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富博app下载

第6871章 莫名其妙的维修记录

今天是秋游的日子,去当地最大的——唯一的乐园。
  上次手机的事,老师不想闹大,但不知是哪个好心人把此事告诉了校长,校长一脸恼火,在晨会上说了这件事,只是没有指名道姓是谁干的,但洛叶也不感兴趣,毕竟只要自己没有被误会就行了。
  “小娴娴,小娴娴,咱们去玩旋转木马好不好?”说时,白冉儿还不忘向亿蓝泽看去。今天的白冉儿穿着素白长裙,上面零星点缀着些碎花,外披一件夹克,内加一条打底裤。对比起来,洛叶的装束,再正常不过了,只是早早地穿起了黑色羽绒服,好像有点过于草率。
  洛叶沉默。前者却投给她期待的小眼神,洛叶只好服输。“那行吧。”
  “那我帮你们拍照。”韩旻很快接上了话。韩旻、凌若轩、亿蓝泽,今日三人都格外和谐地穿了黑色不加装饰的衬衣,颀长的身线让人浮想联翩。
  “哼,才不要。亿蓝泽,你帮我们拍吧,学霸拍照技术应该很好的吧!”白冉儿一脸怨恨地看着韩旻,仿佛他欠了她几百万似的,转而两眼发亮看向亿蓝泽,伸手将手机给他,眼里满是潋滟。
  后者当做根本没有听到的样子,戴起耳机向远处走去。
  “亿蓝泽,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洛叶愤愤地朝那远去的背影大吼,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看见他冷淡自家小可爱白冉儿了,而每次白冉儿都说不要和他吵。她有些看不下去了,自家小可爱为他都改变了自己以往的性子。她脑海里忽然响起自己最喜欢的作家张爱玲的一句话:“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所幸,她还未陷入泥潭。
  亿蓝泽转过身来,目光带刺,声音厚重又冰冷,同冬日的大雪:“是她太自作多情。”
  这时乐园突然不合时宜地放起了本兮的那首《自作多情》:“是我太过自作多情,多谢你宽容的提醒……”
  然而,白冉儿竟然诡异地用手放在嘴边,大喊了一句:“那……我再想想办法!”
  洛叶差点没吐血,白冉儿应该是电视剧看多了,入戏太深了吧。这不是《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里陈小希对江辰说的么……
  “咳咳咳——”韩旻凑近洛叶,瞪大他好奇的双眼,轻声问道,“什么情况?”
  洛叶带有些揶揄的语气反问:这还用问吗?”
  凌若轩不满地看了看身边两人,腹诽猪队友的智商,忙着追上亿蓝泽将其拉回。
  “亿蓝泽,喂,不至于吧?”凌若轩毫不在意地说着,暗暗吐槽自家哥们格外独特的性子。
  亿蓝泽过了许久,才把耳机拽下,脸上满是生无可恋。他惜字如金:“麻烦。”
  “是该改改了吧。人家那么喜欢你,别表现得那么冷漠啊——”凌若轩一下想到了什么,像是突然冒出的春笋,戏谑道,“莫非,你有喜欢的人了?”
  “滚。”亿蓝泽冷然,却难掩他眼里复杂的神色。他是没有喜欢的人的吧,除了——小时候同他一起学乐器的那个女孩。她弹钢琴,他用吉他为她作伴奏,两人配合默契,只是他很久很久没见到她了,很久很久没弹吉他了……
  凌若轩看出了端倪,一改刚才的态度:“你还好吧?”
