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火狐安卓

第8990章 六百零八章:机械稿纸

“这不是跟我抢生意嘛!”
  林立被周小杰的突然请求刺激到了,心底大为不满。
  不过他也没即刻表达,而是坐看许南下的意愿。毕竟论熟悉程度,林立远是不及周小杰。如果连周小杰都拒绝了,那林立估计也没多少机会。
  “这个……”
  许南下犹豫了。
  对于许南下来说,这样的收藏品并不是他的挚爱,甚至连喜欢也谈不上。因为拥有浓厚文人情怀的许南下,对于这些武器类型的古玩并不是很感兴趣,只不过它的存在很有研究性,而且还带着归国宝物的头衔,才使得许南下愿意拿出来跟大家分享的。
  饶是如此,并不缺钱的许南下素来没有出售收藏品的习惯,哪怕是朋友,他更倾向于等价交换,而不是金钱买卖。
  不过许南下很快就看到林立着急的表情,心神一动,笑问道:“小立,你似乎对这件金丝软甲很感兴趣啊!”
  林立知道这是自己切入的最好机会,马上点头应道:“是的,小子也想跟许老师收购。不过小子没那么多钱,所以只能以物易物!”
  “这敢情好!”
  许南下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他突然觉得林立越来越对自己的胃口了,在他最尴尬的时候提出他最想要的局面,这可是所有学生里最得他心意的了。
  周小杰没想到林立也感兴趣,但他毕竟是专业的收藏家和鉴宝师,略微衡量了一下就评估道:“许老师这件金丝软甲乃是归国宝物,意义非凡;而且它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都非常有潜力,是一般古玩难以比拟的。”
  周小杰如此评价,自然有刁难的意思。
  他的刁难比较文雅,抬高了金丝软甲的价值,要让林立知难而退。而林立一退,那就没人与他竞争了。至于以物易物,这样的交换更加难不倒周小杰,周小杰对自己的收藏品可是很自信的呢。
  林立心底开始沉思、计较:“这件金丝软甲十分轻巧,可以随身穿着,大大提高我的防御力。最关键的是装备了之后战斗力直线提升,那时候即使不借助宠物的力量单独面对小七这样的国术高手,也有取胜的可能,不用再像以前那样做事束手束脚的。”
  “小立?”
  许南下以为林立为难了,也就替他开脱:“小立,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比较为难。不如这样吧,我听天成说你收藏了一套很别致的根雕,若是可以的话就带过来给我们掌掌眼。”
  话里不免有些成全的意思。
  林立可不想占许南下的便宜,连忙说道:“不是的,小子家里的确有一幅很有价值的字画,是龚半亩的《怪石嶙峋图》。”
  “龚半亩!”
  许南下略微有点吃惊了。
  龚贤可是金陵画派的代表人物,其杰作一直都有很高的评价,在市场上一直都是紧俏的货色,随便一幅就是以百万为单位的。如果林立真的有龚贤的杰作,那价值就比这件还没确定详细背景的金丝软甲所能比拟的。
  江老说公道话了:“如果真的是龚贤的杰作,那老许就占便宜了。”
  老泽显然对林立有一定的好感,据说也帮着说道:“老许,你该不会想占小立的便宜吧?”
  “怎么可能!”
  许南下连连解释:“我们这不是没看到杰作,不好评估嘛!不如这样吧,小立下一次记得把龚贤的杰作带过来,我们好作个评价。如果你那幅《怪石嶙峋图》的价值远高于老师的金丝软甲,那老师就用现金或者古玩补上所有的缺口。”
  着急的林立马上问道:“许老师,你们的茶会大约还会持续到几时?如果有两个小时的时间,那小子即刻回家把东西带过来。”
  听到这里,许南下把眼光转移到江老、泽老他们身上。
  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听他们的。
  江老率先发表意见:“两个小时而已,我们这些老头子的时间有的是,你就快去快回吧。”
  “好的。”
  林立应完,就想离开。
  “我开车载你!”
  屠总觉得自己在这里很是尴尬,几乎被人遗忘。现在难得有表现的机会,自然要挺身而出。
  两者迅速离开庭院。
  周小杰目送着林立离开,心情有点起伏。
  在他的眼里,林立原本只是一个有运气的天才而已。但这个世界的天才多到海里去了,也不差林立这么一位。而当他看到许南下、江老、泽老等身份特殊的老前辈对林立爱护有加之后的,周小杰不得不加以关注;再加上《怪石嶙峋图》的出现,反面衬托出林立的强悍底蕴,更加让周小杰不敢轻视。
  许南下倒没那么多复杂的心思,看向龟缩在一边的毕寒,眉头紧锁,忍禁不住询问道:“小寒,听说你最近在捣鼓玉石,不知道有什么收获呢?”
