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普读物 利来ag旗舰厅

第9426章 一个个的都是混蛋

林浩然走后的第二天,宫中就流言四起。说世宗皇帝不是太后亲生,世宗皇帝想让太后下去陪着他的弟弟。
  慈宁宫中,太后一直都坐立不安。一看到小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就急忙问道:“小德子,打听到什么没有?”小德子气喘吁吁:“回太后,这事情也不知道是谁给透漏出去的,不过皇上好像对这事情并不知情,没听话皇上那边有什么动静。”
  太后点了点头:“你出去吧。”小德子遵旨退下,太后细细的想着到底是谁散播的谣言。不过不管是谁散播的自己都得有所准备,如果被皇上知道的话那自己肯定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当初世宗皇帝就是太后从她生母的手中给夺过来的,而且太后怕这事情传出去,把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全部都给灭了口,也包括世宗皇帝的生母。这件事情除了杨毅就没别人知道了,就连世宗皇帝的老子太宗皇帝也不知道。
  这时太后忽然想到一人,那天林浩然在慈宁宫的时候自己曾经跟他说过,难道是林浩然把这个消息给散播出去的?想到这里太后就肯定是林浩然了,因为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已经死了,而且林浩然刚刚被世宗皇帝削职为民,肯定是怀恨在心。看来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件事情,太后暗暗的想到。
  林浩然带着全家老小回到钱家,现在林浩然可谓是无官一身轻。儿子已经都半周岁多了,女儿也马上到半周岁了。而秦怜儿现在也快生了,具大夫说很可能也是个男孩。林浩然可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反倒是喜欢女儿多一点。
  为了给这两个小家伙起名字林浩然可谓是煞费苦心,太俗了显得自己没文化,太高难的自己也起不出来。最后决定儿子叫林晓天,女儿叫林韵诗。本来林浩然打算让儿子叫****来着,以后能带兵打仗。
  但钱朵儿死活都不同意,说那个名字太没有内涵,林浩然也只能作罢。自从林浩然下台以后钱家在京城的钱庄生意也被其他钱庄排挤,不得已钱敢只好撤回了在京城的生意。反正在江南和泰州都还有自己的生意,现在钱家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多挣一些少挣一些都无所谓,钱老爷子也十分看的开。
  世宗皇帝知道林浩然走的时候还带着近卫军,本来只有二品以上的官员才可以拥有自己的近卫军,但世宗皇帝看他身边就那么一点人,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也就没过问此事。
  这天林浩然正在家里逗儿子和女儿玩,下人通报,说外面有人要见他。林浩然到外面一看,原来是静文公主。静文公主只有一人,一见到林浩然就趴在林浩然的怀里不肯起来。
  静文公主的到来给这个家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浪,钱朵儿几人都没想到静文公主能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来找林浩然。钱敢一听说公主也要和林浩然在一起,不住的赞叹。“没想到我这个姑爷连公主都搞到了手,他还真不是一般的人。”
  如果他要是知道林浩然把太后也给睡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想。林浩然又在钱府举办了一次婚礼,反正世宗皇帝是不会杀他,现在不娶公主还更待何时啊。这次秦怜儿跟莫寒烟也当上了新娘,秦怜儿挺着老大的肚子,林浩然后悔早就该给她个名分了。
  而莫寒烟虽然家仇未报,但也知道林浩然的为人,甘愿嫁他为妻,林浩然如此又多得了三位娇妻美眷。
  酒席上林浩然的近卫军是大声划拳,大碗的喝酒,但戴宗却不在这里。他被林浩然派去了辽国,目的就是让完颜烈知道他已经下台了,而且将世宗皇帝不是太后亲生的事情也传了出去。
  他相信如果完颜烈不是傻子就不会按兵不动,只要他一动兵,自己就能从新掌管汉朝的军权。耶律红玉他一直都带在身边,每天都会去陪她说上半天的话。耶律红玉一直都没有醒过来,吃的东西也是林浩然让人特意做的液体食物,而且都是林浩然亲自喂她。
  钱朵儿等人本来见到耶律红玉都有些不高兴,但知道她是为了救自己的相公才变成这样的都对她十分的佩服。况且耶律红玉一直都昏迷不醒,其他的几个女子偶尔也会去看看她。
  在她们的心里只要林浩然心里有她们就足够了,他们从来都没奢求过独自霸占林浩然。因为她们知道林浩然不是一般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她们也只希望林浩然别再往家带人就行了,不过就算林浩然带回来她们也不会太过分的。
  这天林浩然来到耶律红玉的房间,见她静静的躺在床上,林浩然让下人出去,耶律红玉是有专人二十四小时看守的。林浩然端起放在耶律红玉床头的碗,用勺子在里面搅了几下,轻轻的放到耶律红玉的唇边,将她的嘴巴撬开,把勺子里的东西送进她的嘴里。
