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5章 第六百零四话:杀人者,人恒杀之

何澜安然从陵学院上一步步走下陵城,随之背离人群的方向并未前往人口居多的东部传送阵,而是前往的西部大门。

但何澜却是并未站在这稀少的西部传送阵上,而是孤身西行,面无表情的踏入丛林当中,仿若理所当然的走进这危险的丛林。

逐渐往深,何澜仍旧如此,直到他走进丛林一处,不由原地停下脚步来。乍时阳光透过树丛,直照射到何澜的身上,于地面上拉出颇长的影子。

“嗦~”

一道灵力突就从何澜背后袭来,其势若非是灵力实体化,恐怕就会一招毙命。

“轰~~”

灵力落下,引起爆炸的同时掀起不少尘土。随之灰尘散去,阳光仍在,但却不见人影。

“什!”就在他为不见踪影而疑惑时,那本应该陨落于偷袭的灵力中的人影却竟彷若瞬移一般出现在他的身后,并且极速一脚用力的给他猛然踹下地面而去,脚上的风灵力清晰可知。

何澜本人稳若泰山的站在树枝上,看着眼前被他一脚踹下去的人影,缓缓将单手甩在肩上的大袋子放在脚边,从稍有落下的口子里竟然露出一件看似是灯的灵宝。

“不用再躲了,杨浩学长,另外五人都是你从高年级带来的学长吧。”何澜平淡的说道,他们可以瞒过任何人,可却是完全瞒不过拥有绝对判制的何澜。

并且何澜之所以走来这里,正是他明知道这针对于他的陷阱。但奈何在他眼里,这些残血群龙无首的猎物无论如何还是得收拾的。

被何澜戳破,杨浩等人便不再躲藏,随之纷纷出现在何澜的肉眼的视野里。

看着出现的人,何澜不由紧眯双眼,从上而下俯视着面前这六人,不由间升腾起不凡的压迫感。

“你是怎么发现我们有六个人的?”杨浩站在一枝稍低于何澜的树枝上,在质问的同时嚣张气焰丝毫不减,大有强问何澜的高傲。

并且在质问的时候六人一同对何澜发起进攻,六股灵力实体化的灵力简直就是像砸脸般往何澜身上砸去。

“这我无权奉告。”何澜极限扭身躲闪,以他引以为傲的速度和绝对判制全部躲过六股攻击。并在躲避时顺手掰开一支树杈握在手中,以此作为剑刃,剑气充斥于那树杈上,以一剑散去魑魅魍魉。

何澜这以树杈当作剑刃的行为,在六人看来何澜就是在故意羞辱他们。不理腰间的云葛剑,却是拔树以剑刃,这不是羞辱是甚?

“何澜!你欺人太甚,你以为你击败张铭清,就能逃脱我们六名灵力实体化的强者手中吗?!”其中一名学长怒吼,他的修为四十五条丝,想他比起张铭清还要更加强大!

“何澜!你一介不过尚未灵力实体化的凡人修行者,被六名灵力实体化的强者所围杀,你足以自傲了!”瞬罢多重灵诀奔涌而去,将独处一方的何澜团团围住,这六股灵诀抓其中一条而来,那都是足以毁灭一名灵力实体化的。

“强者?”

何澜的语气依旧淡漠,但与之不同的是自身的气势在不断攀升,一道金色大剑粗暴的将多重灵诀宛如刀尖割韭菜般,轻松的一分为二。

只见彼时的何澜双瞳变得异常猩红,冷漠的眼神如同秃鹫一样紧盯六人,离开陵学院后他也不再手下留情拼命压抑掩饰。

看过他绝对判制真面目的除开凡人修行十四人的兄弟姐妹们,其他的都已经死了。

“你们配吗?”

淡漠的声音伴随着再也不掩饰的杀气,硬是营造出一种肃杀的气氛。这终于在六人看来,何澜并不是落网的兔子,而是主动送上门来围杀他们的狮子!

而他们意识到的这点,何澜正是有这打算!

只见何澜红瞳骤现之后,整个人像是狂化一样疯狂的朝六人突去,气息比之原先的明显到深不见底,让人误认为何澜使出超出他们修为许多的分法,修为提升起码那是一个大段。

“不可能!不可能会有能提升一大段的分法!就算超级分法也不可能有这种效果!”一人看着何澜猛突过来,一剑划开他们的灵力不惜于此过来近战,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于此同时,自从何澜动用绝对判制后围绕着他附近硬生生是形成强大的精神力气场,从天而降的气压就似神罗天征一样,强势的逼迫压着在场六人向何澜低头。

或许是灵力实体化的原因,六人对此还是能有力的扛住。那强势的气场却是让六人胸口发闷,就像是有块石头压在心头,但并没有因此而无法行动。

“急束法命!”他们很清楚这是何澜那强大到逆天的精神力所为,于是有人取出一枚精神力屏蔽灵宝,就此消退何澜精神力气场给他带来的影响。

可他的动作并不能瞒过拥有绝对判制的何澜,面对精神力屏蔽灵宝的出现,何澜的方法则是以暴制暴。

精神力屏蔽灵宝能够制约他的精神力,那么能否制约他的幻术?

