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教辅 og东方厅登录

第430章 盛世婚礼(10)

丹妙长老知道徐岩是第一次来这里,对他解释道:“这里是门中用来炼制一些较为复杂,需集体配合才能炼成的丹药之所,同时这里也是整个丹妙峰最为重要之地!这五个小型丹炉是法宝上品级丹炉,这中间的丹炉就是本门唯一的一座灵宝级的丹炉,正是灵宝上品级的——丹妙混天炉。我已传音门中众长老,告知你二人的打赌之事,他们过会儿就会赶来,这些人给你们做见证,程煜你可满意?”
  最后这句问向了程煜,程煜躬身道:“谢长老成全。”
  不一会,果然包括传功长老在内的那天在青云峰大殿中的众位长老大多都来了,此外又来了些徐岩没见过的长老,以及一些身着白袍的核心弟子,当然徐岩大多都不识得的。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丹房中就聚集了约百余人,看来这修士们有时也是很无聊的,青云门有点身份,手中正好无事的修士基本都来了。
  程煜见人到得着不多,当下又将二人的打赌经过和赌注说了一遍,说完看着徐岩冷冷一笑。
  那传功长老一听却是急了,说道:“徐岩尚年幼,和你开玩笑来着,你怎能当真,丹妙你也是的,怎能让这两个弟子如此胡来?”
  程煜不等丹妙长老开口,当下接过话去:“长老此言差已,修仙最讲究心性,此子如此年幼就会谎言欺骗同门,资质再好,以后成就也高不到哪去。长老不必为了这么一个废人弟子可惜的。”
  徐岩听到此终于忍不住了,心中道:你左一个小东西、惫赖货,右一个废人弟子,骂的很爽吗?既然你要找死,可别怪我了!
  徐岩心头不爽,面上却仍平淡如故,望着传功长老微微一笑道:“谢长老回护之意,弟子心中明白。”
  说着转头对程煜冷冷一笑道:“师兄维护本门门风这拳拳之心,师弟感佩不已,当铭记于心。不过,小弟希望我呆会炼出辟谷丹后,师兄也能一如既往的公正严明,兑现你我之间的赌约。现在当着这么多同门长辈的面,小弟我就献丑了。”
  见徐岩说的如此坚定,而且信心十足的模样,程煜心中打起鼓来,心中暗想:“这个小东西别真的能炼出来,那今天这丑就出大了。”
  心中虽起疑,但面上仍然强硬这极,冷笑一声道:“别磨磨蹭蹭地,快点把你的丑样给我现出来,也别耽误各位长老和同门的修炼。”
  徐岩笑了笑,淡然道:“既然程师兄如此着急,那我就成全了你。”
  说着走到其中一座小些的丹炉旁,那边早有其他弟子将一份辟谷丹的材料给放在了那里,不是徐岩不想用那中间的丹妙混天炉,实在是因为他修为太低,光是驱动这灵宝级的丹炉的消耗就不是他能承受得起的,反不如用这法宝级的丹炉。
  徐岩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不慌不忙的先行就地打坐调息了起来,虽然已成功炼出了三炉丹药,但是有那赌约在前,徐岩也不敢大意,先是将精气神调整到最佳。
  见徐岩没有立即动手炼丹,而是先打坐了起来,丹妙长老微微点了点头,他是青云门目前的第一炼丹高手了,当然清楚,这炼丹最是讲究心平气和,见这徐岩年纪不大,养气功夫却远远好于已修炼了数百年的程煜,心中也对徐岩接下来的表现有了几分期待。
  丹妙长老如此,其他围观的修士也看出了几分门道,他们虽不如丹妙长老对炼丹的精通,但多少也是炼过丹的,知道心境高低对炼丹成败的重要性。他们也都在刚刚的对话中看到,徐岩那不急不慢、有条有理地应对那有些气急败坏的程煜,就可见二人的养气功夫差距。现在再看徐岩小小年纪,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下,如此重大可以说是影响人一生走势的赌斗面前仍是心平气和、不紧不慢。本来不相信徐岩能在这么小的年纪第一次就能炼出辟谷丹的,现在也多少有了几分相信。
  人往往就是这样,在大事面前你表现的越是镇定,你能顺利做好这件大事的概率也就越大,给旁边人的信心也就越足。现在的徐岩带给众人的也是这样的感觉,这就是所谓的每逢大事有静气吧。
  刚刚还有些担心的传功长老,现在也被徐岩的镇压定感染安静了下来,静静地看徐岩下面的表现,同时心中还在盘算万一徐岩没能成功,如何让这程煜不再纠缠徐岩,心中打定主意,这徐岩可是门中的未来希望,可不能毁在这里。
  不管旁观者们的不同心情,徐岩在打坐了一个时辰后,感到了各方面状态都已调整到了最佳,当下不再耽搁,五行升灵术循着五行相生之道运转起来,体内灵力漩涡加速转动,一股火灵力应指而出,从丹炉的火灵力注入口处冲入丹炉,瞬间,炉火雄雄而起映红了整个丹房。
  看到徐岩火灵力如此强力的输出,本来因人多而显得有些吵杂的丹房突地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表情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义的事般地瞬间呆滞了!