  “红玉,你都睡了几个月了,怎么还不醒啊?如果你再这样睡下去的话我真担心你。虽然大汉的皇帝让我变成了平民,但是你放心,我保证不到两年我就会从新掌权。到那个时候,我一定会抓住完颜烈为你报仇。红玉,你醒醒吧,你看看我。”
  林浩然已经不知道流了多少的眼泪,忽然她感觉耶律红玉好像动了一下。再仔细一看,发现耶律红玉还是静静的躺着,看来又是自己的错觉。“来人啊,把大夫叫来。”
  一会的功夫,就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夫拎着药箱走了进来。大夫给耶律红玉把了把脉,叹了口气:“公子,你的夫人虽然身体无碍但要是醒过来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你要多陪她说话,多叫她的名字,这样我想她会快点好起来的。”
  林浩然摆了摆手,那个大夫退了出去。这一阵子林浩然已经找遍了名医,但没有一个大夫能让耶律红玉醒过来。林浩然曾发出告示,只要能让耶律红玉醒过来,他愿意出十万两白银。
  大夫倒是来了不少,但都没有让耶律红玉醒过来。现在林浩然也不指望她能醒过来了,只要每天能够看到她自己就已经很知足了。这时钱朵儿走进屋中,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耶律红玉,对林浩然说道:“相公,李霸派人送信过来,说皇上把他派到了东北驻防。”
  “你就告诉他,让他们牢牢把住手里的军权就可以了。其他几人你也都给他们发一封信,内容跟这个一样。告诉他们,只要他们手中的军权不丢,有朝一日我就会从新带领他们,踏平辽国。”
  钱朵儿并没有急着出去,而是叹了口气:“夫君,难道就不能不打仗吗?你看看这几年,死了多少人,我真担心你上了战场就再也看不到你了。”钱朵儿的眼圈发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傻丫头,你相公是什么人,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死了呢。其实我也不想打仗,但如果我们不打辽国,任其发展,早晚有一天大汉的国土都会变成辽国的国土,我不能不未雨绸缪啊。如果是以前我还可以放弃军权,但现在不行,你看看她,她已经躺了几个月了,这都是拜完颜烈所赐,我一定要将完颜烈千刀万剐。”
  此时林浩然的眼中射出一道凶光,那光芒钱朵儿从未见过,不由得吓了一跳。林浩然知道自己有些失态,呵呵笑道:“朵儿,你们都是我的妻子,我有义务保护好你们,不让你们受到伤害。如果这里躺着的是你,我也不会放弃你,一样会为你报仇。因为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谁敢伤害你们我就让他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钱朵儿靠在林浩然的怀里,感觉到他的胸膛是如此的坚实,如此温暖。就在这时有人在外喊道:“姑爷,小姐,外面有一个老和尚要见姑爷。我们给他银子也不走,说一定要见到姑爷。”
  林浩然在钱朵儿的脸上亲了一口:“你去差人送信吧,我出去看看。”林浩然来到门外,看到一个眉毛和胡须都已经半白的老和尚。只见这和尚双目微闭,双手合十站在那里,林浩然感觉有些熟悉。
  老和尚身披袈裟,穿着和汉朝的和尚都差不多,但长相却和汉朝人有些不一样。林浩然不禁纳闷,不知道这老和尚为什么会找自己。
  “大师,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老和尚微微睁开双眼,看了林浩然一眼,径直朝府中走去。林浩然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也没有阻拦,只是在后面跟着。
  老和尚一直走到耶律红玉的房间,林浩然急忙把门打开。这时老和尚开口了:“林大人,能帮老衲准备四十九盏油灯吗?”林浩然急忙命人去拿,过了一会几十个家丁每人手里都拿着两盏油灯。
  油灯有被摆着耶律红玉的房间里,林浩然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林大人,劳烦你把这四十九盏油灯全部点燃吧。”林浩然十分好奇:“你怎么知道我是谁,还有,这些油灯点燃了有什么用。”
  老和尚神秘的笑了笑,“待会大人就会知道了。”林浩然只好将四十九盏油灯一一点燃,做好之后林浩然让他关上房门,让林浩然在椅子上坐好。
  “林大人,你想不想救你的这位红颜知己。”林浩然点了点头,“当然想了。”老和尚呵呵笑道:“就算付出你的生命你也在所不惜吗?”“我说老和尚,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和尚双目精光四射,看着林浩然:“我有办法让她醒过来,但是你却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林浩然一听能让耶律红玉醒来,毫不思索的说道:“只要你能让她醒过来,就算是死我也愿意。”
  老和尚点了点头:“真是痴情的人啊。其实你还有四十九年的寿命,这四十九盏灯每一盏都代表一年。等下我会施法,如果灭一盏灯你就会减寿一年,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愿意吗?”
