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玄行幻记

第606章 第六百零五话:一斩六命,绝无退路

只见话音刚落,先前捎起树杈作剑刃的何澜忽就将树杈直抛向其中一名学长的同时,腰间云葛剑脱鞘而出,猛然朝五名学长冲突过去。

那树杈在脱离何澜的手后变成一道金色箭矢的模样,可以能够清晰感受得到其中蕴含的骇人剑道。

那名学长见状也是赶忙往后退身躲避,与此同时在他的上头,灵力和剑气的爆炸回波不停的传响而来。五道由自风临剑诀的剑影浮现于何澜的周身,何澜以剑意驱使剑影与一人缠斗,以己孤身一人独战三人!

五人不知道,彼时的何澜才开始使用分法,那深不可测的气息则是来源于他动用绝对判制。在与三名学长之间的刀枪剑舞的比较之下,何澜竟是游刃有余,甚度正和他所意!

这几乎痴狂的较量之下,何澜因绝对判制而变得猩红的双瞳,看起来已经如同是疯魔一样,和现他的模样如出一辙!

但纵使何澜通过分法暂时提升到三十八条丝的修为,面对三名灵力实体化的学长的携手,灵力上的压制那是自然的压过何澜一头。

以此何澜也难以避免暂避锋芒,在被一枪捅破右肩表皮后,鲜血慢慢流溢整个右臂,他也不由暂时伫立原地。

“毕竟不是灵力实体化,刚才只是被他抓住机会而已!为步学长报仇!”其中一人见何澜停留在原地,见势士气大振,不过数分钟全然忘记先前对死亡的恐惧。

于是乎五人集结,无论是各项灵力和灵技,都一同朝何澜往去。若非这是在丛林里,就会有路人在大白天看到白天打旱雷以及无中升洪水的情况。

彼时何澜抬头仰望天空,他预估从他进来到如今,也应该有了十多分钟左右。

十多分钟,解决残血困兽确实是有些拖沓了。他可不保证这期间自家兄弟姐妹们不会察觉到他并非去采购物品,亦或者韩岩导师压根就没有和院长理缠,这些被发现的因素何澜可是不打包票的。

“十多分钟,应该够了。”何澜正视面前的洪水猛兽,刀光剑影自然灵力,只见他双瞳猩红手持霸主宝剑,浑身气势陡然一变,周身的精神力气场也在逐渐变得越来越强大,直至众人心口。

此刻大风吹起,黄金的剑影包围着何澜手中已然开启权能的云葛剑,拟似领域的权能将他们与外界隔绝,一般人那是很难发现此处的异常。

但也有所不同,若是能仔细观察,可以发现金黄色的光芒之中竟无时无刻穿插有风的迹象,那金黄色的光芒彷若并非仅有何澜的剑道。

这景象,犹如是昔日的风光大葬。

拟似领域里因其卷起的大风即在此刻转变为狂风,风暴将此范围内的大树直接连根拔起。

“传送石!快出去!不然我们都得死!”杨浩见势不妙,他能有所感觉这把金色大剑比起一个月前最终对抗张铭清的大剑还要更加恐怖!感情何澜在对抗张铭清的时候竟还是存有一手!

这他连对抗的意识都几乎荡然无存,连是身怀地火的张铭清都被那把金色大剑给弄得奄奄一息。更别提他在面对比之前者更恐怖的,那结果可想而知!

杨浩怒吼一声后也不管其他人的情况如何,直接是以仅剩下的全部灵力强行撕开何澜拟似领域的一角,乘坐自带的飞行灵宝在大剑风波波及整片领域之时前一脚逃出了出去。

那把金色大剑与其说是大剑,不如说是巨剑,巨剑上闪耀着强烈刺眼的光芒,胜似太阳的照耀,照映在尚存在拟似领域的学长脸上无疑不是金光闪闪。

“快…跑…!”这些学长起初还想有所抵抗,并且对杨浩宛如亡命徒的姿态有所鄙夷,但到现在危机紧迫,他们好似真的感觉到生命受到了威胁。

不过,这一切都为时已晚。只听嗡鸣响起,巨剑落下,金光流溢,万物寂籁。

而在千钧一发逃出的杨浩周身疲惫,趴在飞行灵宝上回头望去,那平凡无事的丛林仿佛刚才那金色巨剑诞生的威压和仗势从未存在。

“这家伙,杀了那么多家族的候选人,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他满脸疲惫看着身后平静无常的丛林,嘴角露出一丝得意且嚣张的笑容,这些人不乏都是二流势力家族数一数二的继承人。更何况张铭清还是一流家族势力,在他看来何澜只要一出陵学院那是必难逃一死。

“但你也看不到了。”

只听一剑飞嗦,杨浩眼前那片平静无常的丛林恍然之间变成一片残垣断壁,那飞剑直穿杨浩的飞行灵宝,还穿透他的胸膛。

面目惊恐的他斜眼一看,发现这把紧飞过来插入他胸膛的宝剑的剑柄,上面写着大大的云葛二字。

随后失去灵力支撑的飞行灵宝从空中坠落,掉落在丛林的边缘深处,而那把插着剑却是飞了回来,回到何澜的手中。

何澜一时间也并没有马上去追赶上去,只见他竟然从时环里掏出两瓶四级的治疗灵药,直接一股脑的全部猛灌进去,这才是终于让他勉强恢复正常行走的状态。

“咳咳!”喝尽治疗灵药的何澜甩手丢下两空瓶子,四肢因乏力过度而颤抖,他就想于此坐下来。

不行,不能这样坐下来。就在即将蹲下时何澜猛摇摇头,四人都在他的拟似领域里灰飞烟灭,他必须得确认逃出去的杨浩是否被他一剑毙命。

“云葛…”

他以强大的毅力扼制住坐下的欲望,支身站在云葛剑上御剑而去,在他大概的判断下来到杨浩坠落的地方。

杨浩以及飞行灵宝就坠落于一颗大树之下,何澜见状立刻是飞了过去,来到倒在地上的杨浩。

鉴于前车之鉴,何澜没有亲自上去查探杨浩尚有呼吸,而是直接是拔剑以剑气将杨浩的头身一分为二,后再是用剑在其身上补上几剑。

“在陵学院里因为还有四行他们,杀生不得我是放过你一条路,但你自寻死路怨不得人。”何澜面无表情地凝视面前已经是死得不成样的杨浩喃喃自语,随后从时环取出那盏之前放在大袋子里的一盏灯,赫然就是一盏三级驱兽灯。

只见何澜当即点亮驱兽灯,放在碎尸万段的杨浩身前。随之便离开杨浩尸身数米远蹲守休息,在绝对判制看着有三四只三四级灵兽因驱兽灯的吸引,前来啄食分食干净。

在确认杨浩死得不能再死连骨头都不剩之后,何澜才在空中划出阵法当中的传送阵,凭空离开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