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庭家居 ld体育乒乓球

第9379章 枪挑段延飞

大部分人认为科学的进步是累积式的,就是后一代把前一代的知识继承下来,加以发展补充,因此人类的知识越来越丰富,科学也越来越发展。库恩认为这种观念是错误的。在他看来,科学发展是不断否定成见,是革命,有点“前人种树,后人拔树”的意思。科学是人类试图解释自然现象发现自然规律的活动。在科学还未成气候的时候,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谁也不服谁,甚至谁也听不懂谁。渐渐地,有一家理论显示出优势,能够比别家的理论多概括自然现象,能解释得通更多问题,于是这家理论的思维方式被广泛接受,演变成一个框架,科学家们逐渐聚集到这个框架下,普遍采用这家理论的术语、假设和基本推理来探索世界。例如,我们的祖先抬头仰望星空,对宇宙的结构充满了疑惑,创造了各种各样的神话,试图给难以琢磨的宇宙找出因果和规律,最后“地心说”似乎最符合现实,成为天文学最早的科学框架。人类在这个框架下,对太阳系开展了颇有成果的研究。
   然而,任何框架都有它的局限性。随着时间的发展,很多“马脚”露出来。同时总有那么些人富含反叛基因,喜欢质疑和挑战现成的东西,本来井然有序的科学又陷入“纷争状态”。假如新的理论确实比原来的漏洞少,更能够说明和解决现实中的问题,最终它将取代旧的理论,为科学引进一个新的框架。“日心说”取代“地心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日心说”的倡导者们如哥白尼、布鲁诺等就是科学的革命人物。而“日心说”也在不久后被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所取代,因为人类的视野扩展到了太阳系之外,“日心说”日益显得捉襟见肘。到了20世纪初,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则完全跳出了牛顿机械力学的框架,为人类实现飞向太空的梦想提供了理论翅膀。而在微观世界,古典物理学理论更是束手无策,到处碰壁,量子物理因此而诞生。库恩预言科学将延续这种结构性的革命。
   当年读到这里,我只是觉得他立论独特,没有其他感觉。库恩的文风比较枯涩,再加上他的议题实在太哲学了,我就把读这本书当成家庭作业完成后就放一边儿去了。但它在我的脑海里一直占了个位置,主要因为它是我来美国后读的第一本书,算是我求学生涯的一个里程碑吧。我初进商学院时曾经感慨过:商学院里最务虚的“组织管理”课的读物都比库恩的书多好几百倍实际意义,难怪政治学博士不好就业!
   在我拿到CFA证书后不久,灵感突然降临。当时我正在整理过去三年里复习考试用过的书和笔记,看着那成堆的材料,我对自己的消化能力有点吃惊:这么多的理论啊案例啊,什么是可以扔掉的,什么是可以保存的,投资的真谛到底在哪里?这时,库恩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我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念头:库恩其实是在说,科学本身没有绝对的真理,因为每个时代的科学都是那个时代的人们在那个时代的局限下对自然世界最富有想象力和可信度的解释,科学的进步在于否定旧知识框架。也就是说,我们可以肯定错误,但是我们却无法肯定真理;我们可以肯定什么是行不通的,但是我们却无法肯定什么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对于投资而言,我们已经“进化”到拥有获得诺贝尔奖的现代投资组合理论以及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投资手段。很难说这已经相当于物理科学的“地心说”或者“日心说”或者牛顿阶段,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革命性新理论出现。在人们企图征服市场的追求中,它们起到了减少走弯路、犯错误的可能性的作用,但是它们绝不是点金术。寻找投资秘籍、投资宝典的人们恐怕只是在自欺,而提供投资秘籍、投资宝典的人们就是在欺人了。人类虽然已经拥有强大的科技,而且在一定范围内可以控制自己的生存环境,但是人类无法超越所有未知,因此人类与其徒劳花费精力寻找终极真理,不如着眼现在,避免已知的错误,减少走弯路的可能,好让自己有一个更加坚实的基础,并且向最优化轨道靠近。
   事隔10多年,那本一直被我归入“无用”的书竟然成就了我个人在投资方面最深刻的感悟。虽然读那些“无用”的书让我少赚了好几年名校MBA毕业生的薪水,但这迟来的“思想火花”却足够我受益一辈子。
   当然,高科技泡沫破灭带来的危机是直接“导火索”。没有那切肤割肉的疼痛,我恐怕还是“天真无邪”派--直到“黑天鹅”掠过!先哲的金玉良言与生活阅历交织,让我感悟得深刻彻底。
   我经历的第三次经济危机
   --“黑天鹅”掠过
