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e星app官方

第4746章 老板并非你的死对头,而是腾飞的大跳板(3)

“想你大爷我了?”乔光逸嘚瑟的挑了挑眉头,不过是正好路过就看到了顾北城的小媳妇有危险。唉,他就是一个赤裸裸的好人。
   “滚蛋,像谁也不会去想你。”顾岚鄙夷的扫了他一眼后就关心的扶起了纪温暖。
   纪温暖转过身看着乔光逸,淡笑:“谢谢。”
   乔光逸摆了摆手,因为临时有事不能再逗留的样子,在顾岚一脸嫌弃的情况下他走了。、
   “二暖,怎么样了?还好吗?”顾岚挽着纪温暖的手臂,脸色的惊吓神色还没有完全散去。
   “没有,还好。”纪温暖刚刚说完的时候就听到了另一辆车子紧急刹车。
   顾北城快速的来到了纪温暖的面前,在看到了纪温暖没有事情了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顾岚走到了顾北城的身边,轻声的说了一句:“是乔光逸那个混蛋救下的,要不是他,我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顾北城点了点头,他对着顾岚说了一句:“你先走吧,我送她回家。‘
   纪温暖看着顾岚离去的背影之后,才牵起了顾北城的手。
   “走吧,我送你回家吧。”顾北城握紧了的纪温暖的手后,两个人向着车里走去。
   纪温暖总觉得今天的顾北城怪怪的,他总是给自己一种格外严肃的感觉。他,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吗?
   顾北城帮纪温暖系好了安全带之后,车子缓缓地开动了起来。一路上,顾北城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开着车。
   纪温暖也是一句话也没有先开口说话,她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始终还是没有开口问什么。
   顾北城既然不想说话,那么就说明他不想说出来,或者,现在不是时候。
   路程十分的短,顾北城将车子停在了庭华前边的时候,他的手突然紧紧的握住了方向盘。
   纪温暖看着他这个模样,突然下意识的想要逃离。
   “我先下去了。你早点回去吧,晚安。”说完,纪温暖立即打开了车门,就在她刚下了车的时候顾北城也跟着下车了。
   顾北城望着纪温暖的背影,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暖暖,我们聊聊吧。”
   纪温暖有些艰难的转过身,她看着顾北城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要谈谈的样子。
   “你说吧。”
   顾北城抬起脚步,靠近了纪温暖。他就这样站在纪温暖的面前,突然伸手抱紧了纪温暖。
   “暖暖,我们——分手吧。”
   纪温暖的身子一下子僵在了原地,她没有听错吗?
   顾北城再跟她谈分手?!
   “暖暖,我们分手吧!”顾北城再一次的强调着这件事情。
   纪温暖猛地抬头,脸色露出了罕见的愤怒,“顾北城!你想追人的时候你就追人,你现在想分手了就说分手?你以为,我是吃饱了撑着活着让你耍着玩的吗!”
   “是谁当初告诉我,别人做得到的事情他也会做,做不到的他一样还是会做。然后呢,现在别人会提分手,你也会提了?!”
   面对纪温暖如此愤怒的质问,顾北城一句话也回不了。
   他承认,那些话都是他说的。
   太美的承诺都是没有经历过波折的,一向成熟稳重的顾北城因为爱情也如此冲动过。
   “暖暖~”顾北城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纪温暖的声音再一次的打断了他。
   “不要叫我暖暖,顾北城,分手就分手。分了手,就不再是朋友,因为,我连最熟悉的陌生人都不想和你做。”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纪温暖挺直了自己的腰毅然而然的离开了。
   顾北城看着纪温暖离去的背影,心口一阵闷痛。
   顾北城,你真没有用,连自己所爱的人都没有办法保护。
   你又有什么资格信誓旦旦的告诉她你爱她?
   顾北城垂放在两边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一个拳头,顾北城,你要知道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不要,不要一错再错下去,为了她,你不能在冲动了。
   等到再也看不到纪温暖的身影之后,顾北城站在原地久久不动。
   纪温暖渐渐的走进了自己的公寓里,在门关上的那一刻,她终于没有忍住的哭了出来。
   她的背紧紧的靠着门渐渐地滑落,瘫坐在了冰凉的地上。
   她何止不知道,顾北城这么做的理由,可是,为什么不愿意撑下去?
   为了保护,就仅仅那两个字就可以随意的说出分手两个字?
   难道,爱情就不是共生死,而是放手吗?
   她以为,自己只是简简单单的喜欢顾北城而已,却不知道自己明明嘴上说着不爱的时候却早已失去了那颗坚守了许久的心。
   她的脑海里闪现着很多与顾北城有关的念头,不论是那次跳车还是面对顾老爷子的时候,她总是莫名的有信心。总是异常的维护着顾北城,她以为那只是喜欢而已。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爱,何必做那么多的付出?
   可是,为什么在她想要跟他站在一起努力对抗困难的时候他要选择放弃?
   这一夜,纪温暖哭的很久很久。
   宥色酒吧里,顾北城正在无休止的喝着手里的酒瓶子,一边刚刚赶来的乔光逸看着他这个样子十分的无奈。
   他顾北城何曾如此颓废过?
   “如果舍不得的话,为什么要跟人家说分手?她看起来不是会因为生命危险而选择跟你分开的人。”乔光逸认命的将散落在不远处每个地方的酒瓶子整整齐齐的捡了回来。
   顾北城的身子略带着一丝摇晃,要说他喝醉了?那就错了,他此刻估计比任何人都要清醒的多。
   “爷爷,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她,还有那个女人,在没有一切都安全的前提下,我不会拿她冒险的。”
   “可是,有没有想过她的心情?然后,你这一句保护却成为了你们两个错过的契机?”
   顾北城的身子僵了僵,没有开口说话。
   他何止不怕,可是,难道要他有一天眼睁睁的看着纪温暖死去的场景吗?他不,他没有那个胆量接受这样的事实。
   PS:作者有话:纪温暖是很坚强,但是,我一直坚信一句话:最软弱的人是连哭的勇气的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