法动弹,训练结束之后就是一滩烂泥了。这一滩烂泥不是比喻,而是事实。这可和炎知道的极限训练不同,炎知道的极限训练,那些士兵在训练结束以后是可以动弹的,再不济还是可以说几句话的。
  “你昨天不是说只会导致一些暗伤吗?按照你说的这种节奏,我会直接死掉的吧!”
  “大人!您为什么那么吃惊?我昨天不是说过吗?无法动弹以后才是真的达到极限。”
  “啊!确实说过呢!”炎叹气。
  “放心好了,有我在,大人你是不会有事情的,我花费一个晚上准备的药材就是为了这个进行的准备。这么?大人您退缩?”
  “才没有呢!拿来吧!负重训练的话,需要背负什么东西吧!”
  听到炎的话凯西把他那件长期穿着的铠甲脱下来要求炎穿上了。很神奇的铠甲,他可以根据穿戴者的体型自动进行调整,更重要的是竟然没有汗臭味,凯西明明天天穿来着。咳咳!好吧!这个其实不重要,重要的地方在于,这件衣服,少说有两吨啊!曾几何时炎也想过凯西铠甲重量的问题,那时候炎都是以自己知道的铠甲作为标准,再辅以凯西平时的行动来进行推测,这推测的重量从来就没有超过一百斤。
  现在现实给了炎一个响亮的耳光,让炎明白自己的想象力太贫瘠了,真正的重量是极其惊人。这重量虽然说炎也可以拿得动,但是要让炎穿着奔跑……也不知道能不能跑出五百米开外啊!说不定一百步就趴下了。
  “怎么样!我的这件这个狮王战甲虽然看起来很薄很轻,但是实际重量是很惊人的,按照大人制定的标准,大概是3.3吨吧!他之所以看起来很薄是因为神术师使用重力类的神术将其强行压薄的,大人你可不要问具体过程,这方面的事情我不太懂呢!”
  “我去,比估算的还重!应该是太重,导致我无法估算吧!”炎帝嘀咕下,然后想起另一件重要的事情。炎虽然相信凯西可以穿着这样的铠甲自由行动,不过这重量在那里,平时应该会有所体现,比如走楼梯的时候让楼梯嘎嘎作响或者塌掉?然而这样的事情炎从来没有发现过,因此就忍不住开口询问。“铠甲上是不是有什么神术啊!比如让重量变轻的神术。”
  “确实如此,虽然说这重力对我来说没有太大影响,消耗的体力不多,不过到底还是消耗了。这种能避免的事情还是避免比较好,所以这件铠甲上确实有个轻身术。只要念动对应的咒语他就会启动,重量变成三十斤(15公斤)左右,而我设定的咒语是‘kill(杀)!’”
  “原来如此!咦……等等?咒语还可以自己设定?”
  “是可以,我记得当初那个神术师是这么和我说的,这神术的释放基本上就是三部分,聚集力量,对其进行排列从而展现出对应的力量,最后就是释放和控制。而咒语就是为了方便排列而被创造出来的,是对自己的一种暗示,就像大人你让那些老师罗列出来的公式一样,是为了可以轻松得到结果而存在的。所以说用咒语理论上可以是任何词组,也因此,一个优秀的神术师都有自己的神术咒语,而普通的神术师都是按照书本记载的通用咒语进行施法。”
  “也就是说,咒语本身并不重要?”
  “也不能这么说,有着明确含义的咒语可以让人施法更加顺利,大人你要是给狗取名叫猫,有的时候自己也会反应不过来不是吗?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通用的咒语存在!”
  “原来如此!”炎听完之后若有所思,“等下!我记得之前书看到说这些咒语是为了和元素精灵沟通!”
  “沟通?是有沟通,不过……他当时好像说人类的语言元素精灵是听不懂的,面对元素精灵的时候,沟通用的不是嘴!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大人找机会去问相关人事吧!现在还是继续说训练的事情!大人你可不要想着启用咒语,要不然我可就换成另一件巨岩战甲呢!”
  “巨岩?”
  “重量十吨,而且没有设置轻身术之类的法术,即使是我穿上动作也会迟缓到连大人您的攻击都躲不过去,是一件用来固守防御的战甲。”
  “啊……等下,什么叫做连我的攻击都躲不起啊!这话说的我好像极其弱小一样!”
  “关于这件狮王战甲呢!上面还有一个神术,是为了让重量均匀分摊到身体各处用的,基本上这些非常重的铠甲都有这个神术。因为各处部位有差距会导致身体各处受力不均匀,从而让使用者的动作出现些许误差。”凯西当做没听见,直接转移了话题。
  “哦!所以你才特意让我穿这件铠甲啊!”对于凯西转移话题,炎也不好说什么,再说下去,那是自讨苦吃啊!