   如今每当我走过纽约第七大道745号门前,都忍不住感慨万分。曾几何时,这幢漂亮的大楼沿墙一周的液晶显示屏都使用深绿底色--就是美元的颜色,也是雷曼兄弟公司的颜色。如今,它已经全部变成了天蓝色,亮得有点刺眼的那种,是巴克莱银行的颜色。“黑天鹅”在2008年降临,带来的是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城头变幻大王旗,城下多少喜和悲!我们家就安在海啸源头。和这一次相比,高科技泡沫破灭那一次简直太逊色了--那次的“震中”是在以加州硅谷为中心的地带,涉及的大部分是和科技电信有关的行业,我和老公工作所在的华尔街所受冲击有限。但这一次,华尔街首当其冲,我老公还很“荣幸”地在雷曼工作,我所在的花旗银行也有巨量“有毒”次贷证券砸在手里,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但是在2008年3月份贝尔斯登被摩根大通买下来之后,谁也没有想到还会有一家华尔街投资银行垮台。
   我记得2008年9月13日星期六上午,我还去看了几个小孩开生日派对的地方,打算订一个地方为两个星期后过7岁生日的儿子庆祝一下。那天下午我和老公还参加了他的一个印度同事在家里举办的印度象神节派对,大家嘻嘻哈哈开玩笑说,要是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收购了雷曼兄弟,大家得学点西部美语的口音(因为美国银行总部在加利福尼亚),要是巴克莱成了买主,大家就得学点英国腔,最好是让美国银行和巴克莱竞争一下,把雷曼的股价抬一抬。总之没有人想到雷曼已经病入膏肓没人要了。到了第二天傍晚,老公的黑莓手机铃声响了,他们部门的头头给大家发了一封邮件:“看起来我们将不能继续做同事了……请大家自己多多保重。”
   2008年9月15日,雷曼宣布破产。随后美国政府宣布给保险公司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AIG)注资。大伙儿这才真正意识到“问题很严重”,连“山姆大叔”都亲自上阵了。
   我给老公打电话,问他们办公室情况怎样。老公说,大概和当年国民党失守大陆,仓皇退逃台湾的情形差不多,大家都在忙着搬走自己的私人物品,互相道别。公司高层都不见踪影。门口挤满了各家电视台的摄像机,实况转播又一家投资银行的倒台。“已经有猎头给我打电话了!今天晚上回家有事情做了,更新简历!”老公告诉我。这些人真是长着鲨鱼鼻子,这么快就锁定目标,开始行动了。
   最坏的情形是老公很有可能丢掉工作,失业N个月。我因为2008年刚进入花旗银行时签的工作合同中有条款保证当年薪酬,等于有一份短期保险。我把我们家的所有资产情况在头脑里过了一遍。前两年股市虽然牛气十足,我也只是把我们俩一部分的退休基金放了进去,那些钱法律规定59岁之前不能取出,是真正的长期投资。即使在那部分里我也留了将近1/3在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的债券基金里(那只基金是这一场风暴里我们的退休基金投资品种中唯一不是负回报的)。我们在2007年年底提前还清了房子贷款,没有固定还款的压力,现金盈余都安全地躺在银行里。几个月前看到雷曼、美林、花旗等一票华尔街投资银行股价下跌,我曾经有点动心想进场抄底,后来冷静了一下,觉得我和老公都在华尔街“讨生活”,再去买华尔街公司的股票,有点冒双重风险之忌,便没有行动。好险!因为市场一直波动,我觉得风险很大,宁可按兵不动,现在看来现金闲置成了我最正确的投资选择,即使最坏状况发生,花旗也破产,我们的现金“安全网”也还可以支持我们相当一段时间。我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事态没有向最坏的方向发展。雷曼宣布破产的第二天下午,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即巴克莱银行的下属投资银行部分)的总裁鲍勃·戴蒙德揉着因为熬夜谈判而通红的眼睛走进雷曼兄弟纽约总部的交易大厅宣告:“你们有新家了。我们将尽快恢复正常,尽量保护大家的工作。希望大家安心回到自己的桌前,我们需要你们的聪明才智!”整个交易大厅响起了热烈而持久的掌声,平时不可一世的交易员中有人流下了激动的眼泪。而花旗也接受了美国政府成为自己的最大的股东,从而站住了脚跟。我和朋友开玩笑说,我现在是在为“美国工商银行”工作,真没想到我从遥远的中国来到资本主义圣地纽约,转了一大圈又在给“国企”打工了。
   回想起来,那几天的经历就好像坐过山车一样。但是我并没有惊慌失措,因为接受上一次经济危机的教训--与其梦想靠压对一个IPO而一步登天,不如分散风险稳扎稳打,我没有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受市场波动影响最大的部分也是投资期限最长的部分。时刻警惕着不开倒车是最有效的进步,债券投资在股市最黑暗的时刻为我们家力挽狂澜。还有一点就是在我们家有两根顶梁柱,抗风险能力大大加强。尤其是在雷曼兄弟命运未卜的那两天里,我的半边天镇军心的作用还真是发挥得淋漓尽致--老公也说“军功章有老婆的一半”,不再像上次那样束手无策。自从上一次经济危机遭遇惨烈损失以来,我全心全意地花时间花精力亡羊补牢。这一次虽然没有准备到滴水不漏的程度,大局却未破,我们家也没有被迫开历史倒车。
   2008年圣诞节,老公说我值得重奖,问我要什么样的礼物:“Gucci还是LV的包?”我说,自打法国人纵容专业抗议流氓在巴黎欺负我们举火炬的残疾小姑娘后,我已经从我做起,拒买法国货了。为了给受到重创的美国经济作出贡献,全家一起去我心仪已久的某著名牛排店美酒佳肴饕餮了一顿,“多余”的钱放进儿子的高等教育基金。可不嘛!等他上大学的时候,不管大庙小庙,门槛都肯定很高,爹妈这做施主的,可得攒着点银子!
