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玄行幻记

第605章 第六百零四话:杀人者,人恒杀之

何澜安然从陵学院上一步步走下陵城,随之背离人群的方向并未前往人口居多的东部传送阵,而是前往的西部大门。

但何澜却是并未站在这稀少的西部传送阵上,而是孤身西行,面无表情的踏入丛林当中,仿若理所当然的走进这危险的丛林。

逐渐往深,何澜仍旧如此,直到他走进丛林一处,不由原地停下脚步来。乍时阳光透过树丛,直照射到何澜的身上,于地面上拉出颇长的影子。

“嗦~”

一道灵力突就从何澜背后袭来,其势若非是灵力实体化,恐怕就会一招毙命。

“轰~~”

灵力落下,引起爆炸的同时掀起不少尘土。随之灰尘散去,阳光仍在,但却不见人影。

“什!”就在他为不见踪影而疑惑时,那本应该陨落于偷袭的灵力中的人影却竟彷若瞬移一般出现在他的身后,并且极速一脚用力的给他猛然踹下地面而去,脚上的风灵力清晰可知。

何澜本人稳若泰山的站在树枝上,看着眼前被他一脚踹下去的人影,缓缓将单手甩在肩上的大袋子放在脚边,从稍有落下的口子里竟然露出一件看似是灯的灵宝。

“不用再躲了,杨浩学长,另外五人都是你从高年级带来的学长吧。”何澜平淡的说道,他们可以瞒过任何人,可却是完全瞒不过拥有绝对判制的何澜。

并且何澜之所以走来这里,正是他明知道这针对于他的陷阱。但奈何在他眼里,这些残血群龙无首的猎物无论如何还是得收拾的。

被何澜戳破,杨浩等人便不再躲藏,随之纷纷出现在何澜的肉眼的视野里。

看着出现的人,何澜不由紧眯双眼,从上而下俯视着面前这六人,不由间升腾起不凡的压迫感。

“你是怎么发现我们有六个人的?”杨浩站在一枝稍低于何澜的树枝上,在质问的同时嚣张气焰丝毫不减,大有强问何澜的高傲。

并且在质问的时候六人一同对何澜发起进攻,六股灵力实体化的灵力简直就是像砸脸般往何澜身上砸去。

“这我无权奉告。”何澜极限扭身躲闪,以他引以为傲的速度和绝对判制全部躲过六股攻击。并在躲避时顺手掰开一支树杈握在手中,以此作为剑刃,剑气充斥于那树杈上,以一剑散去魑魅魍魉。

何澜这以树杈当作剑刃的行为,在六人看来何澜就是在故意羞辱他们。不理腰间的云葛剑,却是拔树以剑刃,这不是羞辱是甚?

“何澜!你欺人太甚,你以为你击败张铭清,就能逃脱我们六名灵力实体化的强者手中吗?!”其中一名学长怒吼,他的修为四十五条丝,想他比起张铭清还要更加强大!

“何澜!你一介不过尚未灵力实体化的凡人修行者,被六名灵力实体化的强者所围杀,你足以自傲了!”瞬罢多重灵诀奔涌而去,将独处一方的何澜团团围住,这六股灵诀抓其中一条而来,那都是足以毁灭一名灵力实体化的。

“强者?”

何澜的语气依旧淡漠,但与之不同的是自身的气势在不断攀升,一道金色大剑粗暴的将多重灵诀宛如刀尖割韭菜般,轻松的一分为二。

只见彼时的何澜双瞳变得异常猩红,冷漠的眼神如同秃鹫一样紧盯六人,离开陵学院后他也不再手下留情拼命压抑掩饰。

看过他绝对判制真面目的除开凡人修行十四人的兄弟姐妹们,其他的都已经死了。

“你们配吗?”

淡漠的声音伴随着再也不掩饰的杀气,硬是营造出一种肃杀的气氛。这终于在六人看来,何澜并不是落网的兔子,而是主动送上门来围杀他们的狮子!

而他们意识到的这点,何澜正是有这打算!

只见何澜红瞳骤现之后,整个人像是狂化一样疯狂的朝六人突去,气息比之原先的明显到深不见底,让人误认为何澜使出超出他们修为许多的分法,修为提升起码那是一个大段。

“不可能!不可能会有能提升一大段的分法!就算超级分法也不可能有这种效果!”一人看着何澜猛突过来,一剑划开他们的灵力不惜于此过来近战,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于此同时,自从何澜动用绝对判制后围绕着他附近硬生生是形成强大的精神力气场,从天而降的气压就似神罗天征一样,强势的逼迫压着在场六人向何澜低头。

或许是灵力实体化的原因,六人对此还是能有力的扛住。那强势的气场却是让六人胸口发闷,就像是有块石头压在心头,但并没有因此而无法行动。

“急束法命!”他们很清楚这是何澜那强大到逆天的精神力所为,于是有人取出一枚精神力屏蔽灵宝,就此消退何澜精神力气场给他带来的影响。

可他的动作并不能瞒过拥有绝对判制的何澜,面对精神力屏蔽灵宝的出现,何澜的方法则是以暴制暴。

精神力屏蔽灵宝能够制约他的精神力,那么能否制约他的幻术?

只见那从空间戒掏出精神力屏蔽灵宝的学长刚散去何澜精神力的影响,一道比之原先更猛的幻术从天而降,直接打进那名学长的大脑中。让其不由愣在原地后,直接是从树上坠落下来。

何澜在此后故意将一道迎面朝他涌来的灵诀以幻术干扰,让那道本该冲击何澜的幻术轨道改变,冲向那名身中幻术坠落的学长。

“不好!那是他的镜花水月!”其中一人见状怒吼道,神情剧变脸色苍白,于此他的灵力急忙冲向那被何澜幻术干扰的灵力,想救下那深陷幻术的学长。

但何澜可岂会让他们得逞,一道黄金大剑瞬息出现,赶在两股灵力到来之前,直接是连人带灵力一同变成两半,伴之周围的树木也难以幸免,纷纷倒落在地上。

这是让在场的五人瞬间脸色突变,他们根本就没料到这才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何澜居然真的当着他们的面杀了人,而且还是同出身于陵学院的同门学长!

“这可是陵学院之外,学长们。要杀人,可是要做好被杀的准备。”何澜面对因六人变成五人而脸色苍白的学长们,神情依旧淡漠无情。

他们要杀他,那么他杀他们,那是很正常的事情。起初他当众枪毙张铭清,也正是如此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