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20章?仙帝献祭地

当年统驭诸天的生灵踏着帝骨返程,其“真我”回归,要在当世显化?!

所有人都震撼,那绝对是传说中的生灵,法力盖世,修为逆天,居然要活生生出现了。

须知,这可是当年敢与那位对决,展开惊世大战的人,他的完整体要回归了?

纵然是九道一都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如同过电似的,他不可避免的想到昔日那段峥嵘岁月。

在那个时代,黑暗仙帝是唯一威胁到那位的人,乱天动地,血与乱,荡起无数的英魂与道光。

“大仇得报,他杀了路尽级的怪物?!”有人颤声道。

这是何其震撼人心的战绩,自古至今,有几人见到过路尽级仙帝,更遑论这个级数的生死搏杀。

“真我,你果然视我为坐标,当作无尽血色汪洋世界边缘的微弱灯塔,一切都只为接引你回来。”

地球上,那个仙帝层次的不完全体,代表昔日黑暗的一面,话语带着浓烈的情绪,很不甘心。

他觉得,自己有些悲情,能够活着是因为能够预警,可以当做重要的坐标。

不然的话,他当年可能就被彻底斩灭了,不会活到今天。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不分彼此,你多虑了。”模糊的声音从世外传来。

即便是那个盖世无敌的生物,也很难隔着无数大世界,隔着血色汪洋,隔着上苍,向诸天传递音信。

“呵,你终究还没回来呢,在此之前我要做什么,你干预不了吧?”地球上的黑手淡淡地笑了。

“你要做什么?!”狗皇喝道。

在场的人都无比紧张,这个古老的半黑暗化生灵真要对他们下手了吗?

“我说了,很想将你们填进黑窟中,当然,更想拍死他。”自那颗水蓝色的星球上探出来一只漆黑的大手。

谁都知道,他想拍死楚风!

因为,楚魔的面孔和大凶人有些像!

楚风简直是无语凝噎,他招谁惹谁了?完全是无妄之灾。

同时,在生死关头,他自己也很纳闷,极为好奇,为何这么巧,他怎么就会和大凶人长的相像?

这当中到底有何隐情?

那只巨大的黑手动作不是很快,甚至称得上缓慢,可是却覆盖了整片星空,压抑无比,让周围的群星都在颤抖,要簌簌坠落了,让星河都将要炸开了!

显而易见,地球上的黑手有某种执念,正常来说,他哪里需要亲自探手,直接就可以抹杀楚风。

现在他不过是被昔日旧怨支配,故意给楚风的心灵造成崩灭般的冲击。

“动手!”九道一断喝,没什么可说的,现在唯有全力以赴死战,在来之前,他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而且,他还颇为期待与激动,想尝试这葬天图爆开后,是否会召唤到某个人!

然而,一声叹息,让整片时空都凝固,所有人动不了,包括那只遮蔽星空的漆黑大手。

它亦凝固,一动不动,僵在原地。

“都说了,你我一体,我从未利用你当坐标,你复苏,彻底斩尽黑暗,由此蜕变,与我归一会更强。”

很轻的声音在宇宙中响起,来自世外,微弱几乎不可闻。

冰冷的星系,转动的大星,全都静止了,包括仙王与道祖,皆定格在虚空中。

时光流速仿佛被归于零,众人的思维都停下来了,脑中一片空白。

随着那个生灵的话语声再次响起,诸王的神识才可以转动,能够思考了。

这一刻,人们颤栗,恐惧,这是何其可怕的伟力?

昔日旧帝的“真我”不要说回归诸天,事实上还远未抵达上苍呢。

在由无数宇宙组成的猩红汪洋中,他脚下浪花朵朵,大千世界起伏,新生与崩灭,他踏着竹筏而渡。

连仙帝都不能轻易渡过的血色汪洋,可想而知多么的可怕!

纵然是这样远的距离,他亦可以干预现实世界?简直不可想象!

“不可能,隔着上苍,隔着祭海,你根本无法回归,更不能降临呢,自然也就无法施展伟力,你为什么定住了我?”

地球上的黑手心惊,他着实有些想不明白。

纵然是路尽级生物,离开太远,被某些特殊的地域屏蔽与挡住后,也不可能这样干预本土。

尤其是那祭海,对仙帝来说都很容易迷失,危险重重,它广袤无垠,浪花朵朵皆由毁灭性的物质、世外深渊、血祭过的大界组成。

那里,号称仙帝献祭之地!

“因为,我就是你啊,这是心灵的共鸣。”世外,那个模糊的声音传递而至。

“胡言乱语,一定是你当年留下后手,因此现在控制了我的肉身。”地球的黑手很不甘心,带着怒意。

不过当他思及到对方,竟真的朦胧地感应到“真我”的一些情况,那是对方的经历,似也是他。

“你……真的杀了仙帝级的生物,灭了一位路尽层次的怪物?”他着实有些难以置信。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所谓的厄土源头多么的难寻。

即便是一个璀璨进化文明的路尽级强者,花费精力找上几个纪元都不见得能够发现那片奇异之地。

事实上,偶尔找到线索,真要贸然闯进去多半也是有死无生,不可能再活着走出来了。

在那最古老时期曾发生过惨案!

