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血天大陆

第566章 我的儿子我来救

安保队长一脸可惜,他往楼下而去。今天自己选择了退避这条路,那么联邦医疗中心是待不下去了。真是可惜了啊,这么好一个地儿,以后哪里去找啊。可对方是兵王家族不说,里面那人的气势明显非同凡响,自己就算是去了也是死路一条啊。

想到此,安保队长又为自己的机智感到高兴。

“我最后再问一次,这字,你们签还是不签?”携雷霆万钧之势,此刻的兵岭意气风发。在他看来,家族长老们就是太仁慈了,联邦财团没了兵奇锐,那就是没了牙齿的老虎,有什么怕的?就算是兵奇锐还在,那也是兵家的子弟,家族要,那他就应该贡献出来。

每一个世家子弟从小就被教育要为家族付出,是以他们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反倒是兵奇锐,这就是个奇葩,是个害群之马。就像他的父亲一样,为了一个女人,居然背叛了整个家族。

“签,签,我签!”蓝月妍犹如杜鹃啼血一般,此刻搂住蓝旗道孤立无助。

“我和你拼了!”终于有联邦通信的骨干之臣忍不住了。他是深受兵奇锐的提拔之恩,且内心深处更是爱慕蓝月妍。此刻看见大人和夫人遭受这种厄难,他也是头脑发热了。

“哼,不自量力!”看着冲出来的这人,兵岭冷笑着随手一灰,无形的气劲已经撞上这人然后缠绕着一甩。

“嘭!”这人就这么犹如一颗炮弹一样,撞碎了墙壁被扔出了这个房间,破碎了外面的窗户,然后从这高高的楼层上跌落了下去。

“你这个混蛋。。。”一名年纪大一些,看起来似乎是这个年轻人上司的中年大叔也想出去,可是却被后面的人死死拉住。

“呵呵,你们联邦通信集团在狙击大陆移动通信的时候,我想他们也是这么称呼你们的吧。谁混蛋,谁不混蛋,又有什么意义了?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兵岭就像是一个学者达人一般,缓缓的走向蓝月妍,虽然收起了威压,但这一次带来的是心灵上的莫大压力。

朝着身边的人一点头,一本足够厚,似乎有好些页的契约书被拿出来。然后兵王家的人快速的翻到了最后一页,放上契约笔,递向了蓝月妍。

“不要犹豫了,犹豫会死的更惨。今天,谁来了都救不了你们了!”看着蓝月妍似乎还在纠结踌躇,兵岭原本好一些的脸色又难看起来了。而随之,令人窒息的压力再次出现。

颤抖的接过契约书,蓝月妍脸色显露出痛苦的表情,而和他一样痛苦的还有后面的联邦财团成员。辛辛苦苦的努力,竟然要为他人做嫁衣。天啊,这世界还有没有公平可言了啊。

回头再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深度昏迷的兵奇锐,蓝月妍留下了两行清泪,提起了笔。

“咦,这里怎么一下子这么安静了啊。”不合时宜的一声轻吟打破了这间病室的压抑气氛,兵岭愣住了,蓝月妍的笔刚刚接触到契约书还没有动,丁克等人是愕然抬头。。。

而比之更快的是一道精神力笼罩上了病床上的那人。待一秒后感知出那人还死不了后,来人舒了一口气。

背对着大门的兵岭在颤抖,他这是出离的愤怒了,眼看马上就要完成任务了,这又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出现了?难不成刚才的混乱,自己的威压都是摆设么?这一次兵王家族奉命行事,背后是大帝的意志,难不成这广夏还有找死的?

“死!”兵王状态一直没有解除,此刻正是兵岭最巅峰的时候,他只是一转身,手指划过空间,一道红色如丝线一般的气劲抛出。这是血力化形运用达到了出神入化地步的方式啊。一旦达到此境界,即使不借助神兵利器,血力化形之物依然有不可思议的锋利和强力效果。就比如兵岭的血力丝,可以轻松将此间豪华结实的病房切成两半。

只是,他如此举重若轻的一击,对方竟然是比他还要随意。

居然不躲,不闪,不出招?

兵岭愣住了,然后眼中先是起了疑惑,再是震惊,他,他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血力丝轻轻飘飘却又快速的切上了来人,距离是如此之近,根本避无可避啊。很多人都不忍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击,就算是蓝旗道身披血盾恐怕也难接下来啊。

可惜,他们闭上了眼,想象中的哀嚎却并没有出现。等他们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来人居然轻轻松松的像是拍灰尘一般拍打着衣服,似乎嘴里还在嘟囔着:“果然师尊炼制的东西效果就是好,居然毫发无损啊。”

然后,他们就见到了迄今为止最诡异的一幕。来人自顾自的走向了这边,绕过了兵岭,来到了病床前仔细端详兵奇锐。而距离兵岭出招起码已经过了五六息了,但刚刚不可一世的这位竟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巨大的不安笼罩在兵王家族那边的人身上。巨大的喜悦一下子就降临在了联邦财团的人心中。他们想当然的以为,能如此轻描淡写的抵挡兵岭攻击的,一定是宗师级的人物,可是正值壮年的宗师,这可是极少见到的,而且,似乎这位与兵大人早就相识啊。

哈哈,有救了有救了。。。

另一边,兵王家族的人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们发现他们的领头大人兵岭似乎发愣了。

有兵岭从外面找到的高人,一位智囊似的老者轻轻推了一下兵岭:“大人?”

