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闲和庄官方网站

第9666章 什么最不要脸了(4)

“任师兄如果是来说这件事情的话,那还是请回吧,淼淼没什么可说的。”
  任欢的眉头微皱,似是有些不悦,不过很快还是调整了心情,温和地笑着,“既然淼淼师妹不愿多说,那我也就不问了,还是来说关键的事情吧。”
  “淼淼师妹,既然已经跟唐师弟闹翻了,那你们两人的互助合作,可就是要停止吗?”
  所谓的互助合作,就是琳琅谷内独有,水木相生的习练功法,必须要两人合力方能修行。
  提到这点,水淼淼的面色有些犹豫了起来,久久都没有什么应答。
  那任欢继续说道,“如果淼淼师妹没有什么人选的话,不如同我一起如何?”
  “任师兄……”身后的唐伯茨有些着急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自己又该怎么办。
  他刚张嘴,任欢冷漠的目光在他的身上就扫了一下,将他到口的话语又给逼了回去。
  唐伯茨心中恼怒,却是偏偏发作不得,当真是憋屈异常。
  “可是,任师兄你不是已经有了洪新风师姐了嘛。”水淼淼开口疑惑地问道。
  任欢呵呵一笑,“我和洪师妹,近日也有着一些小矛盾,恰好你要是真的要跟唐师弟分开的话,我们两人合作一起,岂不是更好。”
  “我实力低微,跟师兄合作的话,肯定会拖师兄的后腿的……”
  “无妨,彼此互助才能更快速的精进,而且师妹天资卓越,提升上来只是时间问题。”
  “长老那边,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是不允许更换同伴的。”
  “长老那里就交给我好了,相信长老会卖个面子给我的。”
  任欢应对合理,表情轻柔和煦,语气中却有着一种不容忽视的大家风范,着实了得。
  他此次前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跟水淼淼待在一起。
  自己平日里也没有向她少献殷勤,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别看他表面上风度翩翩,实则内心早就有些着急了,眼见得有着如此好的机会,自然是不会放过。
  只要两人能够走到一起,那日后的事情,对自己就方便有利的多了。
  就算是自己这小师妹一再耿直不从,大不了自己就略施手段,生米煮成熟饭。
  名节对于女子那么重要,怕是她也不敢直言跟长老将这种事情曝光出来的吧。
  任欢早就考虑周全,在他那文质彬彬的表面之下,隐藏着的就是狼子野心。
  水淼淼还是有些犹豫,虽然看起来任欢是一个各方面都很出类拔萃之人,不但实力强横,更兼是儒雅亲人,再加上他隐隐有着不俗的背景,在琳琅谷内备受尊崇。
  不知道有着多少女子渴望投怀送抱,但这任欢明面上倒是没有做出什么举动来。
  就是这么一个表面完全看不出缺陷的人,那水淼淼的心中总是有些不踏实。
  人无完人,他表面上越是完美,内心就越容易是凶恶阴险之辈。
  但是任欢就在面前,直面拒绝肯定是不行的,水淼淼的内心杂乱,有些慌张无措。
  任欢面容坚定,在这种情况下,他就不相信水淼淼会拒绝自己的想法。
  而就在此时,眼见得几人间的气氛有些紧张的时候,一阵吱呀的声响传来。
  “重生呀,洗干净后,果然是神清气爽呀。”一阵清朗的男子声音自身后的位置传来。
  任欢眉头先是一皱,心中有些微微的惊讶,在那里竟然还有人的存在,自己怎么都没发现。
  水淼淼的眸光就直接向着那声音传递出来的方向看了过去,扫了这么一眼后,当即娇躯一颤,如同秋瞳般的双眸瞪的圆圆的,红唇微张地就看在那从自己的木屋中走出来的身形上面。
  韩辰现在完全就跟变了一个人一般。
  开始的时候如此血污满面,狼狈不堪,但是经过梳洗后,则是焕然一新。
  身着白衫,丰朗神俊,面容清秀,俊逸不凡。此时看来,哪里还有着起先那漆黑如同野人般的模样,双目璀璨,如同满天繁星,单单是被韩辰扫一眼,水淼淼就是一阵芳心颤动。
  韩辰其实早就已经察觉到外面的这群人了,他虽然灵识受损,有着如此的距离,想要查看起来还是简单的很的,他已经在木屋内将几人的对话给听了过去。
  本来他是不想要现身的,不过见着那水淼淼一脸犹豫为难的样子,这才不出来搅合一下。
  任欢在惊讶过后,双目微眯,眼眸中有利光闪过。
  尤其他看到,韩辰可是自水淼淼的房间内走出来的,使得他心中醋意大盛,恼怒万分。
  “你是什么人?不是我们琳琅谷内的弟子吧。”语气有些冷漠森然。
  韩辰是什么人,哪能被他的三言两语就吓到,嘴角一直挂着柔和的笑容,很是痛快地应道,“我的确不是琳琅谷内的人,不过是被你们谷主请来做客的。”
  “什么?!胡说,那怎么可能!”任欢一愣,随即冷言辩驳。
