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业技术 will中文

第3730章 叹息情路难

“小声点,说话的同学!”坐在她旁边的胖哥,突然站起来,对着教室前面的同学叫嚣;说到这里,为什么她旁边会有胖哥呢?
   因为,夏云这孩子太沉默寡言了;或许也是因为宁菱这孩子天天跟陈林,彭辉他们打打闹闹的影响到了这个晚上天天通宵游戏,白天要到教室来补觉的夏云同学的清梦;所以,他就跟隔壁组的胖哥经常的换位置;通常只要胖哥一坐在夏云的座位上不走,夏云就会很自觉的去胖哥的位置上SIT DOWN!
   起初呢,宁菱对胖哥的突然驾到,还觉得有点什么,问道:“胖哥,你这样突然霸占的我同桌的位置,这其他老师的课我们就不说了,可是老班的你也敢吗?”
   “有什么不敢,我是班上的纪律委员,我坐哪里都是一样的;主要是维护班上的良好纪律不是。”
   “那你为什么要抢我同桌的位置呢?”
   “因为,你是我们班上纪律好坏的代表。”这话听着没有什么,可是胖哥停顿了一下又说:“你不闹了,班上也就安静了;根据这段时间的观察,自从你移驾到我们这地盘上来之后,这后面的纪律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是什么样的变化呢?本来吧,这彭辉他们在后面虽然也不老实;但是,他们通常打牌啊,睡觉啊,至少不会发出影响其他人的声音;可宁菱来了之后,这后面不断的说话声,时而还有她跟彭辉他们用书开仗的声音,偶尔这孩子还会乐得笑出声。
   “胖哥,敢情你坐这里来,都只是为了压制我是吧!”
   “怎么能这样说呢?这也是为你好啊,你知道路阳跟我一个寝室吧!他坐在你前面,你们之间还夹着一个李晶晶;他都跟我反应的是,你每时每刻都影响到他了。”
   “嘿,我怎么又影响到他了;他怎么不向我反应呢?”
   “向你反应有用么?你见过抓小偷的,在抓小偷的时候,还要先通知一下那贼“哎,我要来抓你了。’你见过吗?”
   “他才是贼呢?”
   “安静点,现在是上课时间;跟你做了同桌,讲台上老师讲的话,我没有一句听到过,都被你声音给压了。”
   她郁闷了,她有那么嚣张的吗?没有吧!
   “那,胖哥,你觉得你坐在我旁边,我就有收敛点吗?我表现怎么样!”
   “呵呵,我知道啦,胖哥最好了;其实你也爱说话不是,我看你跟你那同桌也不怎么说话的;正好夏云也不跟我说话;你看,你这一坐过来,我们这好热闹的;是不。”
   这话是事实;胖哥明面上是纪律委员;但是,就在他身边就有一个像他自己也承认了的的,班上纪律的重点整顿对象;可是,他还是管不了她;更让人觉得意外的是,这丫头似乎因为他坐在她身边反而更嚣张;每次,她跟胖哥说话,说得乐呵呵的,不管班上再怎么闹;那也不是什么坏事;可是,常常,只要她一停下,马上就说:“胖哥,你看看前面那几人闹成什么样子了!你也不管管!”
   然后,胖哥就高呼两声“前面的,小声点!”
   她在后面的日子可谓真的是活的风生水起;夏天的教室里,因为是二楼,教室的后面的一楼有很大一条绿化带,常常教室里就会出现一些蛐蛐什么的小动物;晚上的时候,这些动物就会出来活动,在后面跳来跳去的;晚自习的时候,老师基本上不会讲课;都是同学们自己看书,或者是做作业;老师们也都坐在讲台上屁股动都不会动一下;只有,是实在喧闹影响到他们的心情了,才会抬头吼上一句:“再不闭嘴,我就抓人了!”甚至有的老师直接,去办公室做自己的事情;班上的纪律重担就全部落在胖哥身上;有老师在的时候,她还是很听话的;不会大声说话,就算偶尔嘀嘀咕咕那也很小声:“胖哥,你说你跟路阳那妖怪是一个寝室的!哦,不,我说错话了,是路阳同学!”
   “对啊,你还不信啊!”
   “他是不是在寝室也特别的装逼啊!”
   “我们阳阳可好了,你居然说他是妖怪!”
   “我的妈呀,我们冯芬也叫他阳阳,都已经让我很招架不住了;胖哥,你这是又装的什么怪呢?还阳阳呢?”
   “你们寝室冯芬喜欢我们路阳!”
   “是,恭喜你答对了!怎么?想做媒人啊!”
   “你说这冯芬是你们寝室的,她喜欢路阳;但是,听你平时说起路阳,你好像不怎么待见他呢?”
   她不待见他,是吗?她就是因为太待见了;而不敢在人前表现出来。“呀,呀,蛐蛐也!”说着就转身,蹲在后面去抓蛐蛐;坐在讲台上的老师听见很大一声凳子拖动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没有什么动静,就又低下头去看自己的书。
   她回避了胖哥的问题;这个问题太深奥了;她自己都还没有想明白,这样一被问到,心里就突然慌乱起来。
   胖哥都知道冯芬喜欢路阳的事情;这事也就只有她们寝室的人确定;听胖哥说起这事的语气,似乎也很肯定;他怎么那么确定;他跟路阳一个寝室;难道是路阳自己说的;或者说是,冯芬已经跟路阳说了喜欢他了;更或者说是,他们已经在进行地下活动了呢?
   闫之言上课时间睡着了,被老师罚站到教室的后面;宁菱一听老师说:“闫之言,站起来到后面去听课!”她就嗨了。
   闫之言同学来到后面,根本就没有一秒听进去过讲台上老师讲的是什么;因为在跟宁菱传纸条;后来,第二节课还是那老师的;闫之言还得站在后面;幸运的是,老师有事,这节课改为了自习:“你终于来了,艳子常来我这做客,我都烦了;就想着为什么不换个别的人呢?真好,今儿你表现好,就轮到你了!”
   “CAO,你以为我想站在这后面啊!”
   “哼,你还不是站了,再说了我这后面有什么不好了,你看老师走了,我还招待你坐下呢?”
   “要是老师在的时候你能招待我坐下,那才叫好。”
   “那你就搬后面来不就行了。”
   “我才不呢?”
   “嘿,你这是看不起我这吗?我告诉你都不怕,我有胖哥罩着呢?你信不信,今儿晚上我就让胖哥把你的大名写在违纪薄上。”
   “曾小艳说你这后面好,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还有更好的呢?咱们班的班上一棵草,路阳同学就在我前面呢?上课时间有这么多的搭档一起聊天;晚自习的时候,还可以斗蛐蛐呢?”
   听宁菱说得天花乱坠的,闫之言算是服了;这丫头怎么可以这么混;纪律委员就坐在他旁边听见她这样说,脸都绿了;这孩子,平时人家照顾着她,她倒好,见谁就说这事;都不害怕被老师知道了,他这个纪律委员也没法混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