   每个人身边都有“黑天鹅”
   好了,我的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你可能要想:那是在太平洋另一边的美国发生的,适合中国国情吗?
   事实上,这三次经济危机已经在向中国人的生活步步逼近,这一方面说明了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位置,一方面也充分反映出太平洋这个天然屏障在全球化经济环境中已经毫无抵挡之力了。1992年我第一次踏出国门时,美国经济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我上飞机前浑然不知,到了之后也毫无感觉,经济危机对我而言只是教科书上的一个概念而已,或者有点恐怖小说的意思。这完全是因为那时的中国孤立于世界经济之外,美国的经济状况对普通中国人的生活来说影响不大。第二次,也就是高科技泡沫破灭那一次,中国也赶上了从硅谷传来的互联网浪潮,中国股市也借着网络股的西风疯狂了一把,最后也跟着美国股市大熊的来临而黯淡收场。不过假如你不是互联网精英或者没沾多少股疯,普通中国人在那一次风暴中大都毫发无损。而2008年这一次,光从中国政府出台全球最大的经济刺激方案这一点就足以说明问题。2009年年初我回江苏老家探亲,让我感觉最深刻的就是高速公路两边很多的厂房在夜里早早就黑了灯,而之前我每次回国都为那些一天三班倒、机器昼夜轰鸣不歇的景象所触动。我见朋友时都有话在先:本人来自猪流感疫区和金融海啸重灾区,跟我握手,后果自负!美国生病,中国也被传染,这句话不仅仅是一个比喻,也是双重现实。
   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复苏的动力机车头,值得每一个中国人自豪。然而,你有没有想过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当下一次经济危机不可避免地到来时,中国不再会处于暴风眼的安全距离之外。开放的国门带来的绝不仅仅是五光十色的时尚,日益全球化的经济大潮下暗流奔涌,你的阵地随时有可能遭遇“水漫金山”。如果你毫无准备,手里没啥牌或者只有“别人的牌”,后果可就难以设想了。在“黑天鹅”面前人人平等,博士也好,MBA也好,白马王子也好,都和你一样被动!一个很说明问题的事实是:美国劳工部数据表明,在2008年,女性占全部就业人口的47%,而美国新失业人口中,75%是男性。也就是说,金融危机对男性的打击要远远超过女性。而且到时候你比现在又长了若干岁,少了些许青春本钱,你有多少胜算迎接生活的突袭?你还有多少机会可以浴火重生,东山再起?
   难以抗拒的人口趋势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在起到了遏制人口增长的积极作用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社会难题。设想今后的家庭结构是二拖五--小两口上有四老(可能还不止这个数),下有一小--即使中国人的养老美德不败,现实情况也将是年轻人心有余而力不足。你若不趁自己年轻力壮时打好基础,难道指望下一代来背包袱吗?这种指望在中国特有的社会家庭结构面前有多少可能性呢?
   另外一个人口学方面的事实是,男性的预期寿命普遍低于女性,80%的男性在过世的时候是有配偶的,而80%的女性在辞世时是单身。这说明,老年女性大部分是“独行者”,即使是“白马王子们”也不能违抗自然规律,永远在你的身边呵护你、照顾你。
   著名历史学家、哈佛大学教授尼尔·弗格森在他的著作《金钱的崛起》中写道:“金融全球化意味着这个世界在经历了过去100多年的分化发展之后,再也不能被整齐地划分成富有的发达国家和贫穷的发展中国家了。世界各地金融市场之间的联系越紧密,具备金融知识的人在全球的机会就越多,而缺乏金融知识的人恐怕将越来越可能走下坡路。从收入分配上来讲,这个世界不是平的,就是因为资本的回报率比起不熟练和半熟练劳工的回报率来要高得多。假如你‘懂这些玩意儿’,你就能得到前所未有的酬劳。假如你是金融知识盲,你就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惩罚。”
   认识“黑天鹅”,给自己一份警惕心,就从今天开练理财功吧!
   幸福财女智慧
   ·不利用危机,就是最大的浪费。
   ·隔岸观火不是犯罪,隔岸观火却不思防火才是大错。
   ·失败的生活体验往往是你最有用的感悟。
   ·在“黑天鹅”面前人人平等,博士也好,MBA、白马王子也好,都和你一样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