  林浩然呵呵一笑:“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救她,她是我的爱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老和尚见林浩然说的如此坚决也不废话,盘膝坐在地下。右手上扬,围着自己的脑袋画了一个圈,随即用手指一点,手指上出现一道淡黄色的光柱,直射到耶律红玉的身上。
  就在光柱射在耶律红玉身上的同时,屋里忽然有微风吹起。“你尽量把风挡住,别让风吹灭了油灯。”但林浩然却没有动,“一切都是定数,如果老天让我明天就死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老和尚见林浩然如此说,也不多话。左手一扬,袈裟从身上飞起,直接挡在油灯的前方。本来快被吹灭的油灯又慢慢燃烧了起来,林浩然却是一脸笑意的看着那四十九盏油灯。
  慢慢的耶律红玉的身上都泛起淡黄色的光晕,把她整个身体都笼罩在黄光里面。又过了一会耶律红玉的身体慢慢从床上升起,这时又有一阵风吹过,不过要比刚才大了许多。
  袈裟一下子就被吹了起来,几盏油灯顿时就被风吹灭。老和尚左手一指袈裟,袈裟又挡在了油灯前面,再也感觉不到一点的风了。
  这时老和尚的额头冒出汗来,汗水渐渐的滴落到地上。而在空中的耶律红玉动了几下,老和尚大喊一声,黄光顿时变强。这时一阵大风吹过,一下子就把老和尚的袈裟给吹到一旁,又有几盏油灯被风吹灭。
  “傻小子,难道你就不想多活几年吗?”林浩然摇了摇头,“我到这里本来就是个错误,如果老天让我回去我也毫无怨言,大师,您不要管我,专心的救治她吧。”
  这时那不知道从哪里刮来的风陡然变大,四十九盏油灯一下就灭了一半。老和尚怒吼一声,袈裟再次飞起,挡在了油灯的前面,那老和尚的嘴角却流出了鲜血。这时老和尚大喊一声波若波罗密,只见那黄光陡然增粗几倍。
  床上的耶律红玉缓缓睁开眼睛,林浩然一见她睁开双眼顿时高兴万分。“红玉,你终于醒了。”黄光逐渐变细,耶律红玉慢慢的落在床上,而那老和尚却无力的栽倒在地。
  “大师,你怎么样?”林浩然急忙跑了过去。老和尚咳嗽了几下,呵呵笑道:“林大人,老衲没有事情,修养一阵子也就好了。那油灯灭了多少?”林浩然回头一看:“一共灭了三十盏。”
  老和尚叹了一口气:“你还有十九年的寿命,你自己好好把握吧。”林浩然忙叫人把老和尚扶了下去,走到耶律红玉的身边,拉起耶律红玉的小手:“红玉,你终于醒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心里好苦。”
  耶律红玉茫然的看着林浩然:“你说什么?我终于醒了?难道我睡了很久?还有,你是谁?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林浩然一听就傻了,怎么耶律红玉醒了却变成了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