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hth华体会网页版

第8599章 小念不见了

第25章 中年文士
   “说吧,小子,是不是你要抓捕的毒虫非常厉害,不然以你的功力虽然不说在五毒门中很高深,但是在年轻一辈中算是佼佼者吧,况且你还身为五毒门的少主,按道理说想要的毒虫不可能得不到的,或者你要的毒虫非常难抓,五毒门没有!”晁雷突然停下来,眼睛直直的盯着南宫傲,嘴角微微一扬,冷冷的说道。
   “腾蛇!”南宫傲越到晁雷身边,轻启有些红润的朱唇说道,开口间竟有一股香甜之味传来,晁雷站在他的身边却还问道一股清新的香味。
   晁雷移开步子,脸一黑的问道,“你一个大男人学那女人涂什么劳什子香粉?害也不害羞!”
   南宫傲闻言,脸颊潮红,眉宇间煞气陡然一盛,声音一下就降了下来,“你……”
   “腾蛇?”树杈间晁雷走动间,露出一副思索之色,“什么?腾蛇!”晁雷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一片,脚下一个不稳,往树下滑去。
   就在这时,一道香风拂过,一只白皙,柔软的手臂握住了晁雷,顿时晁雷就如雷击一般,被拉上树杈之后,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咳咳……”平复下心情之后,晁雷仔细的盯着南宫傲打量一翻之后,开口了,“你说的腾蛇可是只有传说中才存在的啊。”
   “我看了五毒门的典籍,这种腾蛇应该是存在的,只是没有传的那么吓人而已,以后你自然会知道,我们这个世界还有一种超出世俗力量的存在。”南宫傲,想了一会,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说话了,话一出口便紧张的盯着晁雷。
   令人意外的是晁雷并没有说话,只是背对着南宫傲,双手后背,朝远方望去。
   一阵阵吹来的凉风吹得晁雷红色长袍猎猎作响,这一下就安静下来了,谁也没有出口打破这宁静,晁雷站在大树上盯着远处蜿蜒起伏的大山,脑海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两年前那漆黑的夜晚,一个全身红光闪动的妇人的身影,渐渐在晁雷脑海中翻滚起来。
   “大哥,还是正事要紧,我们还是先去长乐村吧,从青龙山脉边缘直接往南行走,很快就到达了。”南宫傲的声音轻轻的在晁雷耳畔响了起来。
   虽然青龙山脉边缘虫兽不是很多,但是豺狼虎豹却是多如牛毛的。二人白天就在树林之间赶路,晚上就在树杈间休息,虽说在树上休息不惧怕走兽,但是一些毒虫还是要注意的。
   不过二人都是五毒门的弟子,粗浅的在树杈周围撒了驱虫粉末之后,这才敢安心睡去。
   不过在这茫茫大山之中,晁雷可不会傻到如此就能安心的睡。
   趁南宫实充饥之时,晁雷拍了拍腰间用那青龙木制成的葫芦,轻声道,“彩儿乖,哥哥要睡觉了,我门今晚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小雪那死蛤蟆懒死了,似乎要成长了,所以今晚你来看守。”
   拔开葫芦噻,只听到“唰唰”的声音响了起来,一条五彩斑斓的蜈蚣爬出葫芦口,直立起来便朝晁雷后背游去。
   晁雷见此,心中一惊,“彩儿乖,小雪在蜕皮了,今晚不能和你闹了。”
   七彩蜈蚣似乎听懂晁雷的话语,当即返回,朝树杈游去。
   就这样二人断断续续赶路,到达长乐村不远处的山峰之上时,已经耗时三天有余。
   站在树杈上往远处眺望的晁雷转过头盯着南宫傲,带着些许疑惑,轻声开口了,“你小子确定我们从山脉赶来的路程是最为短的?”
   “从官道赶来,以我们的速度至少要五天,怎么,我还骗你不成?”南宫傲被问的一怔,但南宫傲何其聪明?当即就明白晁雷有些不信他的话,冷哼一声之后,南宫傲冷冷的回答道。
   看南宫傲的话似乎不像假话,回忆一番之后,晁雷心里震惊起来,当日姬老带着他与妹妹云儿一同逃离长乐村,其中必定有一番争斗,所以导致妹妹被掳走,但是姬老从长乐村感到青牛镇外也只是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心里顿时就激动起来,这,这不是凡人的力量啊。
   清晨的长乐村似乎很安详,家家庐舍的烟囱之上升起袅袅白烟,一道道清脆响亮的叫声时不时的响起,似乎在催促着人们起床。
   晁雷带着南宫傲轻车熟路的朝村长朱大胖子家走去,经过自家门前时,还能看到当日那被踢坏的木门,晁雷心中一酸,强忍住泪水,头也不抬,脚步加快几分朝朱大胖子家走去。
   清早的街道之上行人并不多,偶尔只有一两人匆匆路过而已,并没有发现反村的晁雷。
   二人七拐八转之下来到一座红杉木所建造的大府邸之外,府邸上挂着一面用朱砂书写的“朱府”,大门之前还摆着两头用青石雕刻的狮子。
   这朱府处在整个长乐村的正中央,在诸多茅舍,木房之中却是极其打眼的。
   “哼,这朱大胖子果然够贪,一个小小村长竟然把自家府邸造的如此奢华,只怕就连县城的人家都比不上。”晁雷盯着整个朱府,冷冷的开口了。
   “那是自然,一些外来侠士来长乐村外的青龙山脉获取野兽皮毛可是要收税的,况且只有你们长乐村这一代比较安全,并且珍兽的数量也是极多的。”南宫傲听了,扑哧一笑,但是见晁雷投来那要杀人般的目光,随即正经起来,为晁雷解说到。
   晁雷瞪了一眼南宫傲,接着大步来到朱红大门前,用力的垂起门来。
   “啪啪啪……”
   “谁呀,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了……”一道阴阳怪气极其不耐烦的男声从府邸内传来,接着就是碎碎的脚步声匆匆响起。
   “咯吱”大门被拉开,一个身材有些臃肿,脸色雪白,身穿花布长衫,一脸不耐烦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
   “你……你是二狗子?”一道刺耳的惊叫之声划破安宁的长乐村。
   听到男子的叫声,朱府陆陆续续的出现了一些手持棍棒的家丁,一盏茶的功夫就把刚刚踏入朱府的晁雷二人给团团围的宛若铁桶一般。
   “朱福在哪,叫他来见我!”晁雷神色冷峻,双目如电的开口说道,仿佛周围数十个家丁不存在似的。
   “你是晁雷?你竟然还在这出现,难道……”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眼中露出一丝讶色,随即狂喜起来。
   男子身穿白色布袍,但头戴一顶灰色镶嵌黄色宝石的圆形高帽,高帽不知是什么材质制成,竟然隐隐散发着一股神秘气息。
   这股气息竟然与姬老身上的气息有几分相似。
   一种与强烈的危机感朝晁雷席卷而来。
   “我娘亲与妹妹在哪,听你口气,是与当时当时那个侏儒一伙的吧。”听那文士打扮的中年话语,晁雷目光一闪,语气陡然一盛,厉声吼道,就连旁边的南宫傲也被晁雷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