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建筑 狗65是哪个平台

第731章 你怎么哭了... ...

“梵,莉莎爱你,可是你对她并无相应的感情呀!”见到萧咏梵在自责的泥沼中渐渐迷失,费纳斯摇着他的肩说道,“你会为了回报一个小女孩对你的爱慕之情,会因为愧疚和自责而付出爱情吗?你别为此刻的自责而冲昏头脑!想清楚,你真正所想的是什么,真正重要的又是什么?”
   “我……”
   睁开黝黑的眸子,眼中的迷惘逐渐澄清,正想要作出回答,手机却在此刻响起了。本能地拿起电话接听,当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内容,萧咏梵的脸彻底地恢复平静,原本还被自责占据的脸容顿时被更浓烈的忧心所取代,镇定地对来电的人说了一句“我现在就赶来”,就放下手机,看向费纳斯:
   “费,莉莎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是不是?你并不需要留下来观察她的情况,是不是?”
   “是的,莉莎现在只要有护士看着就行了,发生什么事了?”见到萧咏梵看似冷静却焦急又忧心的奇怪表现,费纳斯微微皱起头。
   “那好,你现在立刻跟我走,惜受伤了……”没有多说什么,只丢下这句话,就拉着费纳斯急速地离开医院。
   “这才像你嘛……”跟在萧咏梵的身后,费纳斯勾起嘴角笑了。看他的行动就知道梵已经不再为莉莎的事而困惑了!即便如何的为无法回报莉莎而自责,在萧咏梵的心中,最重要的依然是美人儿!
   安静的病房内,沉睡中的洋娃娃轻轻颤动睫毛,缓缓睁开如烟雾般迷蒙的双瞳。
   “莉莎小姐,你醒了!”
   如释重负的淡雅男音让泛着烟雾的双眸逐渐清明,搜寻的目光也随即凝聚,发现雪白的病房除了守在自己床前的助理外再无他人,惆怅顿上眉梢。
   “莉莎小姐,总裁他有急事要办,他知道你无恙才肯离开的。还有他叮嘱我,一定要守着你,直到你醒来。”看出莉莎眼中的失落,严飒安慰道。
   可莉莎眸间的黯然没有因严飒的安慰而稍稍退减,小脸带着些许的期盼问:“我睡了很久吗?”
   抬眼,看了看漆黑的窗外,严飒静默了一会,诚实地吐出三个字:“大半天。”
   “噢……”听了他的回答,莉莎脸上的期盼再次被失落冲击殆尽。心的一角也在暗暗地叹息——就连短短的半日,梵哥哥也不再为莉莎停留了……
   “莉莎小姐……”见她浑身散发的忧郁愈加浓郁,严飒担忧地轻唤,同时也不禁后悔自己刚才的直接。
   可就在严飒为自己的诚实而后悔时,莉莎却对着他泛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清晰地说道:“严哥哥,我很好。”
   “如果你真的很好,为何你的笑容并没有达到你的眼睛?”看着她的笑,严飒的眉心却紧紧地揪在一起,不知为何那掩埋在笑容下的苦涩刺痛了他的眼。
   “严哥哥,你真直接……”后面的话消失在一串串难以压抑的抽泣声中,莉莎低下头,再也忍不住那满溢心房的失落,只要任由它随着苦涩的泪夺眶而出……
   “……”看着那一耸一耸的肩膀,严飒轻轻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会才伸出手轻轻抚着那颗饮泣的头颅,让她靠在自己怀中,安静地听着那细碎的哭泣声……
   时间也在这一刻悄悄流逝,莉莎的抽泣声也逐渐由强转弱,直到悄无声息……
   “为什么梵哥哥不等我醒过来?”沙哑的声音带着明显哭泣过的痕迹,似在自问又似在探求他人的慰藉。
   “莉莎小姐,总裁把你送来医院后一直守手术室外,他也是突然收到消息才离开的。他真的很担心你……”
   温和的男音从头顶响起,小心翼翼地安慰着这个刚哭泣过的女孩。
   听着严飒笨拙的安慰,莉莎轻轻地笑了,抬起哭红的眼睛,看着他道:“严哥哥,你的安慰很明显呢!”
   见严飒欲说什么,莉莎摇头了,喃喃地说道:“就跟梵哥哥第一次安慰我一样……那是我第一次在疗养院遇到梵哥哥,那时候我不小心走错房间,见到他的第一眼我的心跳就莫名地加速了,然后就这样发病晕倒了,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就见到守在我床边满脸忧色的梵哥哥,我一看到他不知为什么就哭了,而他就像你这样让我靠在怀中安静地等着我哭完……”
   “后来我跟梵哥哥渐渐熟悉了,也渐渐明了我见到他会心跳是因为我喜欢上他了!可是那时候我的心脏病也越来越严重,发病的频率也增加了,可是我一点都不害怕哟!因为每次醒来的时候我都会看到梵哥哥守在我的床边,那一刻心中满满的就是温暖呀……”
   诉说着回忆,莉莎脸上的表情就像坠入在最美的梦中,甜蜜得让人不禁想永远去守护她心中的梦……
   可是这个梦,还没来得及去留恋,就消逝在莉莎黯然的声音中——
   “可是这次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心好空哦……看不到梵哥哥心真的好空呀……虽然我一直知道自己在梵哥哥心中并不是最重要的,当谎言存在的时候,我还可以欺骗自己,让自己陶醉在与梵哥哥彼此相爱的梦中。可是如今梵哥哥已经把一切都说清楚了,我连梦的机会都没有了……心空得好难受呀……”
   看着她这个样子,严飒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到唇边却无言了,也蓦地明白面对着失去了期盼的莉莎再多的安慰也只是枉然,何况再美的梦也只是一场虚幻,再多的安慰也不能让梦成为事实,反而可能会再次导致无法兑现的谎言产生。而现在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陪着她,安静地听她发泄内心的失落,陪她去适应这个没有梦,也再无谎言的现实世界。
   “严哥哥,告诉我,梵哥哥是不是爱上了一个叫黎若惜的设计师?”在一阵静默后,莉莎突然看着严飒问。
   “嗯。”缓缓地点头,严飒惊讶于她为何知道这个事情,可见莉莎写明严肃和认真的脸,还有那虽是问句却肯定的话,他知道除了坦然回答外任何的否定和回避都是不必要的。而且他想总裁也并不会对莉莎隐瞒他跟黎小姐相爱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