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 letou3登录页面

第6079章 既视感

即使问心不愧,但她确实收了那人的钱,不过,她是觉得再有机会会还会去的,毕竟当时只是心里很堵才做出那样的惊人之举!
  “好了,坐吧!”梁千拍了拍书上沾的灰尘,坐下,“我找你来,是想由你组织系里的英语兴趣爱好者参加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下去以后,就可以行动。”
  “噢,为什么是我?”刘丽雅的不安过后,对于突然降到头上的馅饼显得无措,置疑,就连目光也有些闪烁,“不是有学习委员吗?”
  外语系那么大,轮到她身上希望也该渺小吧!
  心中的疑惑层叠。
  “你别忘记你是学生会副会长,再一个,你的英语天赋不错,口语在班上也是极好的,更何况这样的机会,你应该好好把握!干嘛不相信自己?”梁千抬了一下眼镜,对着刘丽雅宽慰一笑,将活动明细递给了她,然后说:“活动内容包括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演讲赛、大学生英语竞赛辩论赛和大学生英语风采大赛等活动,获特等奖的大学生均有资格和机会参加。总决赛暨夏令营的部分优秀选手将有机会被选派出国参加国际大学生英语竞赛活动和访学活动。这是校长刚接到的通知,我把这次机会交给你组织,不许让我失望,嗯?”
  副会长,她怎么把这茬忘记了?刘丽雅想了一通后,为什么要那么没有自信,她可以的,更何况组织能力并不差。
  “这对大家都是一个好消息!谢谢您!”
  “那还不快去好好准备!”梁千好笑地对她说道。
  “Ok。”刘丽雅行了不伦不类的礼,雀跃着就跑了出去。
  校外“晨光”餐厅内。
  “喂,雅吧,我也要报名!”刘丽娟往嘴里舀了一勺冰激凌,舔着嘴说。
  “还有我!”李雪难得激动一回。
  “好了,一个都不许少。吃完饭,你们就负责宣传统计吧!”刘丽雅笑了,这一刻所有的不快烟消云散。
  “你们快看,楼下那辆加长豪华兰博基尼内的人,会是什么样子?”餐厅靠窗的桌子,一阵骚动。
  “我猜一定是个老头,不然,怎么买得起好几百万欧元的车子?”邻座的同学道。
  “那也不一定,说不定是哪个富二代,就比如说费氏国际的继承人,这样的车再来几辆也不过是小菜一碟……”这男生既嫉妒又羡慕。
  “也是,完全有可能!”该同学接受事实。
  “咳咳咳……”
  兰博基尼?刘丽雅惊恐地捂住嘴,咳嗽起来。
  “雅吧,你们快看!”刘丽娟还用手里的筷子敲了一下挡住她的男生,回头对着刘丽雅惊呼。
  “别理那个花痴!”李雪皱着眉,替刘丽雅顺着背,从兜里掏出手机,是隐藏了号码的,“喂——”
  “嘟嘟嘟嘟——”对方已经掐断。
  “一个神经病,打了一下又挂了……”李雪对着手机白了一眼,抬头,“丽雅,你怎么了?”
  刘丽雅的视线痴愣,眉头紧锁,精神焦虑……李雪伸手在她面前晃了三次,无效。
  “哇,你们快看,车子走了,怎么停一下就走了!”一美女惊呼,隐隐失落。
  大家失望地看着车子完全消失在视野,各自无趣地散了。
  “呼——”刘丽雅捂了下胸口,暗自出了口气,好在有惊无险。
  “唉,你们说,要是费司爵突然出现在我们学校,那会是怎样的轰动,好想见到他的真人哦,一定比杂志上更帅!”刘丽娟坐下后,脑袋完全在幻想状态。
  讨厌听到那个自大男人有关的一切。
  “帅屁!”刘丽雅抵触地说道。
  “你又没见过他,不许这样说他?不然,我跟你急!”刘丽娟抗议,唇部咬合,更像是对着敌人。
  “哼!”刘丽雅心思不高,懒得计较。
  “刘丽雅,终于找到你了,这个是有人让我转交给你的。”一位男生从餐厅门口,直接走到三人所在的桌前,向刘丽雅伸出一张便条。
  “我?”刘丽雅刚沉下的心又被悬了起来,狐疑接过,“什么人?”
  “他说你看了就知道,那人开着一辆豪华轿车。”男生摸了摸头发,明显有些紧张。
  “噗嗤——什么车?是不是加长型的?”刘丽娟扔掉手中的杯子,一把揪起男生的衣领,由于身高的悬殊,就差爬在男生的肩上。
  男生被衣领禁锢得脸色通红,红也有刘丽娟大厅广众下带给他的尴尬,他快窒息地翻了翻眼皮,“不是,那人开着宝马……”
  “切!”刘丽娟的窃喜与紧张过后,换上失落,极为不屑地松开了手。相比较,她对加长型兰博基尼更感兴趣。
  该男生诧异了,这女人八成精神失常,扯了扯衣服领子,转过头,伸出还在手里的纸条……是谁?
  刘丽雅戒备地盯着男生手里握的那折叠得复杂的纸条,纤细的手指在空中举起时,轻颤。
  “哎呀,给我吧,我看看是哪位帅哥写的情信?”刘丽娟的手快速夺去。
  “拿来!”李雪很生气,气这女人当在众人面前,做事没有分寸。
  “给我!”刘丽雅脸色惨白得透明,她在两人争执间,夺过纸条转身离去,步伐踉跄,速度却不缓慢!
  “看吧,都是你!”李雪拍向刘丽娟的头,两人都为刘丽雅的反常惊住了,露出疑惑不解的目光……夕阳的最后一缕光华散尽后,夜色逐渐在城市上空拉开帷幕,各种霓虹灯点亮夜的黑寂,景致变得空明。随着点点星光出现,白天浮躁的气息过滤得澄澈而又宜人。
  夜,深了。
  露台上长发披肩的背影看上去飘渺孤寂,她在等着什么?又在为什么忧思闭上眼睛沉思?周围静了,连楼台下面的应景树,刮的风也极柔,柔到掀不起那如墨的发丝,任凭夜酿造沉闷。
  陈妈拧开玻璃门,走了过去,端着冰阵的甜汤放在她的面前,“小姐,喝点甜汤吧,解解暑气!”
  刘丽雅咬着苦涩咽下,睁开杏眸,轻轻一笑,“谢谢,您坐!”
  “唉,这不好使,我怎么能同您坐在一起?”陈妈交织着手,忐忑。
  刘丽雅怔住,她甚至找不到尴尬的停靠点在哪,对陈妈,她却无从解释!
  “他不回来么?”刘丽雅蹙起了眉目。
  “别告诉我,你这是在变相的关心我?”男人冰寒的声音中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从两人背后传来,引起不一样的惊呼。
  脚步声慢慢移近。
  “少爷,您回来了!”陈妈恭敬颔首。
  刘丽雅的视线落在他冷毅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他很累?感觉到他冷冽的注视,仓惶地避开了,那犀利的目光,让她紧张,窒息,好像能窥探到她的心底,渗入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