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科 pg电子亡灵大盗爆浆视频

第3895章 师父无可取代

第 140 章 第 140 章 (1)
  揭开车帘,外面是一片纯白!没有花、没有树、没有屋、没有路,仿佛连天色也都已经洗成纯白!
  虽然只有白,却并不觉得单调,因为有层次!
  没有树,却有树的形状;没有花,却有花的芬芳;没有屋;却有屋的轮廓;没有路,所以处处是路!
  在温暖的洀韶和佑滋国呆了多年,很久都没有见到过这么大的雪!
  何芯忽然从马车中一跃而下,一落地,仿佛立足不稳,直直向雪堆中栽去。
  吴方一惊,伸手想去抓她,刚一动手,便觉清凉拂面。何芯已经仰面倒在雪上,抓了一把雪花撒向他的脸庞。
  他不闪不避,任由那雪落在脸上,才微笑道:“坏丫头!”迅速腾起,卷起一堆雪花砸向何芯。
  雪花来势凌厉,何芯想侧身避开,但刚一翻身,那雪花便忽然转向,轻轻柔柔、薄而匀净地覆盖在了她的身上!
  “这被子不错吧?”吴方落下来,笑吟吟地看着她。
  何芯把双臂枕到头上,微笑道:“这褥子也不错!大哥要不要躺下来试试?”她微笑着闭上了眼睛,仿佛真的安睡。
  “好啊!”吴方躺下,轻轻一转身,便从一个从来不曾有过的角度看到了她。她穿着纯白的裘子,躺在纯白的雪地上、肤色纯白而晶莹,只有那一点红唇,如凝露的花瓣,在那一片白的天地间,显得夺目而美丽,鲜灵而魅惑!
  距离太近,飘进鼻端的是诱人的芳香!
  只要微微一个翻身,便可以抱住她;只要轻轻凑过唇去,便可以——亲吻她!他忽然被自己大胆的设想所激动!
  要不要试一试?到底要不要试一试?吴方胸中一阵急跳,有些惶惑,更多的是激情涌动!
  要的!他要试一试!他一定要尝一尝那花瓣的味道!
  他转过头去,决定不顾一切地“一亲芳泽”,刚转头,却听何芯笑盈盈地开口道:“我们这样躺着,是不是有点暧昧?如果大哥是个登徒之人,我岂非引狼入室?”她睁开了眼,对他微微一笑。
  吴方怔住,有些尴尬。
  何芯翻身坐起道:“大哥,真好!这样真好!不用担心银子,不必理会俗世,就坐在这天地间,感觉生命是一个奇迹;自己是上天的宠儿!”又捧起一堆雪,轻轻撒在吴方脸上。
  雪花落在脸上,感觉到一片清凉,却又在那凉的末尾,加上了一丝浅浅的体温,让人感到一种源自于心的颤动!
  “你真的喜欢,便可以一直过这样的日子!”吴方也坐直了身子,抖了抖满身的雪花,柔声道:“我们把所有生意都关了,整天吃了睡、睡了吃,也足可以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
  “整天吃了睡、睡了吃?”何芯微笑道:“真好!”跪在雪地上,把大捧、大捧的雪花抛向空中,像是抛却了尘世的烦恼。
  “是啊!真好!”吴方微笑着跪在她的身后。这一刻,觉得她真的快乐,难得的快乐!于是,自己也变得快乐!
  雪开始纷纷扬扬地落下,落了她满身,也落了他满身。
  她扬起了脸,想让雪花也落满脸,微笑道:“变个雪人好不好?”
  他微笑,心想:“如果每天都能看到你这么快乐的笑,我便做你的雪人!哪怕周身太冷,无法让你拥抱;哪怕生命太短,会被日光融化,只要你看到我的时候,会开心地、温暖地笑!”
  坐了很久,似乎真的变成雪人了,便又站起,快乐地抛雪花;抛了很久,觉得疲惫了,便又坐下,继续做雪人。
  简单地重复,却觉得幸福!
  他想:“她会着凉吧?但是,她笑得多么快乐!”于是没有阻止,微笑看着她、陪着她!
  终于,雪住了,她走到了他的身边道:“走吧!吴大哥!我们进城,别让分号的人久等了!”
  “芯儿,其实不需要那么累!我们真的把生意关了,城里也不去了,就这样快快乐乐地生活!”吴方微笑看着她,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生意可以关了,那慈善院的孩子们怎么办?”何芯微笑道:“能这么舒舒服服地过一刻,便也够了!走吧!大哥!继续我们的俗世之旅!”忽然“啊嚏”一声打了个喷嚏,震动了旁边的一颗小树,雪花“扑簌簌”落下。
  “着凉了,快上车!”吴方招呼着何芯上车。
  “所以说,我毕竟没有享受的命!”何芯微微一笑,上了马车,过了片刻,在里面扬声道:“待会儿,大哥也进来换身干衣裳吧!”
