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肃和

第86章 诛心

落夷宫自打司战离开,关了宫门后,便格外寒冷。许是司战不在的缘故,那些灯烛哪怕是在我进门以后,也并不明亮。我自招摇山回七十二天,先到了落夷宫,因我一身血污,不好见人,若是就这样回了清渊宫,必然是说不过去的,何况我并不能保证自己能避开与白的眼睛。

在我此时穷途末路之际,落夷宫成了我最好的去处。

落夷宫的后院里,有着一方寒潭,是司战沐浴之处。那处寒潭效用堪比瑶池水,司战曾告诉我可以去沐浴,好增进修为,我婉言谢绝了,因为我怕冷。可是如今要想将我这身血污洗一洗,除了那寒潭再没有别的池子可用了。

我脱下染红的衣裳,跳进那池子,果真是冰冷刺骨,让我承受不住。我感觉到有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钻进我的皮肤,治疗我的伤,那是寒潭的功效。可我实在太冷,胡乱洗洗,任它调和一番我的伤势,就赶紧爬起来了。

我的衣裳已然不能再穿,我提前找了件司战不常穿的袍子来,将就一下。司战的袍子穿在我身上很不合身,但干干净净,不再充满血腥气,让我好受许多。我在落夷宫的一处角落里找到了一面早已布满灰尘的镜子,擦干净一照,才看见自己青白的脸色。面如死灰,十足的苦相。

这都是因为我如今修为失得太多,身体虚弱,灵识不稳。我这副样子任谁看了都能看出我受了重伤,可我并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这是为了什么。我躺在招摇山的那三日,脑海中想了很多东西,譬如我为何初见辰止上神便觉得熟悉,譬如这神力偏偏落在我身上到底有没有什么机缘。这样的念头出来了,我也就生出了更加晦涩而不堪的念头,辰止上神封印情欲,所以他无欲无求,所以他冷若冰霜,可是我解除了他的封印,他便又可以去欢喜谁,去爱慕谁,就像是积雪融化一般。那么,辰止上神有没有可能,欢喜我,哪怕他当初可能也只是抱着目的地待我好。

我去司战往日里炼药的屋子里,找到了许多灵药。尊神宫中都有这样一个屋子,尊神炼出的灵药,效用极好。司战那许多灵药,我都不大认识,也不知能不能吃,唯一识得的,是司战曾送给我过的,我摸出两粒吃下去,总归是面上红起来了。我自己也炼制灵药,慢慢吃着,总能补好身体的。

我那件已经染红的衣裳无法再穿,洗不干净了,被撕扯得破烂不说,六长老施在上面的法术已然失效,没什么留着的必要了。只是可惜我六长老的心血,她学着做衣裳应当是很费心力的。我寻了个布包,将那衣裳装起来,准备找只箱子收起来。

这些事儿做好后,我便回了清渊宫。与白没有刻意来堵我,许是对我私自下界这样的举动见怪不怪了,我一路上没遇见谁,匆忙溜进了我的屋子。

我换好自己的衣服,找了柜子将布包放好,便翻出我前些时候炼制的灵药,盘算着可以吃多久。我已无法再炼制灵药了,就着这些药吃,能撑多久是多久。且我不能再见人了,我身上的药味会暴露我受伤的事。我托了一位平日里看着眼熟的仙娥为我送个口信,告诉与白,我预备关门修炼几日,告个假,免我一些差事。

那仙娥去了不久,与白便来敲我的门。我不肯给他开门,他便问我躲在屋子里做什么,我只好扯谎说自己化了原形准备修炼,实在是不方便。与白信我,并不怀疑,却待在我门口不走,我只好问他何事。

与白十分高兴,虽然他平日也是很高兴的,但他今日却是格外高兴。隔着一扇门,我问他,在高兴些什么?与白笑着说:“我瞧着你这几日又是下界去了,生生错过了咱们清渊宫的大事。”

“什么大事?”

“你有所不知,几日前下界风云大作,有一道亮光竟直直地冲上七十二天来,猛扎进清渊宫里。那时我以为是什么妖邪作祟,急急忙忙地设下结界,却挡不住那光亮,眼看着它就冲进了上神的寝宫去。”

“然后?”我问。

“我自是放心不少,毕竟那可是上神。可谁知那光亮竟瞬间黯淡下去,没了踪迹,上神寝宫也不像是在施法的样子,我这才慌了神,赶忙冲进上神寝殿。结果你猜,我瞧见了什么?”