  所有人心头都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不是说这徐岩才十几岁吗?”
  “他不是明明才辟谷期吗?”
  “怎么能发出如此精纯、如此强大的火灵力?这样强度的火灵力怕是大多筑基期修为的修士也比不了吧?”
  ……
  一串串的震惊和疑问出现了众人心中,那作为当事人之一的程煜的感受就不一样了,只见此时的他紧握双拳,脸色铁青。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心中升起。
  徐岩可不管他们,他此时一门心思全在那丹炉里的药材上了,此时的他正做着提纯药力的工作,有了之前三次的经验,再加上恰到好处的神念控制,这提纯的事对他来说已是轻松之极了,根本不用全神贯注的用神念操控了,神念消耗也比第一次小了许多,但效果却相差不大了,熟能生巧可真不是一般的有道理。
  三个时辰后,凭着经验和神念的感知,药材轻松的提纯完成,徐岩轻轻的呼了一口气,下面跟着就进入了丹药的融合阶段。到此可说已完成了大半了,但是徐岩清楚,这融合比提纯更为重要,当下也顾不上消耗,加大了神念的感知操控。在这强大的神念操控和三次融合的经验面前,融合也不再是一件随时可能炸炉的危险之事了。又过了两个时辰,随着一阵清幽无比的丹香飘出,十三粒品质极高的辟谷丹新鲜出炉了!
  随着灵丹的出炉,众人的惊叹声轰然响起,“真的成丹了,闻这味道就知道品质还相当不错!”众人都不是修仙界的初哥,对这辟谷丹还是相当熟悉地,从丹香上就能大致判断出丹药的品阶了。
  “是呀,不但时间只用了不足六个时辰,丹药品质还如此之好,真是不得了!”
  传功长老此时心情大好,对丹妙长老笑道:“哈哈,丹妙长老,这徐岩比起你当年还要有天赋呀!”
  “呵呵,我丹妙也为本门出了这么一个炼丹天才而高兴呀!”这是丹妙长老为青云门出了一个人才而高兴呢。
  ……
  就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赞叹和议论时,程煜却站在那边呆若木鸡了!冷汗已湿了他的全身,他只觉所有人对徐岩的夸讲其实是在数落着他,众人越说越起劲,他就越听越痛苦。再想到刚才的赌约,已是吓得有些魂不守舍了。
  就在此时,徐岩开口了,徐岩先是对着大家一躬身,然后微笑着说道:“弟子侥幸炼成了一炉丹药,说明程煜师兄之前确是对我有了误会,既然现在误会消除,之前的赌约就当它是个玩笑吧。”
  “这怎么能是玩笑呢?修仙之人最重承诺,轻易毁诺可是直接影响道心的!”传功长老首先就不答应了,他先前被这程煜顶了一下正不爽呢,此时徐岩胜了赌约,他心中很是爽快,当然要借机惩治下这个居然敢顶撞他的弟子了。
  “是,若是今天这程煜不执行赌约,他终生也就止步于此,不得寸进了,程煜你说是吗?”这次开口的同样是先前被程煜数次驳了面子的丹妙长老。
  古语说天做孳尤可活,自做孳不可活,这程煜心胸狭隘,处处不给徐岩留有余地,由此可见一般。一向为人就不得大家喜欢,在门中得罪的人也不少,到这时,居然没一个出来为他说情的,落井下石的倒是不少。
  此时这程煜听得众人都在一边夸赞徐岩,一边数落着他,除了徐岩说了一句表示不在意先前赌约的话外,居然没一个帮他说话的。想着先前的挖目之誓,真是后悔自已的口无遮拦,心中害怕起来,面上服软地道:“徐师弟果然是天才,小兄错了,咱们前们的话语那都是师兄弟间闹着玩的,师弟莫要当真呀。”
  徐岩见程煜已服软,他初入青云门,也不想将事情做绝,当下那温和的一面又是爆发了出来,打了个哈哈道:“小弟我也当这是个玩笑的,师兄就不要介怀了。”说着又对着众了一礼道:“感谢众位长老和同门对弟子的关心,今日我与程师兄也只是开个玩笑。”
  “呵呵,既然是玩笑那就玩笑到底吧,”徐岩话说到一半,这时丹妙长老插言上来了,前面程煜对他的数次不软不硬的顶撞看来真是令这位长老颇为不爽,“程煜,先前你和徐岩间的赌约是挖出这一对有眼无珠的眼珠,再在这丹妙峰上喊‘我有眼无珠,忌妒炼丹天才徐岩’三遍可对?”
  此时的程煜早已没有了往时丹妙峰执事弟子的威风,唯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受,无奈点头应道:“是的。”
  丹妙长老见程煜没否认,有一种小小的报复的快感,笑了一下道:“你的这一对眼珠就别挖了,大家看着还堵得慌,咱们青云门也好久没有过什么乐事趣闻了,今天你就在这丹妙峰上执行那赌约的一半吧,喊三遍‘我有眼无珠,忌妒炼丹天才徐岩’即可,哈哈。”说到此处丹妙长老也忍不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