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工DIY 龙八娱乐官方网站

第2685章 内蒙古(8)

夏一涵乖乖的喝了一口水,水渍顺着夏一涵的唇角往外溢出来,薛文君下意识的伸出手用大拇指轻轻揩掉夏一涵唇角的水渍。
   直到手指触摸到梦寐以求的肌肤,夏一涵的薛文君都楞了一下。“看你喝水也不好好喝。”薛文君装出无所谓的样子,然后迅速的抽回手。
   “在麻辣烫的店里,我看到你抓老板你的手臂了。”夏一涵笑眯眯的说道。
   “有吗?那时候急死了,哪里管那个人是男的是女的。”薛文君嘟哝道。
   脸颊传来柔润的触感一碰即逝,薛文君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夏一涵,夏一涵躺会床上,真心实意的对薛文君说:“谢谢你。”
   “真的不用我送你到房间里。”薛文君紧张的看着夏一涵,现在夏一涵做什么他都觉得危险。
   “没关系的,我一个人可以。”夏一涵劝着薛文君,薛文君还是不满意,手被夏一涵牵起来拍了拍。
   “你····”薛文君诧异的看着夏一涵,这是夏一涵一天内两次对自己有亲密的动作。
   夏一涵拉着薛文君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不等薛文君开口抢先说道:“我的心里有一个人,那个人已经生根发芽很久了,但是我现在想把他连根拔起,我知道会很疼,也知道对另一个小生命不公平,但是你愿意吗?做这个小生命的守护者?”
   夏一涵的声音柔软还带着一点怯意和歉意,薛文君却觉得满心欢喜,心里就好像快要溢出来的水。
   反手握住夏一涵,轻轻放到自己的唇边,用实际行动许下了自己的诺言。温热的吻让夏一涵身体一僵,几乎是下意识的抽出手:“我好累啊,那我去休息了。”
   薛文君没有在意,笑着摸摸夏一涵的头:“去吧。”夏一涵转身,薛文君看着夏一涵落寞的身影。夏一涵以为叶子墨身边有了女人不在乎自己所以才一时冲动,要不要告诉夏一涵?告诉她其实叶子墨已经来过了?
   “一涵!”薛文君突然出声,放在裤子里的拳头握得紧紧的。
   “恩,怎么了?”夏一涵转身,薛文君上前帮夏一涵理了理领子,才说道:“去吧。”
   放夏一涵走,手掌猛然松开,看着掌心已经被自己掐出了一道血痕,薛文君叹了一口气:“就让我自私一回吧。”
   “一涵小姐,主人想请您过去一下。”卡尔站在楼梯口看着夏一涵。
   见到夏一涵,玛丽显得精神好了些,拍了拍自己床边让夏涵过来。“奶奶,我这两天没回来,让你担心了。”
   夏一涵看得出玛丽确实关心自己,玛丽的眼神忽而湿润,拍着夏一涵的手忍不住说:“圆圆要是在的话也一定会像你一样的孝顺。”
   玛丽时而清醒会把认出夏一涵,混沌的时候会把夏一涵当成圆圆,夏一涵安慰玛丽:“人死不能复生,奶奶你看开点。”
   玛丽拉着夏一涵的手猛的摇了摇,保养得当的脸已经满是泪痕,嘶哑着声音哭道:“不是啊。事情不是这样的,圆圆他是被他最亲近的人害死的。”
   玛丽的话让夏一涵一惊,最亲近的人,艾伦?国豪还是圆圆的父亲国建?
