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传记 pt熊之舞技巧

第2012章 没有希望

终于回到韦府,已是天色渐黑的黄昏。冬日天时短,府中已是灯火四起,明亮摇曳的点点烛光,温暖的抚着我心头的阵阵激流。紧绷的神经,在眼睛看见那熟悉的门匾时,终于放松下来。
  管家带着所有的侍女下人,亲自迎出府门口,恭敬的仆佣垂手而立,那样的姿态,无限谦卑和恭顺。
  曾经,我在这扇朱门前反复徘徊,只因畏惧和惶恐,生怕自己被拒之门外。而何时开始,这个世界,这扇高贵的门楣,以俯首帖耳的姿态,欢迎我的到来。
  其实,改变的只是周围的环境,而我,一如当初一般,虽有梦想,总不至于忘却所有。
  挽着阿满的手,行进内院之中,我于方才的人群中寻不见韦云,知他必然闷坐在室内发痴,所以拜见过祖父和父亲之后,换过身上的衣物,略略收拾一番,便转而来到西暖阁中探望他。
  一路上掠过檐下栏角盛开的寒梅清幽,穿香拂花,夜色在我的身后更黑更浓,似一杯浊酒般,扑面盖下,天地共醉此时。
  轻轻叩响那扇门上的门扣,清脆的铜声,质朴短促,终于等来主人的一句闷话:“谁?”
  简短如此,想必心绪自是不佳。
  我清声而答:“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屋内沉寂许久,终于见到面容清减的主人,一身萎靡的下地前来为我开门。
  在管家方才断断续续的言语中,我已了解到,自昭仁皇后薨逝,韦云便整日少言寡语,不思茶饭。虽然招了京中几位名医在府中轮流候诊,却是药石无效。祖父恼怒之下,也不再管他,只有父亲每日里必亲自来他屋中少坐一会,希望能陪他聊天释怀。
  只是,韦云一病,原先由他担着的许多事物现在都没人打理了,一时之间都纷纷找上了父亲,千头万绪的,叫韦府上下一起揪心不已。
  我在门外等候许久,移步进屋时却瞧不清室内的摆设,银灯昏暗如豆,更显得压抑和沉闷。我的哥哥,你真的就消沉至此了吗?我要如何才能劝解你心中的自苦和愧疚?
  唤了仆妇进来点灯,火光渐亮之后,我才看清韦云的摸样,那惨白的脸色,真的好似地狱之中徘徊不散的冤魂。不由的心头大痛,沉默对坐许久,他终于开口问我:“妹妹,陪我去花园里对饮一杯如何?”
  曾经,我与他对坐花间月下,静默对弈,细品香茗。彼时,花香袭人,月沉如水,美人花面带笑,公子翩翩如玉。那些花开的声音,在夏日里缠绵,于冬日间终于破碎。
  而今,却是物是人非,不过数月。其实,人的一生,也不过是一些碎片的粘结而成。
  我点头应允,吩咐仆妇去后花园安排酒席,自己挽了韦云的手,一步缓似一步的,走向那座四周已经覆上银色鲛纱的来熏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