  “没什么。”
  “所以,我们可以回去了吗?”他们说话的同时,一直走着,向着更远的地方,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离旋转木马可谓是有十万八千里远,毕竟两者都是大长腿。
  “旋转木马和拍照我都不感兴趣。”
  凌若轩嘴角勾起一抹笑,戏谑地说:“那妹子呢?也是时候重新开始了吧。别封闭自己啊。”
  亿蓝泽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终是忍不住笑:”妹子给你了。“
  ”行啦,一起回去吧。“
  于是,白冉儿对亿蓝泽发动了第二波攻击:”亿蓝泽,帮我拿下包好吗?好重啊。“她眼神痴迷,一脸幸福。
  ”哦。“亿蓝泽轻声应和,一把拿过白冉儿的包。
  而洛叶和韩旻两人则一边邪恶地笑着,一边看着两人的好戏。
  ”你觉得他们两人有戏吗?“韩旻作为温柔小王子的同时,又是各类八卦的收集者。
  ”这还用问吗?“于是,洛叶再一次用这句话怼了回去。
  而一旁的凌若轩表示无语,眼神中不自觉地带有嫉妒。
  ”诶,诶,你们看那是什么?“白冉儿一脸兴奋地指向远方——那里人头攒动,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去看看啊。“凌若轩拉过洛叶的袖子,不顾正和洛叶说着话的韩旻,仿佛是终于找到了机会,将两人分开。
  是纸网捞金鱼。
  “这不是通常在夜市上才有吗,怎么都办到游乐园来了。”其实洛叶心里有数,她暗暗腹诽现在的人真是太拼了。
  “你们玩吗?“待五人都到后,凌若轩问道。
  ”那肯定啊。“白冉儿不时向亿蓝泽瞅两眼,却没发现他眼里的不愿。
  然而,尽管五人(中的四人)十分愿意玩,却在等候了几个世纪后,有了倦意。
  ”呼,终于轮到我们了。“韩旻感叹。
  在询问价格后,每人——除亿蓝泽,各付了20元,各得到了两个纸网。
  在与金鱼的一番搏斗后,洛叶终于捞起了一条金鱼,然而在她举起装水的塑料袋之前,纸网受不住金鱼的重量,“啪嗒”一声,金鱼掉回了鱼塘。白冉儿就更惨了,在没捞上鱼之前,两个纸网都不争气地战死水场。凌若轩,韩旻亦是。四人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亿蓝泽在观看一番后,买了个纸网,用十分快的语速说道:“鱼塘深20cm,比夜市里见到的阻力要大。金鱼肚子鼓,显然是刚喂食过。”
  他慢慢弯下身,静候。一条红里带白,夹杂着黄黑色的金鱼渐渐游上水面,他一只手轻轻将纸网浸入水中,慢慢地,悄悄地,捞起,另一只手迅速将塑料袋伸去,有了!但是,事情往往没有那么容易,此后好长一段时间,没有鱼再浮出水面。但方法总比问题多,亿蓝泽捞起一只金鱼,缓缓上升,每举起3、4cm就顿一顿。
  白冉儿看着亿蓝泽慭慭(yìn)的样子,心里越发喜欢,如春日微风,似冬日暖阳。
  在五条金鱼上钩后,纸网终于献身事业。
  “亿蓝泽,抓的金鱼可以给条我吗?”“能给我一条金鱼吗?”白冉儿和洛叶几乎是同时说出口的。白冉儿见到这种小东西本来就很喜欢,而洛叶是明白自家母亲特别喜欢金鱼。
  “那这条给你吧。”亿蓝泽抓出他第一次抓的那条金鱼——也是最好看,最有味道的一只,放入洛叶的塑料袋,然而那时白冉儿正打算接过。
  “那,那我呢?”白冉儿赌气地嘟起了嘴,固执地以为那条金鱼该是属于自己的。
  亿蓝泽轻笑,给了她一只带有玫瑰红的金鱼,她欣喜万分,整整高兴了三个月,还肯定地以为那笑是给她的。
  “我没别的意思。”亿蓝泽像是在解释什么,一字一句十分认真。
  太阳渐渐高升,挂在当空,肆意地放着光,似乎有着普照大地的雄心,奈何冬日的阳终是太柔弱。
  上午算是洛叶过得最舒服的时光了,而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下午的她,会是那么的不堪。