“嗯?”也就是这一下后,兵岭才回过神来,只是回身之后看向来人的表情却是那么的奇怪和不确定。

“兵清?”

仔细端详兵奇锐的兵清终于抬头了,那皱着的眉头中显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岭弟,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你没死?”听到来人称呼自己,兵岭的脸色终于起了轩然大波,这令他声音都变了一些。

而比兵岭更加震惊的是其他人,尤其是联邦财团的人,他们一瞬间就以忌惮和戒备的眼神盯住了兵清。这位,居然也是兵王家族的人,难不成今天真的是天要亡我?

“呵呵,为什么我要死?难不成你们想我死?又或者说,想我儿子死?”

儿子,什么情况?联邦财团的人还在迷茫之中,可兵岭却是一清二楚,今天来可不就是逼人、争财产的么?只是,兵清活着的这个消息,明显比签字更重要啊。而且,这家伙来了,今天这个字肯定是签不了了,他刚才那么轻易的就挡住了自己的攻击,就算是动强估计也棘手的很。更可怕的是,不知道这家伙背后还有谁?

事已至此,先把他活着的消息带回家族。脸色阴晴不定了两息,兵岭突然喝道:“走,回去!”

“大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跟来的人不乐意了,他们眼看就要达到目的了。此时怎么能放弃了?这其中有三人是兵岭的人,另外几人却是其他几个长老的。

“哼,要走不走。”说罢,兵岭就真的是要离开。

可惜,兵清却不愿意了。

“怎么,来这里耀武扬威,打伤了我儿子的人,就这么想走了?”兵清脸色阴郁,有些咬牙切齿,显然是还不知道地上的女子和老者,一个是他的儿媳,一个算起来是他的长辈。但他知道的是今天这事,要有个交代。

丁克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终于意识到了,大人的父亲,那位天才炼金术师,没有死,还活着,而且比以前更强大!今天,在这最危急的关头,居然回来了。

“兵清大人,在下是兵奇锐大人麾下的情报官。这位是大人的夫人,蓝月妍。那位是夫人的爷爷蓝旗道,也是我们财团的高级供奉。大人如今处于深度昏迷,但暂时生命无碍,只是以后恐怕不能再成为血士了。今日兵王家族以第十继承序列想换取财团百分之五十一股份。可这些都是大人白手起家挣出来的啊,而且,财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早在成立之初就被大人冻结死了,说是欠的另外一个人的。所以不是我们不想给,而是根本就给不出来啊。。。”寥寥几句,丁克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交代清楚了。而随之,就是兵清越来越狠厉的脸色和眼神。

“你是说我儿再也不能成为血士了?”

“下丹田损毁,恐怕就算是有圣丹也难!”

沉默了两息,兵岭的眉头也是皱了又皱。他和兵清同是一辈人,只是兵清是嫡系中的嫡系,而他则是要远一些。但兵清消失几十年,家族早就没有他的位置了,因此他忌惮的只是兵清现在的实力和背后的人。真要说有多惧怕,哼!

“你叫蓝月妍?”突然看到那个姑娘愣愣的盯着自己,兵清的心一下子就苏了,脸色也变的和蔼些了。儿子长大了啊,都已经成家立业了啊。自己,哎,枉为人父啊。这孩子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我。。。父。。。父亲!”得知此人居然是兵奇锐的父亲,蓝月妍一时之间也是懵了。

“哎!”这一声父亲,当真是把兵清硬起来的心一下子都给叫软了。而也就是同时,兵岭逮住机会,越过他带来的人往门外而去。

“兵岭,我今天给家族一个面子。但你最好把话带到。我的儿子我来救,无需家族操心。家族要是再敢乱插手,来一只我砍一只,来一双我砍一双。不怕告诉你们,今日我手中有的东西,是能改变整个大陆战局的东西。若是我用这东西换取一些条件,别说兵王家族承受不了,就是十大家族也得伤筋动骨。至于我所遭受的痛苦,我希望家族能给我一个解释!滚吧!”

一声滚吧,当真是让丁克他们浑身舒坦。

兵岭想要发作,可是似乎想到了什么,竟然隐忍下来了。一甩手一冷哼,竟然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间病房。真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