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成功励志 ky53游戏下载

第7392章 你愿意嫁给新郎吗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来看看你的伤口好些了没,我给你带来了些金疮药。”
   “多谢主子关心,奴婢皮糙肉厚的,腿上的伤已经好了,如此贵重的药物奴婢是万万不敢收下的。”
   “这也不是什么贵重的药物,我的三妹夫一时气糊涂了,所以才会让你受到这样的惩罚,还希望你不要怨恨他才行。”桑陌主动握住她冰冷的手,和她一同进入了屋内,她将金疮药放到了矮几上后,打量了下这里的环境,这里挺适合养伤的,“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也不知道是谁那么坏心眼不但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孩子,还让你差点也丢了性命。”
   嫣儿下意识的咬唇,眼神开始飘忽不定,神色立刻变得紧张了起来,萍儿一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才会出卖自己的,她可是自己在这里唯一的亲人了,自己不能够出卖她。
   “奴婢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做的,或许真的是奴婢糊涂,没有将回廊打扫干净吧。”
   桑陌眼角泛起了笑意,微微叹气:“既然是你不小心的,那你可要将这次的错误牢牢刻在心中,这当三等丫鬟和烧火丫鬟可是不同的。”
   说完这句话后她假装离去,实则一整天都在跟踪着这个丫鬟,她相信自己只要坚持,就能从中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直到夜幕降临,也没看到这个丫鬟和其他人有过接触,正当桑陌放弃的时候,却发现嫣儿鬼鬼祟祟的从后门出来了,她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蹑手蹑脚的跟在了女子的身后。
   “嘎巴——”
   正当桑陌思索着大半夜的嫣然来这里做什么的时候,一道声音打破了静谧的夜空,她连忙跟了上。
   只见穿着单衣的女子正搀扶着一个男子吃力的朝这边走来,她连忙躲到了暗处偷偷观察,等到这对男女走进之后,她才发现竟然是嫣然和孟珘,看他这个样子似乎看不清前方的道路,她这个时候才想起好像听谁说过,这孟珘有夜盲症,只要到了晚上就看不见路,而他白天一般不需要别人照顾,所以得找一个夜猫子的人照顾他才行,这换了好几个丫鬟了,看来这回是真的找对人了。
   “少爷,你小心点脚下……”
   “萍儿,日后夜里出来,你要多穿点衣服。”
   听到孟珘的称呼,桑陌惊呆了,这……怎么可能会这样子呢,这女子明明就是嫣儿啊,难不成是他误会了些什么。
   嫣儿嘴角明显露出苦涩的笑容,不过这一切他都不会看见:“多谢少爷关心,萍儿记住了,日后一定多穿点衣服。”
   桑陌得到了这个重要的线索连忙回到房中,将躺在软榻上睡着了的海陵给推醒了。
   她揉了下自己惺忪的眼皮,看到桑陌这才彻底清醒过来。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别一副苦哈哈的样子看着我,我今日可是收获了重要的线索哦。”
   海陵看到她贼贼的笑容,似乎一点都不关系她打探到了什么八卦消息,她现在只想要好好睡一觉,她明日还要早起干活呢,可望着她祈盼的样子,自己还是违心的启口:“亲爱的小姐,您到底打探了什么消息呢,别卖关子了,我的五脏六腑可要痒死了。”
   望着她夸张的表情,桑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就是……就是这府中有没有一个叫萍儿的人和嫣儿交情甚好呢。”
   海陵蹙眉想了想,然后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嗯……似乎有一个叫江萍儿的人吧,她和嫣儿的关系可好了,好像就是她们俩一起被葛姑姑抓到,去打扫婵娟阁前面的回廊的,谁料到最后出了那档子悲惨的事情,这江萍儿似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原本她也要去照顾孟珘的,现在却被换到了孟毓那里。”
   “哦……嗯……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看到她一会儿蹙眉一会儿傻笑的样子,真不知道她到底在说些什么,海陵在怎么说也是个女人,对于有些八卦还是会心痒痒的,她凑到了桑陌身边,摇晃着她的身子:“我的好小姐,你就告诉我,你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桑陌俏皮一笑,玉葱指抵住了嘴唇:“嘘!佛曰不可说不可说,等到有机会,你会知道这一切的。”
   想通了这一切之后,人的心情也变得舒畅了起来,她伸了个懒腰跳到了暖呼呼的床榻上,没一会儿功夫,就发出了均匀的打呼噜声,看来她还是真的累了。
