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休闲 鱼丸游戏全部版本

第1031章 刺客

师父也感觉到了石老六不怎么高兴,于是解释道:“老六,你知道我为何最后才叫你进来?”石老六低着脑袋摇头。师父叹了声气说:“老六啊,不要认为师父偏袒你的师兄弟,其实师父最看重的是你。”听完这话石老六抬起头,不解的看着师父,“老六你憨厚老实,从不与人争名夺利,而且你遇事深思熟虑,习武踏踏实实的,这些为师都看在眼里。”
   说完把洛阳铲小心翼翼的递给石老六说:“此物名为洛阳铲,别看它身上锈迹斑斑,它可是从我们祖师爷一直传到现在的,上面留着的是我们摸金人的血与汗,这才是我们摸金真正的传家宝。你要好好留着,千万别给外人夺走。”师父咳嗽了两声,石老六赶忙为师父轻轻捶背,“这洛阳铲看上去不起眼,但是却比别的东西都实用,就像你的为人一样,你常常埋没在师兄弟之间,但是遇事你就会第一个出现。这传家宝给你是最合适不过了。你也不要看到你的师兄弟们的东西红眼,是你的它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不要勉强啊。还有,你一定要把摸金校尉的名号和本事一直传下去。万万不可坏在你的手里。你是师父唯一的希望了。老六,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吗?”石老六点点头,他终于体会到了师父的含义,自己才是真正的摸金接班人。
   三人看着石老六思索着什么,眼睛都红了。谢奇峰推了推石老六,石老六这才回过神来,赶忙擦了擦眼睛,还狡辩道:“哪里吹来的沙子呢,吹到眼睛里去了。”刘锦才看时候不早了,忙说:“六哥,帮帮我吧。”
   那石老六并不是不想帮刘锦才,只是自己还没有收徒弟,万一死在墓里。死了以后摸金无后,怎么有脸去面对死去的师父,于是便说:“不,我不会帮你的。”谢奇峰走了过来,趁石老六一不留神,夺过了洛阳铲说:“这什么破东西啊,一看就是假的。说什么摸金校尉,你太能装了吧。”
   听了此话,石老六掐着谢奇峰的脖子,竟然给活活提了起来,口中命令道:“还给我。”谢奇峰的脸憋通红通红的,扔下了洛阳铲。这石老六右手一撒,谢奇峰咣当一声坐在了地上喘着大气。
   三人实在没有办法了,转身就要走。临走时周强自己嘀咕着:“哎,可怜的摸金校尉啊,可能要断在他的手里了,如果把手艺传给我多么好呢,我一定好好利用。”没想到这话被耳朵尖的石老六听到了,石老六追了出来抓住周强,激动地问:“你想跟我学摸金?”
   周强就像个死狗似的被石老六提了起来,心里感到莫大的耻辱,说道:“你先把我放下来,你如果愿意跟我们去盗墓,我就答应给你找个徒弟。”
   “真的吗?”石老六脸上乐开了花,把周强放了下来。周强整理了下衣服,说:“当然了,我说话算数,自此去,无论成功与否,我一定会介绍给你一个好徒弟的。”
   石老六总算笑了笑,说道:“一言为定。”说完进了内屋里,点了三根香,冲着桌上的一个灵牌跪了下来,说:“师父,徒弟不孝,到现在还没收到徒弟。但是为了我们摸金的传宗接代,徒弟愿意搏一搏。”石老六磕了三个头把香插在香炉里。带上唯一的宝物——那把传了几百代的洛阳铲,钻进了汽车。
   突然一个急刹车,周强和谢奇峰的脑袋撞到了车的前座,从而惊醒过来。周强厉声喊:“怎么突然停车了?”说完捂着脑袋揉了起来。谢奇峰也被疼醒了过来,眼睛还半睁半闭得看着四周,问道:“这是哪?”
   “我们已经到了天津了石老六的家门口了,走。下车吧。”说完刘锦才拔出车钥匙下了车。周强师兄弟下了车打量这面前的屋子。只看眼前就是一普普通通的民宅,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刘锦才带头走近了门口,看到门没锁,三人就走了进去。
   只见屋里正坐着一个中年人闭目养神,那中年人长的脑袋大,脖子粗,略显胖。给人一种老实憨厚的感觉。
   虽然是石老六住在天津,但从口中还操着东北口音。“来者何人?”中年人说着,眼睛慢慢的睁开了。此时刘锦才脸上露出了暗伤的表情,低声细语地说:“六哥,对不起。你的二位师兄好像死在墓里了。”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都听不到了,刘锦才本以为石老六听了以后会大发雷霆,没想到石老六却笑着说:“苍天啊,大地啊,他们死了我真出气啊。”
   刘锦才这下子蒙了,心想你可是死了师兄啊,怎么那么高兴呢。周强对身边的谢奇峰说:“我死了你会高兴不?”
   谢奇峰奇怪的看了看周强说道:“你这不是扯淡吗?你死了我怎么可能会高兴。”说完嘲笑起周强的愚昧。
   “那你笑什么?是不是盼望着我死?”听完这话,谢奇峰赶忙捂住嘴巴,省的周强找事。石老六也注意到了刘锦才身后的两人,指着他们对刘锦才说:“他们是何人?”刘锦才来的时候正琢磨着怎么安慰石老六,一时间把周强和谢奇峰给忽略了。于是介绍道:“这两位是河北气易宗师乐水先生的两名弟子,擅长观风看水,识人面相,抓鬼除魔,样样精通。”转身又对周强二人说:“这位是当今名副其实的摸金校尉,擅长点穴挖坟,至今无人能敌……”还没等刘锦才介绍完,石老六抢说:“行了行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不干这行了,我现在是厨师,好歹也能混个吃饱睡暖。”
   刘锦才赶忙给周强二人使眼色,示意要说服石老六,不然自己也是凶多吉少。周强这傻乎乎的看不明白刘锦才的意思,上前一步就说:“你害怕?你怕你死?这么个大老爷们还怕死?”说着手掌拍在石老六的肩膀上,差点让石老六栽个跟头。
   “我怕?笑话。当初我们师兄弟八人跋山涉水盗取成吉思汗大墓的时候,你还吃奶呢。要不是我,老二和老三也会死在里面,我怕?”说着诡异的盯着周强笑着。看的周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忙说:“你就是害怕,我看你吹牛呢。”
   石老六闭上眼睛,摇晃着脑袋说:“轻则自清,忽悠,你接着忽悠,我就是不上当,你以为我没脑子啊。”周强一看激将法失败,走了回来,还不忘说了一句:“你哪是厨师,我看你是研究兵法的,哼。”刘锦才也摇头,这该如何是好啊。
   就在这尴尬之际,谢奇峰笑着走了过去问:“你说你是摸金后人,拿出点证据让我们瞧瞧,不然你就是骗子。”石老六睁开眼睛,说:“呦喝,你在怀疑我的能力,我今天就让你瞧瞧祖传的宝贝。”说完进了屋拿出一个铲子,杀气腾腾的走了过来。“你们瞧,这是传说中的洛阳铲,我师父留给我的。”说着拿给面前的三人看,周强伸手就要摸铲子。石老六赶忙缩回了手喝斥道:“别摸,这是我师父留给我的,小心咬着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