  “不用!”吴方应了一声,意识到星儿正在车里换衣服,心头又是一阵急跳。这几日,是因为一路同行,没有外人干扰还是因为雪太大,路途有些单调?为何总是想入非非、心猿意马?他重重吐出几口气,忙收镊心神,运起内劲,不过片刻功夫,衣服便已干透。
  适才这一场大雪下来,道路堵塞得厉害,马车渐渐无法前行,何芯探头道:“吴大哥,我们骑马进城吧!”
  “那这辆马车怎么办?”
  “等雪化了再来找!”
  “雪化了还能找到吗?”
  “找不到就当行善!”
  “这是不是财大气粗的表现呢?”
  “你就准我奢侈一回吧!”何芯探出头来,已经换上了一身粉色的裘子,整个人包裹得严严实实,只一张脸庞露在外面,俏丽的微红,带着冰霜的晶莹。黑白分明的眸子笑意融融地看着他,唇角微微上扬,是一种罕见的俏皮。
  他觉得天地间的神韵都凝结在了她的身上,忘情地看着她,失却了反应。
  “大哥不愿意纵容我的小小任性?”鼻端微皱,扯动一个狡黠的笑容,一圈圈笑晕沿着脸颊蔓延……
  面对如此可爱的表情,他还能有其他选择吗?
  于是,她上了马,他牵着马,踏雪前行!
  抬眼望去,天地间只有一片纯白,看不到路的尽头。
  他想:“如果真的没有尽头该多好!就这样,一直陪着她,静静地走,走到天边去!”
  她想:“终于要走到这座城里去了!这座改变我命运的城啊,你会带给我什么?”
  一步一步向城中走去,他踏着满地的冰雪,心中洋溢着温暖。
  一步一步骑马步进城中,她迎着寒冷的朔风,心中有些莫名忐忑。
  因为,那座城叫做——鹤城!
  ※ ※ ※ ※ ※ ※ ※ ※
  一进入鹤城,迎面便看见一匹矫健的黑马,马上是一团五色的彩云,直迎着吴方飞奔过来,远远便是一声“吴大哥!”不顾一切地从马上直扑下来。
  吴方别无选择,一个飞纵,伸手接住了穿着五彩棉袄的——桑朵拉!
  “不要总这么冒失,我若接不住,你会摔得很惨!”吴方不动声色地轻轻放下了拉拉。
  一大串跟在拉拉身后的彤彤分号管事赶紧上前见礼。
  何芯下马,微笑回礼道:“大家合作伙伴,过于拘礼就生分了!”
  另一边,拉拉不管不顾地盯着吴方,满眼的热切,夹着些许惶惑不安,怯怯道:“吴大哥,我知道错了,再也不会任性了!你原谅我好吗?”
  “傻丫头!”吴方有些无奈。实在不想让何芯看到这样的场面,但是,四年的相处,到底养出了感情,再见到拉拉,他也觉得很亲切。
  拉拉咧嘴一笑,跑到何芯的坐骑前,微笑道:“姐姐!我来帮你牵马!”伸手拉过马缰,向前走去。
  何芯见她主动示好,虽不解其意,却十分高兴,微笑道:“城里雪铲得干净,用不着牵马,我们并辔前行就好!”
  拉拉微微摇头,依旧牵了何芯的马道:“这两天雪大,还担心你们来不了呢!塔吉乌领不愿入鹤城,约定在鹤城北郊的秀水坊见面,傍晚便能到达。大哥和姐姐先回分号休息片刻!”
  “秀水坊?在庆阳关外围了吧?”何芯微笑道:“拉拉真是很能干呢,这么快便同塔吉乌领搭通了道路!”
  拉拉垂头道:“我娘亲也是窝诺尔分部的人,原本有些渊源!”
  何芯点头道:“希望沟通顺利!若断了同展族的联系,那许多孤儿也就白白寻得了!”
  听到这句话,拉拉忽然抬头看了何芯一眼,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但眼中精光一闪,瞬间隐去,垂头道:“姐姐说的是!希望能沟通顺利!”
  吴方见她如此乖觉,对何芯如此友善,心中宽慰,微笑道:“数月不见,拉拉懂事多了!若这次达成了协议,今后同展族通商的事,便主要交给拉拉了!”