  “对了!对于大人你来说这件战甲本来就重,如果无法保证受力均匀的话,大人您会把自己弄伤的。”
  “嘿咻!真费劲啊!话说你是这么穿上这个全身铠的啊!一个人完全不行啊!”炎试着开始把凯西的全身铠穿上,但是仅仅只是套上手套和鞋子的位置。
  “大人!那是因为您不好好和我询问的关系,我的全身铠和寻常士兵的全身铠不同,外面金属的一层是可以脱离的,他是靠魔力固定在上面。”凯西说着对铠甲低语一声,然后炎就发现金属的部分都脱离,而露出来的是里面以布匹为主编织的部分,这一层因为很柔软,而且重量也一般(铠甲的重量都是外面的金属部分带来的),因此可以像普通的衣服轻松穿戴。
  “大人!你现在试着穿戴下。”
  穿上衣服,裤子,套上手套,穿上袜子……错了,是鞋子,原来的鞋子部分因为失去金属支撑现在给人的感觉和袜子一样了。
  “果然轻松很多呢!”
  “……”凯西又是一声低语,之前掉落的金属部分全部都跑到了炎的身上,并且每一块金属都顺利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好重……好便利啊!”炎以半跪的姿态说道。
  “是很便利,因此如果被外人知道咒语的话,就会在战斗中解体,重量的话倒是无所谓。”凯西略显无奈的说到。
  “啊!还有这种操作?”
  “如果是神术师的话,他们可以制止这种事情的发生,但是我是战士……”凯西哭笑下。
  “我说……我大概有些明白你平时不喜欢露脸了,笑起来也太难看了吧!”
  “在很您说重要的事情呢!回答呢!”凯西狠狠的把头盔盖到养的脑袋上。
  “如果我以后有战甲的话会设置一个巧妙的咒语,同时记得保密,谁都不说!”
  “知道就好!”凯西可不是无意提起这个,炎的战甲已经在准备了,因为凯西准备让炎大干一场。
  “那么我们去训练场地吧!”
  “咦?不是这里吗?”炎看看周围,这里在西凤城外面,空旷一片,挺适合训练的。
  “不是!我只是担心被人听到,刻意找一个空旷的地方而已。”
  “那我的训练地方去哪里。”
  “玛莉的居所!”
  “玛莉的话,他不是在试着成为高级战士吗?因为和你的那场战斗,他的寿命只有十年,如果不更进一步的话,他成为我奴隶的意义就没有了,对我和他来说都是。这时候不适合干扰他吧!”
  “就是因为是关键时候才要去,就像大人说的,他如果不能更进一步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什么意思?”
  “简单的说我要对他进行特训!而且有人作伴的话,大人您应该更有动力吧!”
  “有人一起坚持的话,是会好些!”
  炎拖着沉重的步伐和凯西想着玛莉所在前进,距离也就一千米左右,但是炎走了六个多小时,还没有开始特训炎就已经累个半死了。
  西风城旁边某处,玛莉和他的家人居住在这里,这段时间玛莉一直在挣扎,‘摧毁’种子的挣扎。和种子培养感情是很简单的事情,世界上植物那么多,总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而难的地方在于‘摧毁’,虽然只是一颗种子,但是对于玛莉来说是至交好友,是舍弃性命去拯救的对象。而这个‘摧毁’虽然并不代表对方会消失,但是在玛莉这些战士眼里意义一样。
  而且玛莉挑中的植物对他来说还有特殊的意义,是一种可以捕食生物的血荆棘,小时候救过玛莉一命。因为这层关系,玛莉才一直无法更进一步。
  “救命之恩啊!”炎看着种子,老实说他无法理解这种心情,不过炎很清楚问这个不太合适,所以炎没有问,就把这种子当做人好了。“什么样的救命之恩啊!”
  “这和大人没有关系”玛莉把玩这手心里的种子,“您刚才说要进行什么训练?”
  “这个问凯西!”
  “绝大数战士都无法突破这一步,因为感情太深了,那么只要避免这种精神状态就可以了。”
  “嗯……”
  “将你磨炼到精疲力竭,整个人都神志不清,这个时候,有个对你至关重要的人要求你摧毁种子的话,你也就可以做到了。当然那个时候最好是能给个合情合理的理由,有这种理由吗?这位夫人。”凯西对着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外面的玛莉的母亲问到。
  “有的!”
  “那就麻烦你在我给出提示后对他进行命令吧!”
  “喂……这种方式!”玛莉有些不爽。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你觉得自己能下得了手吗?”凯西耻笑下,然后猛地对种子出手,速度非常迅速,然而玛莉阻拦的速度更快。
  “啧啧!我之前在罗曼帝国用这种速度攻击你的时候,你挡不下,现在却挡下了。我应该称赞你进步吗?还是说你这是为了拯救友人而爆发了。”
  “……哼!”
  “感情这么深,不耍些手段的话,你觉得自己可以做得到吗?”
  “……哼!”
  “那么,我们开始特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