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南宫ng28

第6895章 景御研习古典文学

日子如流水般悄然滑过,转眼已是六月初八。
   一大早,禾凝就被一堆丫鬟婆子唤起来,细细地梳妆打扮。禾凝望着铜镜中的自己,朱红的唇,青黛色的柳叶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如两颗闪闪发光的明珠。她身穿真红对襟大袖衫,头戴沉甸甸的凤冠,冠上缀满珠翟、花钗,衬得她美艳无方,贵气逼人。
   只是,她的眼神里,却含了与年纪不相符的沧桑。禾凝叹了口气,她已经如愿摆脱了韩景元,改变了以前的生活轨迹,却又不知前面等待她的将是什么。
   “哎呦!这大喜的日子,小姐叹得哪门子气呀?”喜娘笑着斥道,“看窗户外面那些喜鹊儿叫的,今儿啊保准是个大吉大利的好日子儿!”
   禾凝抬头往窗外望去,两只喜鹊立在枝头叽叽喳喳地互相追逐着玩闹,看得禾凝的心情不由得雀跃起来。五年未见,不知青梧哥如今怎样了呢?
   此时,街上已铺满十里红妆。一条条大红的绸缎挂在树上,随风飘扬,灿若云霞,霎是惹眼。一队披红挂彩的车马正徐徐往禾家驶去。
   只见一男子坐于高头大马之上,胸前挂一朵大红花,行在车队最前面。此男子面如冠玉,浓密的双眉,高挺的鼻,眸子漆黑如墨,犹如黑曜石一般。男子就是前来迎亲的方家四公子方青梧。
   街上被围得水泄不通,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众人见到方青梧的样貌,先是惊叹,继而露出十分惋惜的神情。方青梧俊美的脸上挂着痴傻的笑,看得让人扫了兴。众人直叹,真是白瞎了如此一副好皮囊!只是可怜了禾家小姐,原本知书达理,姿容倾城,在京城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谁料到禾大人死后,竟被个傻子拣了便宜!
   “方家少爷,你今儿骑着大马这是做啥去哟?”人群中有人高声喊道。
   方青梧嘴巴一咧,憨憨地答:“娘给俺说,今儿个接媳妇儿去咯!”
   “接了媳妇儿回去干啥?”人群中又有人戏谑道。
   “生儿子!”方青梧大声答道。
   “方少爷,你知道咋生儿子不?”人群愈发骚动起来。
   “咋不知道咧?”方青梧笑得眉眼弯弯,“俺娘说了,把媳妇往床上一搁就能生个大胖小子!”
   “哈哈……”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有的小姑娘听得红了脸,再看看方青梧那痴痴呆呆的模样,连连摇头叹息。
   “青梧,闭嘴!”一旁的方青松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这个弟弟把他们方家的脸都丢尽了,而他偏偏还是方家唯一的嫡孙,真是老天无眼!
   “大哥,就是嘛!”方青梧孩子似地撅起嘴。惹得众人又是一通哄笑。
   这边喜娘正忙着用五彩棉线给禾凝细细地开了面,就听得府门外锣鼓喧天,人欢马叫。十二个乐手分成两列,喜乐吹奏得那是一个响亮,仿佛要把天上的神仙也给震醒,好下来讨杯喜酒喝。
   “新郎官到!”
   听到这一声喊,禾凝心里打起了小鼓,“砰砰”直跳。
   “走吧!”喜娘笑着给禾凝盖上大红盖头,用大红绸牵着禾凝往外走去。
   一阵噼里啪啦震天响的爆竹声后,新郎官方青梧下了马。王夫人早已在正厅坐下,远远看到方青梧呆呆傻傻走路歪歪扭扭没个正形的样子,不由得又气又伤心。
   “凝儿,到了婆家,要孝敬公婆,照顾相公,教养子女……”一阵子例行训话之后,王夫人已然红了眼。
   “娘,您放心,我会常常回家来陪您的!”盖头底下的禾凝道。
   拜别母亲,禾凝手中红绸的另一端已握在方青梧手里,禾凝小心翼翼地任由他牵引着往花轿走去。
   突然,禾凝被拽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围观的人群像炸开了锅,爆发一阵潮水般的哄笑。
   “哈哈,方傻子摔了个狗吃屎!”
   “啧啧,今儿这个婚礼没白来!”
   “方家这次脸可丢没咯!”
   “真是可惜了这如花似玉的新娘子了!”
   …………
   众人议论纷纷,方青梧的憨笑声传入耳中,禾凝心里五味杂陈。她怔愣了一下,眼睛透过盖头的缝隙看到地上坐着的人形,把手缓缓递了过去。
   方青梧看到递过来的青葱玉手,嘿嘿一笑,一把抓住,理所当然地站了起来。
   到了方家,一路跨火盆,拜天地,禾凝累得险些受不住,终于熬到了入洞房。禾凝在新房里坐着,本想在床上靠一会儿,结果被喜娘一顿数落,只得坐直身子。就在禾凝坐着都快要睡着的时候,新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请新郎挑起喜帕,一辈子称心如意!”喜娘笑着,递给方青梧一杆喜秤。谁料方青梧直接无视,伸手就把禾凝的大红盖头给揭了开来。
   看到禾凝的容貌,方青梧愣了一下,转而拍手笑道:“哈哈,你的脸好像红彤彤的大猴屁股!”
   禾凝闻言,气得脸更红了。不过他也没说错,喜娘今天快把整盒子胭脂都涂她脸上了!不像猴屁股就怪了!像虽然像,非要说出来吗?禾凝一阵郁闷。
   “哎呀!方少爷!成亲嘛,都是这样的!”喜娘嗔道,“下面请新郎新娘行合卺礼!”
   说罢,丫鬟们端了个精致的托盘过来,上有精致的两个小酒盅,里面盛满了清冽的美酒。
   禾凝把酒端在手里,正待伸出手臂,方青梧早已一个仰脖,一杯酒自顾自地喝了下去。
   一屋子的丫鬟婆子面面相觑。喜娘连忙上前,劝道:“方少爷啊,合卺酒不是这么喝的,你们再端一杯过来!”
   “你们烦不烦?!本少爷我困死了,通通都给我出去!”方青梧一阵火气大发,把喜娘和一众丫鬟婆子连推带搡轰了出去。
   人一下子全走光了,禾凝却觉得局促起来。方青梧坐在桌子旁大口大口地啃着水果,禾凝望着滴着蜡油的龙凤喜烛,一时有些恍惚。
   “凉子?你不饿吗?”方青梧看着她一直坐在床上发呆,不由出言问道。
   禾凝秀眉一拧,纠正道:“不是‘凉子’,是‘娘子’!”
   “就是凉子啊!凉子,你吃不吃?方家的点心可好吃了!”说着,方青梧端了一盘芙蓉糕来递给她。
   禾凝无语,放弃纠正,吃起芙蓉糕来。
   洗漱完,睡觉成了问题。禾凝虽然接受了方青梧是她相公的事实,却不能接受今天就和他发生那种亲密的关系。都说傻子力气大,不知道他……禾凝小心的瞄了一眼方青梧。
   只见他大大咧咧往床上一躺,自动滚到大床最里面躺好,还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像个大粽子一样,嘴里还嚷嚷道:“娘说了,成亲了要和凉子一起睡,那你晚上可不要抢我被子!”
   禾凝被他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给雷得外焦里嫩,难不成她还要对他霸王硬上弓不成?禾凝无语一笑,乖乖爬上床睡觉,成个亲还真是耗费体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