   海陵为她掖好被角之后,闭上沉重的眼皮睡在了她的旁边,当时间过去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她还没睡着,又过去了一盏茶的功夫,她终于肯定自己已经睡不着了,可这时间还早,要是不趁着黑夜补眠的话,恐怕白天那些重活她无法消受啊,她在心中默念N遍饺子后,肚子也来捣乱唱起了二重唱,这下子她是彻底的睡不着了,蹑手蹑脚的站起之后走到了外面,开始练起功来,想不到她刚开始扎马步就开始有了睡意,这招还百试百灵呢。
   同样寒冷的夜,有的主子则睡在了暖呼呼的被窝里,可有的主子却睡在了一间漏风的屋子里,只穿着单薄的补丁衣服,睡在了一床破棉絮上。
   破旧的门板随着风吹过来的声音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拿起地上早已冰冷的馒头正想要吃的时候,却发现了上面沾着的泥土,嘴角勾起将这一块脏了的地方撕下后,继续享用着今日的晚餐,看他这样眯起眼睛心满意足吃的滋滋作响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品尝什么美味佳肴呢。
   远处一股清香的酒味传来,他用力闻着酒香味,当他看到提着酒坛子进来的人时,没好气的坐在了一旁,将吃了一半的馒头藏好之后,翘着二郎腿睡在了棉絮上。
   “瑞少爷,你好好的被窝不去睡,来我这个寒冷的破地方做什么。”
   “啧啧……想不到侯府的凛少爷竟然过着连家奴都不如的日子,他们好歹天冷了还有暖炉被窝盖,你呢,却只能窝在棉絮中,穿着一件衣服就睡了。”孟瑞从怀中掏出了两个杯子放在了只剩下三条腿的破桌子上,他将酒坛子里的烈酒倒在了里面,嘴角勾起半个弧度,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些什么,“这天气冷的,喝口酒暖暖生子吧。”
   孟凛没有迟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火辣的液体顺着喉咙滑落到腹部,肚子里瞬间多了一股暖意。
   “我不过是个没有用处的私生子,你三番五次来找我,每次都会带点酒菜过来,难不成是想和我这种没有前程没有未来的人交朋友吗?”孟凛冰冷的唇边泛起了轻蔑的笑意,不知是在笑自己的命运实在太不公,还是在笑对面的男人太傻。
   孟瑞也不和他兜圈子,开门见山说出了自己的意思:“其实我们越算是同病相怜吧,十岁之前,我的生活比你过的还要差,差到要整日跟狗抢东西才能活下来,不过十岁之后自从我进入了那个炼狱之后,我的生活一下子变得好过了起来,虽然每日的训练很痛苦,但是只要完成了任务就能够饱餐一顿,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而且我和你有着同样的仇人,就是整个武威侯府的规矩,难道你就不想加入我的游戏,将这侯府的规矩统统废除吗?”
   “国不可一日无法,家不可一日无规,要是没了这些繁琐的规矩,这侯府家大业大的用什么去束缚那些主子和家奴们呢?”孟凛自斟自饮,很快就喝完了半坛酒,面色酡红,眼神也变得迷离涣散起来,“好了,我们酒也吃好了,我要睡了,你自便吧。”
   “听说你很喜欢那个叫萍儿的丫鬟,你可知道她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小妾了,看到她睡在别人的床上,你能够甘心吗?要不是他们,你可以过比现在好上十倍百倍的生活,还能够和自己喜欢的女子双宿双飞,你先好好睡一觉吧,等你明天醒来后想通了,再来告诉我你的答案。”孟瑞将剩余的半坛酒搁在桌子上,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走到门口看了下屋里的环境,幽幽叹气,看来明天他应该带些衣物被子来,要不然这个诱饵还没有弄到手,就会被冻死了。
   确定那个讨厌的人已经离开之后,躺在棉絮上装睡的人这才睁开了一双狠戾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发黄的墙面,他以前一直在等待时机,现在这个机会总算是到了,也是他该出马的时候了。
   他掏出了压在棉絮下面的馒头,用力吃了起来,每吃一口嘴里都要念着忍字诀:“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骂我、骗我、如何处置呼?只有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可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等到平息了涌在丹田的那股怒火,这才闭上眼睛呼呼大睡起来,在梦中原本站在他旁边的新娘子,却被别人抢去,当那个人的身影越来越清晰时,这才发现原来竟是孟毓。
   他一个鲤鱼挺身坐了起来,用力抹去额上的汗水,这天色也不早了,该干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