  说到玉石,毕寒稍微有了一点话语权,也逐渐融入了气氛。
  话题一开,时间自然过得很快。
  屠总的车技不错,林立计划用两个小时的时间,结果被他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解决了。而且林立不仅带来了龚贤的《怪石嶙峋图》,还把家里所有值钱的玩意都带了过来,连那些笨重的根雕也没错过。
  “是真迹!”
  “是龚半亩的风格!”
  “以穷山恶水和狰狞怪石,搭配上强烈的黑白对比,寄托着对世俗的不满,对兵祸的憎恨!这样的艺术背景,当真是龚半亩的生平杰作,不可忽视啊!”
  许南下、江老、泽老等人纷纷发表感慨。
  周小杰则以另类的角度来衡量此图的价值:“去年在东方之珠某个大型专项拍卖会里,龚贤晚年的作品被一位神秘买家以近400万的高价摘得。而这幅字画包含了独特的意境,章显了龚贤最颠峰的艺术情操,实为难得,拿来刷新龚贤的拍卖记录绝对不是问题。”
  许南下听到这里,也就微笑着问道:“小杰,你就别卖关子了。这里就数你对拍卖市场,以及市场评估最是内行,你告诉我们这幅字画的大约价格吧。”
  “600万至650万之间。”
  周小杰很不客气地给了一个相当夸张的价格,随后还补充道:“如果此图增加多点宣传,或者留存多两年,等市场行情火起来后,卖到800万也不是问题。”
  许南下他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都知道这幅《怪石嶙峋图》的珍贵,却没想到会贵到如此地步。别说是区区一件金丝软甲了,哪怕再来两件也抵消不了其中的差价啊。
  江老饶有兴趣地看着许南下,问:“老许,为难了吧?”
  许南下苦笑道:“一位古代著名画家的颠峰之作,收藏这样的字画,绝对是一种荣耀啊。可是这画的艺术价值太高了,老头子纵然喜欢也无能为力啊。”
  泽老却提醒道:“老许,你家里不是有很多私藏吗?”
  许南下马上严词拒绝:“别打我那些宝贝的主意!”
  泽老也知道自己唐突了。
  数十年前那场****,当时还在博物馆工作的许南下为了保护那些文化精髓,拼了命的抵抗,即使被邪恶份子打得吐血也不放弃,甚至还动用了诸多渠道将国宝文物们暗中保护下来。
  可以说,那些东西都是许南下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每一件都有十足的意义。
  虽然那些国宝文物在进入和平年代之后,大部分都被许南下捐献给各地的博物馆了。但这么多年下来,许南下还是有不少的私人收藏,一直都为江老、泽老他们所羡慕、佩服。
  林立他们不知道这个故事,但都看得出许南下的不情愿,所以也没去多想。
  最终,许南下权衡再三之后才问道:“小立,你舍得你的那些得意杰作吗?”
  “舍得!”
  聪明的林立知道许南下如此询问是为了什么。
  “那好!”
  许南下指着林立带过来的诸多杰作,说道:“老师不敢贪图你的《怪石嶙峋图》,不过你怎么也得出点血。这样吧,你的老人沉思像和《兰亭序》就留下来,给老师留一点纪念。”
  林立点了点头。
  不过他不仅将老人沉思像和《兰亭序》留下来,甚至将自己其他的得意杰作也都放到一边。
  许南下看到这里,微微点头,说道:“老伙计,你们也随意挑选吧。这毕竟是晚辈的一番心意,不可推辞。”
  “也好。”
  “那老夫就不客气了。”
  江老、泽老他们都没矫情,开始挑选自己喜欢的作品。
  而周小杰迟疑了一下,也挑选了一件木雕和一幅字。木雕是一只活灵活现的水牛,是林立罕见的完美级作品;而那幅字则是拥有698个字的完整版《自叙帖》,很大很长,足够装裱成五米长的大型书法作品。
  林立一直都恭敬地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但他的表情很是满足。自己的作品得到圈内成员的肯定,这对于艺术家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肯定。
  “哈哈……”
  “不错!今天的茶会很好,很有味道。”
  许南下也是得意。
  林立是他的学生,林立的荣耀也是他的荣耀,哪怕他们现在还没正式成为师生,但林立的命运已不可避免地与许南下挂钩。
  茶会至此,算是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