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jdb幸运赛车

第7631章 金色剑芒

如今整个皇城都在他父亲司马邑权的手中,趁其父亲不被,出手夺过了蛊铃,也被其父亲重击了一掌,赵允熙此刻却打倒了控制自己侍卫,与司马邑权对打着,谕袖楼的人见此,不知该如何是好,楼主和主人的对峙,他们不知道该帮谁,只能干看着,不久冷无言微微缓解,见重伤的司马琏倒地,爬到了司马琏身边,让其躺在自己的腿上,心中无比难过,伸手摸脉却是回天乏术之状,司马琏将蛊铃交给了冷无言,却见她为自己掉下了眼泪,用尽力气伸手擦拭着:“我喜欢你,却也爱着妤清,如今我和她终于可以在一起了,请你替我们照顾好洛儿,我生前不能全心地爱着她,让我死后能够永远陪着她吧!”
   冷无言泪如雨下,手中握着蛊铃将司马琏揽入怀中:“我知道,我都明白,可是为了我不值得你用命来换我的自由”
   “值得不值得,我自己知道,好好活下去,用你的智慧和谋略终结这乱局,也让我父亲少些罪孽”话音越来越小,司马琏就这样在冷无言的怀中没了气息,冷无言看着手中的蛊铃,用尽力气起身,将蛊铃交给了心腹,那个视如妹妹的苏吟,做了简单的调息之后握起长剑,一招使出将司马邑权和赵允熙的厮打局面隔开,运残冰诀使出了残冰剑法,开始冷无言处于下风,慢慢地趋于平手,当众人都以为冷无言必败无疑的时候,冷无言却使出了司马邑权都不曾知道的最后一式,将司马邑权一身的武功尽数废去,还将其重伤,而自己也因使了这招造成了伤人十分自残五分的伤势。
   项伯见司马邑权伤势惨重,情形不对,又不想对冷无言动手,带着司马邑权逃出皇宫,原本忠于萧国皇室的侍卫纷纷想要继续追击,冷无言用尽力气,从苏吟手中拿回蛊铃的瞬间,吩咐着:“不许追。”
   懿贵妃与司马誉见伤势严重的冷无言,关切的问着:“妤冰,为什么不让他们追?”
   冷无言因伤势严重,口中鲜血直往外涌,赵允熙点了其几处大血,暂时稳住了,冷无言才道:“不管当年如何,始终他曾经救了我一命,况且有项伯在,去在多人都不会将他带回,何苦送了他们的性命”
   伸手示意苏吟过来,吩咐着:“传我命令,谕袖楼所有势力及人员立即撤出萧国皇宫,不得违抗”随即看着司马誉:“司马邑权被我残冰诀所伤,活不过七日,剩下的一切就交给你了,如今天下一统,您是明君,定能打理好这江山。”
   刚迈出几步,似站不稳,赵允熙担忧其伤势,上前搀扶着冷无言,而她却没反对,同行走到盛平殿门处,冷无言却回头望着站立在远处的司马誉:“请你看在你我过去夫妻一场的的情分上,将司马琏与妤清合葬一处,毕竟是个无辜的人,也是一对可怜人,洛儿我受妤清和琏临终所托,会亲自将其抚养长大,告辞。”
   谕袖楼的人得到楼主的命令后彻底从皇宫消失了,而冷无言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似乎已经断绝了司马誉想要说的话和想要做的一切,难道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吗?她与赵允熙一道离开了,司马瑶一家四口的死,该如何同母后交代,是自己爱的妤冰变了,还是自己变了,亦或是从他归来之后所做的一切就注定这一切就是这样的结局,自己与她终究缘尽了。
   只是梦儿和澄儿如今在何处,她既然恢复了记忆,那么他们都是她的孩子,想必她会保护好她们吧!近几个月桩桩件件发生的事,恍如昨日,就在刚才司马邑权手中晃动的铃令她如此痛苦,十数年在她身上究竟发了什么,自己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却不在她身边,此时此刻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她留下,徒留下自己与懿贵妃呆立在原处望着冷无言等人离去的背影,而司马誉眼角却滑落下伤心难过的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