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玄行幻记

第600章 第五百九十九话:能在陵学院横着走是件高兴的事情!

就在何澜的审判结果下来,魔王登基的择日,何澜进入深层图书馆的第二天,青羽便收到了一张宝藏阁卡。

这宝藏阁卡来到青羽的手中,这就意味着即便青羽不用佩戴伪装仪,也可以自由进出高年级片区。

现在青羽无需参加宝藏阁选拔大赛,直接成为高年级片区宝藏阁的一员,随时都能进入里面学习陵学院最高境界的炼器技术。

当秦凯给凡人修行十四人科普青羽手中得到的宝藏阁卡时,凡人修行十四人所有人都全都惊得张开大嘴。

在陵学院两年的时间他们都很清楚宝藏阁对于陵学院的学生意味着什么,能得到资格进去的无疑便都是各方面亦或者武力上的精英。

凡人修行十四人每个人都不会比那些能进入宝藏阁的同门差,可就是去年何澜宝藏阁炼器部选拔大赛的情况让他们所有人都彻底打消进入宝藏阁的念头,甚至到如今些许人的资格考试都因此都没有想过。

但如今,那张象征成为宝藏阁的卡,就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了青羽的手里。

“诶!炼器部动作也太快了吧!”沈瞳听懂秦凯的话语后满脸震惊,没想到才不过二十四小时,炼器部直接是让青羽成为宝藏阁其中一员,这谁都知道炼器部是在做什么的。

“我好像发现论比城墙厚,咱全都是菜鸟。”程吉吉看着青羽手中那张金闪闪的宝藏阁卡,愣是感觉哭笑不得。

炼器部都在去年当着大庭广众否认何澜的未来,今年却是通过他附近的人的好感,来恳求何澜回去。

这不要脸的程度,程吉吉愣是认为自己算是能够拉下脸皮的,没想到他还是太嫩了。

“不过科长应该不会去的,去年侮辱得那叫一个起劲,今年看稍微得势这恶心谁啊!”邓筱苹大胆说道,她觉得就算何澜再如何仁慈,也不会真香这个召回的示好,侮辱人家还套近乎纯粹就是在恶心人!

“总而言之,青羽你这枚宝藏阁卡……”秦凯就在众人开始叽里呱啦闹起来的时候看向青羽,想知道青羽如何处理这张从天而降的宝藏阁卡。

“我觉得邓筱苹说的是有道理,这若是这样接受的话,确实是有点接受他们的侮辱的感觉。”青羽腼腆的低语道,况且他如今手握有何澜给予他的五级炼器书,他倒是可以在往后的一年慢慢琢磨五级灵宝。

随后青羽在众人的瞩目下将那张金闪闪的宝藏阁卡收回时环里,暗地里笃定自己暂且是不会去宝藏阁的,即便他现在已经是成为宝藏阁的一员。

“我去修炼了。”青羽绕绕头,随之便坐在紧挨着墙的地面上,开始盘坐修炼。

青羽这一开始修炼,他身体不经意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让所有人都很清楚知道他如今的修为进展。

“喂,人家三十五三十六条丝,三十三条丝干什么呢?”钱志行突然出现在程吉吉身后紧拍着程吉吉的肩膀,指了指青羽后再顺势看向沈瞳,明摆着明示程吉吉这扫尾工作的落后。

“三十三条丝怎么了?科长不照样三十三条丝砍翻全年级?!”程吉吉是被吓得一激灵,不过他也很快回头朝钱志行翻起白眼,说得修为高了不起一样。

不过他这不瞧不咋地,一瞧好像还真是有点奇怪。

“喂?你锤张铭清那天不才三十六吗?这才两天你三十七了?”程吉吉总算是侧身回顾钱志行,这逼崽子才两天就晋级了?!钱志行又不像是陈舞那样整日沉浸于闭关,钱志行却是跟上陈舞的修为了!

“我三十六条丝都九月底的事情了,什么才两天?”钱志行颇为不耐心的解释道,朝程吉吉翻起死鱼眼,当然程吉吉不甘示弱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两双死鱼眼互相瞪视着,相互都不让谁。

“睡个鬼糊涂。”程吉吉最后吐一句话后便回过身来,没再继续和钱志行大眼瞪小眼。

“说起来好像过半个月后发那个什么榜单的总奖励,还有当初那些部门精英学生能深层图书馆一日游。”程吉吉喃喃自语,前面那个榜单奖励啥时候都能领,关键是后者。

届时被关在深层图书馆的何澜一定会和诸多陵学院得到深层图书馆资格的精英学生碰面,而最大的矛盾程吉吉有预料一定会有怨念何澜凭什么得到一个月的想法存在的。

“唉,可惜咱看不到了。”程吉吉低声叹气,以他多年理解,他完全相信那些碰上何澜的精英学生就算不惹上何澜,也绝对难逃厄运。毕竟你不能小瞧被关了半个月的抖S,突然看到有人出现宛如沙漠见绿洲迫不及待想与之“接触”的心情。

他倒是略微遗憾他不能亲眼看到何澜是如何戏耍众人,为错过一场戏而感到遗憾。

“不过一个月,也就他和舞大姐能闷在里面,那换谁都是要逼疯人的了。”程吉吉低头绕头,他看了眼时环,嘴角扯出一抹笑容,心想这可是给何澜出来一个月的超级大惊喜犒劳啊!

不过程吉吉刚刚抬头,笑容瞬间凝固。因为他发现不止是钱志行,不少人都看着他在笑,并且他还挺有自知之明刚才笑得在他们看来一定很猥琐。

不然这些家伙也不会不约而同投来疑惑的眼神了。

“你在笑什么?”最先发起疑惑的还是比较靠近他的萧峰峻,只见他满脸麻烦但却有些习以为常,似乎对他来说程吉吉这样子算是迫为正常的事情。

说着也将旁边本来没看到他的兄弟姐妹们给吸引过来,这下子全体都看向程吉吉的了。

“我想起很高兴的事情。”

“咱们明年可以光明正大在陵学院低年级片区横着走了。”

“这不是很应该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程吉吉强行说明一个事实,边说他边双手摊开战术后仰,看起来极其的嚣张且巨符合程吉吉的风格形象。

众人不由皆沉默,虽然程吉吉怎么样都像是在扯大炮的样子,但他说得很是有道理,让人无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