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18luck官网keno

第419章 汉江临泛

这只眼睛,无论怎么看都是那个吧?
  兔子眼……不对,是写轮眼,而且还是三勾玉的。
  不过,苏木内心并没有多少波动,毕竟连王之财宝和魔法少女都已经见识过了,如今就算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刚大木,也休想让他动容。
  于是,他手腕一转,长剑当即对着少年的颈脖削了过去。
  “呯——!”
  清脆的碰撞声中,流转着淡淡荧光的剑刃停在了艾文的脖子前,挡在那里的是一柄让空气显得有些扭曲的不可视之剑。
  真是厉害啊,这样都能判断出他出剑的时机和落点,这可不是光凭心眼可以做到的呢。
  苏木微微暗叹一声,随即嘴角勾起。
  银芒一闪,苏木的身影瞬间来到了无人保护的少女身前。
  而正准备着支援兰德尔的少女只感到前方的空气突然出现了一片扭曲,随即在一片蝉鸣之声中,她似乎听见了兰德尔的呼喊……
  “噗嗤——”
  冰粉洒落,血花四溅,少女愕然的看见护住她的‘弗莱德’身上突然出现了数个黑孔,同时力气仿佛从她身上流失了一般,意识渐渐的开始模糊……
  “扑——”
  看着倒在地上的少女,苏木的眉头却微微皱起,这太简单了吧?法爷的尊严呢?
  然而下一瞬间,他便想扇自己一巴掌。
  只见少女身下忽然亮起了一个纯白的魔法阵,随即一颗清澈透明的晶体从她身上浮现,晶体发出了一道柔和的白光,光芒又化作了一股清澈的液体包囊在了少女的身上。
  “……”苏木这一刻特别想日狗,他扶了扶‘帽子’直接无视掉少女,像一旁闪去。
  这时,兰德尔也带着艾文回到了少女身旁,看着『圣泉』生效的景象,他那绷紧的脸色也微微的缓和了下来。
  “队长,怎么办?”艾文脸色发白的问道。
  刚才那一击真的让他绝望了,他原以为得到了‘眼睛’后,就算不敌,也至少能缠住苏木,但现实却如此残酷,他依旧还是连一招都抵挡不了。
  为什么会有这种不讲道理的差距?
  对于少年的问题,兰德尔并没有回答。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他搞不明白战场那么大,秘境又这么多,怎么偏偏每次都遇见他?
  撤退?这个想法从一开始就有了,但对方会让他撤吗?
  “现在的兰德尔大人可是一点都不帅气呢~”
  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兰德尔和艾文回过头,却见少女正以法杖拄着地,缓缓的站了起来。
  “兰德尔大人是在害怕吗?”
  “……”兰德尔没有回答,他反问道:“你不怕吗?”
  少女轻轻的笑了起来:“为什么要怕?”
  “你还有圣泉吗?”
  “老师只为我准备了一颗,再来一次,我就真的要死了。”少女捋了捋头发,脸上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的干净。
  “那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应该是由我来问兰德尔大人才对吧?”少女直视着兰德尔的眼睛:“你到底在恐惧什么?”
  是啊……
  我在恐惧着什么?兰德尔陷入了默然。他也知道自己从见到苏木的那一刻起就有些不对劲了。
  那是精神受到了恐惧的支配所导致的。。
  恐惧什么?死亡吗?
  不,那个从踏入战场的那一刻就有了觉悟了,甚至他现在就能为了队友而死。
  那是害怕失去队友?
  也不是,真要担心这个的话,他就不会千辛万苦让艾文恢复过来了,然后又带着他上战场了。
  那是什么?
  兰德尔轻轻的笑了起来,其实他一开始就知道答案了,只是他不愿意面对而已。
  先知的孙子,天才剑士,未来的伪神,重重的光环仿佛成了束缚着他的枷锁一般。
  不想失败,害怕失败。
  但他依旧是失败了。
  随之而来的是逃避,不断的给自己理由,然后跟自己说,逃吧,等晋升圣者后,一定能洗刷这次的耻辱。
  但这些都只是给自己那可悲的自尊心一张遮羞布而已。
  自欺欺人也该到此为止了。
  “艾文,你先撤退,回去后手应该能接的上。”
  “队长……”
  兰德尔伸手打断了艾文正准备脱口而出的拒绝,笑了笑继续说道:“去吧,记得帮我请救兵,我大概只能坚持几分钟了。”
  “……”突然间,艾文感觉自己这个最亲近的人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我明白了。”说完,艾文便闭上了眼睛开始沟通自己世界。
  就算处于出口的位置也并不是想回就能立刻回去的,这个过程是需要集中精神沟通自己的世界,一般都需要三到五秒。
  虽然看似很短,但是……
  凌厉的杀机第一时间笼罩住了三人,几乎同时六道黑线伴随着一片颤鸣之声激射而来。
  不可抵挡。
  兰德尔心头莫名的涌出这种感觉,于是他几乎本能的推开了少女,同时拉着少年向一旁闪去。
  黑线呼啸而过,在空气中留下了一片扭曲,而同时艾文的沟通也被打断了。
  谁也逃不掉。兰德尔的心沉到了谷底。
  “没用的,兰德尔大人。我们只能杀掉对方,或者被对方杀掉了。”少女轻声说道。
  “嗯?”兰德尔回过头,他感觉少女似乎看出了些什么。
  “那是空间攻击,是无法用常规手段防御的。数秒时间站着不动足够他杀掉我们几回了。”少女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她总算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死的了。
  这时艾文突然开口道:“也许还能离开,但要付出代价。”
  闻言,兰德尔表情一僵,他明白艾文的意思。
  付出代价并不是只留下一个人阻挡苏木,因为在那种速度下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能让对方放他们离开了,如同之前用圣泉换回艾文一样。
  但这是何等耻辱的做法?
  “兰德尔大人怎么看?”少女一双明亮的双眸注视着兰德尔:“要乞求对方饶了我们吗?”
  “为什么不?”兰德尔苦涩的笑了起来,然后对着前方那空无一人的虚空喊道:“苏木,出来吧!做个交易。”
  “老兰,你变了。”苏木从虚空中显形,一脸唾弃的看着兰德尔:“亏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宁折不弯’的男人。”
  “……”不知为何,兰德尔总觉得对方那句‘宁折不弯’充满着浓浓的恶意,但他也没多想,当即便说道:“即便杀掉我们你最多也只是得到我这柄剑而已,如果我付出更多的代价,你愿意放过我们离开吗?”
  “哦?”苏木饶有兴趣的看着兰德尔,但随即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戒备:“什么代价?先说好,我不好男色!”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