“什么?”我问,其实我比谁都清楚。

“上神全身笼着淡淡的白光,木然地站在寝殿中央,竟像是也没反应过来一般。我喊了好几声,上神才勉强回过神来,与我淡淡说上一句话,说他当年神魔大战时封印的神力,忽然回来了。我一下子便明白了上神周身白光是怎么回事了,这事儿虽来的突然,但却是个十足的大好事啊。”我看不见与白的样子,但也听得出,他此时高兴非常,连说话的尾音都在上扬。

可这样的事,谁会不高兴呢?我也很高兴,我知道自己成功了,成功地回报了辰止上神那不经意的恩情,我不再亏欠他,便可离他不那样远。

可惜,我似乎有些一厢情愿。

在与白絮絮叨叨地说完这些话后,他似是意犹未尽不吐不快一般,继续道:“这事儿很快就传开了,诸位尊神都来清渊宫看望上神,可偏偏就不见锦代上神的踪迹。这事儿你不大懂,看不出其中的奇怪,也不用深究。谁知后来锦代上神回来,很是疲惫,司文上神再三逼问了才知,锦代上神是去了招摇山,解除咱们上神的封印了。莫说咱们上神,连我也很是感动,锦代上神沉睡了几万年,还是真心相待咱们上神,你说......”

与白絮絮叨叨地继续说些什么,我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了,脑海中翻来覆去全是他说的,锦代上神解除了辰止上神的封印。

假的,那是假的。

我忍住颤抖问:“何以证明是锦代上神所为?”

“笨。”与白道:“且不说封印一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且解除封印,需得咱们上神自己的神力,可是这七十二天中,除了上神自己,就只有合众神之力救回的锦代上神有这个资格了。最要紧的是,原本咱们上神也心存怀疑,可锦代上神那周身来自招摇山的气息是不会骗人的,再者几万年的修为会因此失掉,除了锦代上神,谁又能做到这个地步,所以是锦代上神所为无疑了。”

是锦代上神无疑了。

无疑,无疑。

我险些丢了命做的事,全然与我无干了。我确实太糊涂,太蠢笨,直到现在才明白,兜兜转转,从头至尾,其实不过是锦代上神设下的一个局罢了。费尽心思引我入局,说的什么回报恩情,原来竟是为了这样的好名声。我如今知道了真相,残忍至此,只是无能为力。可怜我悲哀至此,却无处申诉,我不晓得谁会相信我,连上神也信了锦代上神不是么。

我有时恨自己,软弱不堪,不懂争取,任谁欺我辱我我都全数收下,明明一再告诫自己不能这样怯懦下去,却永远也无法做出改变。本性难移,于我就是如此。所以我只能自己委屈,哪怕是这个委屈太大,我无力承受。

一股腥甜涌上来,我知道是血。我轻声问与白:“你可听说过,上神也会骗人的。”

与白被我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顿住了,但很快便道:“上神岂会骗人,十几万年来,我从未见过哪位上神骗人的。”

是啊,上神岂会骗人,也犯不着骗人,何必骗人呢。

诸神清明,我自混沌,哪里有他们被蒙骗一场,而我独晓真相的道理。我觉得胸口疼痛,却一时间难以辨别,是因为受伤,还是因为心伤。

见我不再说话,与白当我是累了,寒暄了几句,告诉我他会替我好好照顾憨憨,让我放心,又嘱咐我好好修炼,早日出关后,便离开了。我忽然觉得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我看着我屋子里的瓶瓶罐罐,无力地哭了出来。

我近来很爱哭,不知道怎得就有这样多的伤心事,自从遇上了辰止上神后,我好像时常难过,悲伤不已,我两万余年来流的泪,倒不如这些日子多。我安慰自己这不过是遇上了难事,却不得不承认,这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我如今孱弱至极,还需得费劲心力吊着一条命,可变成这个样子的意义,早没有了。

我在房中养了大半个月,身上的药味重的怕是隔着老远都能闻到,更不必说我满屋子的味道。我给自己设了一个结界,免得旁人误闯,终于在吃光了我自己炼制的灵药后,好转起来。

其实我很想去见上神,尤其是在我好转的时候,可是我不敢,我周身的味道不可见人。我心中还有思量,趁着一日天色暗的时候,我出了门,去了太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