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具 欧亚点击|官网首页登录

第6173章 大战在即(2)

别看她轻轻松松几句话便能让朱老七乖乖画了押,要是换了别人来,就算不能同意把朱老七放了出来,只怕也要答应帮他求情,恐怕到时这朱老七还会出尔反尔。
   “木大哥今天的事真是谢谢你了,这天也不早了我也该走了,改天让大哥在家设宴请你过去坐坐。”夏锦对着小木一礼。
   正在沉思中的小木只听到夏锦说要走,不由得皱眉,“锦儿天黑赶路不安全,不若在城里住上一晚,明个儿一大早凌大人就要升堂问案,你也可以听听!”
   虽说这城里与夏家驾车不过一刻钟便到,就算天黑难走也不会超过半个时辰便能到家,但是这夏家村必定靠在山边,谁能说这路上就一定碰不着这大家伙下山觅食,别得就不用说了,就这豺狼就是最常见的。
   这畜生轻易不敢入村子但保不准它不会守在路边袭击晚归的路人啊,更何况这一群人中只有红袖一人会点子功夫,就是再加上自己和木梓也不能完全说就能护住这几人,自己身边到也不是没人,只是不能轻易让夏锦知道而已,而且自己私心里更希望夏锦在城里住一晚,其他的不过是借口。
   “木大哥放心,来时我已经和大哥说过了,若是晚了便在一品客栈住上一晚明日再回去,此时是万万不会赶夜路的。”夏锦见他如此为自己担心,颇有几分不好意思,但还是与他解释了一番。
   “那便好,我与你一起去吧,正好这也是吃晚饭的点了,我们先去一品楼吃个饭再去客栈。”小木见夏锦却是要留在城里便自作主张的替她安排起来。
   其实,夏锦本来打算就在客栈里,让小二送点吃得去房间里用就是,必竟今个儿这一天可真是累得够呛,此时只想泡个热水澡然后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只是人家刚帮了自己大忙只会要拒绝总是有点不好意思。
   “好,听木大哥安排便是。”说着转身与小木并肩向一品楼方向而去。
   夏锦这次去一品客栈住得还是上次的那个院子那个房间,本来夏锦只想要两间上房便可,自己与红袖一间、罗氏母子一间。
   可掌柜的去道这客房都满了,只剩下上次那个院子还空着,其实这镇上客栈也不只这一家,许是夏锦是受了前世看过的电影‘龙门客栈’的影响,总会觉得这每家都是黑店,而这镇上最为熟悉能让她放心的也只有这一品客栈了。
   无奈只好领着几人一起住进去了,掌柜依旧是把他们送到这院门口便退下了,然那小伙计小林子依然不声不响的出现在几人面前,引着几人入了房间,由于这院中房间充裕便一人住一间了。
   这一夜夏锦睡得十分香甜连一个梦也没有做过,只是让人不喜的是这卯时还不到,她便被某人的大嗓门吵醒,本想捂上耳朵翻个身接着再睡。
   只听这敲门声伴着木梓的叫喊声传来,“少爷别睡了,出大事了,凌大人让你赶紧去衙门一趟。”
   夏锦这才知道原来某人昨晚也是住在这里的,她是答应过老婶的绝不能和男子独处,这昨晚上又同住了一个院子,让她又该如何解释,想到这里连刚才还觉得睡不够的磕睡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翻来覆去反正就是睡不着,夏锦索性便起来了,收拾好仪容出来正巧看到小木与木梓两人也正从屋子里出来,与小木对视一眼,不禁觉得有点脸红。
   “锦儿早啊,怎么不多睡会?”小木看着她脸色似是不太好,眼眶有点幸存浮肿,不仔细看不出来。
   “木大哥早,醒了便睡不着了,刚刚听木梓说出什么事了?”既然被勾起了好奇心夏锦便真接说了出来。
   此时红袖和罗氏也抱着朱誉从屋子里出来了,几个人便就站在廊下问了安。
   “是这样的,今个儿便是升堂问案的日子,凌大人便早早让衙役去牢里提了两人,结果你猜怎么着?”木梓本想卖个关子,见他家少爷瞪他也不敢让夏锦猜了。
   忙赶紧道,“是夏大庄今个儿破晓时分,趁着狱卒都困顿的时候,一根裤腰带把自己给吊死在这牢里了,凌大人发了大火说,这人还没审了就这样自杀了,都是狱卒懈怠所致,这全部要拉出去打板子的,这不衙门来人请少爷过去救火。”
   木梓三言两语便把事情来龙去脉给说了清楚,只是众人想不明白夏大庄为何会突然寻死,只有夏锦心中有几分猜想,这人只怕是因着她昨个话,以为夏大伯娘被他所杀之事凌大人已经知情,想着自己怎么着也难逃一死,又害怕被斩首最后落个死无全尸,便在这升堂之前吊死了自己。
   夏锦听着因着自己一时气愤之话,要让这几个狱卒都要挨板子,心中不忍便催着小木赶紧过去,也不知怎么的就是相信小木能把这凌大人的火给灭了。
   夏锦也没急着马上回家,只在这客栈中等着小木的消息,好不容易盼到这巳时末了,才见木梓回来送信回来,“这案子是结了,朱老七被判了杖五十,发配西山石矿终生为奴;夏大庄因着是重犯这尸首便由衙门统一入敛,不发回家中安葬了。这狱卒也没事了,少爷说是他昨日进过大牢找夏大庄问话,这夏大庄才畏罪自杀的,被凌大人罚了一年的俸禄,这会还在衙门写悔过书呢!”
   夏锦听着不免有点儿心虚,昨日若不是自己央求他带自己进去或是不一时气愤去骂夏大庄几句,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她不替夏大庄可惜,那样的人死有余辜,只是小木一力为自己担下罪责让她有点心虚又有点感动。
   木梓还传了小木的话,让夏锦不必再等他回来了,早点回去免得她哥担心,听到这话夏锦不禁小脸通红,这家伙皮挺厚的,他怎么知道自己等的就是他呢。
   待夏锦回了家,便把夏大庄的事告诉了夏天,只是瞒下了自己的猜想,饭后两人便带着罗氏去了夏大伯娘家。
   告诉了那夏健母子夏大庄的事,其实就算他们不说,想必午后就会有衙役过来报信,虽说这尸首不许家人收敛,但夏天还是问夏大伯娘要不要办个丧礼,若是他们想办这事他便一力承担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