只见那从空间戒掏出精神力屏蔽灵宝的学长刚散去何澜精神力的影响,一道比之原先更猛的幻术从天而降,直接打进那名学长的大脑中。让其不由愣在原地后,直接是从树上坠落下来。

何澜在此后故意将一道迎面朝他涌来的灵诀以幻术干扰,让那道本该冲击何澜的幻术轨道改变,冲向那名身中幻术坠落的学长。

“不好!那是他的镜花水月!”其中一人见状怒吼道,神情剧变脸色苍白,于此他的灵力急忙冲向那被何澜幻术干扰的灵力,想救下那深陷幻术的学长。

但何澜可岂会让他们得逞,一道黄金大剑瞬息出现,赶在两股灵力到来之前,直接是连人带灵力一同变成两半,伴之周围的树木也难以幸免,纷纷倒落在地上。

这是让在场的五人瞬间脸色突变,他们根本就没料到这才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何澜居然真的当着他们的面杀了人,而且还是同出身于陵学院的同门学长!

“这可是陵学院之外,学长们。要杀人,可是要做好被杀的准备。”何澜面对因六人变成五人而脸色苍白的学长们,神情依旧淡漠无情。

他们要杀他,那么他杀他们,那是很正常的事情。起初他当众枪毙张铭清,也正是如此的想法。

同类热门
  • 侠魔纪侠魔纪成尘|玄幻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又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漂流在异乡。自古有十八层地狱,层叠层,道御道。武之极,狱之巅。阎罗: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侠。皇权、红尘、情欲、极乐?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魔。领土、绝色、千军、纵欲?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人身,魔念。泪是罪,血是醉!他叙述着六界之情仇,六道之恩怨……她阐释着红尘之纷扰,乱世之凄凉……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 太玄道神太玄道神冬文|玄幻荒古时期,诸神动乱,众神陨落,葬于荒古诸神之墓,一个边远山村的小子偶尔进入,自此他踏上了一条充满着激情,阴谋,斗争的逆天之路,斗国师,遇凶兽,吞天石,破天路,踏星辰,荡四方,震圣洲,动荒古,当他一步一步踏上巅峰之时,解身世,知荒古,却发觉这一切的一切……
  • 战魂啸战魂啸风迷了路|玄幻生活有其阴沉、暧昧的一面,我们称之为命运。有些人面对命运,选择逆来顺受,而有些人则是情愿燃烧自己的生命也要奋起反抗,一个看似平凡的少年为了至亲踏上了追求至强者的道路。当他走上这条路上的时候,却遭遇到了迷雾一般的迷局,重重迷局后面到底隐藏了什么,一切都是未知。迷局之中,铁血的情谊和刻骨的柔情会谱写出什么样的赞歌?
  • 星痞星痞水梦花殇|玄幻曙光女神的宽恕,号称冻结万物;凤凰的咆哮——火神翼斩,号称焚天灭世!水瓶座、凤凰座的结合,至冰、至炎,我乃冰火凤凰!三界逍遥,自风流,振翅凌天!
  • 夙愿难勉夙愿难勉原来是你|玄幻逝去的岁月尚且一去不再复返,失去的人又哪里寻的回来?是非成败转头空,不如转世重新再来!
  • 破天之剑破天之剑风雷苍穹|玄幻穿越到异界一个丞相家的武痴公子身上,左超以为自己可以享尽世间的富贵荣华,谁知他的路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拐了个弯,一夜之间,他从一个名门之后变成了通缉之犯。一路的抱头鼠窜,数不尽的凄风苦雨,杀不净的遍地追兵。最终,左超历尽艰险逃到外国,他立志要荡尽家族的冤屈,发誓要报血海深仇。左超仗剑天涯,前有各式敌人张牙舞爪,后有无数美女袅娜妖娆;立志报仇的他该如何取舍?五月大陆风雷吼,拔剑一怒破苍穹!左超如何以手中的破天之剑,纵横天下,最后登上世界之巅?
  • 异世爆丸异世爆丸殇昱|玄幻斯米尔达妄图统治宇宙,却被周毅火等人打败,但不甘失败的他打开了时空之门将主角带到了爆丸原本的世界,爆丸大陆,一代异界争霸开启。
  • 生死魔帝生死魔帝支笔染墨轩|玄幻倒霉与幸运并肩,爱情与仇恨同行;丢失了前世,换来了今生;既已来,逍遥行,笑苍生!!俊逸少年,前世,月老昏沉,与她无缘;今生,手掌生死,眼隔阴阳;绝地起,天下游!却,不知可否?醉梦佳人?!
  • 斗武仙斗武仙坏小东|玄幻斗者,汲取精纯斗气修炼己身,练至极致,可翻天覆地。武者,引动天地真气锤炼肉体,穷其极致,可翻江倒海。轩辕紫羽,修仙的小子,只为成仙。皇帝:“紫羽啊,你看我把公主许给你怎么样?”轩辕紫羽:“你就是不说,她也会跟着我的!”斗圣:“大人,请你收我当小弟!”轩辕紫羽:“滚开,没看见我手下一片斗帝、武帝吗!”圣兽:“大人,我当您的灵宠吧!”轩辕紫羽:“我的兄弟小虎和紫纹都比你霸气,不需要!”.......................................轩辕紫羽:“唉,该去仙界了!老婆们,等我回来接你们!”交流群:174569227
  • 永镇星空永镇星空邪眸天命|玄幻一场阴谋,令本为将军之子的陈浩变成被帝国通缉的叛国贼子。背负平反以及复仇的信念,陈浩一路前行,欲走出一条踏天之路。西入荒兽岭,南踏赤山国,北闯魔井地,剑锋所向,何人可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