  拉拉回头,又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终于垂头道:“谢谢大哥和姐姐的信任!”忽然头也不回地拉着马大步前行。
  何芯同吴方对望一眼,微微一笑。
  五年前,天朝公主凌月颖嫁给了展族首领展颜,展族同天朝结成了同盟,慢慢地,交界之地便开始了通商。天朝商品大量流入展族,很快便引起了展族族民生活习惯的改变。展族女性越来越喜欢天朝的装饰用品、胭脂花粉,日常生活中,也开始频繁使用天朝的各类器皿。彤彤出品的饰物和服装更是风靡展族,甚至有大胆的展族女子试穿彤彤推出的新款天朝服饰。
  渐渐地,这种风潮便引起了展族一些“有识之士”的担忧。
  展族历来是一个“民族感”极其强烈的部族,很强调自身的民族特色和民族延续。发现了展族族民生活习惯“天朝化”倾向严重,在展族的乌领聚会上,便有人提出拒绝天朝商品进入展族。这个提议一出,赢得了一片赞同之声。大家一致同意驱逐天朝商家,首当其冲的便是彤彤。
  短短数月间,彤彤进入展族的通道几乎完全被掐断,很多设在边界上的交易点被驱赶骚扰。尤其是离鹤城最近的展族分部窝诺尔,更是旗帜鲜明地驱逐彤彤,导致彤彤损失惨重。
  碰上如此艰难的局面,展族和鹤城一带的彤彤分号管事都是一筹莫展。恰在此时,拉拉到达了鹤城。这些年,但凡涉及展族方面的生意,吴方大都带着她一起打理,鹤城一带的“彤彤”分号都对她十分熟悉。但是,尽管知道她很受老板器重,毕竟也只是一个小小姑娘,无人对她抱有指望。
  然而,短短半个月时间,这位小小姑娘利用“展族人”的身份同窝诺尔分部进行沟通,奇迹般地同塔吉乌领达成了协议。塔吉乌领表示愿意同彤彤的老板坐下来协调此事。
  何芯刚通过童贝嘉钻研出新的羊毛纺织方法,正准备实地考查一番,在展族大规模推广,得知彤彤被展族驱逐,郁闷无比。接到拉拉的传信,知道有协商的余地,真是大喜过望,把洀韶的一切料理好,便同吴方一起出发了。
  从洀韶到鹤城,路途遥远,两人已经抓紧时间赶路,却还是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到达了鹤城。
  吴方见拉拉牵着何芯的马,微微一笑,牵了拉拉的马,走在何芯身边。
  行了一段路,何芯微笑道:“晚间才见面是吗?那么,现在还有点时间,大哥可不可以陪我到东门外看看?”
  “好啊!”吴方上马。
  “吴大哥!”拉拉叫了吴方一声,眼中又是泪光闪动,见吴方回头,却终于还是把泪水忍了下来,挤出一个笑容道:“外面冷,你们早点回来!”
  吴方点头,对她微微一笑。
  “放心吧!保管你吴大哥不会少了一根汗毛!”何芯微微一笑,决定今晚同塔吉协商过后,便好好找拉拉谈一谈,开诚布公地把所有真相告诉她。
  怀着复杂的心情,穿过了鹤城东门。门外是一个十分开阔的地带,覆满冰雪,杳无人烟。
  何芯勒马,极目四顾……
  “轰”一声爆炸、一片火海……
  是的,当年,就是在这里,她亲耳听到炸药爆炸的声音;亲眼看着烟火升腾;亲眼目睹将士陨命……
  那时,站在展颜身后,她想:“战争真是可怕!”
  再往前走,到达箭羽的射程之外,大概就是当年展颜竖起中军帐篷的地方了。
  “那个车夫是谁,你又是谁,为什么到这里当奴婢?” 眼前浮现出展颜狠绝的眼神、阴冷的表情……
  “车夫就是车夫,就是驾车送我来的人;我就是我,就是想到这里当婢女的人……”坦然无畏的眼神,镇定自若地回答,只在心里想:“这是一个真正的领袖人物!”
  如今回想起来,不知自己的行为究竟应该称作“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无知者无畏”。如果重新来过,是否还能有那样的决绝、那样的勇气?
  再往前走,应该就是储备辎重的帐篷了!
  总管呼冉说:“你听好,我现在告诉你我族的礼仪!”
  她点头,心想:“从今天开始,我便是展族人!”
  那时,是真的那样想,料不到结局是背叛……无限感慨!
  再往前行,就是两军交战的主战场,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她震撼得麻木,忘了害怕,停了思考……
  再往前、再往前呢?
  她已经看不清楚前方的情形,只知道那里是天朝军队的包围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