“杀了一个!”世外的旧帝很肯定的告知,他解决过路尽层次的怪物。

地球上半黑暗化生物非常震惊,至于其他人则都只能麻木的听着。

当然,此时的诸王也都无比渴望,想知道整个过程,对厄土源头、对路尽级怪物、对那一战等,希望了解的更多。

因为实在太惊世,这些足以撼动整片古史。

“我虽然找了很久,应该不止一个纪元,但是并未进入厄土,只是大概找到一个区域,守在外面,静待猎杀。”

世外的声音传来,告知球上的黑手。

“你没有进去?”半黑暗化的生灵惊异,随后又释然,在他看来,纵然找到入口,进去也不过是送死。

天知道厄土的源头,究竟有几位路尽级诡异怪物,甚至在他的推测中,应该还有更恐怖的东西才对。

“那个地方,如同老鼠洞般,勾连各界,交叉与串连的到处都是,我在外面等着就是了。”

这就能说的通了,不然他实在有些逆天了。

可是,将诡异怪物形容为老鼠,他还真是性格飞扬,将不祥的无敌生物鄙夷到了什么程度?

真实情况自然不同,那里绝对极尽危险,称为世间最可怕之地也不为过!

人们只需知道,至高生灵进去都要死,便一切皆了然!

“前辈,您能听到我说话吗,能否告知,他……去了哪里?”九道一突然开口,声音发抖。

人们都知道,他所追问的是谁。

世外,相隔无尽遥远的旧帝,踩着大道竹筏横渡祭海,迎击可毁灭大千世界的浪涛,竟一阵出神。

隔着无垠的祭海,隔着上苍,好比隔着无数古史,隔着数不尽的进化文明时空,在这种境地下显圣很难,但他还是回应了。

“我走在他的后面,的确看到许多痕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热门
  • 灭世灵剑尊灭世灵剑尊悟戒空|玄幻本以为转世重生可为所欲为,站在这灵域大陆的巅峰,创建牛逼万剑宗,不想后方起火出卖,万剑宗从此除名……
  • 万域之天魔神皇万域之天魔神皇孤乌|玄幻天魔神帝陨落,百年后转世重生。 天魔神帝复生还,欲临天,把仇还。绝代天骄,入道帝皇仙。执剑一挥滴血染,诸天下,尽皆敌。 征途漫漫路绵长,敛锋芒,怒心藏。静逸飘浮,猛虎卧山丘。清酒一杯孤自饮,朝遂志,暮称皇。
  • 假面红魔假面红魔小野千鸟|玄幻这是一个发生在斗魂大陆的故事,一个在死亡边缘挣扎的男孩,一步一步踏上权利与力量的巅峰……
  • 岁惜策岁惜策赤樱花草|玄幻他本是虚无王朝的少皇,命中有劫 处处谨慎,奈何错杀旧友,挚爱已逝 一念青丝变白发 轮回转世,他步步算计,忍辱负重 只为执一红线可与她再续前缘 她本是家族长女,奈何被卷入家族纷争 兄长一去不归,父亲被人所害 爱人失了信仰 她心灰意冷,也失了命 轮回转世,被灭族弑亲 一朵青莲在鲜血中绽放,这一次她不会懦弱! 恒夜天:我这个人不会做饭洗衣,琴棋书画样样不通,你能接受? 风昭翼:只要是你我就无所谓 恒夜天:为什么? 风昭翼:因为无论转世几次,我都会再一次爱上你,你就是我的唯一。
  • 无上圣王无上圣王不吃西瓜皮|玄幻被退婚了?呵呵,不是,而是我不娶了!求我也没用,终有一天,我会让那些看不起我叶晨的人,通通跪倒在我的脚下!
  • 维多利亚的秘密维多利亚的秘密二十四法|玄幻伊瓦尔斯家族世代屹立于碧玉大陆的沃土之上,每一代家主都会拥有卓尔不群的天资与惊世骇俗的功绩。24代嫡子阿修拉姆,做为异世的灵魂,将出走出一条更加倾覆天地万物的道路。在这个剑与魔法的世界,千年前光与暗的决战,女神沉睡之时留下神喻,救世之人必将降临于世。在善与恶的独木桥上岌岌徘徊,于良知与冷血的交界左右蹒跚。如神喻之言解救苍生?亦或双手沾满鲜血屠戮大地?本该光芒四射的绚丽人生,却被命运之线拉进地狱的门扉。复仇的审判者,从远方归来。维多利亚的秘密,究竟是什么?————————————————————不做假,不结伙,不敷衍。平时较忙,写得慢了点,不好意思。
  • 仙门后主仙门后主梦回溪|玄幻仙法的末端,朝堂杀伐,百家凋零,仙山福地尽数被毁,背祖忘本者不计其数,却还留下沐家的独子——沐子清。
  • 武者非侠武者非侠猎人手|玄幻我怀念的,是两肋插刀;我骄傲的,是挥汗如雨;我歌颂的,是江湖。
  • 圣徒之誓圣徒之誓我要超神|玄幻当天地发生巨变,所有生物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灾难巨变,而那些存活下来的生物,都成了天地间俯瞰天地的强大存在。出生在一个巨大家族,却被人当做傀儡养着的云散发誓,他要改变一切,以圣徒之名发誓。
  • 鹿踏八荒鹿踏八荒徐氏若木|玄幻“我要让这天,将从我这夺取的还回来,若是不给,我就破了这老天。”“吵吵什么,就你这小身子板,再去练个百八十年吧。”“大哥,你看老二,嘴巴那么臭!”“什么?都说了几次了,要叫二哥!!!”(呈虎扑式向前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