  什么被谷主请来,实在是的大言不惭,他自己入的琳琅谷都已经十年的时间了,但是见到谷主的次数一只手就能够数得过来,更何况这么一个突然出现的小子。
  “任师兄,他,他说的是真的。”身后的唐伯茨面色有些难看。
  刚开始第一眼他还没有认出韩辰的身份来,不过愣神过后,隐隐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这才恍然大悟,心中有些慌张,在任欢后面小声说道。
  听的唐伯茨的话语,任欢的面色就变了,阴沉着脸,开口问道,“你就是刚才那被两大长老,带入到我们琳琅谷内的人。”
  韩辰无视他那一副敌对的模样,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正是。”
  听到他的应承,任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心头的悸动给压了下来。
  一开始从唐伯茨口中听到那番话的时候,任欢并没有将那所谓的陈寒放在心上。
  一来,他对于自己有着很强的信心,面对起任何的对手来都会不落下风。二来,这里可是琳琅谷,自己拥有着绝对的主场权力,只要进的这里,一切的事情还不是要由自己说了算。
  因此,他前来找寻水淼淼时,就压根没有想到那小子会出现。
  可是,偏偏那陈寒不但出现了,还出现在如此的时机,用着如此的方式出现的。
  于是,任欢就淡定不下来了。
  目光炯炯地看在韩辰的身上,他突然发现,面前这青年论起哪一方面竟然都不输于自己。
  任欢还是第一次有着如此的感觉,看着韩辰那面容上的和煦笑容,任欢心中有些发凉。
  他有些看不透面前这青年的底细,但是感觉自己在对方的眼中却是一览无余。
  如果正面冲突,实在是有些不理智。
  在没有搞清楚对方的来头和实力之前,任欢是怎么都不想要跟韩辰直接交手的。
  冷哼一声,任欢面色不善,目光在韩辰湿漉漉的身上扫了一眼,又看了看他身后应该是水淼淼的木屋,“你应该有着自己的住所吧,怎么会从淼淼师妹的木屋内走出来。”
  韩辰眉头挑了挑,清朗的面容上挂着几分似笑非笑的意味,“你猜呢,没看到我刚刚洗漱完毕嘛,是你过来破坏了我的好事,我还没有责问你呢。”
  “好事?什么好事!”任欢面沉如水,目光在一旁的水淼淼的身上扫了一下。
  水淼淼满面绯红,恍若熟透的红苹果一般,娇俏可人,她对于两人之间的谈话并没有听在耳中,双目朦胧,满面怀春的就偷偷地看在韩辰的面容上。
  韩辰的出现着实是使得这小丫头愣神了好一阵的时间,直到韩辰同那任欢对话之时,她才反应过来,这个从自己木屋内走出来的男子,竟然是陈寒。
  对于韩辰,水淼淼已经从心底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本来对于他到底是什么模样,还在惴惴不安,生怕跟自己想象相差甚大,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但是,直到亲眼看到韩辰的面容时,这小丫头就呆下去了。
  其实韩辰单论面貌的话,也算不得是多么俊朗帅气,最起码比的任欢还是差上一些的。
  可他的身上有着一种任欢所有没有的气质。
  那是厮杀磨砺中慢慢沉淀下来的底蕴,举手投足中都有着一种自然而然的凛然霸气。
  这种特殊气质的存在,使得旁人很容易忽视韩辰的面容,而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接近。
  再加上他本来样貌就是清秀的很,两两相加,才会使得这没有见过多少世面的小丫头,有着现在这副失态的模样,满面绯红的模样,着实是可爱的很。
  任欢的面色难看的紧,眼见得水淼淼一副愣神的模样,心中暴怒的要死。
  咬牙就在水淼淼的耳旁叫了一声,“师妹,你怎么了?!”
  水淼淼豁然清醒,想到刚才自己的表现,脸蛋更是绯红,有些慌张,“啊?什,什么。”
  “这陈寒,怎么会自你的房间内出来,莫不是你们之间有着什么事吗?”任欢强自压下心头的恼怒来,他还是不相信韩辰和水淼淼有着什么的。
  毕竟韩辰不过是刚刚来到琳琅谷内,连一日的时间都不到,哪里会这么容易的手。
  “他,他刚才是……”水淼淼结结巴巴,对着任欢说着。
  话刚说了一半,韩辰直接提步就走到了她的身旁,右手毫不在意地在她的腰间一环,指尖触摸到柔软的肌肤,使得水淼淼的娇躯一僵,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就不关你的事情了吧,你这师兄管的还真是有够严格呀。”韩辰语气平淡。
  可他这种平淡的模样,再加上亲昵的动作,更是容易使得人心头火气旺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