   “孩子,圆圆一定是被这个家里的一个人害死的,我不知道是谁,但是绝对不能让华府落到这样的人手里,你要帮我啊。”
   玛丽已经擦去了眼泪,平淡的看着夏一涵,将夏一涵的手拽得紧紧的。
   “奶奶,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夏一涵握住玛丽的手,玛丽拿出一份授权书说道:“明天集团会开年度总结会议,你代替我出席,这是我的授权书你拿好。”
   夏一涵为难的说道:“可是我毕竟不是华府的人。”
   “你是我的孙女,永远都是。”玛丽看着夏一涵紧紧地拽着夏一涵的手,眼睛里有期盼。
   第二天,偌大的会议室里,夏一涵坐在最高的位置,位置下几十个人年纪都比夏一涵高,却在听任着这个女人发号施令。
   “恐怕小小姐不太懂得经营之道吧。”一名董事阴阳怪气的说道,让他臣服在这样一个小丫头片子的管理,他不服。
   “这是玛丽奶奶的授权书,如果你不服可以看看。”夏一涵看着说话的董事,把授权书放到董事的面前。
   “现在大股东都已经生病了,谁知道她的意识清不清醒,这份授权有没有伪造。”男人哼了哼。
   国豪和艾伦两个人对看了一眼,都想着夏一涵怎么收藏,明明是自己的妈妈,却把公司打权交给一个外人,这口气谁都咽不下。
   “就算没有授权书,你们也要听她的。”薛文君怡然自得的从办公室门口走进来,坐在夏一涵身边把一份资料扔在桌面上说道:“我将我名下30%的股份交由夏一涵女士掌控,目前她就是这个集团最大的股东,你们最好收拾一下你们的态度。”
   艾伦看着薛文君,眼睛里快要喷出火却不能对他怎么样,国豪在桌子底下拍了拍艾伦的手,示意对方稍安勿躁。
   “OK,既然你有实际的估分在手那么我也不说什么了,开会吧。”男人气哼哼的坐回座位,肥胖的身子让椅子发出沉重的吱呀声。
   “最大股东都没说开始还轮不到你说话吧。”薛文君幽幽的说,很显然对男人之前欺负夏一涵很不满。
   男人气得脸色发红都无计可施,整个办公室几十个人眼巴巴的看着夏一涵,薛文君温柔的对夏一涵点点头。
   “开始吧。”
   “我先来,针对这一季度我们分部的整体营业水平是这样的···”之前的男人喋喋不休的说着,心里鄙视夏一涵,反正说了这个女人也不懂。
   “请等一下,你刚才说的问题可能有些漏洞。”夏一涵拿起男人上交的报告指出错误笑着看向男人。
   四周都是看笑话的人,男人两颊鼓了鼓,像泄气的青蛙,颓然的在夏一涵眼神催促下继续读了下去,在场的人再也不敢小看夏一涵,都专注了很多。
   “今天辛苦大家了,那没什么事情就散会吧。”夏一涵笑眯眯的看着大家,现场响起掌声,薛文君的眼神落到了艾伦和国豪身上,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艾伦脸色一白,跟着鼓起掌来。
   “请稍等,我们叶总也要参加会议。”张丰毅出现在门口,朝夏一涵微微致意。
   叶子墨,他来做什么?夏一涵有些慌乱的打翻了桌上的水杯,薛文君握住夏一涵的手微微摇了摇头。
   叶子墨进来后视线放在下两人交握的手上,原本就更加冷的眼神更是让人胆战心惊,“看来我错过了不少好戏。”叶子墨意味深长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薛文君淡淡的开口,把准备脱手的夏一涵的手握得更紧。
   叶子墨蹙眉,两个人的肆无忌惮让他心里就像一团火烧:“怎么,你们就是以这样的态度来见旗下80%地产股东的?”
   叶子墨的话让在场的人一片哗然,谁不知道华府最值钱的就是那一块地皮。“你今天来做什么?”夏一涵调试好心情,把手从薛文君手里抽出来,给了薛文君一个放心的眼神。
   两人的互动让叶子墨看得更是火大,夏一涵看着对方冷漠的眉眼心里感觉到悲哀,现在连和自己说话都令他烦躁了么。
   叶子墨冷着脸挥挥手,张丰毅把一份合同拿过来,叶子墨说道:“这是当初玛丽亲自过权给我的一份说明书,现在我要回收!”
   夏一涵想着躺在病床上的玛丽,咬着牙说道:“就不能再等一等吗?毕竟奶奶她只剩下那些时间,等她过世不行吗?”
   叶子墨深深的看着夏一涵,眼睛里有一闪而过的温柔,语气坚定的说道:“不能等,我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叶子墨你别欺人太甚了!”艾伦站起来指着叶子墨破口大骂。
   薛文君看着叶子墨,想从叶子墨的表情里找到一点这么做的理由吗,却发现对方的眼神里只有势在必得。
   “你休想,奶奶的东西,我会帮他守护到最后一刻,直到她离开!”夏一涵抬起头坚定的看着叶子墨。
   叶子墨一瞬不瞬的盯着夏一涵,略带血色的薄唇抿得死紧,就在夏一涵以为对方要说什么的时候叶子墨只是淡淡的说道:“随你。”
   转身干净利落的离开,夏一涵手下意识朝前伸着,猛地拔腿朝门口追去,手被紧紧拽住,夏一涵回头,薛文君摇摇头。
   咬咬牙挣脱薛文的的手,夏一涵捂着肚子艰难的朝叶子墨离开的方向跑去。“叶总,真的不需要和夫人说一声,我看她很难过,告诉她这一切都是为了引诱背后的人出手”张丰毅看脸色很不好的叶子墨说道。
   叶子墨眼神;冷漠的看着窗外,伸手捶了捶胸口,低低呢喃道:“为什么会那么痛,心痛的感觉就是这样的么。”
   拐弯处匆匆跑来熟悉的身影,叶子墨下意识用手阻止正在关闭的电梯门,手被挤压着,张丰毅急忙按下按钮,叶子墨种皱眉把受伤的手放到后背。
   “叶子墨,你等等。”夏一涵站在电梯外喘气粗气看着叶子墨。
   叶子墨挑眉,尽管心痛,但是手上时不时传来的镇痛感让叶子墨更加的清醒、
   爱她,只能用这种手段保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